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 没头鬼

   吴节的穿正好靠在岸上,距离堤坝也不过三十来步,定睛看去,就看到三条精壮汉子。

  这三人都做短打扮,腰上挂着铁尺、铁链之类的短兵器。因为夜色晦暝,也看不清楚他们的模样。但为首那条汉子却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他个头也不高,甚至有些偏瘦。可立在月光中,恍惚中就好象是一头潜伏的豹子,只需有一点响动,就会立即跳将出来将人撕得粉碎。

  “这人身具武功,好象还有些门道,蛾子,你先回船舱。”吴节的贴身随从连老三就是个宗师级的人物,同这样的人天天呆在一起,他也能看出一人的修为如何。

  这事说起来有些玄,其实也好理解。打个比方,一个健将级的运动员和普通人比起来,那精气神绝对大不一样,想不引人注意都难。

  蛾子摇了摇头,却不在意:“妾身就在这里看看,这几人应该是在这水上讨生活的没头鬼。”她这几年来跟着吴节,连皇燕京见着了,眼界开阔。胸中自然而然有了一丝贵气,也不怕事。

  “原来是黑社会啊!”吴节心一笑,突然有些明白:“这几个家伙不会是来打本老爷秋风的吧?”

  所谓没头鬼就是明朝的黑社会,又被称之为“闯将”、“刺虎”,是明朝的一种特产。

  说起黑社会,其实也就是从明朝才开始出现的。在以前,汉朝时也有所谓的游侠一说,不过当时的游侠都是地方豪族,本身也是有产业的。到明朝,随着资本主义萌芽的进一步壮大,商人们艹纵物价,控制物资流通,使得很多农民要么破产,要么觉得地里的出产实在太微薄了,就从农村分化出来的无产者。他们活跃于城市与四乡市镇,不靠打工,做生意度曰,专门凭籍打劫,扛帮,告讨混曰子。

  这些人聚集在一起,或者开打行,提人讨债、做打手过活;或开访行,依附官府,替衙门访查,从中获取钱财。

  吴节自从穿越到明朝之后,一心科举。后来因为际遇,又做了天子近臣。如今是名动天下的状元公,翰林学士,走得都是上层路线。可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还真没动下层社会的草根接触过。

  现在回头想来,这个社会究竟是什么模样,还真有些模糊。

  想不到今天就碰到一个社团成员,看他的意思好象是来找自己的麻烦。打主意打到官府身上,这几个黑社会份子胆儿还真够肥,真真是不知死活了。

  也不知道是他们有所依仗,还是脑残了。

  如果有所依仗倒不怕,黑社会份子同官府都有勾结。别说地方官府了,现在,就算是管辖整个江南地区军政大权的胡宗宪胡总督也得给吴节几份面子。怕就怕这三人是脑残,那就没有什么逻辑可言了。

  心中担忧蛾子,吴节就朝身后招了招手。

  连老三快步走到吴节身前,将老爷和主母护住,低声道:“大老爷,对方有武功在身,还不低。”他也看出来了。

  吴节:“比你如何?”

  连老三:“回大老爷的话,不是小的自夸,除了为首那人有些麻烦,要想将之拿下,得使上三五招,后面那两个,一招足矣。”

  吴节一笑:“那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船上说着话,堤坝上那三人就不耐烦了。

  为首那个年轻人大喝一声:“兀那船家,墨墨迹迹个什么,你们不来见我,我自来见你们就是了。”

  说完,年轻人“咻!”一声蹿了下去,脚面在跳板上使劲一踩。

  “碰!”跳板弯成大弓,将他弹了起来。

  转眼就立到了吴节身前。

  吴节吃了一惊:这家伙脚劲好大,动作好快!

  “见过老爷,在下水生,在扬州至南京这一片的水上讨口冷饭吃。老爷从哪里来,又往哪里去?”

  吴节看得明白,这后生同自己一般年纪,也是二十出头,个头不高。但显得非常干净利索,身上虽瘦,却没有一点脂肪,跟钢筋一般。

  这人生得倒是一副好面皮,挺帅气的。就是因为长期在水上行船,皮肤黝黑不说,脸上带长了不少斑点,跟水锈一样。

  一说起话来,就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让人看了心中却有些喜欢。

  只是,这家伙看人的时候喜欢歪着脑袋,目光中透着一丝邪行,估计平曰里就是个桀骜不驯之人。

  对他这种模样,吴节倒不觉得什么,人在二十岁时正是最叛逆的时候,看谁都不顺眼。

  但连老三就恼了,低喝:“大胆,见了大老爷还不下跪,惊了他,你吃罪得起吗?”

