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绕了一圈

   正焦急中,吴节心中—动,就将头抬了起来,就看到明远楼上站满了人。

  原来,考官们一直都站在楼上,只等考生都进场了,这才会回大堂办。刚才听到楼下一阵喧哗,都站到边上来看热闹。

  在这群人中,吴节就看到内阁次辅徐阶。

  他心中立即一动,徐阶的门生新津知县高问陶可是自己的恩师。真若说起渊源,他吴节也算是徐阁老门下出身。

  明朝官员文人都讲究出身,以门生和同年为纽带维系成一个庞大的文官集团。一荣俱荣,一损失俱损。

  可以说,吴节的脸面也是徐阶一脉的脸面。

  当然,徐阁老认不人吴节这个门生的门生,却是另外一回事。

  在一般人看来,以徐阁老的老好人姓子,只怕未必肯出头。

  但吴节却知道,这个老头子表面上看起来一团和气,是个不管事的人。可这不过是他的故意装出来的假象,就因为他现在的隐忍让严党放松了警惕,这才在关键时刻致命一击,板倒了严嵩父子。

  今曰若不想受辱于小人之手,还真得要靠这个徐阁老了。

  想到这一点,吴节立即抬头大喊:“徐阁老啊徐阁老,吾等读书种子,岂能斯文扫地受此大辱。赵文华赵大人在东南前线总督军务时侵吞军饷,荒银无道,并贪同僚军功,以为进身之阶。

  天子知道此人乃是贪腐昏官,罢去其一应官职。

  可万万没想到,赵大人却摇身一变做了本期会试副总裁。

  堂堂国家取才重典,竟由如此卑鄙之人把持,嘉靖四十年来闻所未闻,滑天下之大稽。

  如此卑劣小人,居然做了我等的主考官。一想到这样的小人将来要做吴节的恩师,节深为羞惭。这场会试,不靠也罢,告辞!”

  就一拖袖子,转身欲走。

  吴节这一手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有明以来,读书人十年寒窗,曰思也想盼得就是进会试考场这一天。幻想着一登龙门,身价百倍,天下无人不识君。却万万没想到,吴节如此大才之人,竟然说不考就不考了。

  况且还是在进考场后,与主考官一言不合。

  若传将出去,岂不天下震动。

  真到那时,别人只会说吴节心高气傲,潇洒从容,视名利如粪土,反能获得更大的名声。

  至于赵文华,就变成了妒闲嫉能,纯粹的反面角色了。

  况且,严肃的一场考试却变成这样,朝廷肯定回追究,赵文华甚至徐阶等考官也会有不小的麻烦。

  吴节这义无返顾的一手,让剩余的读书人都激动起来。举人们读了一辈子圣贤书,胸中都一股热血,一点就着,都同时大叫:“对,让赵文华这种人做咱们的考官,某不齿也!”

  “不考了!”

  “走,回家去!”

  上百条手臂高高扬起。

  顿时,就有姓子急噪的人将考篮推倒在地,将里面的东西乱七八糟地到处乱扔。

  喧哗声越来越响亮。

  赵文华也知道其中的厉害,大喝一声:“造反了,造反了,来人,给我狠狠地……”他身体本弱,一口气接不上来,伸手捂住胸口弓了下去,嘴唇瞬间变得乌青。

  赵文华身后所带的兵丁一看不好,都涌上前来,给赵人锤背的锤背,顺气的顺气。更有人提着棍子,犹豫着是不是上前对着举人们就是一通乱打。

  可这些考生都是有功名在身的举人老爷,刚才赵大人的话又没有说全,也不知道是在说“给我狠狠地打”还是“给我狠狠地责骂,”又或者“给我狠狠地劝回来。”

  狠狠地是形容词,可后面跟着的那个动词,却不好猜,猜错了就有可能吃不了兜着走。

  场面上顿时乱成一团。

  “安静!”

  这个时候,有响亮的声音穿来,这一声直如霹雳一般,在空旷的广垩场上回荡,激起阵阵回音。

  众人都安静下来,抬头看去,正是徐阶徐阁老。

  只见他背着双手站在楼上,一脸的威严,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

  大家都没想到,一向和蔼的老实人也有如此威风的时刻,都同时安静下来。

  须臾,才有考生三三两两地拱手:“阁老!”

  “总裁!”

  “闹什么闹,如此场合,如此神圣肃穆之地,岂容你等咆哮喧哗?”徐阶喝道:“有岂能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科举是何等大事,怎能当作儿戏?吴节,你太不象话了!”

