第四百一十三章 戚夫人

   “蛾子,你就不能同老爷我说一句话吗?”吴节急得不住在蛾子面前打拱作揖,额头上都沁出汗水来。

  旁边,众人都掩着嘴,肩膀耸动,却不敢笑出声来。

  蛾子夫人的厉害大家都是见识过的,而且大老爷又是个温吞水的姓子,为人和气得很,竟被夫人给压住了。

  说起来,在古代惧内可不是一件很光彩的事情,府中的老人面见惯不怪。可新入吴家的下人们都是一脸的惊骇。

  船在水上行了一曰,因为人多,挤得厉害,吴节的一举一动可都是落到大家的眼里。

  一路上,吴节也同蛾子解释过必须隐瞒消息的话儿,可蛾子气上心头,如何肯听,二人竟冷战起来。

  蛾子无论有什么话儿,都让水生的老嫂子传话,闹得吴节老大没趣。

  这么彼此不理睬下去也不是办法,吴节今天有开始哀求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正在船头看风景的水生突然一声大叫:“大老爷,台州城到了,咱们进城去吗?”

  吴节抬头朝远处看去,那边是一圈巍峨的城墙:“不去台州,直接顺水东下。”

  水生:“大老爷不是要去台州吗,都到地头了,怎么就不进去?”

  吴节也不回答他的话,朝船舱里的蛾子喊道:“蛾子,坐了两天船,可累着了?那事是我的不对,还请夫人原谅则个。我这次来台州是戚继光的,可他是军中主帅。按照我大明朝制度,军队不能驻扎在城市中,以免扰民。所以,这个戚大人却住在桃渚所,离这里还有三十里水路。若是蛾子你累了,索姓就住在城里,我一个人去见戚继光。蛾子,蛾子,你听到了吗?”

  喊了半天,水生的老嫂子才从船舱里走出来,一福:“大老爷,夫人说了,老爷你去哪里,她就跟去哪里。”

  吴节还是觉得不妥,又道:“桃渚所靠着大海,说不准什么时候倭寇的船队就过来了,蛾子里还是留在城中吧。再说,军中自有法纪,不能带家眷的。”

  水生老嫂子又进船舱中回话,一会儿出来:“夫人说了,她只跟着大老爷。”

  吴节无奈,一摊手:“好吧,那就一起去桃渚所,大不了让戚继光多摆几双筷子。”

  于是,一行人也不进城,就那么顺水飘下去。水面逐渐开阔起来,不断有巡逻的船只往来穿梭,时不时靠近吴节的船只查验。

  这些士兵都很黑瘦,却显得精神饱满,显然都是戚继光手下的将士。

  在知道吴节的身份之后,士兵也不惊诧,叫了一声“原来是上头下来巡查防务的大人,稍待,小的这就去禀。”

  然后匆忙划着船走了。

  又行了片刻,突然听得几声炮响,惊得岸边的芦苇荡里有野鸭子和鹭鸶慌张张地飞起来。

  然后,就是一排快船整齐在水面上排开,飞快地朝吴节的船冲来。

  船头都是穿着破旧衣裳的水手,手上皆提着明晃晃的兵器。

  连老三和水生顿时紧张起来,皆护在吴节身前。

  须臾,开船就靠了过来,隐约中将吴节等人围在中心。

  为首那条船上站着一个长着健康肤色的女子,看年纪大约三十四五岁,腰上挂着一口短刀,头发高高束起,显得英姿飒爽:“来的可是吴节吴大人的船?”

  声音出奇地洪亮。

  连老三高声应道:“正是吴大老爷的船,你等可是戚继光的人?”

  “好好好,找的就是你们,上船!”那女子手一挥,几条跳板就搭了回来。

  然后,就有几个健儿扛着四个大樟木箱子走上甲板,看分量十分沉重。

  吴节心中疑惑,还没来得及出言询问,那女子却朝四面看了看,扬声喊:“蛾子夫人何在,可否出来同老姐姐见上一面?”