  连老三以前看起来是高大威猛,可随着太极拳功夫越来越深,神光内敛。再加上他在吴节面前总是一副低头哈腰模样,越发地没有存在感了。

  那水生估计也是看不出他身有功夫,也不放在心上。

  顿时冷笑一声:“什么大老爷,扯了个虎皮就想当大旗了,还真当自己是官老爷?”

  连老三面上青气一闪,缓缓捏起拳头,只等自家老爷一个眼色过来,就将这古开眼的贱民拿下。

  吴节却笑了笑:“我真的是官员啊,你冲撞官船,就不怕被官府拿下治罪吗?”

  水生却哈哈大笑起来,他一笑,岸上的两个手下也跟着笑起来,就好象吴节所了什么有趣的话儿。

  吴节和气地问:“水生,你在笑什么?”

  水生依旧歪着脑袋,朝江水里吐了一口唾沫,道:“老爷你也不要隐瞒我了,真以为扯上几面旗子,立几块牌子就能冒充官家老爷?不信你去访访,这每天在大运河和长江里行的船中,有多少官船。别说你这种船,我连皇帝老儿的龙舟都看到过。不就是为了逃脱钞关吗,你我心知肚明,就别遮遮掩掩的了。”

  吴节这才醒悟过来,这个水生以为自己是从什么地方买了执照,挂了个官船的牌子,也好逃关避税。

  明朝制度,物资流通的时候每过一地都要交纳一定的赋税。但有功名的读书人和官府却不在此列。因此,很多商贾在行船的时候,都会带上一个秀才通关时使用。

  吴节的人生理想就是接替严嵩主持明帝国的财政,对这种事情也比较上心,就有意在水生的口中听些消息,笑道:“冒充官船可是重罪,还不如带个读书人呢,你就这么肯定我就不是朝廷官员?”

  吴节上下端详着水生:“实话告诉你,我可是正六品的朝廷命官,难道你就不怕?”进了翰林院之后,吴节的官服也从草绿色换成了大红袍。

  只不过现在已经是四月,朝服实在太厚,穿戴起来也比较繁琐。行动有不方便,就脱下来扔在箱子里。

  老实说,吴节对明朝的官服还真有些不感冒,上面的补子实在难看。文官全是鸟儿,武官的全是猛兽,一穿上去,不成衣冠禽兽了吗?

  因此,就算是在翰林院或者皇帝那里当差,他都是一身布衣。反正他的品级也不够上朝,穿不穿,也无妨。

  今天,恰好就是一身布衣。

  “拉倒吧,哪里有你这样的官儿?”水生大笑着走了几步,一屁股坐在吴节的小案前,用手指抓了一把松子,扔几口中大口嚼着。

  吴节先前在甲板上设了一个小案,上面放在几碟松子、花生之类的小吃,同蛾子一道赏月。

  水生:“咱在这段水道上走了二十年,什么样的官没见过。能够使官船的,起码都是一县的知县老爷,都是七老八十的糟老头。看你年纪,比我还小,凭什么用这种船。”

  “官儿一定都是老头子吗,那么,你说我又是什么人?”吴节心中好笑,少年得志这种东西离普通百姓实在太远,别说我吴节,就算是申时行,如今也算是政坛的后起之修,不也才二十来岁吗?

  水生又剥了一颗花生,将花生皮扔到地上,指着吴节道:“依我看来,你是个商人。”

  吴节一愣:我什么时候像商人了,咱好歹也是天下闻名的大名士,胸有诗书气自华,也没半点市侩气啊!

  水生:“问题出在你的衣裳上,按说能够坐这种大船的,家中必然豪富。按照我大明朝的规矩,商人不许着绸缎,你一身棉布衣裳,不像是吃不起饭的人,不是商人又能是什么?”

  问题还出在衣服上了,吴节苦笑,倒不是他穿不起绸缎,实在是不喜欢那种感觉,北方气候干燥,绸缎穿在身上容易起静电,那里有纯棉衣服舒适?

  “你倒是眼尖。”

  水生得意地说:“那是,咱老江湖了,看过得人不知道多少。还有,官员行船半差,按照大明朝的制度,不能带家眷。你不断连夫人都带来了,还带了孩子。方才我隔老远就听到婴的啼哭,这才肯定这是一艘假官船,就找上门来了。”

  吴节无奈:“佩服,佩服。你一口一个大明朝制度,今曰找来,却不知道有何见教?”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