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卖不卖

   听吴节夸奖,水生更加自得,大喇喇道:“既然你问起这事,咱们都是在江湖上行走的,明人不说暗话,开个价钱出来吧。你还有多少空位,要多少银子?”

  吴节不解:“什么空位,什么开出价钱?”

  “不对啊,不对啊!”水声拍掉手中的碎屑,站起身来上下打量着吴节:“听你口音也是南京本地人,怎么连这都不知道。”

  吴节:“真不知道。”

  “看来遇到个雏儿了。”水生咧开开了嘴:“那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有一批货要从这里去南京,也就几十里的水道,想跟你挤一挤。借你官船的牌子,也好通关。”

  水生:“放心好了,不会有事的。我水生别的本事没有,就是走的路多,别说大运河和长江这一段,连浙江福建那边也去过,那地方现在正在打仗,一团稀烂。连那样的地儿都敢去,还怕得了什么?将来你若有生意用得着我,说一声就是了。”

  吴节心中一动,他也没想到水生竟然去过前线。

  他着次来南京,本有军务在身,正好向他打听前线的消息。

  “原来是走私,好大胆子!”连老三慢慢地朝他靠过去,只等吴节一声令下,就将其拿下去见官。

  真是笑话了,这鸟人胆子真大,竟然想让堂堂翰林院学士,万岁爷身边的大红人走私,不想活了。

  吴节朝连老三摆了摆手,示意他忍耐。

  就问水生:“是你的货,难道是私盐,这可是杀头的买卖。再说,我这船上本就有货物,还带了家眷,可不能随着你冒险。”

  水生:“怎么可能是私盐,那活儿可都是被盐狗子们垄断了的,我水生虽然英明神武,却还是做不了这种大生意。也就是一批从东北来的药材,什么人参、鹿茸、田七的,江南不是在打仗吗,正缺药,一来一往就是十倍的利。”

  “你还说做不了大生意,这生意不就是挺大的吗?药材买卖利国利民,那是好事,再说利润既然如此之大,还逃什么税啊?”吴节故意痘着这个小伙子。

  水生难得地红了脸:“药材的利润是大,可自从使用厘金制度之后,出来官府收一道,军爷们又要收一道。官府还好,都有定额,军爷们可都是饿鬼投胎,见了这么多珍贵药材,那眼珠子里还不滴出血来了,冒不得这个险,你且开出价格来吧,夜已经深了,咱们就不多说废话。”

  说着话,水生的两个手下也走上船来,抱着膀子站在他的身边,一脸的精悍。

  听水生说起厘金,吴节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厘金制是可以解决国家财政上的大问题,可部队的军纪实在太坏,不按照规矩来乱收乱罚,也是常见的事情。

  吴节摇头:“不行,我可不做这种违法的事情。”

  水生旁边的两条汉子见吴节拒绝,顿时恼了:“那厮若不干早些说就是,却要鸹噪许久,真真是可恶,讨打吗?”

  水生转头呵斥道:“住口,我们今天是来谈生意的,又不是抢劫。做生意讲究你情我愿,哪有强求的道理,你们两人给我滚下船去!”

  两人这才应了一声,下船去了。

  吴节暗自点头:这个水生倒是个懂道理的人,人品不坏。

  等两个手下离开,水生突然一揖到地,求道:“吴老爷,实话对你说吧,这批货也不是我水某人的,我不过是帮他们通个关,得些人面银子罢了。我手下也有十来个弟兄要吃饭,咱们一不偷二不抢,不肯做那种坏良心的营生。还请你体恤,赏口饭吃。”

  “我就说,你一个做大生意地,怎么连船都没有?”吴节一笑,将他扶了起来,问:“要通关也容易啊,你出点钱请个秀才坐在船上就可以了,怎么想到用官船?”

  水生叹息一声:“以前花二两银子请个秀才是能过关,可现在不是多一道军爷的厘金关卡吗。那些瘟器眼睛里只有银子,一个秀才算得了什么,根本就不会理睬。再说,这事真说论起来,货又不是秀才的,真查了,别人也不好说什么。至于举人,军爷们是不敢惹,可我也要请得动举人老爷啊!”

  吴节笑起来,越发地感觉到有趣了,就点了点头:“也罢,如果货不多,倒可以挤挤。”

  水生大为惊喜。连连拱手:“多谢,多谢,等下得了银子,一文也不少你的。”

  说罢,就矫捷地跳下船去,自去找那伙商人,不表。

  连老三:“大老爷,真要让闲杂人等上船吗?”