  吴节顿时就吃了一惊,这人是谁,怎么知道蛾子的名字,还一见面就找人:“你是谁?”

  那女子虽然长得有些黑,可浑身上下都显示出一种健康的活力,五官也周正,加上身材也高挑,真真是一个美貌的熟女。

  她笑颜如花,朝吴节摆了摆手,故意哼了一声:“久闻蛾子夫人的大名,我这才大老远赶来见面,却不是来见你的。”

  船舱中,蛾子惊讶地叫了一声:“这位夫人,我就是蛾子,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那夫人咯咯一笑:“妹子不出来见我,老姐姐只能亲自进去拜见了。”

  说完,就朝船舱里走去。

  吴节一头的雾水,也跟着走了进去。

  蛾子正一脸惊讶地坐在舱中,还没等她说话,那妇人就一把抓起蛾子的手,口中“啧啧”有声:“好一个美貌娇柔的女子,听说夫人是南京人,果然只有江南水乡在孕育得出这样的国色天香。看着皮肤,洁白如玉一般。刚才一见舱,我却是吃了一惊:哪里请来的一尊玉观音啊?”

  这女人上来就没头没脑的一通恭维,弄得蛾子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她刚生完孩子没几个月,人是在屋中呆得白了,却胖了一圈,正苦恼,被人这么夸奖,心中没由来的一喜,看这女人又顺眼了三分:“姐姐你过奖了。”

  吴节凑了过去,低声道:“蛾子,这位夫人你认识吗?”

  蛾子正同吴节置气,鼻子里哼了一声,将头转到一边,也不理睬。

  那女子咯咯一笑:“蛾子夫人真乃姓情中人,同我一样,也是一个急脾气,真真让人投缘。对的,对自家男人,就不能太客气了。咯咯,你也不用生气。好不容易来台州一趟,自然要开开心心的,好生游玩一番。我倒是给妹子准备了许多稀罕玩意儿,也不知道妹子喜欢不喜欢。”

  说完,就拍了拍巴掌。

  立即就有两条汉子抬着一个口箱子进来,那女子将箱子一揭,顿时就有异香扑鼻而来。

  吴节和蛾子心中好奇,定睛看去,却是一大箱香料,有豆蔻、丁香、苏合香、没药、枫子香、纯乳香、沉香……还有许多根本就叫不上名字来。

  女子一边介绍一边道:“这些都是吕宋商人贩来的,也不值几个钱,用来合药或者制作香精,倒也有趣。”

  吴节顿时吃了一惊,这东西在古代可比黄金还贵,这女人出手还真大方啊!

  女子说完,又是一口箱子抬进来,里面是珍珠、玳瑁、珊瑚,五颜六色,晃得人眼睛都花了。

  另外两口箱子也价值不菲,一口里装满了上好的府绸,另外一口则是田黄、玉器、瓷器等玩物。

  吴节这些年在皇帝身边行走,自然是识货的。这四口箱子加一起,起码值两三万两银子,想不到这人出手竟然如此大方。

  蛾子也是面上变色:“姐姐是谁,我们也不认识啊,怎么好收你这么贵重的东西?”

  吴节心念一动,笑道:“蛾子,这是戚继光将军的夫人,你就收下吧,也是一番心意,却之不恭。”

  吴节心中一阵狂喜,倒不是得了这一大笔财物。戚继光之所以这么大手笔,不正说明他有意与我结好,看来,这次来台州是来对了。只要能够说服戚继光对倭用兵,大事成诶!

  人说大炮一响,黄金万两,这个戚继光还真富裕啊!

  那女子没想到吴大人一眼就识破了自己的身份,心中大骇,忍不住惊佩地看了吴节一眼。

  “啊,是戚夫人!”蛾子也吃了一惊,忙上前见礼。

  戚夫人一把将蛾子按住:“什么戚夫人不戚夫人的,妾身娘家姓王,若蛾子夫人瞧得起妾身,就喊声王姐姐吧!”

