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发错卷子了

   ……移花接木,冒充?“吴节一愣,脑袋甲有些发懵!“我不明白。”

  身后的陆畅也急着问:“什么冒充的,节哥可是我陆家族学的士子,咱们天天在一起,若是冒充,怎么可能同我们一道过来点名?”

  那小吏一声冷笑:“这位胖书生休要急噪,你的身份是真是假都还有验证呢!”被陆胖子这么一插嘴,他心中大为不快。

  “你!”胖子捏紧了拳头。

  不想同陆畅纠缠下去,小吏用手指弹了弹手张那张纸。上面正好写着吴节的样貌和生理特征。鼻子里哼了一声,念道“吴节,枣核脸,貌甚寝。肤黑体瘦,形容猥琐。”

  旁边有些不明就里的士子都小声地笑了起来,其中,林廷陈和陆轩笑得尤其开心。

  吴节一呆,这才想起自己一直沿用的是以前在四川参加童子试的相关文书。他最近因为营养跟上了,又整天炮在健身房里锻炼,已经从一个病夫变成了型男,个子也长了一截,模样发生了极大改变。

  小吏怒喝道:“看你现在的相貌,你这贼子倒是一副好皮囊,身高臂长,面如冠玉。却来做这种违法之事,端端是可惜了。来人呀,把他给我拿下!”

  “是。”顿时就有两个衙役冲上来,就要捉拿吴节。

  吴节这才吃了一惊,叫道:“我是同陆家族学众生一道过来的,他们可以做人证。”

  转头看去,心中却是一凉。原来,陆家来参加考试的十几个考生大多都已经进了考场,只剩下他和陆轩、林廷陈、陆胖子四人。

  陆胖子刚才因为得罪了那小吏,人家肯定是不信的。至于陆轩和林廷陈肯定是不会为自己佐证的。

  果然,那两个家伙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同时闭上了眼睛,嘴角甚至还带着一丝嘲讽的笑容。

  关键时候还是死胖子够义气,一张手臂将两个衙役拦住:“谁敢!”

  衙役不敢对有功名的秀才动粗,顿时就僵住了。

  这一闹,立即在人群里引起一阵喧哗。

  正在这个时候,两个身穿六品吉服的官员推开人群走了过来,喝道:“怎么回事,都是读书人,如此喧哗,成何体统?”

  声音尽显威严,立即将众人都震得安静下来。

  吴节抬头一看,来人正是自己院试时的恩师包应霞,心下立即松了一口大气,上前依足了考生的规矩拜见:“见过大宗师。”

  包应霞一见是吴节,眼神中闪过有一丝喜悦。

  可他是一个严肃古板之人,立即虎着脸道:“得等你中了举人之后,才能喊我是宗师。”

  “是,主考大人。”

  包应霞:“说吧,怎么回事,你也是个读圣贤书的,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怎么平白与人争吵,又是在考场之上?”

  吴节缓缓地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同恩师禀明:“主考大人,事情就是这样。晚生真的是顺天府考生吴节,不是冒充的。”

  听到他自报家门,包应霞身边那个官员惊讶地看了他一眼:“你就是吴节?”显然是留意上他了。

  吴节这才将这个官员看得清楚,此人生得很是瘦小一半是因为营养不良,一半是因为没有参加过体育锻炼,身体比例严重失调。上长下短,又有两撇鼠须,看起来有些猥琐。

  此人大概就是本期乡试的副主考陆凤仪吧,这人也是个老进士了,在仕途上沉沉浮浮,很是失意,估计同他长相不好有莫大关系。

  若不是他上了一份弹劾浙直总督胡宗宪的折子投机,合了嘉靖皇帝的心意,只怕还捞不到来做大宗师的美差。

  “是,副主考大人,晚生正是吴节。”这是自己人。

  果然,陆凤仪立即就对那小吏治呵斥道:“你怎么做事的,吴节乃是少年人,正在长身子,相貌发生变化也是可能的。还有这么多考生排队入场,耽搁什么,快快放人进去!”

  “是,下人这就放行。”吃陆大人一通训斥,小吏有些委屈,就要叫吴节上来接考卷。

  “慢着。”包应霞却叫住了吴节,淡淡道“一切依规矩来,我且问你,你说你是吴节,可有凭据。”

  “包大人,何必如此麻烦?”陆凤仪明显地有些不满。

  “按制度来。”包大人是个正人君子,虽然和吴节是师生,可却不能相认,免得有了舞弊的嫌疑,遭人诟病。

  他做人做事,讲究的行得正,坐得端。

  吴节知道包应霞的姓子,就指了指陆轩、陆畅和林廷陈,道:“这三人是我的同窗,刚才这位陆畅兄已经替我佐证,可公差却说一面之辞不可信。”

  胖子忙道:“是的,是的,我可以佐证,他就是吴节,我们陆家族学的。”