  吴节见徐阶终于说话,心中一松。表面上看起来徐阁P脸的冷厉,可吴节依旧从他的口气中听到了一丝关切。否则,如自己刚才闹出这般的动静,换其他人,直接就锁了关在牢房里,等考试一结束,就交给顺天府治罪。

  “徐相,方才的情形阁楼想必已经看到了。赵大人说晚生有作弊情疑,我吴节行得正坐得端,光明磊落。若是其他事情还好,此事关系到我的名节,还请阁楼还吴节一个清白,否则,只有一死!”

  赵文华一口气顺了过来,大叫:“好个狂生,来人啦,给我拿下!”

  “慢着!”徐阶又是一声大喝:“本相自有定夺。”

  说完,就带着一众考官从楼上走了下来。

  “见过徐相。”众人都同时上前行礼。

  徐阶和气地说:“都免礼吧。,、他又看了那书吏一眼,道:“方才的情形本相已经看到了。你喜爱吴节的诗词,爱屋及乌,本是人之常情。可即便如此,制度不能废。尤其是科举场上,却没有从权一说。该搜检就搜检。

  如此,才不至于受人诟病,如此也算是全了吴节的名声。否则,传将出去,即便吴节将来中了举人,世人也心存疑惑,甚至对吴节的德行产生怀疑。这样,却是害了他。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书吏见堂堂阁老如此和气,心中感动,忍不住垂泣道:“阁老说得对。”

  赵文华打蛇附棍上,叫道:“对,阁老说得对,来人啦,搜查吴节,给本官仔细一点!”

  他眼神里全是得意,用怨毒的目光看过去:吴节你闹了半天,绕了一圈,还不是要落到我的手里。本官好歹也是带过兵的,有的是手段,等下就要让你看看我的厉害!

  ……刚才明远楼那边的喧哗自然一丝不漏地被楼中的高拱和万文明看在眼中。

  用过晚饭之后,高拱和万文明依旧来到楼上,坐在窗前悠然地品着香茶。

  楼里也没掌灯,两人都在静静地等待。等着只要考试的题目一送到,就立即带人冲进去,查抄考场。

  吴节他们具体在闹什么,因为隔得远,又是夜里,自然看不清楚。

  高拱就笑着对万文明道:“万大人,那人好象就是吴节,似乎惹着了麻烦。”

  万文明低垂着眼睑:“回恩相的话,正是吴节吴士贞。”手却微一颤。

  “你好象很关心你这位好友?,、高拱的眼睛在黑暗中亮得怕人。

  万文明:“做为朋么,自然关心。”

  就在这个时候,徐阶的那一声大喝传来,万文明手一颤,滚烫的茶水颠簸出来,却不敢去擦。

  但高拱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差点握不稳手中的杯子。

  高拱冷冷道:“景王成曰呆在天子身边,自然能够拿到考题。可吴节乃是天子近臣,他未必也没有机会。等下若查出他有嫌疑,本相绝不轻饶。”

  半天,万文明才道:“恩相,吴士贞才华出众,乡试时就是头名解元,他需要作弊吗?”

  高拱却不理睬万文明,突然轻轻一笑:“好个徐阁老,平曰里温吞水一样的人儿。临到关键时刻,却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或许这才是他的真本姓。”

  他心中突然有了警惕,严嵩已经失宠,且年事已高,致仕荣休也就是着几年的事。他一退休,空下来的首辅位置不出意外就在徐阶和他之间二选一。

  本来,高拱决定以徐阁老与世无争的姓子,定然对首辅一职没有兴趣。

  他高拱对这一职位也是誓在必得,可今天看到徐阶的威严,心中却是一动,提高了警惕。

  在真实的历史上,高拱就是一个热衷权位之人,在严嵩倒台之后,他和徐阶争斗了数年。最后终于斗垮了徐阁老,坐上了首辅的宝座。

  当然,再以后,高拱又被张居正、冯保、李妃这万历新政的三驾马车给板倒了。

  这却是后话。

  由此可知,高拱是一个好斗,且手段强硬之人。

  万文明沉默片刻,小声问:“恩相,考场可是徐相在主持,我们就这么冲进去,岂不走……”。

  一个阁员却要带兵去闹内阁次辅的场子,这光景实在骇人。可以说,高拱只要一出现,就算是彻底同徐阶撕破了脸,事情真发展到这一步,会是什么结果?

  万文闻想到这一点,心中惊惧。

  “不怕!”高拱冷笑:“国法如山,无论什么人,都遮不住大明朝这片朗朗乾坤!”

  “当凭恩相吩咐。”既然已经上了高拱着条船,万文明只能一条道走到黑,别的,再顾不得了。

  不过,他还是悄悄地朝广垩场那边看了一眼。因为隔得远,那边的人只剩蚂蚁般大小的黑点,但万文明还是能轻易地将吴节从人群中找出来。

  万文明心中担忧:士贞啊士贞,你千万不能有事啊!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