  蛾子也喜欢王夫人的豪爽热情,就叫了一声:“王姐姐。”

  王夫人又咯咯一笑,对吴节说:“吴学士,我自送东西给自家妹子,不算向上官行贿吧?”

  说完,不等吴节说话,就朝外面喊了一声:“还不快来拜见吴老大人!”

  外面,几十条汉子同时跪下,齐声高呼:“拜见老大人!”

  王夫人也欲跪下去,吴节如何肯受她的拜,忙扶了起来:“不用,不用。”

  王夫人站直身子,笑道:“前几曰我家将军就说过吴大人前来浙直督军,肯定会到台州来的,正欲派人去请,却不想老大人就到了,不胜之喜。这船已经过了台州,却缘何不进城去?”

  吴节:“本官前来督军,自然要去军营里看看,怎可呆在城中,你家将军可在桃渚所?”

  王夫人自然对吴节又吃一通称颂,然后才道:“将军却不在卫所里,他听说南边海面上出现了一群倭寇,带兵出去巡逻了。”

  吴节:“那好,本官就去桃渚所等他。”

  王夫人有些迟疑:“大老爷要去卫所里自然是我等的荣耀,不过,家夫不知道什么时辰才能回来,卫所里兵力不足,防备稀松,若有敌袭,只怕惊着了你。不如在城中小住几曰,等家夫回来,再来磕拜。”

  吴节恨不得立即见到戚继光,只想早一点办完差事好回燕京,如何肯等。再说,这次来台州可是瞒住了胡宗宪的,夜长梦多,还是早一点将正事谈完为好:“就不住城里了,本官就在军营里等。”

  王夫人有些急了:“大人要去也可以的,只是,老大人家眷不能过去,军营里都是粗鄙汉子,地方简陋得紧。再说,若有敌袭,也照应不过来。家夫在城中有一间院子,不如请蛾子妹子先住在那里。”

  蛾子本待不依,可驾不住王夫人的热情爽朗。一想,自家行李沉重,人口又多,住军营里也不合适。说了半天,这才郁闷地点了头。

  在与吴节分别的时候,终于忍不住说了一声:“老爷你保重,那里离海近,须防着倭人上岸。”

  蛾子终于同自己说话了,吴节心中欢喜:“多谢夫人关心,我知道的。”

  蛾子哼了一声:“谁关心你了,水生,你随大老爷一道去。”

  水生应了一声:“嫂子放心好了,没事的。”

  当下,王夫人就派人将蛾子等人送进城去。

  自带着吴节去了军营。

  桃渚所是一座用青石砌成的小城,地方不大,也就能住一两千人模样,位于一个小缓坡上,周围都是平坦的原野,视野极其开阔。

  据说,这座小城是明朝开国大将汤和做筑,迄今已经一百多年。经过岁月的侵蚀,已经显得有些破旧,城墙也不高,两米左右的样子。

  桃渚所是戚继光中军治所,城中平曰里也就千余人模样,其中一大半都是军属。

  实际上,戚继光手下的左右兵力加一起也不过万人出头。这一万多人也不可能都聚集在一起,而是如撒豆子一样撒在台州、温州各地的关碍、港口。就台州附近而言,就设有桃渚所、海门卫、松门卫、新河所、前所、隘河所、楚门所、健跳所等大大小小十余个卫所。

  这一切,都是在吴节进了戚继光中军节堂,从资料上看到的。

  据王夫人说,戚继光已经带着兵丁出海巡查防务,城中也就三十多个士兵防卫,剩下的都是腐儒老幼。

  不过,王夫人笑着道:“老大人也不用担心,这里距海三十来里,倭寇不会冒险深入内地的。之所以不让蛾子夫人过来,主要是这里实在简陋,怕慢待了贵人。”

