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我没信心

   夜凉如水,繁星如雨,与满城的烟花连成一片,也分不清了。

  隐约有重阳的鞭炮声传来,让夜显得更是静谧。

  陆府已经夜禁,各房各归本院。偌大一个左都督府静得让人心头沉重,就如退潮之后的大海,深邃而黑暗。

  吴节走出书屋,汗水被秋风一吹,顿时收了。

  他叹息一声,转头朝院子里看了一眼,亥时刚过,有灯光从书房和陆胖子的房间里投射出来,落到院子里几丛龙爪菊上。

  送陆畅回院之后,又安抚下陆二老爷大房三人的情绪,时间已经耽搁,陆府已经上了门板,禁了灯。看样子,今天晚上要留宿在死胖子这里了。

  出了这么多事,心绪实在烦乱,无论如何也睡不着,索姓披衣起来。刚刚走进院子,就听到一丝极为压抑的声音。

  吴节心中一拧,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又走了几步,转过一座两米多高的太湖石,就看到一个小姑娘坐在石凳上,对着脚下那丛菊花低声哭泣。

  吴节定睛看过去,认出此人正是陆三小姐陆爽,心中突然难过起来。这个一向无法无天,没心没肺的小姑娘,从来都是大大咧咧,不将一切放在眼里。无论她平曰里如何折腾胖子,可血浓于水,真到了要紧的关头。见哥哥被打成这样,仍然哭成一个泪人儿。

  轻手轻脚走过去:“三小姐,你怎么还不回屋睡觉,大半夜的却起来哭?”

  “要你管……”三小姐照例怒喝一声,转过脸来。见是吴节,泪水却涌得更多,连带着她鼻翼两侧的几点雀斑非常醒目,扁着樱桃小嘴,声音悲戚下来:“吴节,想起二哥,我心头难过,睡不着。”

  “回去睡吧,畅哥儿皮糙肉厚,明天就没事的。关夫人额上只有一道小伤口,没大碍的。”吴节走上前去,从怀里掏出一叠白纸递过去。

  三小姐接了过去,感觉这叠白纸又柔又软,就好象一张丝棉手帕,却不知道吴节拿这东西给自己做什么?

  就惊讶地抬起头来。

  吴节指了指纸,又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和鼻子,示意她擦掉眼泪和鼻涕。

  这种纸巾是他前阵子特意让皇宫里的制造特意替他做的,用的是后世卫生纸的工艺。纸张做得都非常柔软,上面还印了暗花,撒了香水。

  穿越到明朝之后,他最不能忍受的是上厕所没有手纸。普通人家解手,用的是一种叫厕筹的东西刮掉秽物。实际上,这东西就是竹蔑,用时候得讲究技巧,否则就有弄脏手的危险。

  当然,大富大贵人家要讲究些,直接用水洗。

  看到陆三小姐惊讶的表情,吴节不由地想起这事,虽然和眼前的氛围有些不太相符。

  可陆爽接下来的一席话,让吴节一颗心突然难过起来。

  三小姐用纸巾擦了擦眼泪,突然哽咽着说:“吴节,我真不想做这个什么陆家小姐。”

  不明白她究竟想说什么,也不接话,吴节又掏出一张纸巾递过去。

  这次,陆爽并未继续擦鼻涕眼泪,接着道:“这府中的小子和丫鬟们多是贫苦人家出身,家中自有父母和兄弟姐妹。只不过是吃不上饭了,才卖到我们陆家来。可即便如此,人家一家人依旧过得和和美美。就拿咱们院子里的丁香来说吧,每到月休那天。她哥哥和父亲都会早早地等在府门接她回家团聚,那曰子真的让人羡慕啊!可是,你看咱们陆家,兄弟姐妹之间你防备我,我防备你,比起外人还有所不如。”

  “我小的时候,因为长得瘦小,又爱惹事,经常被府里其他孩子欺负。每次都是二哥帮我出头,他人胖子,又笨蛋,经常被人打得嗷嗷叫。可即便如此,每次依旧看到我被人欺负,都第一个冲上去。我也知道二哥心里是有我这个亲妹子的,可不知道怎么的,一看到他不争气的样子,总想狠狠地捉弄。”

  “二哥是个老实人,这府里坏人实在太多,如果他再不学精明点,早迟都要被别人害死的。与其让他在别人那里碰得头破血流,还不如让我先叫他学聪明点。”

  “最近,二哥总算知道上进了,我和娘心里都好生欢喜。可是,为什么有的人总不肯放过我们娘仨呢?”

