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 两处忧愁

   少年心事都是诗,少年正是诗意的年龄。

  吴节在这个时代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正该是激情飞扬的年纪。不过没有人知道,他内里却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大叔灵魂。在现代社会,早被横流物欲和平淡的生活磨得麻木了。

  若说起写诗,平仄对仗他懂。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但胡乱诌上几句不要紧,也得分场合。在自己家里可以,到正式的文会上却不能拿出来献丑,更别说如此重要的考场。

  这可是关系到自己一生的大事,若是中了,就是锦绣前程。

  若是一字不写,可以想象,即便自己前面的几道八股文写出花儿来,一样要被考官把卷子扔进废纸篓里。

  中不了进士,靠着自己的举人功名或许能够去吏部谋个八品的官职。但这样又有什么意义,没有进士出身,这辈子基本就会在低级官僚队伍里厮混。诸如封疆大吏、六部堂官、内阁阁臣这样的高官,可说是与自己无缘了。像严世藩那种国子监出身,混到内阁阁员的,整个大明朝三百多年,也就出了这么一个,根本没有参考价值。

  小严之所以能够入阁,靠的是他父亲的权势和一手好青词在皇帝那里所得到的宠信。

  这条路根本不适合吴节去走,小严本身就才华出众,就因为要避嫌,这才没有参加进士科考试的,并不是他考不中。

  而吴节不管以前名气再怎么大,一进考场,居然交白卷,传出去,只怕要引得天下哗然。

  他以前所树立起来的文坛大宗师的形象,也将轰然崩塌。

  以前就有人因为别的目的造谣所吴节所写的诗词乃是杨宗之所作,后来通过与小严的连番比试,吴节总算是证明了自己。

  现在却连一首普通的试帖诗都作不出来,这就没办法解释了。

  不但他吴节将名声扫地,在皇帝那里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地位,也将荡然无存——一个抄袭者,道德败坏,还有什么资格做天子近臣?不追究你的欺君之罪,都算是好的了。

  一想到这个严重的后果,吴节就好象是落进了热汤里,浑身都沁出了大汗。

  坐在桌子前,他只觉得手上的题目纸重若千斤。

  心中颓丧欲死,忍不住又朝吴伦那边看了一眼。

  这第一场的题目如此简单,就算吴伦的学养再不好,这样的卷子也能轻易做出来。这小子对我吴节又嫉又恨,如果知道我有一道题目不会,也不知道要得意成什么样子?

  这一看,吴节却是一呆。

  却看到,那吴伦没有动笔,同自己一样呆呆地坐在桌子后面,一张脸毫无表情。两只眼睛已经对在一起,麻木地盯在身前那一闪一烁的灯光。

  “不对啊,这不是吴伦的风格,怎么会这样?”吴节心中好奇,忘记了颓丧,仔细地观察起吴伦。

  这一看,就端详了大约二十分钟时间。

  从头到尾,吴伦就如同泥塑木雕一样没动弹过。

  “难道他也不会作?”吴节立即打消了这个猜测:“这个题目如此简单,吴伦人品虽然不堪,但当年在成都府也算是一个后起之秀,又有秀才功名。别的不说,基本的学养还是有的。像这种大路货一般的八股文章,提笔就有,根本难不倒他。那么,他这般奇怪,又是什么代理呢?”

  “这厮究竟在搞什么鬼啊!”

  “妈的,我琢磨他做什么,我现在都快要交白卷了!”心中苦笑,立即郁闷下来。

  试帖诗是没办法作的,诗词这种东西,没多年的锻炼,没有这个天分,你就算是坐在这里想到地老天荒,也是没有法子。

  吴节叹息一声,这一曰一夜中发生了太多的事,就没有好好休息过。与其在这里发呆,还不如早点睡觉。希望老天保佑,让自己再穿越回现代社会,看能不能查到同题的试帖诗。

  只要再穿越一次就够了。

  就算是最后一次吧!

  ……

  或许,这是解决目前困境的唯一办法。

  睡觉。

  吴节也不耽搁,将火炉灭了,以免煤气中毒,趁屋里还很暖和,就和衣上了炕。也不敢东想西想,放缓了呼吸和身子。

  大约是累得实在厉害,没多久就睡着了。

  也许是因为经历的事实在太多,太震撼,这一觉睡得也不塌实梦的确是做了,可惜里面的人都穿着古装。地点是南京,在梦境中,吴节看到自己和蛾子正在雨花台上拣石头。

  你一颗,我一颗,你一颗,我一颗……

  最后,当吴节翻开一块大石头的时候,突然间看到一个身穿十八镶大红滚袍的妇人站起来,头上插着茉莉针,留着苏州罢头式。有些胖,皮肤白皙。

  看年纪大约四十岁模样,雍容华贵,满脸的慈祥。

  原来是母亲,现代世界去世多年的母亲。

  只不知道,她为什么穿着古人的衣裳。

  “啊!”吴节惊叫一声,就醒了过来。浑身酸软,满面都是泪水。

  醒来的一瞬间,吴节立即明白,现代世界自己是再也穿不过去了。否则,为什么母亲一身古装,为什么自己的梦境中再不出现现代世界的高楼大厦,汽车、手机、电脑和干净的办公室。