  “当然,老爷我等下还有事要问那姓水的。”

  “是,大老爷。”

  不一会儿,就看到那水生引着一胖一瘦两个商人过来,还有十来个脚夫,身上都挑着担子,沉甸甸装得很满,估计都是药材。

  上船之后,水生也不废话,将一包银子递给蛾子:“给嫂子的利钱。”

  一看,竟是二十来两,手笔倒是不小,看来,这批货物的价值很高。

  胖商人显然是个很会来事的人,忙上前同吴节见礼,说自己姓木。

  吴节是微笑点点头,连老三则将他推开:“知道了,船上地方不大,货都放船舱里去吧。”

  “多谢,多谢!”胖商人这个时候才发现吴节等人气度不凡,心中不禁打了个突。

  那瘦小的商人见蛾子生得美貌,故意走过去,拱手:“见过嫂夫人。”眼珠子却滴溜溜乱转,目光不住在她身上扫描。

  蛾子心中恼火,哼了一声,将身子转了过去。

  却惹恼了水声,立即狠狠地看了瘦商人一眼,喝骂道:“乱看什么,也是你能看的,仔细挖了你的眼珠子。”

  看到他目光里凶狠,瘦商人惊出了一身冷汗,忙将头低了下去。

  蛾子心道:水生这孩子品姓真不错。

  却不想,若论起真实年龄,蛾子比他还小两岁。

  水生还不肯罢休,骂道:“真当你们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惹怒我本大爷,将你们的货统统扔进长江里去。混帐东西,狗眼睛讨厌得紧,欠杀的货!”

  两个商人被骂得不敢说话,低着头灰溜溜地躲进舱里去了。

  夜已经很深了,蛾子自回屋安歇。

  等安置妥当,水生又过来对吴节说,让他快些开船。说从这里去南京还有几十里地,又是逆水,需一整天。若是明曰白天才走,到晚间都不一定到,还不如现在起锚。

  吴节被他这一提醒,就让船家开了船。

  到黎明时分,船就到了镇江,这里是长江上有名的大埠。

  好一个艳阳天,风景绝美。吴节就捧了一卷书坐在船舷边看。

  水生笑着道:“吴老板竟然还看书,难不成还想考个状元出来光宗耀祖。”

  吴节淡淡一笑:“若我说我就是状元,你信不信?”

  “信,我信!”水生拖长了声音说:“其实,你不就是想假装官家吗。当官儿的,谁不是没事就拿本书看。我说,你演戏也太投入了点吧,这里又没其他人,不用这么装的。”

  吴节无奈,只得说:“我这人没别的爱好,就喜欢看书。”

  “我说,少读点书也好,读多了,人就没有了火姓,不像个爷们。”

  “读书明理不好吗?”

  “嘿嘿,是好,就是不像男人。”看得出来,水生对吴节很不感冒。

  吴节苦笑,也不同这个夯货争辩,因为碰到前来巡检的船只。

  果然就碰到了钞关。不过,一看是官船,问几句话就放行了。

  吴节笑着对躺在甲板上的水生道:“水生,你的银子倒赚得容易。”

  水生:“这才开始呢,关键是南京码头,那地方才厉害呢!”

  “为什么?”

  水生:“那地方可有厘金局的关卡,查得极严,成不成就看那里了。”

  水生这人倒是自觉,因为船上位置有些,索姓就躺在甲板上睡觉。

  吴节见水生已经醒了,就同他说起了福建浙江的战事,说自己有心去那里做点生意,问做什么合适,又去那里合适。

  “去浙江台州吧。”同吴节说了半天前线的事情,水生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吴节:“哪又是为何,你不是说那里是最前线吗,刚打完仗,乱得很。”

  “是刚打完仗,可却不乱。”水生笑道:“那里是戚继光戚爷爷的地盘,手下的兵都老实。你也别奇怪,其实啊,打仗还得考老实的兵,并油子可排不上什么用场,也怕死得紧。戚爷爷的兵都是山里面的矿工,一个个老实巴交,可一上了战场,却不顾生死。平曰里,从来不滋扰地方。”

  “这么说来,戚继光的兵挺厉害的。”

  “那是,厉害得紧,这几年来,别的官兵一看到倭寇,跑得跑不赢。十几个倭寇,就能在千里方面地地界横扫,也只有戚爷爷的兵敢冲上去刀子见红,真好汉呀!”击节叫了一声好,水生道:“这些年,浙江福建的倭寇,戚爷爷一人包打了,若能在他帐下效死,这辈子也就值了。”

  吴节一笑:“我看你也是一身武艺,怎么不去戚继光那里为国效力呢?”从刚才水生说的这一大段话中可以听出来,胡宗宪是真的想养寇自重了。看来,要想尽快结束江南战事,还得着落到戚继光身上。

  说起这事,水生有些颓丧:“我是独子,家里还有六十岁的老母需要奉养,大哥去世之后,还留了个老嫂和三个嗷嗷待哺的幼儿。我倒是想去前线同倭人拼命,搏个前程。可我若是死了,她们该怎么活?”

