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胡宗宪

   对嘉靖这个人,吴节说老实话有些看不透。他同这个大明朝的董事长也接触了快二十来天了,对他也算有些初步的了解。等到同他熟悉起来,才发现,历史上的那些记载根本就靠不住。

  比如史书上说嘉靖皇帝因为常年修道,练得神神道道,把脑子都修炼出问题了。可有的时候,这人却精明得很,特别是涉及到钱的问题上。

  当然,其他地方有颇有奇异之处。比如黄锦刚才这句话说得很小声,蚊子叫一样。

  话音刚落,嘉靖的声音就从屋里传了出来:“黄锦,吴节,进来吧。”声音中正平和,似乎是在一瞬间将怒气强压了下去,变得云淡风轻。

  吴节心中骇然,这耳力,简直就是特异功能了。

  他惊讶地看了黄锦一眼,黄锦却是一副见惯不怪模样,指了指里面,示意吴节快进去。

  今天是京城今冬下的第一场雪,天气已经有些冷了。

  嘉靖精舍的门窗都大开成,西北风呼呼地吹着,将嘉靖头上那一袭纱幔吹得不住飘拂。

  几个在旁边侍侯的小太监已经冻得嘴青面黑,偏偏不敢叫苦,尤自在那里强撑。

  十余天没见到嘉靖,皇帝这次依旧穿着一件青色道袍,头带一顶金冠。只不过,身上的衣着实在单薄,竟然是夏天时的的打扮,看得人背心一阵发凉。

  他正坐在大案后面,一脸的苍白,长长的眼睫毛低垂着,好象对面前这人不屑一顾。

  屋中站着两人,其中一人身穿正二品的朝服,另外一人则做正三品武官打扮。

  这二人都长得非常帅气,可这种帅气却各有不同。正二品那人约四十来岁,皮肤白皙,满面书卷气。在屋中一站,身子显得柔和松弛,三缕长须在风中上下翻飞,连同官服的长袖一道,俊朗飘逸尽显。

  眉宇间带着一股豁达磊落之气。他往那里一站,身上就显示出一股强大的气场,也不畏惧,目光镇定地看着嘉靖。

  不用猜,此人便是浙直总督兼兵部尚书胡宗宪,节制南方五省的军事长官,千军万马都统帅过来了,身上自然而然地带着一股气势。

  他身边那个三品武官看起来则不太醒目,皮肤黝黑,双手的虎口上全是厚实的茧子。短须,身材壮实得跟一头猛虎似的。显然是久经沙场的骁将。

  不过,这人在皇帝面前显得很是畏缩的样子,大冷天的紧张得额头上全是细细的毛毛汗。目光也是游离不定,显然不是那种卤莽的武夫。

  这人吴节也不认识,不过,看他的品级,至少也是个参将以上的大将。胡宗宪是兵部尚书,正二品,此人是正三品,放后世,至少是副军级高官。

  估计是胡大人的部属。

  “见过陛下。”吴节随黄锦一道上前施礼,然后偷偷地看着这二人。

  “别看了。”嘉靖突然抬起头对吴节说:“这人是浙直总督胡宗宪,朕南五省的统帅。”

  嘉靖又指了指吴节,对二人说:“这人叫吴节,如今正在朕驾前行走。”

  吴节忙上前又是一作揖:“见过胡总督。”

  胡宗宪听皇帝介绍吴节时并没有说此人有官职在身,心中惊异。不过,他是朝中老人,知道皇帝的大内中常常有修炼之人行走,以为他不过是一个方士之类的佞进人物,只点了点头,也不放在心上。

  吴节见胡宗宪没有任何表情,有些尴尬,身体僵在那里。

  倒是那个正三品的武官连连回礼,眼睛里有亮光一闪而过,然后换成满面的微笑:“见过黄公公,见过吴先生。”

  听到部下这看起来有些谦恭的话,胡宗宪眉头微微一皱,显然有些不满。

  还好皇帝适时出言:“吴节,这个胡大人来问朕要军饷,今曰朕传你来,就是为浙江福建军需一事。你对户部的事情也是很清楚的,也议一议。”

  “是。”吴节一恭身,将腰挺了起来。

  听到皇帝这句话,胡宗宪和张居正都同时微微一惊,这才知道吴节并不是如他们想象中那样只是一个佞幸闲人。

  能够以布衣而卿相,或者这人真有些门道。

  嘉靖又道:“今天内阁、司礼监,再加上前线的胡总督,一道来议论前线军事,人可算都是齐全了。吴节,刚才胡总督说浙江前线军饷已经耗尽,来问朕要钱。朕说没有,胡总督又说朕有钱修院子,怎么就没钱派粮发饷,让宫里再缩减些开支,院子就别建了。你对帐目熟,说说。”

  吴节清了清嗓子:“兵部今年的开支,腊月时就已经核定了,臣看过户部的帐目和内阁的票拟,已一文不少发放到前线。不但如此,还超支了三百万,这三百万两臣记得用来是用来造战船让戚继光在东南同海面上的倭寇作战的,实际上,这银子一发到浙江,都被挪作他用,战船是一艘也无。”

  这句话说得厉害,不但胡宗宪脸色一变,连他旁边那武官也是身子一颤。

  嘉靖皇帝顿时抬起头来,凌厉地看了胡宗宪一眼:“胡大人,朕不问你那超支的三百万两去哪里了,你反来纠缠,这事怎么说?”

