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发起

   原来,吴节刚抄到起讲部分,按照八股文的格式,起讲的开头都要用:“夫子若曰”或者“若曰”,开始阐述自己破题时的文章大意。

  吴节刚才被吴伦这一捣乱,心中有事。就顺手在曰字后面加了个点,这也是现代人的行文习惯,曰就是说,说字后面都要加个冒号的。可惜这里是明朝,古人可不用标点。

  如此一来,这张卷子就有秽迹了。

  一看到自己一不小心留下的这个黑点,吴节脑袋里“嗡”地一声。

  古代的考试虽然没有卷面分一说,可考官对考生卷子整洁度的要求却到了近乎苛刻的程度。别说留下秽迹,就算是字迹稍微不工整,都要被扔到一边不看。

  因此,考生在答卷的时候,都会提前在考官发下来的草稿纸上打好草稿,待到修改无误之后,这才工整地抄在正式的卷子上。这也是古人在答卷的时候,习惯用馆阁体的缘故。

  考场之上,书法这种东西毫无必要,也容不得个姓。

  至于写了错别字,那就不是考卷不工整的问题了,直接就是考生的学养不够,不是国家所需要的人才。

  “麻辣隔壁的,养气工夫还不到家啊,却中了吴伦这个小人的道儿!”吴节恼火地将笔扔到地上。

  今天心绪已经乱,再没办法答卷。

  吴节只得深吸了一口气,站起来。

  对面,吴伦放肆地大笑起来,在寂静的考场起显得突兀。他虽然没看清楚吴节刚才犯了什么错,可能够让吴节郁闷,却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

  “你!”吴节愤怒地看着他。

  衙役听到笑声,跑过来,喝道:“都老实点!”

  他们刚才看得明白,吴伦可是赵大人的人,不好得罪。至于吴节,则是士林中的大名士,也不好处置。

  见二人都安静下来,衙役这才嘀咕了两声,背着手走了。

  吴节又会到床上。

  对面,吴伦挑了亮了等,不住轻笑。

  他潇洒地挽起袖子,也不坐,就那么站在桌子前,龙飞凤舞地写起了卷子,眉宇间有说不出的志得意满。

  吴伦已经在半个月前拿到了考题,早早就就找人作了范文,背得溜熟。对这次考试,他是志在必得。中进士应该没什么问题,唯一关心的是吴节这鸟人最后的成绩如何,能否压他一头。

  就刚才看来,吴节一脸的颓丧,应该是在写卷子的时候犯了错。再加上他先前已经被赵人判了个错,呵呵吴节啊吴节,只怕你这次要白来一趟了。

  开心,真他妈地开心啊!

  吴伦在心里粗鲁地骂了一声,文章抄得越发地流利起来。

  恍惚中,他突然感觉到自己好象是文曲星下凡。毛笔在手中好象没有任何重量,化成一片出之岫云,飘过去,就是锦绣的前程。

  吴节你以后什么了不起,不就是能写几首歪诗,又懂得钻营,投了君王之好吗?

  我吴论虽然作不了诗词,可一样遇到了贵人。

  如今的皇上年事已高,又服食丹药,也不知道还有几年好活。

  未来是属于景王的,一旦景王做了皇上,我吴伦就是从龙之臣,未来出将入相当不在话下。

  当下,首先得拿到进士功名,做了官才能在王爷心目中占有一席之地,而不是一个纯粹的食客。

  只要中了,怎么着也能弄个七品命官。等到将来得了势,吴节,我要你好看。

  好有那唐小姐,哼,你现在不过是一个乐户,还凭什么在我面前摆出一副骄傲的公主模样。若有将来,必将你弄到手上,亵玩之,蹂躏之,抛弃之。

  想到这唐小姐,吴伦心中顿生恨意。

  **********************************************************贡院大堂之中灯火通明,刚才考场里的搔乱惊动了所有人。

  十八房同考官和监试官都过来了,齐齐地坐在椅子上,目光皆落到徐阶和赵文华两人身上。

  “事儿真多啊!”处理了考生们的搔乱,从黄字考区出来,回到大堂,赵文华只觉得浑身上下无一不软,腹中突然有剧烈的绞痛如潮水般用上来。

  汗水如泉水一般渗出,片刻就将身上的衣服沁得透了。

  他身体一晃动,忙坐到椅子上,狠狠用手肘顶着腰部,如此疼得才算好了些,可以让人承受。

  见赵文华一脸青灰,嘴唇没有血色地乱颤,徐阶,忙问:“元质,可觉身子不妥。”

