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不靠谱

   且说在外院的厅堂里,黄东提议大家作诗。

  黄东今天有心在大家面前炫耀,如何肯放过这个机会。便正色道:“不然,此言差矣。尔等想过没有,这吴士贞是什么样的人物,依我看来,今科的会试,能否得秀才功名,还真得要在诗词上定输赢?”

  众人都是一脸的不解,科举凭的是八股时文,关诗词什么事?

  就有人忍不住出言询问。

  黄东抚摩着上嘴唇刚长出的胡须笑道:“各位大约是忘记吴士贞老大人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了。”

  “还能是什么样的人物,文坛宗师,连中六元,古往今来的第一人,翰林院学士。”提起吴节众人都是一脸的仰慕,一时赞叹之声四起。

  看到自己被小时候的同学这么称赞,吴节感觉怪怪的。

  “你们说得都对,却也不完全。”双手下压,让大家安静下来,黄东道:“可各位同窗大约忘记了一点,在没中状元之前,吴士贞就已经是士林的领袖,真正让他获得这一地位的,还不靠他在嘉靖三十九年时与小阁老严世藩接连十场的诗词比试。也就是从那时开始,吴节才一举奠定了自己在文坛的地位。”

  “是啊!”众人都轰然应道。

  就有人激动地念起了吴节的诗句:“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快哉,大哉,洪钟大吕之音!”

  “其实,吴士贞先生最好的一首则是花间一壶酒那首。”另外一人出言反驳,然后大声吟唱起来,用筷子在碗上用力敲打着节奏:“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一时间,歌声四起。都喝了些酒,就把持不住,都放浪起了形骸。

  吴节身边,朱茂则小声嘀咕:“其实,吴士贞最好的诗词应该是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纵有千番风情,又能与谁说。哎,真的是好啊。将那份相思,两缕柔情,化成丝丝缠绵,将人捆绑其中,却挣脱不了。”

  说到这里,他喝了一口花雕,眼睛里却有点点泪光。

  这穷书生贫困潦倒,经常被世人笑话,可正因为这样,却比常人多了一份敏感,最喜这种婉约轻柔的诗句。

  吴节心中却奇怪,自己抄袭这些诗词也不过一年多的时间。古代的信息传播速度极慢,怎么就被江南的读书人广为所知了。

  就忍不住问:“朱兄,江南士子也知道吴士贞的诗词?”

  朱茂点头:“本来也不能这么快就知道的。前年的时候,吴士贞不是写了一本《石头记》吗,虽然文中尽是男女之事,但故事却是极好的,在南京买到脱销。问题是,这本小说也没写完,吴士贞大名士一个,估计也将这本书当回事,写写停停。江南的书商就派人在燕京守着,一旦有了新稿,就坐快船送回南京印成册子。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他的诗词就随着《石头记》的稿子一道流传到南方来了。”

  吴节这才恍然大悟姓,在这一年的时间内,为了对付嘉靖皇帝,他已经将整本《红楼梦》抄完了,就是结尾实在太艹蛋,引得嘉靖很是郁闷了几天,以为吴节是写得烦了。将书里面的人要么写死,要么写出家,故意烂尾。

  为此,吴节一口气抄了十几首青词,这才让嘉靖高兴起来。

  微笑着看着眼前的一切,黄东很满意自己营造出来的气氛。等大家激动了半天,这才得意地说:“正因为吴士贞是个风流名士,又长于诗词,难免对文采出众的卷子有所偏好。问题是,八股时文有固定的格式,作的时候也要依足了规矩,限制太多,却看不出考生的才华。因此,依我看来,正要分出胜负,还得在试帖诗上面。”

  关系到自己的科举成绩,众人都凝神听去。

  黄东吞了一口唾沫:“这次家父去拜访吴士贞老大人,言谈甚欢。从吴老大人的话中,隐约能听出这一点意思来。其实,咱们江南的考生寒窗十年,谁不是读书破万卷,说起八股文来,谁不是作得四平八稳,真若要分出个高下,却不是那么容易。不像北方的侉子们,书没念几本,就敢上考场。”

  说起北方士子,黄东一脸的不屑。实际上,这时代的江南士子实在是太厉害了,在北方人面前,多有一股自信和傲气。

  黄东:“所以,要想投了大宗师的意,那一首试帖诗,却必须得极好才是。别的人都轻视试帖诗,以为不过是个应景之物,格律和格式对就成了。却不想,这一期,大宗师却要在这上面选才。咱们同学一场,别怪我黄东没提醒大家,还请各位多多保密,千万别泄露出去了。”

  说完,连连拱手。

  众人纷纷站起来:“多谢黄东兄。”

  吴节听得哭笑不得,自己什么时候见过黄东的父亲,又说过要在试帖诗上选才的话?

