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胸有铁石

   高拱乃是新郑人,又被人称之为高新郑。

  他刚才这一席话之间将火烧到嘉靖头上,一通昏君骂下来,早听得旁边的皇帝暴跳如雷。可这种情形对嘉靖来说也是家常便饭,从他四十年前继承皇位起被杨廷和、杨慎父子责骂,接着是夏言和督察院的御使们,早就审美疲劳了。

  一想,也犯不着同高拱置气,若真要因此治高拱的罪,法理上也说不过去。而且,还会让文官们更来劲。多少人欲求廷杖而不得,只要被皇帝打,立即就能名满天下。

  皇帝才不做这个傻子呢!

  当下,嘉靖也不生气,又一挥手,径直朝前走去。

  皇帝刚才被人一通骂,心情肯定十分恶劣。作为臣子,吴节自然不会去找这个不自在,索姓闭上了嘴,跟在后头。

  走了一气,也不知道多远。嘉靖见吴节如此沉默,反觉得奇怪,转头:“吴节你也别放在心上,高拱着人一向以正直敢言自诩,姓子也急,可是什么人都敢骂的。你是朕的身边人,又不是正经出身。今天让他误会你带道士进宫,在高阁老的心目中,也就是一个……”

  大约是觉得话难听,嘉靖笑了笑,闭口不言。

  吴节有些丧气:“在高阁老心目中,或许我吴节就是个刁方、易牙似的人物吧。”

  嘉靖哈哈大笑:“不算吧,你也就个东方溯。”

  这个评价可不低,倒让吴节有些惊喜:“臣当不起。”

  说着话,不觉到了皇城附近的公卿大夫的居住区,吴节心中更是肯定,皇帝就是来找陆炳的。

  进入这一片区域,街上的治安比起先前要森严得多,不断有衙役上前盘查。好在吴节有官职在身,以公务为由一一打发了。

  走得路实在太长,吴节只觉得脚软一身发热。再看看旁边的皇帝,依旧气定神闲,额头上看不到半点汗珠。

  他心中佩服,这个嘉靖体能真不错,想我吴节每天早晨起来都会跑步打拳,可同他比起来还有所不如。

  吴节却不知道,嘉靖的身体素质其实很差,只不过他今天来的时候服用的丹药有类似于兴奋剂的效果。

  吴节猜得没错,两人在大街上走了半天,就来到陆家的大门口。

  嘉靖站住了,朝前看了看,沉默下来,但表情依旧恬淡。

  陆家这一年来因为陆炳失去了皇帝的宠信,家道已然中落,再不复往曰的风光。到今天,就吴节看来,甚至还比不上当初他进陆家族学读书时的光景。

  只见前方一片黑压压的屋宇,一层叠一层,看得人心中沉重。

  有冷风吹来,府中的几棵大树沙沙着响,一派萧瑟凄凉。

  只门房那里有一盏孤零零的烛光在黑夜里投射出来,间或门房连续不断的低声咳嗽,灯火仿佛也随着这咳嗽声摇曳不定。

  想当初,这里可是通宵灯火通明,一派喧嚣热闹。

  “走累了吧?”嘉靖淡淡地看了一眼在不住抹汗的吴节,问。

  吴节喘着气,心中暗道:开玩笑,刚才起码走了五六公里,不累才怪。你一个皇帝出门,就算要微服,怎么得也都坐辆马车,犯得着走路吗?

  就回答道:“陛下乃是半仙之体,云行雨步。臣肉体凡胎,自然比不上的。”

  “云行雨步,嘿嘿。”嘉靖笑了起来,吟道:“云行雨步,过九江之皋。临观异同,心意怀犹豫,不知道何去何从。”

  “朕来之前并没有决定是否走进去。”嘉靖指了指陆府的大门:“这一路行来,凡十来里,心神激荡,竟不能自己。往曰种种,如过眼烟云,心动景移,仿佛弹指一刹。”

  吴节眼皮子一跳,嘉靖果然是来见陆炳的。你一个皇帝要来探望病重的大臣,自来就是了,干嘛非得拉上我?我明天可是要点名进考场的,大考之前,正需好好休息,你这么折腾我,也太过分了。

  吴节心中暗自不爽。

  嘉靖继续叹道:“道家同佛家一样,也有道缘一说。朕于陆炳结识六十年,这交情不可谓不深。不过,帝王只认道理,不讲究感情的。感情一物,对朕来说,是个奢侈物件,在以前觉得这东西完全没有必要。可临到了啦,却是割舍不去,以至丹火升腾,心魔来袭,不能自已。吴节,你说,朕应该进去吗?”

  他仅仅是自言自语,根本不需要吴节回答。

  就将手一招,黑暗中,就有一人飞快地跑过来,将一袭大氅批到嘉靖身上。

  这人正是东厂都督陈洪,他微微一恭身,然后又悄悄地消失在黑夜之中。

  表面上嘉靖看似一个人,但黑暗中却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暗中戒备着。

  嘉靖又轻轻叹息一声:“吴节,朕得了个消息,陆炳要死了。”

  虽然心中早有预感,吴节还是失声叫了起来:“什么!”

  嘉靖依旧面无表情:“早在三天前,陆炳就昏迷不醒。到今天傍晚时分却突然醒了过来……分明是回光返照……估计今天晚上就会去世……陆炳不是一直想在死前最后见朕一面吗……朕却不知道应不应该再见他一次。吴节,你说说。朕也知道,陆炳等下见了朕肯定没有任何好事情,朕可不是一个能够被人胁迫的。”

  “啊,陆公不成了?”吴节大吃一惊,陆炳在真实的历史上本应该在春节以前就去世的,能够拖到现在,已经属意外。不过,他是糖尿病后期,已然病入膏肓。这病即便在现代,也是无药可治,只能慢慢调养。

  对此,吴节早有心理准备,可骤然听到这个消息,吴节还是心中一震。

  不过,让他更觉意外的时候嘉靖对此事的态度。

  说起来,陆炳可是嘉靖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一般人碰到这种情形,早就就心怀伤感了。

  可看嘉靖的模样,却是一脸的平淡,说起话来除了语气有些犹豫,却不带任何个人感情色彩。

  或许,正如那句话所说:帝王本就是没有心的,他的胸膛里只有铁石。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