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咱们又碰头了

   这一套程序做完,从头到尾,除了皇帝,依旧没有一个人知道考题究竟是什么?

  这次会试毕竟关系到考生门的前程,只要中了贡生就能直接得到一个知县的官职。明朝的政治就四级:中央、省布政使司、府、县。

  其中,县一级直接面对普通百姓,是朝廷的代言人,极为紧要。所以,知县的任免权都直接掌握在中央手里,而不像后世那样,地方上自己就能决定。

  从头到尾,考试的题目都受到严格监控,只有等送到主考官手中时,总裁和副总裁开封之后,才会知道。

  “出发!”嘉靖挥了挥袖子,面上却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激动。

  这样的激动没由来,他也不知道怎么就会出现。

  一声令下,众官员捧着考题退了下去,在军队的护送下,浩浩荡荡,却又鸦雀无声地从半夜清冷的街道上,直送到贡院考场。

  嘉靖四十年的会试考试,正式开始了。

  ******************************************************等到搜完了身,又领了考号,吴节从签押房出来,借着月光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号牌,正是黄字第十三号。

  这个号码看起来有些不吉利啊!

  吴节莫名其妙地有些不安,忍不住苦笑了一声。

  在外面站了一整天,等到半夜才进考场,加上昨天晚上,他已经挨了一天一夜,眼圈都熬成了熊猫。

  先前有一搭无一搭地在广场上迷瞪了好几次,可那种睡眠实在没什么质量。

  吴节此刻只想快一点找到考舍,领了题目纸,好好的睡上一觉。

  至于答题,管他呢,明天再说。

  吴节算是最后一批进的考场,考舍里已经坐满了人,到处都是灯光,将贡院的天空都染成了粉红色。这样的情形,吴节已经许久没见到,恍惚中就如同置身于现代都市之中。

  光污染威猛。

  吴节这个黄字牌子所在的考舍位置有些偏僻,在考场的西北角。大半夜的也不好找,正犹豫间,一个书办热心地过来,道:“吴士贞,你是不是找不着地方?”

  吴节有些不好意思:“是不太好找。”

  “这地方偏了些,我领你过去吧。”书办看了看他手中的牌子,就找了个衙役同自己一道,领着吴节朝里面走去。

  其他考生见吴节有这样的待遇,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如今的吴节可是士林里的宗师,就连考场里的书办也是心中向往啊!

  途中经过考官所在的大堂,吴节却看到大堂前面的空地上赫然摆放着一具黑漆漆的棺材,上面用锦缎覆盖,看得人心惊肉跳,顿时满心狐疑。

  大约是看到吴节神色惊疑,书办解释说副总裁赵文华病得厉害,朝廷按例赠了他棺材,以备不虞。

  吴节笑了笑,赵文华的气色看起来是比较灰败。肚子大成那样,一说话就冒虚汗,看样子是病得厉害,也不知道得了什么病。看他肚子大成那样,朝野有传言说他是得了血吸虫病。不过,好象不对啊,这情形怎么看都像是肝腹水。

  管他呢,那鸟人实在讨厌,是死是活也懒得去琢磨。

  只是,这朝廷给官员送棺材,未免太不吉利。

  书办接下来的话消除了吴节心中的疑问,原来,给官员送棺材并不是咒人死,相反却是一件难得的荣耀,所谓君子死于任事,从中也能看出儒家对于生死一物的豁达态度。当然,民间还有一种说话,送棺就等于送官,大大的吉祥啊!

  很快,吴节就来到了黄字考舍十三号。这地方正好位于大堂的右手不远。这一区也没几间考棚,很大一片地方被伙房给占领了。

  没错,这地方严格来说是考官们的生活区。除了一片伙房之外,还有考生们倒便溺的灰坑。当然,考官们和火夫、衙役、印刷匠等人也会来这里方便。

  天气开始热起来,夜风中弥漫着一股怪怪的味道,有食物[***]之后的酸臭,也有人粪便的那熏得人睁不开眼的刺激姓气体。

  上万考生要吃要喝,伙房里有二三十个火夫,通宵灯火不灭,人来人往,虽然不敢大声说话,可还是对考生有极大影响。

  看到这种情形,吴节很是无奈,这次考试还真是不顺利啊!