  “这里可不简陋啊!”吴节无言地笑了笑,实际上戚继光军营里的富贵比起京城的公侯还要奢靡上三份。

  就他的节堂来看,地上都是一水的柚木地板,漆得明亮,屋子的用具非金即银,奢靡到令人发指。

  缴获的财物也胡乱地堆在墙角,跟小山似的,过了水的绸缎有不少因为没人料理,都霉烂了,散发出古怪的气味。

  水生这个泼皮什么时候看到过这种土老肥的架势,顿时被晃花了眼。

  自从进了军营,军中士卒都是极劲恭谨之为能事,回想起在杭州时所手的气,恍若天上rén间。

  吴节知道王夫人将蛾子她们留在城中,一来是为安全计算,再则,肯定有话要对自己单独说。

  他心中一动:这个王夫人在真实的历史上可是一个厉害角色,治得戚继光服服帖帖的,可以说,她在军中的威望比戚继光还要大上一分。这次若想说服戚继光,只怕得先搞定这个戚家的当家人。

  看样子,王夫人也有话同自己说,也罢,先同她谈谈。

  然后,就是许多莫名其妙的人过来同吴节见面说话,然后又是一场盛大的酒宴。

  用过晚饭之后,已是半夜,夜色黑得深沉,王夫人屏退左右,又看了水生一眼。

  吴节会意:“水生,你先退下吧。”

  “是,老爷。”

  等水生离开,见四下无人,王夫人面色一整,收起了笑容,道:“吴大人不辞辛劳来浙江督促胡总督用对倭用兵,令人好声敬佩。这次来台州巡视。不知道有何吩咐?”

  吴节:“戚继光将军位于抗倭第一线,如今福建全省都受到倭寇袭击,本官这次来台州就想请将军尽快出兵去福建,济民于水火,不知道戚将军意下如何?”

  王夫人:“家夫现在不在所中,军国大事本不该是我等女流之辈所能过问的。不过,妾身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若有说错之处,还请大人不要怪罪。”

  吴节:“夫人但说无妨。”

  王夫人眼睛一转:“名义上,家夫受胡总督节制,若没有总督府的命令,擅自动兵,可是重罪。”

  吴节有些不悦:“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再说,战场瞬息万变,若凡事都要先请示汇报,还打什么仗?”

  王夫人连连告罪,道:“军令如此,家夫也是没有办法?”

  吴节心中一动,突然想:我倒是笨了,王夫人这是代表戚继光在于我谈条件啊,我同她扯这么些做什么?

  当下就有了主意,微微一思索,道:“本官自王命旗牌在身,乃是钦差,自可调动地方军队,胡大人那边若有话说,尽管来找我好了。”

  王夫人:“可对倭战事一旦开打,怕不是三五个月的事情,大人又不可能长居东南坐镇。”

  吴节:“这样,我写一份折子密奏万岁,说明这里的情况,推荐戚继光将军为福建总兵官,全权处置福建对倭军事。”

  这个价码个不小,福建总兵官,已是一方军事大员,可单独开府建衙了,用军阀二字来形容也不为过,特别是如今朝廷又开了厘金的口子,权力比起真实历史上还有大上几分。

  明朝中文轻武,作为天子身边最得宠的心腹,推荐戚继光做一镇的军事长官,吴节自认为还是能做到的。

  王夫人大喜,猛地跪在吴节面前,就要磕下去。

  吴节慌忙将她扶起来:“别,我还是不习惯被女人跪。”

  王夫人一笑:“大人既然不让跪,妾身就不跪了,我与蛾子夫人姐妹相称,原本就一家人,不用那么多讲究的。大人,我这就让人送信给家夫,请他尽快过来拜谢大老爷。他如今正在健跳所,也就一曰的路程。”

  吴节瞠目结舌:这个戚继光原来不是出海巡视,而是躲在楚门所,让王夫人同自己先谈,等谈出结果了,才来见面。这一切肯定是王夫人的主意,这个女人可不得了!

  王夫人咯咯一笑,也不解释。

  正在这个时候,“啊!”远来地传来一声惨叫,然后是“呜呜!”的海螺声。

  “敌袭,敌袭!”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