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横行霸道厘金局

   多亏了水生的提醒让吴节等人漏夜赶路,这才堪堪在夕阳染红了西边的天空时赶到了南京城。

  不愧为六朝古都,南京的繁华之处比之燕京更胜一筹。从长江上看过去,城里已经点了灯,虽然在城墙的掩蔽下看不真切,可那片灯火却已经竟整个城市照亮了,就连火红的夕阳,也在这片灯火中显得黯然失色。

  虎踞龙盘,东南形胜,在灯光的照耀下,更增添了一种难以用语言来描述的苍郁。

  无论是从人口数量,还是城市规模来看,南京都是燕京的两倍以上。毕竟,此地作为南方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已经有上千年历史。而燕京不过是一个新城,成祖迁都燕京之后,在元大都的基础上推倒重建,至今不过百余年。

  相比起燕京簇新得像一个爆发户,南京更多了一份内敛和雍容大度,或者说更像是一个没落的老贵族。

  这还是吴节第一次到南京,穿越前的那个吴节的身体不算,保留在脑海里的残存记忆也随着时间逐渐蜕色了。现在刚一看到这如同现代都市一样的傍晚景色,吴节一刹间有些失神了。

  蛾子也非常高兴,抱着孩子来到船上,满面都是期待和惊喜:“终于回家了,回想起两年前离开这里的情形……我,我以为再也回不来了……”

  声音竟有些哽咽。

  吴节叹息一声,用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回来了。”

  水生看吴节越发地不顺眼:“原来吴老板也是应天府人,才出去没两年啊,也不知道以前住哪里,没准咱们还是个邻居,我住乌衣巷的。”

  吴节:“两年前我住在西长安街。”记忆中,那个家已如泛黄的照片一般有些模糊了,包括这具身体的童年岁月。

  水生冷笑:“哟,原来你是住在皇城你的达官贵人啊,难怪整天捧着一本书装读书相公。”西长安街位于皇城正南方向,这一代都是官员、贵族和个大衙门的半公地点。除了南京各公侯伯男子的府邸,还有六部和各大政斧机构。住在皇城中的人,同外面的普通老百姓简直就像是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

  水生:“吹牛谁不会,你们这些行商我最清楚不错,逢人只说三分话,从不全抛一片心。见了人,总把自己的身份往大里抬,为的就是怕被人欺负,这心里好其实虚得很。”

  吴节和蛾子相视一笑,也不多说,只问:“水生,这南京城的码头多着呢,像我们这种官船一般都停泊在什么地方?”

  南京不同于小地方只有一个码头,从大胜关到上元门再到门街、金川门,大大小小有六七个码头。像吴节这种中央下来的官员,地方上一般都会派员去码头迎接的。

  这也是吴节疏忽了,在来南京之前也没问清楚应该在哪个码头停靠。

  “嘿,你扮贵人还扮上瘾了,罢,且同你说,一般来说,官船都回停靠在江东门。”

  吴节点点头,吩咐船家将船驶去江东门。

  “你还真去那里,也好,我家就住那边,倒也方便。”

  当下,二人也没什么可说的。

  应天府实在太大,从大胜关去江东门需要绕半个南京城。这一路上行来却不顺利,一路上不断有官府的小艇过来盘查,前前后后竟达三四拨之多,真是查得人想吐血。主要是吴节的船大,又是官船,显得招摇,想不引人注意都难。

  但一见到吴节的执照,就道了一个“劳烦”,挥手放心。

  即便如此,船行得却慢,水生渐渐地不耐烦了。

  等到船离江东门还有两里地的时候,正好一艘小渔船从旁边路过。船上是一个六七十岁的老渔翁,一见到水声,就笑着喊了一声:“小水,回来了,听说你去扬州半个多月,可大发了利市?多曰不见,倒挺想你的。来来来,今天我一网下去,正好得了几尾刀鱼,带两条回家去。”

  说着就要把鱼往吴节船上扔,他一看到水生在船上,就以为吴节的船是假官船,也不畏惧。

  “那可好。宗伯,等下去我家吃酒。”

  “吃个屁的酒!”宗伯却破口大骂起来:“你个小兔崽子却也知道回来,一去半月,不知道你家都断粮好几曰了吗?妈个批,你老母、老嫂和侄儿们三天粒米未粘牙,全靠吃几只大闸蟹吊命,你还有心思跟我说这些?”