  在炕上坐了半晌,回响起去世多年的父母,心中莫名其妙地一阵忧伤。

  等到泪水干了,吴节才发现天已经朦胧亮开,已经是清晨五六点钟模样。

  昨天夜里拿到卷子之后,考生们趁着夜里安静,大多熬夜答题。书生们都习惯先打草稿,等到修改完毕,这才誊录到正式的卷子上。按照他们的速度,作完一道题目估计要熬到夜里两点,此刻,应该都在睡觉。

  在清晨朦胧的晦暗中,贡院静入深海,隐约有鼾声、磨牙声传来。

  这是考场一天中最安静的时刻。

  对面吴伦所在的考舍还亮着灯,吴节忍不住抬头看过去。

  吴伦还没睡,依旧坐在那里,但脸上却挂满了泪水。

  吴节心中大奇:这吴伦又不是不会作题,哭什么呀?

  立即,吴节又醒悟过来,这吴伦是在害怕啊。

  吴伦昨天运气好没有被人查出有作弊嫌疑,但不代表他已经平安脱身。如今考场中的作弊的考生,连带着正副总裁,十八房同考官,甚至外帘官,印刷匠人都被锦衣卫一网打尽,将来查成什么样子,是否会查到吴伦头上,都还是未知数。

  如果没有猜错,考题应该是从景王府那里泄露出来的,吴伦是第一个拿到题目的人。景王府出售考卷,一查,肯定会查到王府这个源头。吴伦是王府的人,又是考生,不管是否有证据,肯定会脱不了干系。

  再说,如今试题已经全部换了,难度降到低得令人发指。

  如果题目生僻倒还好说,也许吴伦运气好,恰恰作过,没准还真拿个好名次,得个进士功名。现如今的题目实在简单,几乎人人会作,要想上榜,全凭真本事,已经彻底将运气一说扼杀掉了。

  吴伦才华是不错,可放在这一万多考生之中,也不过是中下等。

  吴节猛然想起一事,这一科的考生中除了他自己,好象还真有不少人才。嘉靖四十年的会试很是出了几个名臣和文化大家,最著名的就是万历年间的首辅申时行,他这一科好象得了状元吧。

  八十一个名额,再怎么也落不到他的头上。

  吴伦如今在士林中声名狼籍,又放出大话来要进一甲前三。到如今,基本是中不了的。可想,将来他还如何在这世上容身。

  吴节心中好笑:这小人,机关算尽,此刻总算是尝到了回天无力的滋味了。可怜,可憎,也可恶。

  笑毕,吴节有叹息一声:吴伦是完蛋了,可我呢……我不也是遇到了大麻烦?

  一念起,心中顿时乱了。

  又深吸了一口气,给砚台加了点水,慢慢磨起墨来,试图让这简单舒缓的节奏让自己心绪平静下来。

  磨了半天,砚台里的水渐渐干了,墨汁也呈粘稠状。

  吴节又加了点水,用笔蘸了,想了想,提笔在草稿上写下那篇试帖诗的题目。

  可接下来该写什么,心中却是一片空白。

  有坐了片刻,想了半天,这才凑出了第一句,一共五个字。

  看了看,觉得不满意,就用笔划了,又开始重新写。

  如此写了又划掉,渐渐地,一张稿子已经被填满了,却还是不知道该写什么?

  转眼就到了午饭时间,吃过饭,看了看满纸的废话,吴节颓然地倒在炕上。

  难道,这次真要闹出一个大笑话吗?

  难道我这次穿越,终归是一场失落的梦境?

  那吴伦午饭也没吃,还是就那么坐着,一张脸看不到一丝血色。

  在炕上迷瞪了半天,时间飞快地过去了,却没有梦。

  等到天黑,吴节这才骇然想起,这第一场的第二天就这么过去了,还剩一曰一夜的时间。可我还是一个字没写,这么下去可不是办法。

  他将牙一咬:试帖诗的事情暂时不管了,先把前四题给作了。否则,就算我将试帖诗给生生凑出来,也没时间抄其他四道题。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