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 一切尽如预料

   外帘官向正副总裁拜见之后,接下来就该给考生送晚饭了。

  吃饭本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可要供应一万多考生的吃喝,却不是一件容易之事。火头和衙役们几乎全体出动,忙了将近半个时辰才算逐一将饭食送到考生手中。

  排在前面的考生还好,天气又冷,等轮到最后几个,饭菜都已经凉透了,身体稍微差点的,九天考试下来,加上精神紧张,通常会大病一场。

  对这个时代的读书人来说,科举等同于一场战争。

  明朝的科举,从县到府最后再到中央,一级一级考上来,每年不知道有多少读书人涌进考场。特别是乡试以上的考试,每一场都有上万人之巨。由此可以看出一个国家结构的组织能力,也是国家力量强弱的象征。

  吴节运气好,因为靠近伙房,饭菜送到手上时,都热气腾腾的,味道也不错。

  今天是考场里的第一顿饭,总裁格外开恩,加菜。

  送了一个花红,这在吃了一个冬天大白菜的北方实在是难得。除了花红,还有两个烙饼。为了照顾南方人,考官特意送了一碗米饭,另外还有一碟豆芽菜和一钵红烧肉和一碗汤。

  一整天没有吃正经食物,又带荤带素,吴节吃得格外带劲。一时口滑,吃了个精光,就两那碗汤也喝得一滴不剩。

  只是,考场里的味道实在难闻,未免美中不足。另外,考舍中那个装便溺的木桶实在碍眼。

  吃了这么多东西,又快,肚子撑得厉害。吴节索姓站了起来,走到门口,朝外看去。却发现,有自己这般好胃口的考生却不多。

  旁边两间考舍里是什么情形,吴节也看不到。但对面的考生们因为心中记挂即将发下来的题目纸,都是一阵唉声叹气,几乎所有人都提着筷子坐在桌后,久久无法落筷。面容也在烛光中显得甚是阴郁,今天的饭量本就大,加上又无心饮食,估计会剩不少。

  唯一例外的是吴伦,这家伙吃得不快,却镇定异常。一边吃一边时不时抬头看吴节一眼,眼神里带着一丝怨毒。

  吴节也懒得同他用目光交锋,考场之上,一切都靠成绩说话,谁也不能用眼睛杀死谁,就在门口站了片刻,回到炕上睡觉。

  考场之中自然不可能烧炕,躺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只觉得背心一阵发冷,怎么也睡不着。正要起床生一口炉子,就看到几个衙役提着红纸灯笼过来,一边走一边喊:“题目纸下来,都起来,都起来!”

  虽然已经预先知道题目会在今天晚上发下来,但其他考生还是忍不住一呆。

  只吴节一个箭步走到门口,静静地看着外面。

  对面,吴伦的动作更大,比吴节先一步站在那里,目光在黑夜里绿油油地亮着。看见吴节,他呲了呲牙,表情似笑非笑。

  吴节心中没由来的一凛:题目还回和真实历史上一样吗?会不会发生了改变,实际上,这个时空因为有我的出现,好象已经起了变化。陆炳比史料记载中晚了两个月去世,而本不该回京过年的景王也回来了。蝴蝶效应好象已经发生了作用,历史快要面目全非了。

  如果考试题目和历史上不一样,事情就麻烦了。还得重新在记忆中检索,寻找合用的范文,这事弄起来也麻烦。一时间,未必能找到适合的答案。

  想到这里,他心中一紧,抓在栅栏上的手忍不住一用力。

  木栅栏发吃咯吱一声轻响,这声音落到对面的吴伦耳里。

  他忍不住轻笑一声:“节弟,怕了吧,这本就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你就是一个傻子!”

  吴节哼了一声。

  说话的声音惊动了衙役,就有一鞭子抽过来,直接甩在吴伦的门上:“别说话,仔细吃打!”

  吴伦一时不防,吓得退了一步,身子撞在桌上,疼得蹲了下去。

  吴节“哈!”一声,笑起来。

  先前吴节在贡院门口闹了那么一出,衙役自然识得大名士吴士贞,也不在意,反被吴伦给逗笑了,走到吴节身前,将一张题目纸递了过去。

  吴节心中担忧,也顾不得回到桌后,就站在那里,就着衙役手中的灯笼看了起来。

  会试的考试顺序吴节早先在榜文上已经看过了,第一场是七道《四书》题,其中六道八股文,一道试帖诗。

  第二场是五经题,考论一篇,题用孝经,判五道。诏、诰、表择作一道。

  第三场则是策五道。

  每次考试之前的晚上发题目纸,今天所发的题目正是第一场的七道《四书》文。

  这七道题中的六道八股和一篇试帖诗站总分中所占的比例至少在八成以上,可以说,这样这七题答得好了,就有很大把握上榜。至于后两场中的第二场考的则是士子的公文写作,第三场则考考生的综合素质和施政能力。只作为参考,考察士子是否能做一个合格的官员。

  临到打开题目纸的时候,吴节感觉手有些沉重,竟然有些紧张起来。

  迟疑片刻,吴节深吸了一口气,心想:我这是在紧张什么,就算题目变了,和真实历史上不一样,不大了另外找合适的范文抄上去,怕之何来。

  这一想,他的心定了下来,镇静地打开题目,一看,第一题霍然正是“离娄之明、公输子之巧,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

  正是那曰自己在西苑玉熙宫嘉靖皇帝的房间里所看到的。

  又接着往下看去,另外五道八股文和那道试帖诗,也同真实历史上完全一样。

  吴节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喃喃低语:“没变,没变。”

  这六道八股文,吴节早就准备好了,都是明清两朝的状元范文。每篇文章的作者不是在历史上显赫一时的名臣,就是一代文宗:顾炎武、张廷玉、黄宗周、方苞、翁同龢、周延儒……若是在平常,这其中只需任意抄一篇出来,都足以让自己高中进士,就算进不了一甲。被点个二甲赐进士也是寻常之事。

  既然历史就要发生变化,既然已经决定这是自己最后一场考试。吴节也没耐心三年后再考一次,那么,就索姓将手头的范文中最精华的篇章尽数放出来。

  作文就得要作个花团锦簇,中状元就要中个毫无争议。

  那么……先睡觉吧!

  实在是太累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