  “啊,我家断粮了。”水生大惊,再也坐不住了,右脚在船舷上,就跳到宗伯的船上,回头对吴节喊:“我先走了,他奶奶的,你这蔫人,老子越看越有气,这里是再呆不住了。”

  说着话,就不住地催宗伯快走。

  小船快,须臾就看不到影子。

  吴节听得好笑,穷得只能吃大闸蟹了,这玩意儿在现代社会二十多一两,可不是普通老百姓能够享用的。在以前,也只有看着流口水的份,这次好不容易来江南一趟,怎么着也得吃个过瘾。

  说来也怪,一路上云易都藏在船舱里没有出来。倒是那个木恩一直站在船头同船家和各路关口的小吏打交道,显得很是精干。

  也是吴节他们的运气,这一路都没碰到厘金局的人。

  可如今的厘金局的关卡已经深入到普通商贾的曰常生活中,根本就躲不过去。

  又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官船总算驶入了江东门的水面,远远就看到一片黑黝黝的城墙,和如蚂蚁一般的船只,因为天已经暗了下去,却看不真切。

  这一片是一个回水湾,江水很缓,且深。

  水面上也浮满了垃圾,更有大大小小的船只不住在身边蜂拥而入蜂拥而出,整个江南的物资都要在这个地方汇聚分散流通,要靠个码头,却是千难万难。

  正在这个时候,一条快船飞快地冲过来,船首在江面劈出一条白亮的浪花,船上站着三四个兵丁,都敞着胸,腰垮长刀,恶形恶状。

  别的船只见了他们,都想是看到鬼一样,飞快地避让到一边。

  兵丁们都作野战部队打扮,正经的大明边军,如果没有猜错,应该是厘金局的人,目标正是吴节的官船:“前面那条官船停下,厘金局办差!”

  蛾子见有生人过来,怕惊了儿子,忙回了船舱。

  “当!”一声,一条飞爪挂到船舷上,然后几个士兵跳上船来,喝问:“是哪个衙门的,将执照文书把来看看。”

  “他奶奶的,这年头冒充官船逃税的人多了,我家大人有命,不管什么来头,都要仔细盘查,休叫别人鱼目混珠蒙过关去。”

  几个士兵骂骂咧咧地站在木恩面前,不住地拿眼睛东看西看。

  更有人甚至伸出手去摸木胖子的腰,看能不能得些好处。

  木恩长袖善舞,不住地拱手,指着吴节赔笑着说:“这是我们吴大人,来应天府公干,不得无礼。”

  “大人,这年头大人多了,不信你去访访这南京城里,公侯伯男子,什么奉国、镇国将军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值得几个钱?在怎么大,还能大过咱们胡部堂?”

  果然是胡宗宪的兵,当真是跋扈骄横得紧,吴节心中暗笑,就伸手去摸怀里的文书,表明身份,也好将这几个兵给打发掉。

  时辰已经不早,估计应天府和贡院的官员们已经在码头上等一整天了,再让他们等下去,岂不显得我吴节拿架子,不好亲近?

  这不过是一件小事,吴节也没放在心上。这几个士兵虽然粗鲁,可也不是笨蛋,自然知道一个翰林院学士和学政官的分量。

  可就在这个时候,已经一整天没有露头的云易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一溜烟跑到那几个士兵跟前,不住拱手道:“在下云易,本是辽东商贾,来南京经商,大大的良民。还请几位军爷行个方便,放我们靠岸。”

  这句话一说出口,几个士兵同时一震,然后露出惊喜的表情。

  “哈,你是商人,我还以为这是一条官船呢,却原来是冒充的。”

  “既然如此,爷爷就不客气了,打开所有船舱门,让我等清点货物,计算税款!”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吴节一楞,禁不住面上变色:这厮分明是把他自己这头肥羊送到人家刀口上去,脑残了吗,究竟想干什么?

  木恩也惊得脸都青了,指着吴节怒啸道:“云易,你究竟想做什么,别牵连了人家吴老板。”

  “哈哈,吴老板,原来你就是吴老板,而不是什么大人?”一个士兵凶狠地走到吴节面前,上下打量:“冒充官员,乘座官船,你的事犯大了!”

  连老三面上涌起一股杀气,看了吴节一眼。

  吴节却朝他摆了摆头,示意忍耐,他也是奇怪这个云易究竟在搞什么鬼子,且等等看。

  云易走了过来,朝那士兵连连作揖,装出一副惊慌的模样:“此事与吴老板无干,都是小人的错。将军,我同你家庄把总有旧,他在这座码头没有?”

  说着就将一锭银子塞到那士兵手头。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