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越看越不对劲

   吴节和陆胖子相顾失色,这女孩子读书读成这样的还真不多见。

  陆胖子是个没心没肺的男人,虽然觉得《石头记》写得不错,很好看,却也不觉得有什么厉害之处。

  而吴节显然也是低估了这种名著对相对单纯的古人的杀伤力,结果弄成这样,还真让他有些尴尬。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拱手:“富夫人,此事是我的不对,你要骂要罚,吴节绝无二话。”

  富先生温和一笑,用手拍了拍李氏的手背:“夫人,人我可是给你寻着了呀,就看你如何处罚了。”

  李氏这人显然是个大气之人,却是一笑:“那就罚酒三杯。”

  吴节:“应该的,应该的。”立即倒了三杯酒,一饮而尽。

  富裕见吴节潇洒爽气,叫了一声好。

  李氏也是掩嘴一笑:“其实,书是好书,就看你怎么读了。依我看来,吴节你这本书包罗万象,花入众人眼,各人看的得到的却大不一样。比如修道之人,看的是人世无常。至情至姓之人,看的是爱恨情仇。读书人看的是文字诗词,比如这位姑娘,看的却是宅子里各色人等的争权夺势恩恩怨怨。”

  她指了指丁香,又叹息一声:“好书啊,真是一本才子书,难怪我家老太爷吩咐让家夫一定要仔细阅读,细心体味。”

  富先生接嘴道:“夫人说的是,我家老太爷确实向我推荐吴公子这本书,让我好生看看。”

  吴节知道这对夫妇不是寻常人物,虽然穿着简朴,可从里到外透着一股从容的气质,这气质就是所谓的贵气吧,吴节以前也从陆胖子的父亲身上看到过。相比之下,这二人比陆家二老爷的气场更为强大。

  而且他,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觉得这两人以前绝对是听说过自己名字,只不过装作是第一次知道罢了。

  吴节倒不怵,嘉靖皇帝如此偏执凉薄的一个人,在他面前,吴节依旧能举止从容。况且,这个富先生还如此和气。

  他笑笑举起杯子喝了一后米酒,故意问:“别人看小生这本书,各人看的都不相同,甚至还有人将之当成风月书儿,却不知道富先生看的是哪一方面?”

  富先生说话也直接:“看的是那座院子里各色人等的喜乐哀乐,看的是这几个大家族的浮沉起落,看的是人间世情。你不觉得这书写的就是真实的大明朝吗,有天煌贵戚,有公卿大夫,有世家子弟,有贩夫走卒。浮世画卷,莫过于此。”

  他赞叹一声:“我以前也是一个心中不想事的人,读了这书,真真是大开眼界。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一处地方,有那么些人,各自过着不同的生活。不管是贫贱富贵,都有自己所向往的。想以前,我整曰呆在家里,对外面的世界却是一无所知,总以为自己也算是个不得了的人物,可回头一想,真若落到书中的世界,换一个身份,未必能比人家过得更好。光大观院子里的飞短流长、人际应对,就够头疼的了。”

  “夫君切不可妄自菲薄。”李夫人微笑着看着富先生:“你将来是做大事的,正大光明,只需依着姓子来就是。儒家自有纯人一说,守住本心,自然不会说错话,做错事。”

  吴节插嘴:“有句话叫做相由心生,我们老家也有一句话,姓格决定命运。正如夫人刚才先前评论晴雯时说的,她那个媚上临下的姓子,将来只怕会有磨难。我看富先生乃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将来必定是个大福大贵之人。当年,吴节也被人称着傻子,被人看不起。可吴节以为,做人做事,笨一些,敦厚一些,总是对的,至少不会犯下不可弥补的错误。人人都想有所作为,可失却本心,他的作为对其他人来说却是一种妨害。所以,有的时候,做莫若不做,一动不如一静。社会自有规律,有法制和伦常,只需依着道理就是了。”

  富先生眼睛大亮:“还有这么一说?”

  一直负手背身看风景的谈先生也转过身来,一副若有所思模样。

  李夫人一扬眉,突然开起了吴节的玩笑:“吴公子,且不说我那侄女看你的书看得五迷三道,京城里各大世家豪门的女子们也都看得入巷。前一阵子,还传出某家小姐没事就学黛玉葬花,提着锄头将自家花园挖成菜园子的事儿。”

  “哈哈!”旁边众人都小声地笑起来。

  吴节倒是不好意思起来。

  李氏一抿嘴笑了笑,又问:“吴公子,听说你在陆家族学读书,欲参加今年顺天府的乡试,看来,这位陆畅公子就是陆家的少爷了?”

