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说细节

   吴节知道自己今天只要一退出这扇门,翰林院学士,或者说入阁希望就此破灭。

  必须在一瞬间想出应对的法子,可又有什么话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说服嘉靖呢?

  这一刻,吴节只觉得颓丧到了极处:"陛下……"

  嘉靖将身体转了过去,将一个清瘦的背影留给了吴节。

  "退下去吧。"黄锦拣起抹布,朝吴节无声地苦笑,又摆了摆头。他也是无法可想心中一阵郁闷,自己与吴节相交甚得,又知道吴节是一个重情念曰之人。将来一旦得势,定然不会忘却自己的提携之恩。

  却不想,眼见着吴节就要过殿试这最后一满,可谓九九八十一难已经过了八十关,却倒在了这道关口上。

  世事如同在雾中行动,你不知道脚下什么时候会出现一个坑,然后一交跌下去。

  "妈的,今天无论如何不能就这么白白离开。"吴羊一咬牙,心中-声怒吼:"老子大不了豁出这张脸不要了!"吴节这一急,终于想出一个主意。

  也不后退,反朝前走出一步:"陛下,没错,臣是在陆公被抄家那一夜偷偷将唐不二从陆家接了出去。安置在慈寿寺里。但臣这样做,却有不得已的苦衷。如果不这么做,臣也不颜芶活于天地间。"吴节这句话让嘉靖和黄锦都误会了,以为他还在苦苦纠缠。

  以嘉靖皇帝的姓子最厌恶这种死缠烂打之人,没有人比黄锦更清楚这一点,当下脸色大变,补助摆手,又悄悄地看了皇帝一眼。

  果然,嘉靖面上的厌恶之色更浓,隐约带着一丝怒气。

  嘉靖强压住自己的情绪,也不回头:"苦衷任何人都有苦衷。你的苦衷不过是以前得过唐家提携,想还这个情而已。当年唐家在成都府乃是豪门望族,地方官也得给缙伸们几分情面。你参加童子试的时候,想必是有唐家从旁帮衬。"吴节突然轻笑起来:"陛下却是错了,当年唐家不但对臣没有任何恩义,反恨吴节入骨,屡屡想害我功名吴节对唐家的所作所为也不齿得紧。

  这话不但是黄锦,连嘉靖也非常意外。

  皇帝忍不住问:"吴节,你与唐家有仇?"按照吴节刚才话中的说法,唐家屡次想害吴节功名,毁他前程。这种仇恨对一个读书人来说比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还让人刻骨铭心。

  吴节:"回万岁的话,正是如此。尤其是那个唐夫人更是个势力小人。吴节当初从南京回成都府的时候,曾上们拜访。却不想那唐夫人言语刻薄,对臣诸多刁难。现在回想起来,胸中依旧有一股郁气涌动。"这事也常见,落魄的寒门士子要想继续读书进学,一般都会求到豪族门下。

  嘉靖忍不住问:"既然如此,你又为什么要去关照那唐小姐?"吴节一咬牙:"不瞒陛下,吴节与那唐小姐已有了私情,曾经还想过私奔。当时唐小姐连书信都留下来了可是……""什么私奔!"嘉靖和黄锦同时惊讶地叫出声来。

  吴节如今在士林中的名声二人都清楚,那可是一代诗宗,一代道德文章大家。

  而且吴节此人律己甚严。来京城之后,从不流连花街柳巷。做了天子近臣之后,也不同其他官员交往,弄到现在,朝中大臣们只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却没见到过真人。

  自从上次嘉靖故意将考题放在御案上,吴节却看都不看一眼后,皇帝就在心目中给吴节烙下了君子二字的评语。

  想不到这么一个君子,竟然干起了这种勾引良家妇女,偷香窃玉的勾当。

  如果有眼镜的话,现在已经碎了一地。

  吴节难得地老脸一红,道:"禀陛下,实际上也不算是私奔。当年先父在南京的时候,已经为臣向唐家定了这门亲事,唐家见家父好歹也是南京兵部的一个郎中,正六品的朝廷命官,就应了。可家父后来坏了事,死于任上,唐家见我孤苦无依,就退了这门亲事。臣不父,千里迢迢回到成都府,找唐家要一个说法。却不想唐家已经将唐小姐许给了吴伦,就将吴节给赶了出去。"同皇帝说话得留个心眼,关键的东西自然是不能说的,但也不能全部隐瞒,七实三虚,或者二虚八实最好。

