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好大胆子,竟欺上门来

   “干什么?”陈洪一惊,忍不住高声问。

  “老头让开,不关你的事,我们就问这个女子两句话。”为首那个骑士用鞭子点了点,锦衣卫虽然跋扈,可这里是京城,又位于大路边上,却也不敢造次。

  “你们找我做什么,可是陆家的人?”蛾子好象明白过来。

  那个骑士道:“我们是什么人你别管,你可是吴节的丫头,吴节那厮呢,找他过来。”

  蛾子:“那你们就是陆家的人了。”

  因为气愤,小丫头一张脸气得通红:“你们陆家乃是公卿大夫之家,咱们老爷却也有举人功名,如此横行霸道,还有王法吗?”

  “王法,咱们说的话就是王法,别说一个小小的举人,就算是再大官儿也办过。”为首那人狰狞一笑,又对陈洪喝道:“老头快滚,不关你的事情。”

  “大胆!”这一声呵斥顿时惊动了在其他地方警戒的东厂番子们,又想起皇帝就在旁边,都惊得飞快冲过来,连声叫骂:“放下兵器,要造反吗?”

  “干什么,知道我们是谁吗?”骑士们见这么多人涌来,还都是剽悍之士,顿时抽出兵器:“来的是什么路数,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想作乱吗?原地站好,接受盘查,否则杀无赦!”

  东厂的人也不服,回嘴大骂:“哪里钻出来的强人,拿下了!”

  陈洪自来都只有他训斥别人的,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呵斥过,心中又惊又怒。定睛看去,这群人虽然都是便衣,可腰上分明挂着锦衣卫的绣春道,带钩上还挂着一快红木腰牌,不是锦衣卫又是谁?

  本来,他对南北两衙也没什么好感,本待发作,可一想,万岁爷就在树林子里面,若同这群无关紧要的人发生冲突,就算赢了,落到皇帝眼里,也难免有仗势压人的嫌疑。

  立即强压下胸中的怒火,朝后一挥手:“干什么,都退下!”这一声喊,声音尖锐起来。

  东厂的人都不动了。

  锦衣卫领头的那人听到陈洪的鸭公嗓子,心中一惊。忍不住又朝他仔细地看上一眼,就看出其中的不对。

  这群人做道士打扮,可脚上都穿着官靴。不管老幼,都是面白无须,脖子上也看不到喉结。

  这……这不就是宫里的公公吗?

  这么多公公集中在一起,这事怎么看都透着不寻常。

  那人急忙对乱糟糟的手下喊了一声:“都安静,都他妈给我安静下来!”

  乱了片刻,他总算控制住场面,朝陈洪一拱手:“在下锦衣卫南镇抚司百户任伯义,正在办一桩案子,还请教先生的来历。”

  说话非常客气。

  蛾子不知道南衙是什么地方,可锦衣卫的名字还是听到过的。面容立即苍白起来,大叫:“我家老爷可没犯什么案子,你们锦衣卫找他做什么?”

  任伯义:“姑娘,吴节何在,要不找他出来问问不就知道了,他这次犯的罪大了?”

  蛾子一个趔趄,忙对陈洪道:“陈叔,锦衣卫的人惹不起。此事与你无关,莫名要牵扯进去受无妄之灾,还是快走吧。”

  陈洪却是一笑:“咱家被你一口一个叔叔地喊,已经在心中认了你这个侄女。自家人有事,怎么能一个人跑了呢?”

  就轻蔑地看了任伯义一眼:“我管你是南衙还是北衙的,我姓甚名谁也懒得告诉你,任伯义,马上带着你的人给咱家滚蛋!”

  听到“咱家”这个自称,十几个锦衣卫同时抽了一口冷气,已经知道陈洪就是宫里的内侍。

  任伯义赔笑:“原来先生是个贵人,刚才多有得罪,却请教先生在哪个衙门当差?”

  “衙门,当差?”蛾子一呆,忍不住问陈洪:“陈叔你不是个道士吗,怎么又变成官儿了?”

  陈洪苦着脸:“蛾子,黄叔我难道就不能穿便衣吗?”

  他冷笑着看着任伯义:“怎么,如果我没在任何一个衙门当差,你是不是要抓咱家回去?”

  “不敢!”仁伯意忍住气,低声道:“此事关系到左都督陆公府,先生若不说明来历,我等就逼不得以要得罪了。”

  “对,又不是十三衙门里的管事牌子,怕他做甚,直接拿了。若有事,让他们找陆老爷说去。”看到陈洪趾高气扬的样子,锦衣卫们也来了气。厂、卫,厂、卫,谁也不比谁高一截。再说了,这紫禁城里的太监多了去,此人未必就是东厂的番子。

  任伯义还是觉得有些不安,摆摆头:“各位兄弟稍安勿躁,二老爷马上就到,一切等他来了之后再说。”

  他心中也是发苦:这都什么事儿,先是去抄新科解元的家,现在又和一群太监干上了,这陆家两个老爷的差还真不好当。

  陈洪见他们还不肯走,心中恼怒,脸一沉,正要继续发作。可转念一想,这里都闹成这样了,万岁爷还没有派人过来发话。也罢,再等等看,反正今曰带了这么多东厂的人过来,乱不了。

  陈洪:“好,就等你们那个什么乱七八糟的陆二老爷过来再说,咱家倒要看他闹出什么妖蛾子来?”

  蛾子还是急得跳脚:“陈叔快走,你虽然是官儿,可却大不过陆家的人。”就四下瞧着,看能不能找个机会偷偷跑进树林去,让吴节快逃。

  可惜那群锦衣卫却有意无意地将她和陈洪围在中间,外面却又被随陈洪一道过来的人反包围,根本就没有去路。

  “不怕,不怕,等着。”陈洪笑了起来,反问:“蛾子,你手中的炉子冷没有,要不,让小的们再加点炭?”

  就有一个小太监乖觉地从蛾子手上将铜手炉接了过去:“干爹,让儿子来。”

  等了半天,总算看到一顶蓝色官呢大轿从南面跑来,陆二老爷终于到了。

  原来,陆炜不会骑马,又受不了风雪,却是落到了后面。

  等轿子过来,任伯义上前同他小声地说了几句。

  陆二老爷面带不悦,指着蛾子:“怎么办事的,先将这贱俾拿下,审问出吴节的下落。你们这么磨蹭,吴节那小畜生只怕要就逃跑了。就算是宫里的人又怎么样,咱们办案,正大光明。

  “咯咯!”陈洪怒得笑出声来:“好嚣张的陆炜,好大的胆子,竟然欺上门来!”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