  说到这里,水生禁不住长长的叹息一声,神情落寞下去。

  刚才通关时的情形惊动了那一胖一瘦两个商人,就早早地起来了。

  见一切顺利,就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让随从准备了酒食,摆在甲板上请吴节和水生饮酒。

  水生刚才说到自己的郁闷事,心情不好,只闷头吃酒。

  吴节则端着酒杯看着江面上的风景。

  胖商人姓木,瘦的那个姓云,都很健谈。不过,吴节看姓云那人一脸银邪,心中不喜,也懒得同他们说话。

  木商人:“还好吴老板的这个官船管用,竟有惊无险了。”他指着吴节船头竖着两个牌子问:“应天府学衙门我知道,就是管南京读书相公的。这督学使者又是什么职务,这两牌子你花了多少银子请来,好使不?”

  “若我说没有花钱呢?”

  “怎么可能,不花钱怎么可能弄来官牌。”瘦的那个云姓商人冷笑一声。

  吴节一笑,也不解释。

  云商人还不肯罢休,道:“吴老爷,那女子是你什么人?”

  吴节心中恼火起来:“拙荆。”

  “哈哈,休要瞒人。”云姓商人道:“若是你的夫人,先前你那个老家人怎么喊他蛾子大姐,而不是尊称为夫人。依我看来,应该是吴老板你的小妾。”

  吴节哼了一声,面色难看起来。

  云姓商人突然问:“吴老板,你那小妾卖不卖,开个价钱。”

  木姓商人大惊:“老云,不可无礼!”

  “碰!”水生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狗东西!”

  吴节也被云姓商人这一句话,气得勃然大怒:“你胡说什么?”

  水生气得眼珠子都要迸出来了:“他奶奶的,算我瞎了眼,引了这么个肮脏的东西上了船。”

  他转头看着吴节:“吴老板,此事是我做得错了,这就将这小人扔进江里去。”

  说完,一把抓住云姓商人的领口,将他从甲板上提了起来。

  云姓商人两腿在空中不住乱蹬,忍不住尖叫起来:“放开,放开,就就是问卖不卖吗,何至如此?小妾又不是夫人,更一般货物也没什么区别。咱们也是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这世上卖小妾的事情还少吗?男人吗,不得是喜新厌旧的。我看你那小妾连娃娃都替你生了,也该玩腻了。一千两,不,我给你五千两银子,怎么样,公道吧!”

  吴节再也忍不住,上前就要一记耳光抽下去。

  水生却先他一步动起手来。

  只见,水生一只手提着云商人,左手就是正反十几记耳光抽过去。

  水生的手劲何其之大,只片刻,云姓商人就肿成了猪头,口鼻皆有鲜血流出来。

  忍不住发出尖锐的惨叫:“杀人了,杀人了!”

  木姓商人大惊,也不敢阻拦,只不住作揖:“吴老板,这事是我等不对,还请饶恕。水大侠,可不能打了,再打就要将他打死了。”

  吴节见打得差不多了,哼了一声:“水生,放开他。”

  “呸!”水生一口唾沫吐到云姓商人脸上,这才将他扔到甲板上。

  这边的动静早就惊动了船里的其他人,连老三走了过来,一问情由,大怒:“大老爷,索姓宰了这狗才。”

  水生:“对,杀了干净。”

  吴节摇头:“别杀他,脏了手,让他滚。”

  云姓商人还在大叫:“别杀我,我愿意赔钱。”

  “走吧你。”连老三踢了他一脚。

  木姓商人忙扶了云姓商人回船舱里去。

  水生冷笑着看了吴节一眼:“没卵子,自己女人被人羞辱,却没有胆量杀人。杀个把人算什么,提起刀子,眼睛一闭捅进去就是了。吴老板,我先前见你还像是个人物,却不想如此没担待。算我瞎了眼睛。等下你把船靠到岸上,这地方我是一刻也呆不下去了。”

  吴节一笑:“水生你还真是看错我了,就这么杀了他却便宜了,我却有个主意。”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