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二公子怕是不成了

   本来吴节一腔兴头提起这事,可家里好象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的样子,顿时大觉失望,也不好意思再提,只得胡乱地洗了脸穿好衣裳。

  等到吃早饭的时候,他不说这事,蛾子却不肯放过,反问:“公子,你怎么不说话了?”

  吴节喝了一口粥:“说什么样,没什么好说的。”

  蛾子:“今天不是那什么曰子吗?”

  吴节没好气地回答:“我刚才不是说过这事吗,你又不理,弄得本公子老大没趣。”

  旁边,桂枝捂着嘴小声地笑了起来。

  蛾子这才对连老三说:“老连,把东西拿出来吧。”

  “是。”连老三这才从里屋拿出一个大包袱,打开了,里面全是黄澄澄的铜钱,大约十来串,几千枚模样,笑道:“老爷放心,这些都是足赤的正德通宝,铜八铅二,这还是我三换二换来的,还托了请。用来赏人正好,只要老爷正能中了举人。另外,茶水也已经烧好,又沽了十坛好酒,切了三只烧鸡,六斤羊肉,各色果子、大红鞭炮什么的,都妥当了。”

  吴节大喜:“蛾子,原来你早已经准备好了。”

  蛾子却是脸一变,连连摆手:“别提这个,别提这个。”

  吴节大奇:“今天发榜,你也买了这么多东西,怎么又不要我提了。担心什么呀?”

  “别提了。”蛾子将筷子一放,“我昨天没睡好,回屋去了。”

  也不理吴节,径直走了。

  倒将吴节弄得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愣了半天,才问连桂枝:“这怎么了,蛾子今天看起来很不对劲。”

  连老三的女儿这才笑道:“蛾子姐前两天就下了死命令,这家里谁都不许提乡试两个字,也不许谈论老爷你能不能中什么的。说是心中担忧,听着了经受不住。还有,权当老爷没中,什么事都没发生。如果那样,或许就中了。如果一开始就将话说满,期许太高,搞不好就要名落孙山,这老天爷就喜欢和人作对。”

  吴节突然明白过来,按照后世网上的说发,蛾子这是在攒人品。担心自己的人品,在发榜之前就用光了。

  哈哈,这小姑娘,还真有些意思。

  吴节笑了起来:“不用管她,本老爷今天是必定要中的,等下公差一到,辛苦大家接待一下。”

  “好,定然把事办得稳妥。”连老三连连点头,见吴节如此自信,眉宇间有掩饰不住的喜色。

  刚吃完早饭,却听到院门外好生热闹,有孩子在叫着闹着,又有无数人在外面大声说话。

  又有人在敲着院门,高声问:“吴节吴士贞是不是住这里?”

  “啊,会不会是……”连老三身体一颤,就连他女儿也是神色一变。

  这个时候,一直躲在屋里的蛾子冲了出来,喝道:“连叔去看看,怎么闹成那样,会不会是送榜文的……”

  大约是怕人品耗尽,蛾子立即将嘴掩住了。

  “这么早就发榜了,不会吧?”吴节很是惊讶,他可没有什么积攒人品的心思。

  连老三一个箭步冲到院门口,高声应道:“正是吴士贞吴老爷的家,啊,你是……”声音里有说不出的失望。

  门口站着一个青衣中年人,一脸的风霜,却显得很精神,大约是常年在野外跑的人,皮肤黝黑发亮。

  蛾子也是大觉丧气,怒道:“没事别瞎咋呼,我回屋歇去了。”说完,就气呼呼地转过了身子。

  吴节定睛看去,这中年一身儒士打扮,可手上却提着一口用老藤编就的笼子,笼子里有几条蝮蛇在盘旋蜿蜒,不住吐着红信子,看起来很是骇人。

  就因为这几条蝮蛇实在可怕,就引起了一群顽童追着过来看热闹,再加上街上的闲人,把吴节的家门口堵得跟菜市场一样。

  中年人站在院门口上下打量着吴节,饶有兴味的样子,显得很是古怪。

  连老三吃蛾子一通抢白,心中不快,就走上前去:“干什么的?”

  中年人也不生气,看着吴节,眼睛亮了:“你就是吴士贞,听说你治好过一个天花病人,怎么弄的?”

  吴节突然一笑:“后辈吴节,见过东璧先生。”然后就长长一揖。

  这人手提毒蛇,一进门就问吴节是不是治好过一个天花病人,不是李时珍还能是谁?

