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第一场定元

   前脚考生们离开了考场,后脚,就有誊录官将所有的卷子分房誊录到稿子上。

  然后又交给弥缝,让他们将考生的名字糊上。

  等三千多份卷子都誊录、弥封妥当,已经是半夜。

  实际上,整个贡院除了十八个考官,再加上誊录和弥缝、书办、衙役,外带被禁闭的几个刻题匠,不大的面积里塞进去了一百多号人马。

  这一百多人早在考试前三天就被关在里面,一群人吃喝拉撒睡,抬头看到的是人,低头看到的还是人。

  人一多,摩擦自然少不了,折腾起来也很讨厌。

  等到第一场结束,考生们固然可以放松一曰一夜,可贡院里的的相干人等的活计这才刚开始。

  等到卷子都弄好了,所有人都是一脸的疲倦。

  誊录官和弥封官告了一声罪,把卷子往考官手里一放,都各自找房迷瞪去了。

  接下来,就是各房考官们的事儿。

  看着誊录得整齐的卷子,天字号房的考官心中苦笑:

  如此一来,就能最大可能地防止考生作弊。可是,这可能吗?历史上,考场舞弊花样百出,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以这三曰陆大人的表现,就不得不让人心中疑惑。

  难道……陆大人和天字三十号的那个考生暗通款曲?

  ……这个念头让天字号的这个考官心中一寒。禁不住生起了这个可怕的念头。

  天字号考官姓管,干考官也有些年头,经验丰富。在官场上也算是有些眼力劲,立即就觉察出其中的不对。

  这几曰陆凤仪将他使得脚不粘地,已经让他大大地不满。可是人家如今可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有传闻说此人这次调回京城是要大用的。历来,官场上有个潜规则。一旦官员被发派去南京六部之后,政治生命就可以宣告结束了。不能够从南京那个养老院调回京城的,大多是有背景之人。

  看来,这个陆凤仪后面一定有大人物做后台。

  真是一个令人羡慕嫉妒恨的家伙。

  不行,这家伙实在太得意,怎么着也得杀杀他的苗头。

  管考官心中冷笑,你们大人物想做成一件事,总得有我们下面的人扶持才是。一味耍上司的威风,哼,这次定然你看知道我的厉害。

  于是,管考官就将天字号考棚的所有考卷提出来,仔仔细细地看起来,试图在卷子里找出不同寻常之处。

  因为卷子都誊录过,又糊了名字,也不知道哪一份是天字三十号。

  按说,既然陆凤仪既然同三十号考生有勾结,肯定事先将考题泄露出去了。如此一来,那个考生定然先叫作题好手将文章事先作好,然后背下来。

  恩,如此一来,就未必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所谓的作题好手,大多有固定的套路,知道怎么答才能拿高分。

  恩,只需将这其中一些老生常谈的卷子通通刷掉,专一选取那种内容立意都非常新颖的送上去就是了。

  抱定这个主意,管考官当下就开始阅卷,这一看不要紧,倒将他看糊涂了。

  也不禁抽了一口冷气:实在是作得太好了。

  一个考房,三百多份卷子,按道理,要想找到内容立意都非常新颖的文字也不容易,能有一两篇就算是不错了,其他卷子大多写得规矩,以不出错为上。

  可这房的卷子却是奇怪,一个个都做得上佳。其中很多观点都发人深省,其中也不乏离经叛道的地方,看得人击节叫好。

  最奇怪的是,这样的卷子竟有十多份,都是篇精美。

  管考官也是赐进士出身,对于文章学问也有兴趣,顿时就看上了劲。

  这一看,时间就耽搁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明远楼的更夫敲响了寅时的更鼓,他在骇然发现自己已经误事了。

  果然,就有一个书办急冲冲地跑进来,一脸的慌急:“管大人,我的管大人呀,你怎么还在磨蹭。正副主考大人都在大堂上等着定元呢!”

  管考官有些尴尬,轻咳一声,问:“其他房的卷子定下来没有?”

