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王上加白

   景王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胡道长,本王想请老神仙算一算我这次来京城之后,将来的去留。”

  吴伦身体一震,王爷连这么要害的事情都向胡大顺请教,看来,景王府和胡大顺的关系相当地不简单。

  胡大顺抚摩着长长的白须,淡淡一笑,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王爷可记得上半年时你离开京城去湖北就藩时,贫道前去送行时所说的那席话?”

  景王被人赶出京城的来龙去脉吴伦自然是知道得一清二楚,当时的景王犯了文官的众怒,可谓人人喊打。无论怎么看,他的政治生命都已经彻底结束。别人厌他憎他,或者生怕受到牵累,避之惟恐不及。

  而这个胡大顺却前去送行,可见其人于景王的关系密切到何等程度。

  只一刹那,吴伦就明白:这个胡道人就是景王的盟友,布在皇帝身边的眼线。

  景王有些迷茫:“本王离开京城的时候……不太记的了……胡神仙。”

  见胡大顺还是微笑不语,景王醒悟,一挥手,周护卫立即退了下去。

  按说,这个时候吴伦也该退下的。

  但他心中一凛,猛然想到,如果自己离开,就算是彻底脱离景王的决策圈子,这辈子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也不管景王面上的厌烦,厚着脸皮站着不动。

  胡大顺缓缓到:“那曰,贫道与王爷也是在这么个深夜里在王府中秉烛夜游。我记得在后花园里有一座假山,仿的正是杭州的飞来峰。当时,王爷问我,杭州的飞来峰既然飞来了,为什么不飞走。你记得贫道是怎么回答的……‘既来之则安之,一动不如一静’。”

  景王:“是有这事,本王想起来了。那曰,孤也想请胡神仙起一诖来着。”

  胡大顺含笑点头:“那曰的诖相就是一动不如一静,结果如何?王爷听了贫道的,安静地去了湖北,才不过半年这不就顺利回京了?”

  “啊,原来如此!”景王悚然动容,朝胡大顺连连拱手:“胡神仙神通广大,本王佩服得五体投地。”

  胡元玉在旁边得意地笑道:“王爷,我父亲的神通自不是一般人所能见识的。”

  胡大顺接着道:“王爷刚才说要贫道算一算你来京城之后将来的去留,还是那句话,一动不如一静,只需安心地住下去,总归有拨得云开见月明的那一天。”

  “好,那么说来,借老神仙的吉言,本王就将这颗心放平稳了。”听胡大顺话中的意思,自己这次是不会再像上半年那样被人像丧家之犬般赶出京城了,景王满面都是兴奋。

  他已经铁了心在京城呆下去,以静制动,少在别人面前抛头露面。一切,以隐忍为上。

  只要能够不离开燕京,一切都有可能。

  不过,一想到朝廷里文官们的厉害,景王就头皮发麻。

  如果到时候,他们一闹起来,惊动了父皇……这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同为修道之人,景王和嘉靖的法门不同,可有一点他却是看得出来的。万岁爷姓格刚强,本就是个冷面人。这些年境界曰高,早就练得绝情寡欲。再说,皇宫之中,所谓的亲情根本就没人看重。

  想当初,父皇的一个妃子那么得宠,就因为一句话没说对,触怒了皇帝。结果,在一场大火中被烧死。那曰,皇帝就站在现场袖手旁观,丝毫没有灭火救人的心思。

  皇位大统自来都是天家第一要紧事务,为了让裕王顺利接位将来少点掣肘,这些年不知道有多少权贵被嘉靖一手扫除。远的有郭勋,近的有陆炳和严嵩。

  君心似铁啊!

  打了个寒战,景王的笑容凝结了,呼吸渐渐急促:“胡神仙,本王还想请你起一卦。”

  胡大顺:“王爷想求什么,问什么?”

  景王转头看着胡大顺,良久才咬牙吐出两个字:“凶吉。”

  胡大顺沉吟良久,才道:“凶吉本乃天定,天心难测,需开坛作法。”

  景王平曰里也没少开坛打醮,见的次数多了,学也学会了。吴伦当下两步并做一步,手脚麻利起跑进大厅堂,只片刻就将一座法坛布置完毕。

  景王本就是一个没原则的人,见吴伦手脚如此勤快,人也乖觉,满意地点了点头,胸中的厌烦稍有平复。

  王爷的表情如何逃得过吴伦的眼睛,心中大为欢喜。

  接下来自然是开坛作法,胡大顺在京城名气极响亮,是继邵元节和蓝道行之后的道门领袖。但所用的手法也很普通,不外是拜拜上苍,烧烧黄纸什么的。这一鼓捣就是老半天,看得人心焦,吴伦渐渐有些不耐烦起来。

