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唯我得胜才是真的正义

   没有说话,那女子依旧默默地坐在那里。

  一瞬间,吴节心中转过许多念头,什么我吴节才华出众,英俊潇洒,以至引得红拂夜奔之类的三俗都出来了。

  不过,最大的感觉还是惊讶:这究竟是谁呀?

  既然来人没有点灯,吴节也没动,在门口站了片刻,等眼睛适应了黑暗,这才看到一条有些中年发福的人影,却不是什么少女。

  这院子里可没中年妇女,难道是……吴节心中微微一惊,小声问:“谁,这么晚过来有何指教?”

  那中年妇人还是在沉默,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如同石雕一般。

  这情形倒让吴节担心起来,走了过去,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见没有反应,又要将手指凑到她鼻子前去。

  “我还活着。”说话的声音正是陆畅的母亲关夫人。

  吴节吓得连忙将手缩回来,大为尴尬:“夫人,小子无礼,还请恕罪。”

  就拿起桌上的火绒火石,打着了,将灯点着。

  灯亮了,光影中是一张憔悴苍白的脸,皮肤已经松弛,眼角是细密的皱纹。眼神又是疲惫,又是悲哀,看得人心中一酸。

  她额上裹这一圈白纱布,有血迹斑斑。

  不是关夫人又是谁?

  吴节连忙一拱手:“夫人漏夜至此,不知道有何吩咐?”

  关夫人听到吴节问,从怀里掏出一叠钱票,轻轻地放在桌上。

  吴节定睛看过去,都是十两面额,大约二三十张模样。心中更是疑惑:“夫人,这是为何?”

  话还没说完,关夫人突然站起身来,扑通一声跪在吴节面前,眼泪连串地滴在地上。

  吴节大惊,也跪了下去:“夫人,我和陆畅乃是同窗。你是我的长辈,小子受不起。还有,夫人给我这么多钱,吴节不明白您是什么意思。”

  关夫人眼泪还在不住流淌:“吴节,刚才你和畅儿在屋里说的话,我已经听到了,还请你帮帮畅儿吧。老身就这么一个儿子,只要他能够有出息,就算让我去死,也是心甘情愿……钱够不够,不够我还有……”

  说话中,她哭泣的声音更大了些。

  吴节倒是抽了一口冷气,突然明白,这是关夫人在让自己帮陆胖子作弊啊!毕竟,她是一个女人,就算有心帮儿子的忙,还得找府外的人帮忙运作。而我吴节是胖子的朋友,值得信任,是做这件事的最佳人选。

  他忙压着声音道:“夫人,此事断断做不得。若真出了事,陆畅这辈子可就完了。按照《大明律》,科场舞弊,发配四千里。”

  听吴节说得严重,关夫人脸一白,她在闪烁的灯影里一颤,一咬牙,从牙缝里吐出一句:“可畅儿现在这个样子,这辈子也是完了啊!”

  吴节:“夫人说得不对,畅哥儿这段时间读书如此刻苦,想必你也看在眼里了。据吴节所知,二公子并不想大家所想象的那样不堪,他也是一个有才之人,我们要对他有信心。”

  关夫人摇了摇头,长叹一声:“吴公子你也不要骗老身,乡试究竟是怎么回事,我陆府每年都有这么多子弟参加,可根本就没人能中。更何况,整个顺天府有这么多士子,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即便是那陆轩也不敢肯定就能拿到举人功名。只怕,就连吴公子你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吧。”

  吴节微一沉默,心中也是叹息。乡试这一级的公务员考试竞争的激烈程度,比起后世的公务员考试,录取率还要低上许多倍。而两京和江浙人才济济,更显得残酷。若不是自己事先从现代社会查到这科乡试的考题,就算读一辈子书也别想过关。

  想来也是可笑,我吴节本就占了现代人的便宜,开了偌大一个作弊用的金手指,偏偏要去劝陆畅依正途正大光明地凭真本事进考场,未免有些欺心了。

  一刹那,他心中却有些动摇了。

  吴节:“夫人,吴节是没有十足的把握。可是,陆畅若真的出了事,那后果,吴节不敢想象。陆畅公子就算中不了,将来也不失爵位,这辈子平平安安,快快乐乐,难道不好吗……”

  “后果,能有什么后果。”关夫人眼泪却停了下来,一脸的凄凉:“左右不过是被发配边疆罢了,难道就强过了在这府中做行尸走肉?不怕公子笑话,这陆家表面上看来富贵荣华,不可一世。可这情形却持续不了多久了。老身整曰在院子里念经颂佛,不问世事,却不是瞎子聋子。”

  “老太爷身子已经不成了,能不能熬过这个冬天还是未定之数。老太爷在的时候,有陛下的恩宠,别人还不敢对我陆家如何。可他执掌锦衣卫生的时候,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如今,老太爷在万岁爷那里已经失却了情分,就有不少人摩拳擦掌要对我陆家不利。一旦他老人家去了,这陆家就完了。”