  书办道:“其他房的卷子都已经定了,交上去了。”原来,科举考试的卷子并不由正副主直接审核,而是分房阅卷,让各房的考官定夺之后才交上去,两个主考只负责定名次。

  天字号的卷子迟迟没交上去,这第一场的名次自然没办法定。

  “我这就去。”管考官应了一声。

  书办道:“大人你赶紧些,陆大人都恼了。听说天字房的的卷子还没到,都气得摔了东西,还说管大人你消极怠差。”

  管考官脸色难看起来,可他涵养却是不错,道:“陆大人姓子急了,却是让人无奈的。”

  可书办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他彻底恼了。

  书办道:“也不是,其他房也有交卷子迟了的,陆大人也没说什么呀!可从头到尾,他都在不停地问天字号的卷子定下来没有。”

  “还真是迫不及待了!”管考官恼火地一拍桌,将单独放在桌一边的几分卷子拂到地上。

  这几份卷子看起来有些可疑,文章做得老成,空洞无物,偏偏又叫人挑不出错来。显然是作题好手所为,包不准其中就有舞弊情由。

  他刚才还犹豫是不是给陆大人留一点脸面,将这几份卷子也一同带过去。

  现在好了,既然你陆大人吃相难看,咱也不客气了。

  发了一通火,管考官又喝了一口茶水,将那十几份写得新颖的卷子拿了,同书办一道去了大堂。

  包应霞和陆凤仪已经看完了其他房的卷子,将一堆得用的文章挑了出来,放在大案上面,其他房的考官也都候在那里。

  包应霞还是那副从容淡定模样,点点头:“管大人来了,正等着你呢。”

  陆凤仪则黑着张脸,破口就骂:“管大人真是从容啊,卷子可选好了,让我和包大人等着好生焦急。”

  “选好了。”管考官将卷子递了过去。

  “这么多?”包应霞有些意外,道:“用不了这么多,其他房的卷子都已经定下来了,你们天字号房只有五张卷子,你选一选。”

  “是,下官这就选。”管考官又从中挑了五张上佳的卷子出来,呈上去。

  包、陆二人看了看,都同时点头,说:“不错。”

  陆凤仪:“这五张卷子真的很不错,已经将其他房的考生都压了下去,我看,这五张卷子可以将前五名字都包揽了。”

  众考官都是一阵微微的搔动,头一场考试的前五名竟然都被天字房的考生给包圆了,这很不正常。

  管考官冷笑:太肆无忌惮了。

  就有人要出言反对。

  可就在这个时候,包大人微笑着说道:“可,现在,咱们将第一名草元点了吧,我看这张就不错。”

  以包应霞的威望,众人自然没什么好说的,都同时闭上了嘴巴。

  这场拟定的第一名,称为“草元”,如果三场都好,这草元就是解元,如果二三场不很好,那么这草元就降格。

  是要计入正式成绩的。

  只要中了这个草元,就算后面两场都考得不好,甚至落了榜,也有机会在主考官拾遗的时候将卷子提出来,补上榜单。

  因此,只要中了草元,就有六成把握中举人。

  管考官冷冷着看着陆凤仪,心道:陆大人,等下一撕弥封,只怕你要大大地失望了。不出意外,那三十号考舍的卷子应该就在我先前扔在地上的卷子里面。

  “好,拆封吧。”陆凤仪急不可耐地就要去撕草元卷子。

  “陆大人。”包应霞威严地看了陆凤仪一眼:“依制度办。”

  按照制度,这些卷子得依名次从低到高记录。

  陆凤仪鼻子里哼了一声,显然是非常不满意,可却也停了下来。

  管考官见陆大人吃了憋,心中一阵痛快。

  心想,你陆凤仪耍上官威风,可你上头还有个主考。这包大人是出了名的正直,要想在他面前耍花样,怕不是那么容易的。

  对了,若考场里发现异样,或者说这陆凤仪有什么不对,或许可找包大人谈谈。我就不相信这个陆大人能够一手遮天,罔顾国法了?

  于是,就有一专门的弥封上前依次撕着卷子,大声唱名。足足折腾了一壶茶的时间,才轮到前五名的卷子。

  这都是天字房的考卷。

  管考官面色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竟有些迫不及待地想看到陆凤仪等下的失望表情了。

  “第五名,左都督府陆家族学,陆畅。”

  ……“第四名,左都督府陆家族学,周原吉。”

  ……“第三名,左都督府陆家族学,林廷陈。”

  ……“第二名,左都督府陆家族学,陆轩。”

  ……“啊!”

  头五名中竟然有四个来自陆炳府上,太不正常了。

  立即就有考官拍案而起,指着管考官骂道:“管大人,你好大胆子,竟然一口气取了四个陆府子弟,可是收了人家的贿赂?”

  “贼子好大狗胆。”又有人朝包、陆两个主考官一拱手:“此人不能再担任天字号房的考官,必须立即拿下!”

  “我,我我……”管考官只觉得心口一疼,一口老血几乎就要喷将出来。

  “都住口!”陆凤仪才不关心陆家中了几个,他猛地站起来,喝道:“还有一份卷子没拆呢,闹什么闹?”

  转头对包应霞道:“包大人,拆封吧,看看最后一人究竟是谁?”他面容有些狰狞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