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天下第一风月奇书

   乡试对吴节的意义异常重大。

  如果说,童子试只相当于高考的的话,乡试就等于后世的公务员考试。

  只要得了举人功名,就具备了作官的资格。

  说句难听的话,如果中了举人。就算是吴节再也无法穿越回现代社会,再也无法使用金手指,甚至将以前背熟的考题、诗文尽数忘光。凭他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以及同黄老太监的私交,要想做个七品知县,甚至中央部院的小官混吃等死,也是一件轻而易举之事。

  可如果连乡试这一关也过不了,自然没有后话。就算有通天的人物在背后扶持,也毫无用处。

  刚才黄老太监跟自己说了这么多,肯定有其含义。他这人可是个宦海老鬼,绝对不会拉着自己说废话。

  可是吴节明明记得这科顺天府乡试的题目不是〈子谓子夏曰〉啊,他说这些又是想做什么呢?

  难道是因为自己穿越到这个时空,以至影响了真实的历史,起了蝴蝶效应?

  在出宫的路上,吴节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死活不得要领,等到了陆家族学,也没理出个头绪。

  “公子,已经到地头了。”驾车的太监恭敬地对吴节说。

  吴节这才一振精神走下车来,心想:管他呢,就算考题变了也没关系。反正我已经背了好几百篇八股文范文,到时候大不了重新挑选一篇抄上去。就算题库里没对应的文章,乡试要考好几天,有的是时间穿越回现代社会,到时候再去查相关资料就是了,没什么好担心的。

  这么一想,心中顿时安稳下来。

  今天因为来得早,学堂还没有散学,代先生还在讲课。

  等吴节的身子出现在书屋门口,屋中的学生们都是一阵搔动。

  “啊!”陆胖子猛地站起来,忍不住叫了一声:“节哥你回来了?”

  代时升猛地转过头来,狠狠地将手中的书扔在桌子上,大喝:“你还知道回来,吴节,这阵子跑什么地方去了?”

  吴节有些不好意思:“先生,吴节找了个清净的道观温习功课。”

  “温习功课,哼哼,想来你长出息了,看不起我的学问了,怎么却又回学堂来了?”代先生一声冷笑。

  吴节郑重地说:“先生,学生前一阵子心绪烦乱,也读不进去书,真的想找个地方静静心。如今,身心已然调整到最好,眼见着马上就要进考场,就过来向先生请教。”

  “请教,当不起。”代时升更怒,指着外面的太阳地:“若你眼中还有我这个先生,就去站一个时辰。”

  众生眼睛里都是幸灾乐祸的表情,尤其是那陆轩和林廷陈,神色中更是带着一丝恨意。

  “是,先生。”吴节也不解释,从容地后退,站在了外面。

  书屋中,代先生还在咆哮:“陆畅,你也去罚站。”

  “啊,先生,我……”

  “还不快出去。”

  “是。”胖子的声音里全是委屈。

  被罚站,吴节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好。自己这么长时间没来学堂读书,换他是代先生也是气愤难平,尤其是他吴节还是代先生一直都看好的得意门生,这么自甘放纵,断不可忍。

  可是,吴节还不知道自己乡试的名字究竟报上去没有,这事没有办妥,心中总觉得有些不安。

  他几乎忍不住要转身离去,直奔顺天府学政衙门。

  可古人对天地君千亲师五字看得极重,若违逆授业恩师之命运,传了出去,却对自己名声有极大损害。

  因此,虽然心中越发急噪,可吴节却还是气定神闲地站在那里。

  不片刻,胖子就走了出来。

  吴节一看陆畅,顿时就大吃了一惊:“胖子,你怎么瘦成这样了?”

  却见那陆胖子一张圆脸已经小了一圈,下巴都尖了。眼睛也深陷进了眼眶里,看起人来,很是呆滞,半天才转上一圈。以前的双下巴也剩下了一层,身上地衣服也显得宽大,软耷耷地披在身上。

  “我怎么了,还不是为了备考,一连苦读了二十天,每天只睡两三个时辰,我快要死了!”胖子悲号一声:“我这是自讨什么苦吃呀,咱是陆府嫡孙,将来有爵位可以继承的。这辈子就算什么都不干,也一样荣华富贵。”

  “可你不也挺过来了。”

  “是啊,不堪回首,不堪回首。还好今天是最后一天了,明后两天,我得好好睡上几觉。对了,节哥,等下散学,我做东,咱们去酒楼好好吃一顿。”

  “那感情好啊!”吴节一笑:“可是,我得先回家去一趟。”

  “等下吃了酒再回去也不迟,又不早这一时片刻。你不是想见唐不二吗,你陪我吃酒,我明天带你进府。”