  这个黄东,还真是骗死人不脸红,说得有模有样,一般人还真要被他给骗了。

  他之所以睁着眼睛说瞎话,估计是有心在同学们面前炫耀他同考官的特殊关系,获取别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吧。

  从这一点来说,这人当真是俗气得紧。

  黄东又笑道:“既然如此,我等今曰也难得聚在一起,不过饮酒作诗。若是有了灵感,能作出些好的句子来,倒不妨修改修改,用在考卷中去。”

  众人都说好:“还请黄东兄出题,我等各作一首。”

  吴节摇头,顿觉意兴阑珊,也不想再呆在这里。他今天同蛾子来这里,主要是走亲戚认门,并让蛾子看看自己表妹现在过得怎么样。估计这个时候蛾子应该见着黄周氏和黄东家的长辈了,等她见完面,就可以回去了。

  这地方,真是没意思。

  黄东又道:“我听京城里来南京的场面上的人说,吴士贞乃是风流名士,同一个叫什么唐不二的大才女过从甚密。这个唐不二可是当今天子都交口称赞的有大神通的仙人,不但修为精深,更弹得一手好琴。据说是蜀山古琴派的大宗师。黄东估计,今科吴士贞所出的试帖诗弄不好要以音律为题。”

  他喝了酒,说话越发地没谱了。

  听黄东扯到唐小姐身上去,吴节心中有些恼火。他这一年常常去慈寿寺与唐宓见面,也是一时把持不住,同她有了夫妻之实。

  出京的时候,唐小姐已有了一个月身孕。

  算起来,搞不高还有八个月自己就要喜当爹。

  李时珍说了,依脉像来看,应该个是女儿。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出来的,比X光都准。

  吴节欢喜固然欢喜,可一想到堂堂唐仙子,道家女修宗师被自己搞大肚子,传出去,只怕大家都要背上坏名声。

  可事情该如何解决,吴节也是想不出任何办法。

  现在听黄东说提起这茬,吴节忍不住郁闷起来,端起酒杯就喝了一大口。

  身边,朱茂也郁闷地喃喃自语:“若说起作诗作词,我却不成。”

  说话间,黄东还在朗朗道:“各位同窗,说起古琴,我也不甚精通。但我家有一小妾,姓古。本是秦淮河上有名的歌记,一手古琴传承自广陵派。虽比不上唐仙子的绝世纶音,却也是不错。不如让她出来给大家弹上一曲,大家在依曲中之意做一首诗,或五言,或七言。”

  “就依黄兄之言。”众人都兴奋起来,连声叫好。

  黄东家小有资产,曰子过得滋润,大家都是很羡慕的。这家伙因为妻子不能生育,经常流连与花街柳巷,去年的时候,花了大价钱从秦淮河的画舫上赎了个歌记,纳做小妾。

  以前听人说,他的小妾生得不错,又粗通文墨,却一直没缘见到。

  今曰得了这个机会,如何肯放过,自然是不住催促着让黄东快将人叫出来。

  黄东哈哈一笑,朝一个下人说了一声,这才点点头:“各位放心,我那小妾马上就到。”

  吴节听得皱起来眉头,古代的小妾没有任何地位,可以说跟一件物品没有任何区别。可人家跟了你,好歹也是夫妻,就这么让她在大庭广众之中与别人见面,却不合适。

  这个黄东,真是不堪得紧。

  这大概也是古人和现代人在道德观念上的区别吧。

  吴节突然有些庆幸自己让蛾子做了平妻,而不是小妾。否则将来自己的家业大起来,蛾子的身份低微,甚至要受下人白眼,却让人情何以堪?

  不过,这平妻的地位在法律上却不要界定,依旧不太合法。

  看来,这事回京城这后得好生想想。

  吴节心中暗道:自己自从进了翰林院,做了皇帝的机要秘书之后,手头的实权猛地大了起来,前来拜访的官员也多了起来。家里实在太小,也需要换座大宅子了。要不,干脆买两套院子,大不了蛾子一套,将来唐宓一套。蛾子虽然没有正妻的名分,但却可以让强儿继承我将来的爵位和家业。如此,也算是对得起她与自己这一辈子的风雨患难。

  吴节却摇头苦笑:我也不过才二十出头,怎么就想这将来的事情,心态就老了,这样可不好。

  想到这个,他就振奋起了精神。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