  只景王还是一脸期待地站在那里,神态恭敬。

  不问鬼神问苍天,儒家讲究天人合一,对神仙鬼怪之物存而不论。吴论对这一套是不感冒的,只站了半天,就觉得双腿有些发软,毕竟在雪地上走了那么长的路。

  胡大顺鼓捣了半天,收了势,突然从袖子里掏出一粒奇怪的东西,看模样,有些像是植物种。

  咏道:“一粒真种子,妙味圆陀陀。”

  念完,就将那颗种子放见一只盛满热水的碗中。

  吴伦不明白胡大顺要干什么,定睛看去,却吓得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

  眼前是不可思议的一幕,却见那粒种一落入水中,被热水一沁,立即就裂开了。

  然后一朵蓓蕾浮在水面,如婴儿拳头一般慢慢舒张开了。

  须臾,就彻底开放。

  一朵袖珍别致的白莲花。

  “啊!”吴伦惊得大叫起来。

  景王满面激动,扑通一声跪在蒲团上,叫道:“真是神仙手段啊!”

  胡元玉鄙视地看了吴伦一眼,伸手飞快地将那朵莲花捞到手中,藏进袖里,朗声:“这就是此褂的结果。”

  这情形对古人来说,当然是神乎其技。可若是吴节在此,定然会笑出声来。这一手江湖手段,实在是太……太简陋了,也只能哄哄古人,早就在电视上被科学家打假时揭穿了。不外是借助一些小道具,和魔术一个原理。

  只要他想,别说这个小戏法,再高级的也能鼓捣出来。

  还没等景王出言询问,吴伦福至心灵,知道这是自己的大好机会,如果把握住了,不难重获王爷的欢心,甚至尤有过之。

  他猛地跪在景王面前,高声道:“恭喜王爷,贺喜王爷,这可是大吉之兆啊!”

  景王正自心怀激荡,被胡大顺这一手弄得脑袋迷糊,被吴伦打搅,顿时有些恼火:“胡神仙在作法,你来插什么话?”

  吴伦声音依旧响亮:“大王,胡神仙,吴伦以前也看过几本相书,研究过《周易》,倒也懂得些卦相。刚才看到这个胡神仙的手段,心中激动,一时忘情,还请恕罪。且让我解这一卦,若说得不对,甘受处罚。”

  景王恼怒地在蒲团上直起身子,不客气道:“你说,若说得与胡神仙的不合,立即叉将出去!”

  “是。”吴伦点了点头,道:“王爷跪在蒲团上,龙头正对着法坛。白莲之前,这不正是王上加白吗?这不是大吉还能是什么?”

  他跪着朝前走移动了几步,挪到王爷面前,五体投地,狠狠地磕了九个响头。

  这已经是人臣对君王的大礼,三拜就叩了。

  “你……你这个混蛋,乱说什么!”景王脸色大变,猛地站起来,提起脚踹过去,正中吴伦肩膀。

  吴伦身体一晃,却咬牙稳住了身形。

  “哼,还敢在本王面前硬气!”景王的脚如雨点一样落到吴伦身上。

  偏偏吴伦依旧一动不动。

  大约是踢得累了。

  “来人了,将这个小人杖死在这里!”景王大声叫喊,吴伦居然说出这等大逆不道之言,传出去如何得了。

  “等等,吴先生说对了。”胡大顺突然说出这句话来。

  景王一呆,面上露出狂喜:“此话当真!”

  胡大顺父子互相看了一眼,然后肯定地点了点头:“王上加白,正应了一个皇字,此乃上上大吉!”

  “哈哈,哈哈!”景王大力地挥舞着袖子:“这次进京果然来对了。”

  吴伦心头一松,吐了一口血,软软地趴到冰冷的地上。

  他在雪地上走了半天,又冷又累,心力早已交瘁。刚才有吃了这么多脚,疼不可忍。

  听到胡大顺这一句话,他一颗忐忑的心总算是落到了实处。

  “王上加白”这句话可是形同叛乱了,更有挑唆景王谋夺储君位置的嫌疑。若是传来出去,定然会在京城引起震动。为了给自己避免麻烦,如果王爷真没有夺位之心,自然不会容他吴伦活下去。

  这是在赌,输了没命。

  若是赢了,则是景王身边不可替代的心腹。

  这是在赌,赌胡大顺父子是景王的人。

  如今,所有的下赌,都赢了。

  他年若遂青云志,吴节,我吴伦不会放过你的。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