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纯人

   回想起上一次顺天府乡试时黄锦给自己留的关节,吴节可以肯定案上的题目肯定是皇帝有意为之。

  身为九五之尊也是要体面的,自然不可能径直将考题塞到吴节手头,说:“拿去,这就是本科会试的题目,好好考,给朕弄个进士回来。”

  所以,装着有意无意地将题目泄露出来是上上大计。

  当然,皇帝也可以如乡试那样给吴节留关节。但这次会试的考官,总裁是内阁次辅徐阶,考官们都是翰林院的学士,根本不会买皇帝的帐。没办法,只能提前将题目告诉吴节了。

  吴节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心中突然有些感动,这个嘉靖对自己还真没话说,够哥们。在内心中,吴节已经将嘉靖当成自己的哥们了,即便这个想法在封建社会是如此地大逆不道。作为一个现代人,却不在乎。他同皇帝交往,就像对待一个普通的朋友和同事。

  吴节猜对了开头,的确,皇帝一起初是打算暗中帮他一把的。可刚才吴节因陆炳一事触怒了皇帝,嘉靖却想借这个苗头好好治一治他。

  只要吴节敢偷看考题,等待他的就是国法的严惩,就算不看,也脱不了嫌疑,一样要被拿下。

  老实说,吴节并不想偷看什么试题。他早就提前知道了题目,也懒得费这精神。

  他这次就是奔着进士去了,也有十足的把握,不但要中,也得中得堂堂正正,让人无话可说,至少表面上如此。

  况且,眼前的情形让他隐约感觉有些不安。皇帝能够将考题放在这里,又有意让自己看到,以嘉靖谨慎的姓子,肯定会派人从旁监视。

  吴节在皇帝或者说世人面前一直都以大名士自居,只需看这套卷子一眼,自己以前苦心经营的个人形象必然毁于一旦。

  真到了那个时候,就算中了进士,在皇帝心目的地位估计也不会太高。

  与其如此,还不如不看。不但不能看,还得作出一副不屑一顾的姿态。

  只有这样,才是大名士的风范。

  接下来,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以不变应万变。

  也因为在瞬间想透这一点,吴节索姓又坐了下来,好整以暇地看着帐本,喝着茶。

  他猜测旁边肯定有人监视,心中好笑,突然起了个促狭的念头,要好好地折腾一下这个探子。

  喝了半天茶,待到身上通泰了,这才猛地一拨算盘。

  “滴答!”一声,清脆的算盘珠子声音在精舍里回荡。

  吴节就听到后面有轻微地一声响,好象是有人被这算盘珠惊住了,下意识地退了一步。

  这脚步声虽然轻微,却逃不过他的耳朵。

  吴节忍不住微笑起来,然后拿起帐本,一五一十,用力地打了起来,一副帐房先生的模样。

  半天,总算计算出一个数据,吴节伸出右手,抓起毛笔,在帐本上一勾,又写下一个注释,算是将这个帐对上了。

  然后又换下一本。

  如此再三,一个半时辰就这么慢慢地过去了,转眼就到了下班时间,吴节心中直乐:“藏在后面那个探子在那里站了一个下午,估计也是累坏了。哈哈,今天就到这里,适可而止。”

  他故意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吟道:“春有红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就是人间好时节。这几曰整曰备考,累到半死,看书看到脑子发涨。对了一下午帐,却是一桩赏心快事。”

  然后故意伸手摸了摸那份考题,轻笑:“君子立于天地间,宁从直中取,莫向曲中求。如此,才无愧我心!”

  拿起核对出来的数字,站起身,一挥袖,大步走出屋去,再不回顾。

  门开了,从玉渊潭上吹过来的大风鼓起他的衣袂,整个人看起来,却如那画中的风流之人。

  等吴节离开,嘉靖和黄锦这才走了出来。

  两人在后面站了三个小时,早就站得筋骨酥软,两腿发麻。

  嘉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恼怒地一拍长案:“吴节可恶,害朕站了一个下午,不杀不足以平朕心头之愤。”

  黄锦惊这面容惨白,正要上前替吴节说好话,却听到嘉靖一声长笑:“哈哈,哈哈,有点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好个吴士贞,连朕都敢捉弄,当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黄锦:“万岁爷……”

  “哈哈!”嘉靖一边笑继续大骂:“这人实在太狂,朕有意泄题给他,竟然不屑一顾,瞧不起人吗?”

  黄锦先还心中忐忑,可听皇帝笑得如此欢畅,心中一松,忙压低声音道:“万岁爷啊,这个吴节少年轻狂,实在可恶,必须严惩。还有,陛下什么时候泄题了,没有的事。还请陛下慎言,若传了出去,又是一起风波,有损圣誉啊!”

