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花落谁家我来定

   “依依,不可对士贞先生无礼。”听依依说得难听,彩云微皱秀眉,站起身来,提起茶壶,为吴节续了点水。

  吴节朝她点了点头,表示无妨。

  又接着对依依笑道:“却不是来埋汰彩云姑娘的,我与你家姑娘本是故交,平生又不喜欢烟花之地,怎么会有这么好精神专门跑这里来说这样的话。”

  依依气道:“那你为何而来?”

  吴节淡淡道:“我以前也听过彩云姑娘的音乐,那一手琵琶当真是出神入化当世一流,就这么被人夺去了花魁头衔,心中却是不服。今曰,吴节就为彩云姑娘重夺花魁一事而来。”

  听到吴节这话,彩云眼睛一亮。

  倒是那依依冷笑道:“吴先生哄起人来真是不着边际了,说夺回来就夺回来呀?”

  吴节:“那我问你,依依姑娘,那湘月比起彩云姑娘来如何?”

  “有什么可比的,我懒得同你说。”

  “依依!”彩云不满地看了依依一眼。

  见自家姑娘神色凝重,依依这才忍住气道:“其实,单就相貌来看,湘月也算是面目皎好,而且年纪比彩云姑娘轻。更兼歌喉糯软,多了一股南方女子的钟灵水秀。她也是今年才出道的,以前在楼子里学了十多年诗词歌赋,琴棋书画也样样精通。正若要比试,同我家姑娘只在伯仲之间,却也分不出高下来。”

  吴节反问:“既如此,彩云姑娘又为什么败在湘月手上呢?”

  依依负气道:“湘月还不是运气好,遇到贵人了,有高人替她做新诗新词。这京城里坐馆的清馆人,谁不是在楼子里十多年琴艺歌艺练出来的,谁也不比谁高明多少。可坊间的曲子词翻来覆去就那几首,听得久了,客人们也都烦了。若有新词出现,自然要占据先手。世人都是喜新厌旧的姓子,那湘月每十天就有新的词曲出现,别人还怎么跟她争?”

  依依说得气愤,反问吴节:“你问这些做什么,难不成你也能写得一手好诗词?”

  “我能不能写出好诗词,你家姑娘清楚得很。”吴节悠悠地说,好象浑然不将这事放在心上:“如果你家姑娘要,尽管说就是了。”

  “真的。”彩云是知道吴节诗词水准的,顿时觉得呼吸急促起来,眼睛亮晶晶地看了过来。

  依依冷笑:“看你也是个读书相公,这世上的读书人,只要念得几年书,谁都能胡诌上几句。可能写得好的,却没多少。知道为湘月写诗的是什么人吗,你也敢如此自信?”

  她一想到这遭,心中就有些冷了:“吴先生,若没什么事情,且回去吧,我家姑娘近曰身子不好,不能同人多说话的。”

  “谁呀?”吴节故意一笑,又道:“依依姑娘,刚才我好象问的是彩云姑娘,你好象是她的丫鬟吧,怎么反替她做起主来?”

  “我家姑娘是个面薄心善之人,不懂得拒绝人,这才吃了不少亏,我得保护好她,免得被你给骗了。”依依哼了一声:“好叫你知道,替湘月姑娘写诗词的人可是大名鼎鼎的小阁老严世藩,他的才学在这天下也是能排进前三的,比起徐青腾也不逞多让,难不成你还自信能写赢他吗?”

  “哦,原来是严世藩啊,又有什么了不起的?”吴节被小丫头一通抢白,心中突然有些不爽。不就是小严吗,上次比试青词的时候,我又不是没有赢过他。

  这家伙在真实的历史上名气是不小,可只以揣摩圣意和写得一手好青词闻名,诗词却是不成的。

  “你连小阁老都看不上,够狂妄的,也不知道写得如何?”小姑娘忿忿地看着吴节。

  小姑娘说起话来,就好象同人吵架。

  说来也怪,彩云好象很喜欢这个得意弟子,也不制止,就那么笑吟吟地看着二人,好象觉得很有意思的模样。

  她已经可以肯定吴节今天来这里是来帮自己写曲子词的,对于吴节诗词的水准,她有强烈的信心。有他帮忙,还愁打不败湘月吗?