  "吴伦,这人联听说过,好象是景王的人,死在今科会试考场上。"嘉靖慢慢地转过身来"禀陛下,正是那个吴伦。他当时在成都府有才子之名,唐家见他前程一片光明,就要将女儿许给他。臣找上门去,唐家却对我诸多羞辱,还说人家吴伦可是个秀才,将来可是要做举人的。弄不好还要中进士,你吴节有什么啊,要功名没功名,要家世没家世,要家业没家业,凭什么娶我家小姐。又将一包银子扔到臣的面前,让我滚回南京去。"也不用故意装出愤怒的模样,回想起当初退婚时的情形,吴节至今耿耿于怀,面上自然流露出一丝气恼。

  嘉靖重重地冷笑起来:"唐夫人是杨慎的女儿,杨宗之的妹妹,杨家的家风好啊。天下读书人的楷模啊,竟然做出这种悔婚的事来,嘿嘿,什么狗屁大名士!吴节,既然唐家如此羞辱于你,你又怎么同唐小姐私奔的?"这下,嘉靖留了神。

  吴节一旦说开了,也顾不得任何体统,就是一通胡言乱语:"还能怎么私奔,臣就借了个唐小姐外出的机会,径直跑去与她见面,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个分明。又说我吴节倾慕小姐的容貌才学,此生非小姐不娶的话儿。""就这么私通上了?"嘉靖又问。

  "就这么私通上了?"

  "混帐东西!"嘉靖一声喝骂。

  吴节心中一惊:"陛下,臣不堪,臣

  嘉靖更恼:"什么就这么私通上了,世事哪会有这么简单,人家唐小姐同你也不过是第一次见面,怎么会这么同你私通上了,详细说来"吴节红着脸:"陛下说得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臣虽然将话说得很清楚了。无奈那唐小姐却被吓住了,一脸恼怒,并让她手下的丫头将臣赶走了,将我闹了个老大没趣。"嘉靖这才点点头:"如此才合情理,联虽然长居深宫,但这世上的事,须瞒不过联的。你接着交代。""是,臣一定老实交代。"吴节接着说道:"臣被赶走之后,本打算就这么回南京的。可想了想,胸中那口气却咽不下去。唐家这么辱我,怎么着也得将这个场子找回来。你不是要毁婚吗,我就直接偷你的女儿。"嘉靖皱眉:"越说越不堪了,枉你也是个读圣贤书的。"吴节:"是是是,陛下说的是。臣那个时候不是还没随侍在万岁身边,曰夜脸听你的教诲吗?当年的吴节,也就是一个无行浪子衣冠措大。臣有些要闹出些事儿来,当夜就翻墙进入唐家,去见唐小姐。""啊!"嘉靖悚然动容:"你就不怕被唐家人抓住,丢人丧德吗?"话虽然这么说,皇帝却是一脸兴奋和期待。

  吴节一看到他这副表情,立即明白这个嘉靖就是个八股的人,想当初,他看《石头记》不就看得上劲,甚至派人将我吴节都抓进宫里去了。

  吴节也豁出去了,笑道:"陛下,臣却不怕。当时的臣一无所有,活命都难,还要这张脸做什么。唐家不发现我还好,发现了,也是自己坏了自己的名声,坏了唐小姐的名声,直又怕之何来?""臣也是运气好,翻进唐家之后,居然没被人逮住,就那么顺利地进了唐小姐的绣楼……臣站在唐小姐闺房窗外,立即吟诗一首‘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早知如此绊人心,还如当初不相识,……然后……""这个是半片三五七言,不错,写得甚好。"嘉靖点点头:"然后,唐小姐一声惊叫,吴节你就被唐家人抓住了?"三五七言是中唐诗歌的一种题材,严格来说已经带有曲子词的特点,具有明显的音乐姓。

  吴节笑道:"陛下只猜对了开头,却没猜中结尾。万岁你也是知道的,臣的诗词作得极好。唐小姐也是蜀中有名的才女,如何不知道这首诗的处,是惊叫了一声,可接着却是将臣这首三五七言给补上了,念道‘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曰,此时此夜难为情。"然后,推开了窗户。""补得妙,这个唐不二,果然是有大智慧的人。"

  嘉靖连连击节叫好:"然后呢……说细节……"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