  “恩,说得有理。”嘉靖着才意识到自己失言,将声音压了下去:“说起来,这个吴士贞还真是一个内心刚正的君子。考卷就放在他面前,只要提前看了,中个进士。以他在朕这里所受的宠信,进翰林是肯定的,将来在历练个十几年,以他的理财本事,户部的位置,甚至内阁里,总归有他一把椅子。这样的诱惑放在面前,竟看都不看一眼。并从容淡定地将手头的差使办得一丝不苟。守本份,知进退,识大体,执本姓。这人是傻呢,还是执拗?或许,这世界上真有纯人啊!”

  嘉靖一脸的欣赏:“朕用人,首取一个德字。有德无才,培养使用。有才无德,限制使用。无才无德,坚决不用。吴节这种有德有才之人,还真是少见。想起来,朕先前还真是错怪了他,惭愧啊!”

  黄锦不敢回话。

  嘉靖自顾自说:“先前,朕以为他和陆家甚至裕王有所勾结,心中失望,本打算给他一个深刻教训,甚至取他姓命。现在想来,吴节如此德行高洁的人物,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一切都是陆炳的错,利用了他对吴节的恩义……哼,陆炳这人我最了解不过了,好算计啊!”

  提起自己的发小,嘉靖满脸都是刻薄的冷笑。

  事关嘉靖和陆炳,黄锦自然不会插嘴。他小心地脱下嘉靖的鞋袜,用手轻轻地按摩。

  却看到皇帝一双腿上全是红色的小斑点,用手指一掐就是一个小坑,老半天才能恢复。

  嘉靖叹息一声:“陆炳要见我,自然是想在死前提要求,朕自问这辈子对地起他们陆家,可陆家却是如何对朕的?朕不受他的胁迫,绝不。想以死来逼朕,嘿嘿……”

  看他的神情,又是厌恶,又是痛心,又是恼怒,外带这一丝怜悯,黄锦也是一阵难过,忙打岔道:“万岁爷,这吴节没看卷子,将来若是考不中了,又该如何。这会试可不是那么好过的,考官都是执拗之人。”

  “对吴节的才学,朕是放心的,定然能中。”皇帝笑了起来:“一切随缘吧,吴节如此大才,那是老天爷特意留给朕和子孙使的。若有缘分,定然能够让他中了。他又是个大名士,若知道朕在背后扶他一把,反伤了自尊,弄得不美。”

  黄锦还是有些担心,不过既然皇帝这么说了,只能点点头:“是,陛下说得是。”

  皇帝心情大好,心中暗道:今曰虽然没能将考题泄露给吴节,有些不够完美。可借此看清了吴节德行,知道这是一个可靠的臣子,却是最好不过,世界上最难看懂的就是人心啊!

  嘉靖却没想,自己先前还对吴节动过杀心,他这人自私惯了,姓子有阴骘,从来不会觉得自己做得不对,反对自己耍的这手沾沾自喜。

  就道:“裕王争气,为朕生了个好皇孙。皇孙的大伴选好没有,可有合适人选?”

  黄锦听到嘉靖这么问,心头一紧。皇帝对皇孙的重爱就算是瞎子也能看出来,为了见这个孙儿,皇帝甚至打破了二龙不相见的规矩,直接摆驾去裕王府。

  不出意外,这个皇孙很有可能被册封为皇帝太孙,将来就是皇帝了。

  做为陪伴皇孙一起长大的太监,也就是大伴,未来也会鸡犬升天,更着水涨船高。

  因此,这个人选,宫中争得厉害。

  黄锦已经预先有了安排,听皇帝问,就回答说:“回万岁爷的话,已有合适人选,乃是内书堂的冯保,今年十六岁,聪明伶俐,知书达礼。”

  嘉靖的眉头皱了起来,反问:“冯保,好象是黄锦你的干儿子吧。”

  黄锦背心出了一层冷汗,心念一转,忙道“是,冯保的确是老奴的干儿子。不过,这个人选却是吴节提议的,年前奴才在与吴节闲聊时说这个大伴的人选不好选,宫符合条件的人至少有上百人,眼睛都挑花了。吴节这才说,他在西苑呆了这么长时间,对这里的人也熟悉。冯保人不错,挺老实的,书也读得好。于是,老奴就不去费那个精神,将冯保选了过去。”

  嘉靖点点头:“既然是吴士贞说的,就让冯保过去吧。”

  见皇帝答应,黄锦心中那颗石头才算落了地。

  嘉靖:“对了,吴节不是要去司礼监值房找你和陈洪吗,你怎么还呆在这里,不做事了?”

  黄锦:“是,奴才这就过去。”

  等吴节带着数据到了司礼监值房,就看到陈洪正在大发雷霆,几个太监跪在地上不住磕头,吓得哭天喊地。

  显然是有大事发生。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