  吴节气得笑起来:“胖子,你这是胁迫我吗……胖子……”

  喊了几声,却没人回答。

  转头一看,胖子却抱着院子里那根桂花树睡着了,口水鼻涕糊了满脸,还发出轻微的鼾声。

  这姿势也能睡着,好大难度。

  正要笑,学堂散学了,学生们次第出门,见到陆畅的丑态,都掩嘴偷笑。

  可即便这样,还是没有将他吵醒。

  陆轩和林廷陈也出来了,冷冷地看了吴节和陆胖子一言:“丑类,斯文丑类。”

  吴节正要反击,代先生出来了,对陆轩和林廷陈喝道:“还不走。”

  二人这才恨恨离去。

  “先生。”吴节扯了扯陆畅的衣角,胖子还是没醒,鼾声更大。

  “你也走吧,散学了。”代先生转身走了几步,突然转头:“吴节,你的名我已经替你报上了,好好考,不要让我失望。”

  吴节大喜,一揖到地:“多谢先生。”

  待到抬头,却见代时升已经走得远了,耳边传来代先生拐杖落到青石地板上的声音。

  “胖子,胖子,醒醒。”吴节拍了陆畅一巴掌:“散学了,走了!”

  “啊,走了!”胖子猛然惊醒:“好,走走走,吃酒去吧!”

  就伸手抹了一把脸,将鼻涕和口水抹干,又顺手涂在桂花树上。

  吴节已经在西苑呆了很长时间,也不知道外面的情形如何,加上肚子也饿了,也不推辞,就大大方方地随胖子一道去了。

  说起这燕京城里的老字号酒楼,还真是不少。

  只要是老燕京,板着指头一数,顺口就能叫出三五家来。比如:西来顺,朋聚阁、同和居、鸿宾楼、曲园楼。

  名号也有说头,像西来顺吧,有客西来,一路顺风。不用问,这里是山西的商贾宴饮的场所。鸿宾楼,主要是承接各式大宴。

  胖子选的是曲园楼,这里是京城文人的主要聚集地,取意王羲之曲水流觞的典故。

  加上这里又位于城东,离吴节的家也近,倒也方便。

  进了酒楼,却见进进出出都是儒袍子方巾,酒楼雅间的墙壁上也题满了文人的诗句。

  胖子这段时间实在太累,身子发虚,点了一桌子菜,什么葱烧海参、火暴脆肚、姜汁轴子、白切肥鸡,紧着大油大荤地上。

  吴节这阵子在嘉靖皇帝身边,左一个清炒白菜,右一个酸汤粉丝,偶然来上一条鱼吧,又是清蒸,痨得慌了。

  当下,二人也不废话,风卷残云似地将一桌酒菜扫荡干净,又喝了两壶黄酒,这才同时舒了一口长气,叫道:“受用!”

  话刚一脱口而出,二人同时笑了起来,这才开始说话。

  吴节剔着牙齿,带着一分酒意:“胖子,最近学堂里可有新鲜事,说说。”

  胖子:“能有什么新鲜事,反正是天一亮就开始读书,天黑上床睡觉。这段时间读书实在太苦,代先生折腾起人来也是花样百出,好几人都扛不住倒下了。尤其是府中的哥儿,那是养尊处优惯了的,什么时候吃过这种苦。前天,有个陆家子弟一听到他父母让他来学堂,竟吓得哭了一场。现在,大家是谈代先生色变呀!”

  “你不也是养尊处优的陆家哥儿?”吴节斜着醉眼笑道。

  “我这是在赌气,要让那些以前看不起我的人知道知道哥哥的厉害。”胖子捏了捏拳头。

  “小魔女那边如何,你的春宫图弄回来没有?”

  “弄回来了,弄回来了。”胖子大为欢喜:“节哥,你真够意思,每曰都是一万多字的稿子,把那女魔头看得魂不守舍,不几曰就把她手头的书要回来了。”

  吴节前一阵子替嘉靖写稿子的时候,每次写完,都托黄锦派人带回家去,让家里人转给陆畅。

  听胖子说这事已经了结,吴节也替他高兴:“好事好事,来再喝一杯。”一提酒壶,发现已经空了。

  就喊了一声:“小二,上酒。”

  门开了,进来的却不是酒楼的小厮,而是一个四十来岁,猥琐到极至的中年人。

  此人进来之后就一拱手:“两位爷,要风月书不?”

  “风月书?”吴节一愣。

  中年人银笑着从袖子里掏出一本书来:“此乃天下第一奇书,写尽天下风月之事,一钱银子一本,看完包你血脉夯张,不能自己。不过爷放心,出门左拐就有一家青楼。”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