  包大人点点头:“一面之辞自然不可信,三人为众,尚需另外一人的证词。”他就看了陆轩一眼,道:“久闻左都督陆公府的长孙陆轩是陆家千里驹,原来说得就是你。”

  被翰林院的包应霞称赞,陆轩死人脸上露出些微得意:“见过主考大人。”

  “那么,这人可是你的同窗吴节?”包大人抬手示意陆轩平身,问。他见陆轩相貌英俊,心中也是喜欢,难得地和气起来。

  陆轩却摆了摆头:“陆轩不认识此人。”他恨吴节入骨,鬼使神差地冒出来这一句。

  依他看来。陆家族学的其他着生都已入场,剩余的四人中陆畅一人佐证也不算数。至于林廷陈自来就是他一伙的,肯定会咬死不认识吴节。

  如此一来,吴节这个冒牌货的罪名是坐实了。

  这三天考试,得在贡院的牢房里度过。

  等到三天期满,真相大白,少考一场,嘿嘿,你吴节就算最后两场在卷子上写出花儿来,也一样中不了。

  至于诬陷之罪,谁敢找我陆家的麻烦?

  只考官,只要我中了举人,也不用再与你打交道了。

  弄得吴节前程尽毁,他确实有些羞愧。可是,心中的恨意是如此浓重,竟将那一丝愧疚彻底压制住了。

  说完这句话,陆轩郑重地抬起头来,镇定地扫视了一圈子。

  陆畅已经被他这一句震得呆住。可其他人的表情却显得非常诡异。

  包应霞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而吴节则微笑起来,笑得云淡风轻。

  包大人良久才吐了一口气,指着林廷陈:“你也是陆家族学的士子,圣人之言大约是也看过的,你来说,他究竟是不是吴节?”

  林廷陈是认识包应霞的,自然不敢说谎,讷讷几声:“主考大人,这人……这人自然是我们书院的吴节,晚生认识,可以替他做证。”

  说完话,飞快地看了陆轩一眼,就将头低了下去。

  陆轩心中好象是响起了一道大雷,身体一颤,一张脸苍白起来。

  胖子更是惊讶,他也没想到林廷陈会帮吴节。

  包应霞哈哈大笑起来:“那就是了,吴节,领了卷子进考场吧。”

  “是,大人!”吴节同情地看了陆轩一眼,笑眯眯地领了卷子朝贡院里走去。

  身后,传来陆凤仪的恨声:“什么千里驹,无耻小人,就算才学再高,也是不能用的。我看这人也是不堪得紧。来人,好好查查这个陆轩,看他是不是冒名顶替,看他是否夹带,给我搜仔细了!”

  然后是一通忙球,有衙役高声喝道:“脱裤子,查查他的谷道。”

  “谷道!”吴节听到这个名词,只觉得菊花一紧,心中冒出股股寒意。

  陆轩的遭遇究竟如何,等下就知道了。不出意杵之外,吴节和陆家族学的考生们都分到了天字号房。吴节手中的号牌上刻着一行小字:“天字卅号”。

  他对明朝的乡试考场非常好奇,现在只想好好看看里再的情形。

  进了仪门,就是一条长长的甫道。甫道两边都载着桃树和李子树,迎面是一座小牌楼,上面有“桃李门”三个大字。字写得饱满刚劲,相当的好,霍然正是明太祖朱元璋的手迹。朱和尚的文化素养还是不错的。

  过牌楼,又朝北走了几十生,又是一座牌楼,上题“龙门”二字,是解缙的墨宝,取一登龙门身伦百倍的意思。再北去有一座巍巍高大的“明远楼,”楼有三层,登楼而望,可以俯瞰整个贡院。

  这座楼房主要的功能是报时,更夫会不依时在上面打更,为考生计算时间。

  明运楼后面就是公堂了,那地方是正副主考官和其他官员办公的地方。吴节一个小小的考生,心中虽然好奇,可那地方却也进不去。

  至于吴节所在的天子号考棚则在明远楼东面,都是一水儿的矮房,只两米高,一米多宽,看起来好象一个供奉土地公的神龛。

  人坐在里面,跟耗子似的。

  早有好官等在那里,见吴节到来,验了号牌,就将吴节领到他的考舍,将人往里面一推,锁门走人。

  里面比童子试的考场还简陋,只一张小土炕可一张茶几般大小的的桌子。

  吴节将考蓝放好,将考凳放好,坐定,这才从考袋里将考卷拿出来。一大叠印有红格的空白稿子,外带几张草稿。上面却没有一个字,倒让吴节有些糊涂。

  “难道是发错卷子了?”吴节心中一急,背心顿时出了一层冷汗。

  他淋了一天雨,衣服早已经湿透,这下又出汗,衣服都贴在皮肤上,让人很是难受。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