  找到号房,将号牌挂在门口,书办和衙役将吴节锁在里面。

  不愧是会试的考场,里面的设置和院试甚至乡试考场比起来,却要舒适得多。里面都是青砖铺地,扫得干净。空间也大许多,至少在睡觉的时候能够让人将身体彻底舒展开来。

  房间里的桌子和椅子都上了油漆,看起来油光可鉴。

  等二人离去,吴节正要躺下假寐片刻。

  却听到有人用手使劲地拍在自己挂在门口的号牌,大叫:“臭死了,臭死了,怎么搞的?”

  原来,这个号牌也叫写扳,考生若有特殊情况需要叫衙役过来,就用手拿起拍子拍拍。

  那考生这一叫不要紧,惊动了其他考生。

  顿时就是十几只手伸出来使劲地拍在写板,也同时叫:“实在太臭了,没办法答题!”

  这个动静实在太大,须臾,就有一伙兵跑过来,拿着鞭子,挨个猛抽一气才骂着吃饭去了。

  被这群人这一闹,吴节睡意全消,就坐了起来,走到门口看热闹。

  这一看,却发现对面考舍门口的栅栏后显出一张脸来,正是吴伦。

  哈,这下还真有点意思,真是冤家路窄,想不到咱们不但分在同一考区,还做了对门。

  吴节心中大觉有趣,又想,这个吴伦平曰里的书读得也不算太好,按他的真实水平,只怕连乡试也过不了。却一路考了上来,又放出大话来,要勇夺前三。这样的自信毫无理由,吴节怀疑这鸟人肯定是通过景王的关系,通了关节,这次定要仔细观察。

  老天也是安排得好,让我坐在你对面。只要你这小子敢作别,就别怪我吴节无情了。当然,你若老实考试,凭真本事上位,我自无话可说。

  想到这里,吴节朝吴伦笑了笑,竟点了点头。

  吴伦一呆,然后又是满脸的厌恶,哼了一声,退了回去。

  他也是心中叫了一声:晦气,竟然同这混帐东西相向而坐。

  整肃了半天,黄字考区,也就是所谓的丁字考棚总算是安静下来。

  陆续又有两个考生进了场,看看时辰,估计考生都尽数入了场,接下来就该等着题目纸送到,关贡院大门了。

  又等了片刻,就听到贡院大门那边有隐约的搔动,估计是考试题目送来了。

  然后,大堂那边就有吆喝声随风传来,声音虽小,却非常清晰。

  “巡绰官到位!”

  “跪!起!”

  “受卷官到位!”

  “跪!起!”

  “弥封官到位!”

  “跪!起!”

  “誊录官到位!”

  “跪!起!”

  “对读官到位!”

  “跪!起!”

  原来是外帘官向主考大人报到,礼事唱名的声音。

  吴节就听到所有的考生站起来的声音,按照程序,到这一刻,贡院算是彻底封闭,考试正式开始了。

  *************************************************“轰隆”的马蹄声响起,在阁楼里,高拱和万文明同时走到窗口,朝贡院难边看去。

  就见到一队人马打着灯笼火把威严行来,然后从马上跳下一群官员,将一只锦盒交了过去。

  接盒子的正是总裁徐阶和副总裁赵文华。

  万文明心中一紧,忍不住低喝:“考题到……到了……恩相……恩……相,我们这就杀过去吗?”

  “杀什么杀?”高拱哼了一声:“本相秉公办案,正大光明,自可径直过去,又不是去杀人放火?现在还早了些……”

  “要,要、要等到……什么时候才动手?”一想到冲击考场的后果,万文明禁不住口吃起来。

  “还得在等一个时辰。”

  “那又是为什么?”万文明大为不解。

  高拱:“你没参加过科举,不知道这里面的程序和相关细节。题目纸发下去之后,考生都并不会急着去作题的。都饿了一天,没精神的。需先吃饭,等到酒足饭饱来了精神,才会揣摩题目,打草稿。到那个时候你我进去封了考场,才能将作弊的考生逮个正着。去早了,岂不扑空?”

  万文明恍然大悟:“恩相说得是,那就再等等。”

  高拱:“让人送酒食上来吧,你我也好蓄养些气力。”

  一边吃着饭,一边观察着考场的情形。

  不片刻,就看到徐阶丢下令箭,几个兵贲就掩上了大门,“咔嚓”一声,锁住了贡院,门前摆了鹿柴。他的手又是一挥,跑过四路兵,占住了贡院的四面外墙。

  万文明见考场戒备如此森严,心中突然一紧,琢磨着等下杀过去时,该如何攻打,又该占据那些要点。

  然后又是一声锣响:“开饭了,开饭了!”

  高拱举起筷子夹起一粒豆子,右手异常平稳。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