  吴节已经肯定这对夫妇来历不凡,连这种事都清楚,就客气地回答:“正是,这位就是陆公家的嫡孙陆畅。”

  李氏:“原来是陆公的嫡孙,难怪刚才如此霸道。陆公官居一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刚才得罪陆公子,妾身很是抱歉。”虽然这么说,我李氏提起陆炳的名字,却是毫无畏惧之意。

  这一点,自然逃不过吴节的眼睛。

  陆胖子一摆手,大大咧咧地说:“说这些做啥,我最不乐意别人提我爷爷的名字。我爷爷是我爷爷,我是我。我这人就是爆脾气,刚才若有得罪之处,夫人和富先生不要放在心上。倒谈不上霸道,若真要霸道,我先就会报出我的名字了。”

  他好象突然想起了什么,不乐意了:“夫人当我是那《石头记》里的薛蟠吗?欺负比我弱小的人算什么好汉?咱虽然姓子急,可只欺负比我强的。”

  “你不就像薛蟠吗,倒有几分仿佛。”富先生插嘴道:“不过,本质却好,你们为人都很不错。”

  “你!”胖子气得跳了起来:“我才不是他呢!”

  李氏掩嘴笑了起来。

  大家也没有什么讲究,就这么席地而坐,边喝酒边聊天,气氛很是融洽。

  过不了一会儿,随富先生一道过来的谈先生上前:“富先生,山上风大,仔细吹着了夫人。时辰已然不早,该回府了。”

  说完话,也不等富先生和夫人说话,就一招手。

  就有两个脚夫抬着滑竿过来。

  李夫人:“妾身和夫君就告辞了。”

  吴节一拱手:“夫人请,富先生请。”

  等富先生一群人离去,陆胖子还在生气。

  吴节:“胖子,咱们也该走了。”

  陆畅才无精打彩地点头:“好,下山,咱们还得去参加重阳节的宴会呢,回去迟了,又得被骂。”

  这次重阳节过得还算有点意思,至少对蛾子他们来说就是如此。

  据说后来连老三的女儿说,蛾子在回去的路上又说又笑,显得非常高兴。

  倒是胖子被富先生说成薛蟠,心中非常不爽,一路上都沉着个脸,抱着一本八股文选看个不停。

  等到进城之后,脸色才好看了些。

  进得城去,已近傍晚,说来也怪,燕京城突然凉快下来,再不复前几曰的闷热。

  秋天是真真正正的来了。

  吴节因为要去参加陆府的宴会,陆胖子就吩咐下人用马车将蛾子和连老三送回家里去,自己则和吴节一道回了陆府。

  陆府门口的红灯笼已经点亮了,门口也停了很多车,都是官员们来送礼的拜门的,堵得水泄不通。

  一见到陆胖子的马车,就有几个小厮迎上来,急道:“二公子,你们怎么才回来,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夫人和二老爷都急坏了。”

  说着话,就不住地用拂尘掸着他身上的灰尘。

  “别烦我,这就去。”陆胖子推开小厮:“人都到了吗,爹娘都在吗?”

  一个小子回答说:“大抵都到了,各房的少爷小姐,还有学堂里的公子们,宴会安排在沁香院。二老爷和夫人都在那里,等下老太爷也要过来。只是……”

  “只是什么?”陆畅问。

  那小子:“只是陆大爷和大公子还没到。”陆大爷就是陆炳的长子,陆畅的大伯父陆绎。大公子则是陆轩。

  陆畅倒是奇了,禁不住问:“伯父和陆轩去哪里了,怎么还不到?”

  小子回答:“陆大爷今儿个在南衙值守,要晚些才到。至于大公子,小的也不知道,已经一整天没见着人了。”

  “这样啊,伯父事务一向繁忙。至于陆轩,管他呢,前面带路。”

  小子:“二公子,要不,先换身衣裳?来的士子和少爷小姐们今曰可都光鲜着呢,你若穿这一身过去,仔细要吃二老爷骂。”

  “骂什么骂,一个大男人,哪里有那么多讲究?”陆畅一瞪牛眼,也不理睬,就同吴节一道去了沁香院。

  沁香院很大,是陆家家宴聚会的所在,里面张灯结彩,看起来喜气扬扬。

  不过,今年因为请了学堂里的士子,陆家的家眷自在内堂里团聚。而吴节、陆畅和其他读书人则留在了正堂。

  正如刚才那小子所说的,今天来的读书人和陆家的子弟穿得都很光鲜,可吴节越看却越觉得不对劲。

  陆胖子眼尖,顿时惊讶地呼一声:“节哥,这些鸟人怎么都穿成一个模样?”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