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你这是要与我为敌吗

   在知道自己将要永远生活在明朝这片时空后,吴节在偶然穿越回现代社会时,做过很多准备,其中炼丹也是必选科目之一。

  他从史料上得知,嘉靖这人是狂热的宗教份子,从小就开始打坐炼气,修炼长生不老之术。继承皇位之后,更是召集了一大批道士、方士在宫中炼丹,弄得整个皇宫里曰夜炉火不熄,乌烟瘴气。

  当初,吴节阴差阳错做了皇帝的近臣之后,也想过投其所好,好生研究研究道教的炼丹术。

  将手中掌握的所有资料通读了一遍之后,他才明白这东西不过是一种原始的化学实验。所谓炼丹,就是使用干馏技术,将矿物质不断提纯的过程。

  也就是在这个实验当中,道士们发明了火药,进而改变了整个世界。

  吴节乃是文科出身,对化学这种东西本就没有特长,动手经验很差。真要让他去鼓捣丹炉,没准还把自己给炸飞了。

  所以,在摸清楚炼丹术的门路之后,吴节一直没敢尝试。

  在阅读相关的古籍和资料之后,吴节知道,所谓的仙丹其实就是除去杂质之后的化学合成物。

  又因为仙丹在炼制时使用的又是硫磺、水银、铅、石钟乳、紫石英、赤石脂、金、银之类的矿物质。不是重金属就是有毒物,这些玩意吃下去对身体可没任何好处,更何况是提纯萃取之后。

  当年葛洪在炼丹之时,一时兴起,将所有的丹药合在一起,反复提炼,最后得到一种完美的八面晶体。按说,这就是传说中的长生不老药批。

  但葛洪还是留了一个心眼,没有急着服用,而是先在鸡鸭身上做实验。

  结果,实验用的动物无一例外地七窍流血,毒发身亡。

  这才引起了葛洪的注意,在分析药物成分之后得知,这种完美的晶体其实就是高纯度的砒霜。

  看到这个资料之后,吴节就知道丹药一物对身体是有害无益的。

  如今,皇帝却让自己当着他的面服用,这不是要我的老命吗?

  可皇帝的旨意,吴节如何敢违抗。

  再看看身边的黄锦,也是一脸的苦相,显然,这个老太监也是知道这药的厉害。

  没办法,吴节只得黄锦谢了恩,将仙丹放进口中。

  吴节留了个心眼,并没有直接吞咽,而是悄悄地丹药含在舌下。

  嘉靖将自己最喜爱的两个近臣都受用了不老仙丹,青灰色的脸舒展开来:“朕将来若成了仙,身边也少不得有人侍侯。你二人都是朕最信重之人,但有好处,定会赏赐下来的。退下吧,朕要清净,以便将药力引导到全身经络之中。”

  “臣,告退。”吴节慌忙同黄锦和胡大顺父子一道施礼,告退。

  这药真的非常厉害,刚含进嘴中,就感觉有一股凉气从舌下直冲脑门,有些像是被人用风油精涂在鼻孔处的那种味道。

  同时,舌头也开始有些麻木起来。

  从嘉靖的静室里出来,黄老太监动作也快,一句废话也不说,就以一种年轻人似的敏捷跑了。或许,黄锦也是经受不住这种药力,要找地方处理。有或许,这老太监跟自己一样也没吞下肚子去。

  不管究竟是怎么回事,吴节也没工夫去想,也匆匆跑出了豹房,走到水边,“呸”一声将不老仙丹吐了出来。然后趴在水边,在一个没结冰的地方不住用冰凉刺骨的湖水漱口。

  可即便这样,嘴中的麻木却越发厉害起来,脑袋也里也阵阵发晕。

  吴节心中骇然,这玩意儿……若放在后世,那可是违禁药物啊!这胡家父子,为了一己富贵,竟然给皇帝下这样的猛药,真他妈不是东西。

  真恼火间,突然,有一只手从旁边伸过来,一把抓住吴节吐在地上的那颗猩红色小药丸,冷笑:“大胆吴节,天子所赐,竟然不受!”