  对于这个赵大人,徐阁老内心中是极为不屑的。说起来,他也同赵大人同朝为官多年,对赵文华这些年干的邋遢事门清。

  这个赵大人当年为了上位,一把年纪了,还拜严嵩为干爹。后来在东南前线,又抢了胡宗宪的功劳,并诬陷张经养寇自重,致张经于死地。

  后来竟然又同严嵩这个干老子翻脸,叛了门庭。

  如此反复无情,直可算是本朝第一小人。

  不过,徐阁老宦海沉浮多年,为人深沉内敛,早已经修炼到喜怒不行于色。

  这一声询问,显得异常关切。

  赵文华哼了一声:“没事,老毛病,死不了,就算是死了,也算是死于任上,无负君王社稷,却是极大的荣耀。”说着话,他就指了指院子中的那口棺材,道:“本官得朝廷赐棺材一口,只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看到那口锦缎覆盖的棺材,赵文华精神一振,肚子却不疼了。

  忙喝了一口热茶,缓缓地舒了一口气。

  徐阶:“方才丁字考区那边如何了?”

  丁字考区就是黄字考区,普通衙役也不知道什么天地玄黄那有一套,直接以甲乙丙丁编号,约定俗成,大家都习惯这么叫。

  “还能怎么样,一个考生中了邪,大喊有鬼,然后其他考生也跟着乱了。本官带着人马过去,一通弹压,总算将秩序恢复了。现在,生员们估计也没有瞌睡,都在答题呢!”

  徐阶毕竟是大总裁,考场出了这么件事,也不得不问个仔细,又道:“具体是如何处置的?”

  “还能如何处置,中邪的那个考生神志不清,已经关押。至于其他跟着起哄的生员,一人记一个差,大约一百来号人。”

  徐阶不为人知地皱了一下眉头:“这么多人记差,打击面是不是太广了些,须防着生员不服,又惹出事端。”

  赵文华哈哈一笑:“徐相你是老实人,怕事,我却不惧。不就是一场考试而以,不就是一万多生员。依我看来,同军营也没什么区别。我在东南带过兵,知道这里面的路数。刚才那阵搔乱起因是有人中邪,这才引起其他人的惊惧。这情形同军队里的炸营没什么区别,遇到这种事情,自然有军法,杀上两颗脑袋,其他人就安静了,懂得规矩了。”

  赵文华:“考场之中也是同样的道理,重重办两个惹事的就能平息事端。只不过,这考场和军营虽然同为千军万马,却还是有些区别。”

  徐阶:“什么区别。”

  赵文华:“军营之中,阳刚之气浓烈,这里却阴森得紧。”看徐阁老听得专注,他的笑声越发响亮得意。

  徐阶心中却不以为然,嘴唇动了动,却懒得说话:这个赵大人刚从贪腐一事上脱身,好不容易得了个派遣,却得意忘形。此人秉姓,只怕将来没什么好的去处。

  见徐阶不在搭理自己,赵文华也没劲了:“徐相,时辰不早了,这头一场三曰你我考官都没什么要紧事,须得先调养好身心。第一场结束,就得阅卷,到那时,可有得忙。”

  徐阶连连点头:“赵大人说得是,人老了,精力不济,是得早点歇息,我也是被丁字房那边的搔乱惊动,这才批衣起来的。”

  “去睡吧!”赵文华挥了挥袖子,大大咧咧地说。

  若不是知道这二人身份,还真以为赵文华是上司,而徐阶是聆听教诲的下属。

  旁边的同考官和书办们都在心中暗暗摇头:赵文华小人,只知道欺负徐相这种老实人。

  徐阶正要离开,突然间,贡院大门外传来一阵激烈的呐喊声。

  然后锣鼓、梆子响成一片。

  这情形,就如同黑夜里来了一把大火。

  大厅堂里的众人面面相觑,都不明白外面发生了什么。

  “怎么回事?”赵文华一拍大案,厉声喝问。

  这个时候,一个衙役满头是汗地跑进来,说话也结巴了:“大人,大大大大……大人们,外面来了一群军士,全……全副武装,要杀进来了……”

  “啊!”所有的人都被惊的站了起来,齐齐发出一声大叫。

  “岂有此理,什么人不要命了,敢带并冲击考场,要造反吗?”赵文华大叫。

  徐阶也吃了一惊,忙对那衙役道:“你别急,来者是什么身份,可查出来?”

  衙役见须阶一脸的和气,心中一定,也不口吃了,拱手一施礼:“回相爷的话,来人自报家门,说是内阁的高拱高相爷和锦衣卫都指挥司佥事万文明。”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