  胡宗宪嗅出其中的危险,可他还是缓缓道:“陛下,这三百万两虽多,可浙江福建连连用兵,军队集结、开拨、战后抚恤都需一大笔银子。几场战役下来,这三百万都填进去了。朝廷的军饷只够将士吃用,可若要打仗,打大仗,却是不够的。这已经是军队中不成文的规矩,若陛下真要治罪,寒了前线将士之心,将来,将士们只能紧守营盘不出,任由倭寇在乡野劫掠。否则,一出兵,就得欠下一大笔帐,还落个贪墨的罪名。”

  “你这说的是混帐话。”嘉靖冷笑起来,“如此说来,朕养你们做甚?”

  黄锦看到情况不对,立即大声呵斥道:“胡大人放肆,怎么能在万岁爷面前这么说话。”

  胡宗宪也是强项:“臣只是据实禀告,不敢隐瞒陛下。”

  “所以,你就让朕把修院子的事停下来,再把钱给你了?”皇帝面上的讽刺意味更浓。

  胡宗宪:“正是,还请陛下以江山社稷为重。”

  吴节也听得直摇头,这个胡总督在历史记载中也是个有权谋有情商的人。严党曰幕西山之后,为了保住荣宠,此人不断进献祥瑞讨嘉靖欢心,知情识趣。今天怎么不断挑衅皇帝,惹得嘉靖龙颜大怒,估计他也是以为军饷一事急眼了。

  以嘉靖的小姓子,胡宗宪今天估计要倒霉了。

  吴节以前也没见过胡总督,不过,对这人还是很有好感的。不管他人品如何,可这人确实有才。若不是他,江南倭寇之乱还不知该如何收场。不管怎么说,这人于国于民都是有大功的,也算是一个民族英雄。

  今曰无论如何得想个法子保他一保。

  见嘉靖一脸阴沉,吴节立即走上前去:“陛下,前线每年超支已是常例,兵部和户部之所以默认胡总督超支,就是想让胡大人用这超支的部分做为激励将士的开拔银和战后的抚恤和犒赏,以便上帐。不过,今年那三百万两超支的部分,却另有他用,还真怪不得胡总督。”

  “哦,有这事?”嘉靖有些意外。

  吴节走上前去,从书架上抽出一本帐薄摊在皇帝面前,在上面指了指:“臣前一阵子查帐时恰好看到这一笔。”

  嘉靖看了看,抬头盯着天花板上藻井,半天才郁闷地朝胡宗宪挥了挥手:“这事不怪你,退下吧,要钱问户部和兵部要去。”

  “是,臣等告退。”胡宗宪和那武将相互看了一眼,都是一脸的惊异。他们本以为胡宗宪说出这种不管不顾的话来,定然会惹得皇帝勃然大怒。可却没想到这个吴节只一句话,就让皇帝平静下来。

  可见,此人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

  那么,吴节究竟是何放神圣呢?

  等胡宗宪二人退下,嘉靖这才恼怒地叫了一声:“黄锦、吴节,这事怎么不早说?”

  黄锦刚才在皇帝身边,自然也看到吴节找出来的那本帐薄,忙回答道:“万岁爷,这笔帐关系到天家的体面,老奴也不敢声张,就让兵部将帐平了。”

  吴节却淡淡道:“臣原本不知道胡总督会来京要钱的,这阵子又在参加乡试,耽搁了。那三百万两拨去福建之后,都已尽数购买了上好木料用来造船。本来还能剩下些用于前线战事。可这阵子陛下要修葺玉熙宫,将木料尽数征调回京,一路上的人工运费,都在这里扣除,将节约部分都用尽了。”

  他心中对嘉靖也是有些鄙夷,前线战事如此吃紧,皇帝却为享受而挪用军饷。无论怎么看,都是一大污点。

  “恩,原来是这样。朕的体面刚才差点都丢掉了,只怕那胡宗宪心里也清楚这三百万两的去处,偏偏又不明说。此人真是可恶!”嘉靖愤怒地提起一支铅笔,一用力,折成两截。

  喝道:“胡宗宪可恶,严嵩可恶。若是在以前,区区一点军饷,他严嵩四下凑凑也能挪借出来,这次却借出来,这次却借这个由头来给朕找岔,是想提醒朕,浙江、福建离了他们,别人就玩不转吗?”

  声音里尽显阴森。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