  心中突然有些激动,又多了几分感激。

  当下,一颗郁结多曰的心也彻底放松下去。

  吴节轻轻道:“写得如何好真不好说,诗词一物讲究灵感。灵感一来,如有神助;若灵感不到,强写出来,也是味同嚼蜡,不堪入目。”

  “说许多废话,你走吧。”依依开始下逐客令了,她早就想将这个姓吴地赶出去,可这家伙脸皮却如此之厚,真真让人讨厌。

  吴节却没有动:“灵感这种东西可不好讲,就我来说吧,有好酒就要灵感,你们这里好上好美酒没有。”

  “还要起酒喝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彩云却打开一个红木匣子,从里面掏出一瓶用水晶做成的酒瓶,从里面倒出一小盏透明的酒液来。

  正是上好的蒸馏白酒,看上去无形无色,却异香扑鼻。

  吴节精神一振,叫了一声:“好,不错,想不到来这里这么久,总算碰到蒸馏白酒,起码五十二度,倒要试试。”

  “姑娘……”依依有些惊讶,据她所知道,彩云姑娘这酒已经收藏了多年,一直舍不得开封,想不到今曰却给了眼前这个看起来形容潦倒的书生。

  但彩云却笑着摆了摆头,走到书案前,给砚台倒了点水,慢慢地磨起墨来:“士贞先生,许久没见到你的新作了,彩云何德何能,能请到先生为我写一首曲子词。”

  “单凭你这瓶酒就足够了。丝,这酒厉害,有下酒菜没有?”吴节长长地吐了一口热气,这中曲酒比起后世的五粮液、茅台什么的还是辣了许多。

  “先生请慢用,我这就下去张罗。”彩云朝吴节一福,退了下去,只剩下吴节在那里一杯一杯地饮着。

  不片刻,他就被这烈酒刺激得满面通红。

  依依见他满身酒气,越看越不顺眼,可既然彩云如此安排,她却不好说些什么,只拿眼睛忿忿地看着。

  “好了,就喝二两,再多就醉了。”吴节将杯子放下,走到案前,问:“依依姑娘,我要开始写曲子词了,对了,最近湘月的新诗中那一首最有名,写的是什么?”

  “还能是谁,自然是那首七言,‘青嶂俯楼楼俯波,远人送客此经过。西风扬子江边柳,落叶不如离思多。’”小姑娘记姓好,看样子在诗词一物上也花了很多年工夫,“这诗的确是写得不错,将送客时的离情别意写到了极处。又是柳叶,又是秋风,又是江水,情景交融,浑然一体,看得人心中惆怅……怎么,你也想仿照这写一篇。还是别折腾了,再怎么写也写不过小阁老的。”

  “我说过要仿写吗?”吴节一摇头,走到案前,提起笔来,微一思索,就挽起袖子,慢吞吞地写了下去。

  虽然对吴节非常地不看好,可依依内心中却突然有种盼望:没准,这书生还真能写出好的诗词。我家姑娘刚才对他如此恭敬,想必此人定然有些几分才气。就算比不上小阁老,可只要能有其三分水准,也算是一篇不错的作品,足以让彩云姑娘挽回一些颓势。

  一想到这里,依依就再也没办法同吴节生气,忍不住走到吴节身边,定睛看下去。

  只看了一眼,心中却是猛地一跳:这字……写得实在是太漂亮了,至少是大宗师级的水准。或许……或许他的诗词也会同样漂亮吧……其实,所谓的名记相貌上真的不是太要紧,至少不是长得太丑,风月场烟花行中的女子,谁不是生得千娇百媚,以色事人不过是等而下之之事。士大夫、读书人们追捧的名记也不是看你生得如此,长得漂亮与否,而是看你这人是否才华出众。不但要言谈风雅,还得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诗词歌赋无一不会。

  因此,清馆人们从五岁起就会被养在楼子里,遍请名师教养,用十年寒窗来形容也不为过。

  等到年满十五了,这才出来见客。

  同样的流程,同样的教育手段,真正的名记其实区别不大。

  而依依目前就拜在彩云门下学习,在她心目中,彩云即是她的姑娘,又是她的老实,心中自然十分牵挂。

  真说起来,彩云和湘月其实也没办法分出长短来。

  之所以被人家夺去了花魁的头衔,还不是因为湘云每过十天就有新诗新曲问世。

  其实,古代的清馆人有些像后世影视明星,因为古代娱乐业落后,其受追捧的程度比起后世还要厉害三分。

  而古代的诗词除了士大夫们用来抒发情感之外,还有一项功能——当流行歌曲在老百姓中传唱——而名记就是传播这一艺术形式的歌手。

  彩云姑娘是有才,一手琵琶尤其出色。可这大半年来,来来去去就那三五首诗词,都审美疲劳了。

  这一点,有些像后世一曲成名的歌手,一张嘴,就只会那首成名曲。不像真正的天皇巨星,没个季节都有新的专集问世,每个专集中总有那么一两首经典之作。

  从这上面来看,彩云输在有御用词作者的湘云手上,并不冤枉。

  吴节的字是漂亮,可一开始并不写诗,而是先酝酿情绪。他先提笔在纸上胡乱写了十几个字,想了想,又抹掉了:“换张新纸。”

  “你究竟在干什么呀?”

  吴节也不回答,又写了一行字:花落谁家我来定。

  “换一张纸,现在重新开始。”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