  说完话,就是一阵阴森森的冷笑。

  吴节站起身来,转头看去,却看到胡大顺和胡元玉狞笑着站在自己身后。

  胡元玉手中捏着那颗丹药,得意得像是要飞到天下去了。

  吴节脸一沉:“二位胡道长,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哈哈,吴节,这下你可是载到我手上了。”胡元玉将不老仙丹在手中上下抛着:“你现在在本道面前不是很得意吗,这下又如何?若你跪下求饶,本道心情一好,没准就会放你一马。否则……哈哈,吴节啊吴节,别看你在天子跟前得宠,若是这事落到万岁爷耳朵你,你的宠信可算是到尽头了。”

  这下,就连先前寡言少语仙风道骨的胡大顺也笑起来,一副小人嘴脸。

  吴节倒是不惧,就算自己因此弄得皇帝不高兴,将来也有的是机会修补。再说,作为一个现代人,对历史本就先知先觉。退一万步说,就算自己彻底将嘉靖皇帝得罪了也是无妨。

  在真实的历史上,嘉靖也只要四年好活,只要我吴节考中了进士,点了翰林,大不了不与皇帝接触。以自己在李妃和裕王府那里的情分,有的是翻身机会。那套孕妇保健艹,就是自己预先埋下的伏笔。

  吴节也不生气,笑眯眯地问:“胡道长,胡元玉,你们这是要与吴节为敌吗?难道就不怕我吴节将来大志得展,要同你们理论一番?”

  胡元玉“扑哧”一声,喝道:“吴节,你还真高看自己了,什么狗屁大志得展,不过说陛下身边的一个弄臣罢了,同咱们父子又有什么区别?我们这种侍奉在天子身边的人啊,一切富贵权势,还不都依附在皇帝的喜好之上。”

  “还真把我当成你们的同类了。”吴节淡淡一笑,也懒得理睬:“你们是你们,我是我,别忘了,吴节可是个读书人,有举人功名,将来也有可能高中进士还真把我儒者内心中的刚正严明当真你们这些无行术士的蝇营狗苟了!”

  声音渐远,再不可闻。

  胡元玉暴跳如雷,正待在骂,却见到父亲脸色一变,好象是意识到了什么。

  他来不及想太多,捏着那颗丹药就朝嘉靖的静室走去。

  胡大顺还想说些什么,嘴唇动了动,却闭上了,跟着儿子朝前走去。

  不管怎么说,这却是一个大好机会,不容错过。无论吴节刚才说得再从容,也改变不了他即将失去皇帝宠信这个事实。

  ……胡大顺在皇帝面前还是保持着那种修行人的形象,手持浮尘,一副不问世事的模样。

  倒是胡元玉口舌便给,说起刚才吴节偷偷将丹药吐掉时的情形时,义愤填膺。在他口中,吴节已经化身为一个不知感恩,枉负君王厚爱,十恶不赦的乱臣贼子。

  不杀,不足以解心头之恨。

  嘉靖刚服了不老仙丹,正盘膝坐在蒲团上运气修炼。

  这药的药效来得十分猛烈,嘉靖穿得极为单薄,大冷天的,只两件衫子。可此刻的他鼻尖却沁出一层晶莹的毛毛细汗,面庞也微微发红。

  听胡元玉说完,嘉靖“霍!”一声站起来,身上的袍子在穿堂而过的寒风中发出一阵脆响:“可恶,可恶之极!”

  大约是药力尚未完全发散出去,血气上涌,皇帝一张脸顿时变得血红。

  “是是是,万岁爷说的是,这个吴节真是可恶之极!”胡元玉脸露狂喜,连声咒骂。

  就脸刚才还不动声色的胡大顺的眉毛也舒展开了,嘴角轻轻少翘。

  吴节这阵子在西苑内实在太红了,只要般倒了他,这里就是我父子的天下了。

  正要趁热大铁,再次落井下石,嘉靖却转身将目光落到墙上那张条幅上面。

  只看了一眼,却微笑起来,面上的红色逐渐消散,恢复成青忽忽的模样。

  “练得身形似鹤形,千株松下两函经。我来问道无余说,云在青天水在瓶。”

  胡大顺这才看到那个条幅的落款竟有吴节的名字,心中“突”地跳了一下。

  嘉靖皇帝又咏:“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道家讲究的是清净无为,儒者达济天下。一个出世,一个入世。朕观此诗,字里行间虽有难耐的寂寞,却又有一股吾当随月色大风鹏举高飞之志。说到底,吴节是个儒家门徒啊!”

  胡大顺:“陛下……”

  嘉靖一笑:“算了,胡仙长的药效力太猛,一般人都经受不起。吴节修为不到,在红尘俗世中羁绊大多,经受不了也是可以理解的。修行一物讲究水道渠成,不能一味勇猛刚进。吴节不服仙丹,却是有道理的。”

  说完,他转头看着胡家父子,面容转为阴森:“吴节是朕将来要用的朝臣,和你们不同。他做过什么,说过什么,朕自知道,何用尔等多说?”

  皇帝说变脸就变脸,胡家父子同时打了个哆嗦。

  ……与此同时,坐在轿子上的吴节也打了个哆嗦,感觉身上冷得不行。

  “大约是中毒了,今天真是倒霉!”他心中大叫晦气,不住口地催促轿夫快些走,好早一些回家,喝点热牛奶排毒。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