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还好,没变

   这一急,把吴节给急坏了。

  可转念一想,不对,在乡试这种严肃的场合,考官怎么可能犯如此低级的错误。肯定是有什么地方不对,我对乡试的前后程序一无所知,贸然闹起来,只怕有些不妥,反正等到正式开考还有点时间,先不急。

  正思索着,就看到陆胖子背着一座小山也似的考篮在一个号官的带领下到天字号考棚这边过来。考官手中提着一个灯笼,将二人的影子拉得老长。

  说来也巧,陆畅的考舍就在吴节的对面,他的情形吴节看得一清二楚。

  进了考场,点了灯,死胖子一通忙碌,将东西都卸了下来,然后才动挂在脖子上的考袋里掏出考卷。

  吴节一看,连忙大声咳嗽,然后将自己的卷子在手中扬了扬。

  陆畅听到吴节的咳嗽,又见他不住挥舞手中的卷子,心中大为奇怪,以为卷子出了什么问题。一脸疑惑地将卷子凑到灯光下看了看,没发现有什么异常。

  这才抬头朝吴节看去,却见吴节已经一身轻松地躺在炕上。

  这些,胖子气得笑了起来:这个节哥在搞什么鬼啊?

  其实,吴节刚才已经看到死胖子的考卷同自己一样,上面也是一个字也没有。

  看来,大家的卷子都是如此。既然陆畅面色如常,就可以说明,这卷子是对的。

  这让吴节心头一松,在外面的广场上点了一天名,他也有些累了,索姓躺在炕上歇息。

  又过了一会,灯光中林廷陈也进考场来了,看那小子的表情,一脸的颓丧。估计是先前在佐证的时候,已经将陆轩得罪到死。可以想象,以陆轩心高气傲的姓子,绝对会对他心存芥蒂。林廷陈的考棚位于陆畅的右手边上,一进屋,这小子就楞楞地坐在那里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林廷陈之后是陆轩,至此陆家族学的所有考生都到齐了。

  天实在太黑,也看不清这小子的模样。不过,细心的吴节还是发现他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看得人心中同情。

  陆轩大概是最后一个进考场的,等他进了考棚,锁上了门,就听到一声炮响。这叫封号炮,意思是所有的考生已经进了考舍,门都已经锁好,不到考试结束,任何人不得出去,就算里面发生火灾也不能例外。

  吴节在床上躺了片刻,正要朦胧睡去,却被一正烟雾呛醒过来。睁开眼睛,却见灯影之中,到处都是蓝色的烟雾。

  他吃了一惊,以为发生了火灾,忙跑到考棚门口的栅栏处往外看去,这才失笑。

  原来,对面的考生们都在生火做饭。

  陆胖子已经脱得精光,只穿了一条犊鼻短裤撅着屁股对着炉子大口地吹着气,背心在闪着精光,全是汗水。至于林廷陈和陆轩也在生火做饭。

  “吃饭的时间到了。”吴节也觉得有些饥饿,也生了炉子,淘了米,和着几条萝卜和青菜,放了些酱料在里面,胡乱地煮了一锅,滋味倒是不错。

  陆胖子的饭也不错,舍得搁肉,香得让人受不了。最可恶的是,这家伙还带了酒,从脖子到肚子红得像小龙虾。

  可怜陆轩和林廷陈二人平曰里哪干过这种事情,鼓捣了半天,炉子死活也生不起来,只能苦着脸继续啃糕点和臭咸鱼。

  再看考场的其他地方,到处都是生火做饭的士子们,许多人都同陆轩和林廷陈一样,根本就不会做饭,满世界都是考生们的咳嗽声,像夏夜里的蛙鸣,此起彼伏。

  估计是看秀才们做饭实在滑稽,站在天字号考棚区的那个号官想笑又不敢,一张脸憋得难受。

  陆胖子将最后一块肉吞下肚子,也不洗碗,朝那号官招了招手。

  号官严肃地问:“什么事?”

  陆胖子大着舌头:“我醉了,要睡一会儿,等下题目纸来了,立即叫我。”

  号官也不回答,哼了一声背着手走了,让死胖子闹了个老大没趣。

  吴节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还有题目纸一说啊!这考卷是用来答题的,至于考试的题目则要单独印在另外一张纸上。这情形倒有些像自己上次考托福,除了考题纸,另外还有一张答题的卷子,全是小方框,答题的时候只需提起铅笔吐在正确的答案上就是了。可惜,那次托福的成绩,好象不怎么样。

  因为没有经历过乡试,吴节也不清楚具体的情形,很是事情都是两眼一抹黑。

  不过,既然要单独印一张题目纸,看样子,这第一场的考题数量不少啊!

  只不知道,这题目什么时候能够发下来。

  他还是觉得不塌实,索姓也不睡了,就烧了一壶水,泡了杯茶,一边品茗,一边静静地等着。

  倒是对面的陆家兄弟和林廷陈都躺下睡觉了,看样子,早不了。

  也不知道坐了多长时间,明远楼上更鼓也敲了好几次,终于到了寅时,也就是后世燕京时间凌晨三点左右,考场里微微搔动,到处都是士子们翻身起床的声音,和低低的叹息声。

  然后,就有一只大灯笼从远处过来,来的是一个从七品的官员,他后面跟着几个书办,书办手中的木制托盘里都放着一叠稿子,看来,这就是本期乡试第一场的题目了。

  那个从七品的官员每到一个考棚前,都会用一把火签一样的东西敲敲号门上的栅栏,然后将题目递进去。

  “夺夺”声由远及近,听得人心乱。

  临到吴节时,秋雨还是在下,从昨天凌晨到今天黎明,整整一天。

  题目纸因为淋了雨,已经有些发软。

  吴节想起昨天在家里所做的噩梦,突然有些紧张起来。实际上,每次考试他都会有一种莫名的担心,担心考题变了,自己却一个字也作不出来。

  忙将题目凑到灯光下,只看了一眼,吴节就松了一口气:还好,没变!

  然后就将题目放在桌上,用镇纸压了,一身绵软地躺在床上,睡死过去。

  二十四个小时没睡觉,精神高度紧张,实在是太累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