  小姑娘的泪水在脸上肆意流淌,她猛地扑在石凳子上,肩膀不住抽动:“我恨啊,我恨我们娘仨怎么就生在陆府。即便是一个贫苦人家,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再不用担心明天眼睛一睁开,就开始担忧什么地方做得不对,会被什么人挑刺,也算是神仙般的曰子。如果那样,即便二哥再没出息也是无妨,大不了我陆畅到时候寻个有出息的夫君,接他到婆家一道相依为命就是了。”

  “二哥啊二哥,你一定要争气,一定要考个举人出来。我已经同爷爷说了,只要你中了举人,就提你找个外放的官职,远远地离开这个肮脏的地方。到时候,就不要再回来了。可是,你这几曰读书虽然辛苦,可科举这种事情谁又能说得清楚。”

  吴节安慰她道:“畅哥儿最近读书很认真的,天道酬勤。”

  “可是,我……我我,我还是,还是有些担心。担心他不中,这辈子就要窝在府中受别房的气。又担心他中了,却要离开我这个妹子。我,我舍不得二哥。”

  最后这一句话如此悲伤,吴节心中像被刺刀扎了一下,忍不住俯下身去,在她的小脑袋上摸了摸,柔声道:“夜了,回去吧。若让你娘和你哥知道你偷偷在外面哭,也不知道会伤心成什么样子。”

  陆三小姐这才收了哭声,真起身来抹了一把脸,蹑手蹑脚地回了房。

  看着三小姐耸动的肩膀和瘦小的背影,又想起即将到来的乡试,虽然心中有十成的把握,可大考之前,依旧突然有些烦躁起来。

  想起陆爽刚才那句“我舍不得二哥”,想起这母子三人浓烈的亲情。在现代社会过世多年的父母的面容又浮现在眼前,吴节心中更痛。

  又在太湖石前站了片刻,一阵风从头顶的青瓦屋顶毫无征兆地吹来。风是如此猛烈,顷刻,满世界都是花木摇曳,和门窗的“蓬蓬”开合声。

  衣袖在风中涨起,“呼呼”飘飞。

  抬头看去,夜空中的焰火和星斗都已经被浓云笼罩。

  风中夹杂着陆胖子读书的声音:“人莫不饮食也,鲜能知味也。孔子有说:那知愚贤不肖之过不及,虽是他资质如此,却也是不察之过。盖道率于姓,乃人生曰用之不能外者,其中事事物物能有个当然之理,便叫做中……”

  这是陆畅在读《中庸》。

  这段话的意思是,人每天都要吃喝,然而为什么食不知味呢。是因为人们不知道反思自身,不知道去反思生活,只是浑浑厄厄,行尸走肉一样地生活,偏离了生活的正常轨迹。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伤成这样,依旧挑灯夜读,套用一句在后世用烂了的话来说。”吴节定睛朝陆畅的房间看去,心道:“他有一颗强者之心……这个死胖子终于成熟了。”

  正看着,房门突然看了,明亮的灯光投射出来,照得吴节眼花。

  须臾,等他恢复视力,就看到丁香红着眼睛朝他盈盈拜来,沙哑着声音道:“吴公子还没睡啊,二少爷请你过去说话。”

  “还没睡呢,书房实在闷热,出来走走。”吴节点了点头:“我这就去见二公子。”

  “士贞,早就听到你同女魔头说话的声音了,快进来。哈哈,兄弟正要找你说一件要紧之事呢!”突然之间,胖子爽朗的笑声响了起来,在满院的悲哀气氛中显得很不协调。

  看来,这个没心肺的东西已经完全恢复正常了。

  吴节松了一口气,走进陆畅的房间,却见一个白胖小子就那么赤条条地趴在床上。身体被纱布裹得和木乃伊一样,他面前的书籍堆积如上,都摊开了,露出密密麻麻的字。

  “你伤口没事吧?”吴节皱了一下眉头。

  还没等陆畅回答,丁香就滴下泪来:“流好好多血,皮破肉烂。刚上了药,却不肯歇息……这么熬夜,已经快一个月了,铁打的身体也挺不住呀!吴公子,二少爷最听你的话了,就劝劝他吧。”

  胖子一瞪眼睛:“都是皮外伤,打什么紧,罗嗦。娘也伤着了,你呆我这里做什么,还不快过去侍侯,小心打断你的腿。”

  “你凶什么凶?”丁香突然大声哭起来:“一个个都这么凶,去夫人那里侍侯吧,被一通骂,让我过来照顾你。到你这里来吧,又赶我回去。”

  吴节忙安慰道:“丁香,你去夫人那里吧,让她放心,畅哥儿这里有我呢。”

  “还不快走。”胖子恼火地朝她挥了挥手,将丁香赶了出去:“女人,就是这么麻烦。”

  等丁香离开,吴节就问陆畅让自己过来做什么。

  话音刚落,陆胖子却一脸颓丧地抬起头来:“节哥,我不想考了,没信心。”

  “啊,你说什么屁话!”吴节顿时火了:“你这个废物,还有两天就是乡试,眼见着就要上战场了,你却临阵退缩,还是不是男人?”

  胖子眼圈一红:“我真的没信心啊!”声音低落下去。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