  “真到那一天,就算畅儿想躲在府中太太平平过一辈子也不可能。失去了富贵,咱们陆家也就是一个肥肉,谁都能啃上一口。到时候,只怕不等别人来咬,自家人就先得斗起来。老爷一向看不上我们这房,一年之中也难得来一趟,全副心思都落到了陆轩身上。”

  “老身没什么见识,却也知道一旦老太爷仙去,再留在京城,就会有祸事上身。前几曰我听爽儿说过一个故事:重耳在外而生,申生在内而亡。如果畅儿能够中个举人,老身拼着这张脸不要,也得跑老太爷那里去替他求个外放的官儿,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重耳在外而生,申生在内而亡。”咀嚼着关夫人这一句话,吴节悚然而惊,对这个老夫人突然佩服起来。

  据吴节从真实的历史上得知,陆炳去世之后,他以前在锦衣卫指挥使位置上得罪的那些仇人都同时跳出来报复。以至于陆家从此一厥不振,最后如那《红楼梦》里的几个大家族一般,风流云散,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家被人抄了,府中的两个老爷也被羁押进北衙诏狱许多年,最后若不是有隆庆皇帝特赦,只怕就要老死在里面。

  可以想象,如果真的照真实历史发展下去,陆胖子也不会好过。

  当然,如果他能够外放出京做官,就算,至少在风波骤起之时能避过这个风头,再在地方上建立自己的人脉关系,将来未必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总强似整天呆在府里什么也不做混吃等死,真到了那个时候,连翻身的资格都没有的好。

  关夫人虽然是妇人,但这份见识还真的让人佩服啊。

  “对。”关夫人道:“就算不为这个,他也应该在外面走走看看,见见世面,做些事情。”

  吴节还在思考。

  关夫人却是一头磕在地上,直将额上的伤口都磕得迸裂了,一团红色在纱布上扩散开来:“吴公子,我是一个妇人,对外面的事情一无所知。如今,为了畅儿,我这张老脸也不要了,只能求到你头上来。我也知道,这事对公子而言有莫大凶险。我也实在是太自私了,可是……可是,作为一个母亲,我却不能不自私。公子,老身对不起你。”

  泪水还在不住流淌。

  吴节大惊,也连忙磕下去:“夫人,吴节不过是一个晚辈,受不起呀!”

  “吴公子……”

  吴节苦笑,想起过世多年的母亲。如果换成自己处于这种情形,母亲她老人家会怎么做呢?

  只怕,也会这样吧!

  吴节眼圈一红:罢,罢,罢,为了一个母亲,也管不了这么多了。不就是作弊吗,我吴节现在不也在这么干吗?什么公理正义,对一个穿越者来说算得了什么。只要守住本心,内心正大,做自己应该做的,担待自己应该担待的,就够了。

  亲情、友情,才是最值得守护的东西。

  惟我获胜,才是正的正义。

  ……默默地点了点头,将关夫人从地上扶起来,又将那一叠钱票收进怀里。

  吴节长叹了一声。

  关夫人一脸的喜色,又是一脸的歉意:“孩子,我对不起你。”

  吴节:“夫人有伤在身,小侄送你回房。”

  ……送关夫人回屋之后,吴节又来到陆畅的房间。

  就看到陆胖子用嘴咬着枕头,泪流满面,无声哭泣,一身都颤个不停。

  在看他的双脚上,却穿着一双鞋子,显然是刚出过门。

  吴节默默问:“胖子,刚才我同你母亲所说的话,你都听到了?”

  胖子松开枕头,抬起头来:“让娘替我艹心,陆畅枉为人子。”

  说完,就一拳朝墙壁上砸去。

  这一拳如此猛烈,竟然将一张木板壁都打穿了,整只手都卡在里面,鲜血不住流下,好半天才拔了出来,已是血肉模糊一片。

  吴节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知道你母亲的心思就好,好好考,不中个举人回来替你母亲争光,你就不是个东西。若你相信我,就按我说的去做。”

  陆畅红着眼睛看着吴节。

  吴节也不废话,用手指蘸了茶水,在桌上写了四个“一”字,然后又写道:“这次乡试,无论什么题目,破题部分一律用四个‘一’字破题,包你中举。”

  “这是……这是关节?”陆畅抽了一口冷气,问。

  吴节却没回答,只森然问:“胖子,你当不当我是兄弟,相不相信我的话?只需照着去做就是了,我可什么也没做。”

  伸出手去,将字迹抹去,转身走出了房间。

  真正的考题,吴节是不会泄露给死胖子的,如果那样,一旦走漏了风声,吴节也得跟着完蛋。

  反正黄锦已经打通了,陆凤仪的关节,不如便宜了陆畅。反正,将来若有事,传了出去,别人也只会认为这是陆家花了大价钱与陆凤仪和黄锦上下其手。

  黄锦自然是不会有事的,谁敢去惹这个首席内相,况且,这其中未必没有嘉靖皇帝的默许。

  至于陆凤仪,我管他去死?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