  果然,那人忙将毒蛇笼子放到靠墙的地方,笑着回了一礼:“前几曰接到黄公公的信,说是让我来寻你。本来,我这人是散淡惯了的,不喜欢见人。不过,以前欠过黄公公一个人情,得还上了。再说,你又懂得治天花,李时珍当了一辈子郎中,知道天花非常难治,心中好奇,就过来请教。”

  听到这人是大名鼎鼎的名医国手李时珍,又听到黄公公的名字,连老三神色大变。

  吴节一笑:“知道你今曰要来,正等着呢,请东壁先生书房说话。”

  李时珍点了点头,又转头对连老三说:“劳烦帮我看着这些蛇儿,都是剧毒之物,中者须将手臂砍掉,否则必死无疑。不过,这蛇毒却是治疗四肢痉挛的良药。”

  “是。”连老三听他说得如此严重,慌忙将院门关上了。

  进了书房,李时珍也不废话,径直问起吴节是如何治疗天花的。

  吴节道:“天花本是一种传染病,根本就无药可救。不过,这病并不是致死的原因。病人之所以挨不过去,多半是死于并发症和感染。只需调整好病人的身体,增加抵抗力,等身体产生了抗体。身上的瘕壳都脱落了,自然就会好完全,关键在于护理。”

  说着,就依着记忆,将天花病的发病原理和护理方法一一同李时珍说得分明。

  其中还夹杂了不少现代医院术语,李时珍虽然听得不太明白,可他毕竟是国手级的人物,只需微一思索,就明白其中的奥妙,顿时喜不自禁。当下也不废话,径直拿起吴节书桌上的纸笔细细地记录下来。

  “当然,也可以实现种痘预防。”吴节又说起了如何种牛痘的事情,将牛痘的原理也全盘同李时珍说了。

  这也算是作为一个穿越者,最这个时代的一点贡献吧。

  往低了说,也是一种积德。

  李时珍一脸郑重:“想不到还有这个法子,下去之后,倒不妨试试。”

  这一攀谈,也不知道过了多上时间,不觉已到中午。顺天府贡院那边还是没有消息,吴节突然有些担心了,难道我的人品真的耗尽了。

  就站起身来,说:“李太医,我去吩咐下面准备午饭,等下咱们再谈。”就想出去让连老三去打听消息。

  “我已经不是太医了。”李时珍一笑,显然对自己这个官衔并不放在心上。

  等吴节刚出门,就看到连老三扑通一声跪在自己面前,什么话也没说,只不住地磕头。

  吴节:“老连,你这是做什么?”

  连老三还是不说话,只将脑袋磕得蓬蓬响,眼睛里突然有泪水涌出。

  吴节一把将他扶起来,温言道:“我今天请李太医过来,就是想请他看病的。桂枝的事情你放心好了。”

  连老三咧开嘴,“哇!”一声号起来。

  见一个铁塔式的汉子哭成这样,吴节有些意料不到,连连道:“别哭,别哭。”

  正在这个时候,李时珍出来了,皱着眉看了看书房旁边的一口小火炉,突然问:“这谁开的药?”

  原来,因为吴节嗜茶,书房旁边都会烧着一口小火炉,上面座着一壶滚水。

  现在恰好是连桂枝吃药的时辰,就将药汁装在一口细瓷壶里,立在热汤里温着。

  吴节看着连老三,连老三讷讷几声,才道是以前在陕西的时候,军队里的一个郎中开的。说是连桂枝身子弱,需要大补之物蓄养元气。

  李时珍叹息一声:“人参鹿茸熊掌就是大补之物吗,可笑。这剂药也不讲究君臣佐使,一味用猛力,可谓是虎狼之药也!譬如那以薪灭火,当时是将火头给盖住了。可用不了多久,火苗子一烧起来,其势更大,神仙都救不了。”

  “李太医,我女儿还有救吗?”连老三声音颤抖。

  “你就这么看重我这个太医的名头吗?”李时珍不快:“把病人叫出来吧,要看过才知道。”

  听说是国手李时珍来了,连蛾子也忍不住跑过来让太医给凭脉。

  李时珍笑着挥了挥手:“这位姑娘的身体好着呢,就是姓子急,若能将这脾气给改掉,活到八九十岁,当不成问题。”

  蛾子大喜,又问:“我家公子呢?”

  李时珍:“估计比你少活一两年。”

  吴节哈哈大笑:“托东壁先生吉言,还是替连桂枝看看吧。”

  “好。”李时珍让连老三女儿将手递过来,摸了半天脉,突然问连老三:“你老婆在怀孕期间是不是发过高烧,生孩子以后,气血亏欠去世的?”

  连老三一呆:“太医怎么知道的,我女儿的病能治好吗?”

  李时珍一笑:“小问题,主要是补药吃得太多阴阳失调,五行颠倒,调养几年就好了。还真别说,你女儿身体虽然弱,可骨骼匀称,五官也端正。所谓相由心生,也是个心气柔和之人,否则,若换成刚才这位姑娘的急姓子,只怕这病就不好治了。”

  蛾子有些尴尬,连老三却大为欢喜。

  李时珍又安慰他道:“放心好了,最多三年,定还你一个小美人。”他竟开起玩笑起来,羞得连桂枝面庞通红。

  吴节这才留意看去,深以为然。说起来,连老三女儿底子不错,主要是病得重,可眉宇之间依稀有些小家碧玉的味道。

  看完病,又开了一道药方。吴节正要提起想请李时珍帮胖子和陆炳看看病,院子外又响起了激烈的敲门声。出来一看,依旧不是来报喜的。

  来人一副家丁打扮,说是陆府的下人。

  一见吴节就放声大哭:“吴公子,我家二少爷不成了,想见你最后一面。”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