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烧祭

   可是,嘉靖皇帝已经让自己退下了,若不走却是不可能了。

  严嵩这事倒不是特意针对吴节,在来这里之前,他连吴节是谁都不知道。只因为这段时间,太原总兵仇鸾一案弄得他头焦额烂,又被皇帝训斥过几回,很有些灰溜溜的感觉。

  别看严嵩往曰间在朝堂之上一手遮天,可他的权势完全来自皇帝,同所谓的主流君子们也不那么和谐。一旦恩宠不再,那些大臣不落井下石就算是够意思的了。

  严嵩对于权力一向非常敏感,知道这是非常时期,若再不又所动作,岂不是束手待毙。

  这一曰正好看到徐州大旱的折子,心中一动,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至于该怎么做,他也想不出一个好办法。

  实际上,严嵩不过是一个典型的官僚,并不以急智见长。一旦遇事,多半是手下的首席智囊罗龙文和儿子严世藩给他出主意。

  如今,罗龙文正在南京主持前线粮秣供给事务,指望不上。无奈之下,只得跑去找躺在病床上的严世藩。

  严嵩这个独眼儿子聪明绝顶,如今正卧病在床。

  严阁老去见这个儿子的时候,他正躺在床上看邸报,见父亲来,将手中的邸报一扔,径直开口:“父亲大人若想再得皇帝恩宠,徐州大旱正是一个好机会。既然旱了,朝廷必然拨款赈济;天子必然醮斋求雨。”

  “如今这大明朝的户部里有多少钱,只怕皇帝心里也清楚得很,已经是年底了,根本就挤不出钱来,要想筹措款项,此事陛下必定要倚重父亲。”

  “至于醮斋,这天下间能写青词的人多了,又有谁能写得过我严世藩。”

  说完,他冷笑一声,独眼里一片讥讽,从枕头下抽出一页纸递过去:“父亲只需将这上面的文字背得熟了,不难重得天子青眼。”

  严嵩知道这个儿子一向不服自己,而自己之所以能够得到皇帝恩宠,就是因为有他替自己捉刀写青词,出主意。

  前一阵子,仇鸾案发时,这个儿子正躺在床上养病,没有参与。结果,事情果然弄砸了,将严家弄到危险的境地。

  虽然儿子虽然话都没说,可眼睛里的不满却是显而易见的。

  默默接过青词,严嵩也不耽搁,一道烟似地跑进了西苑。

  ……“是。”吴节现在就算不退下也不行了,他背着身从容地后退,心中却如闪电一般高速运转。

  一边后退,一边道:“真君,既然有阁老亲自主笔,吴节自然不敢献丑,否则,还真变成那《石头记》里的文人雅集,大观园试才题对额了。”

  皇帝这段时间看《石头记》看得正入味,先前还同吴节讨论过贾宝玉被父亲勒令在众名士大儒面前,现场为大观院各出题写楹联扁额。

  听吴节这么一说,心中一动,突然想起吴节先前写的那首“云在青天水在瓶”。暗道:这诗写得真是妙到极处,显然这个吴节在玄道上也颇有钻研。至少这样的诗句,严嵩就写不出来。若是让他们比试一下青词,却不知道谁胜谁负?

  “呵呵。”嘉靖突然笑了起来:“吴节,且留下,也写篇青词吧。”

  听到皇帝这句话,严嵩这才惊讶地看了吴节一眼,神色中带着一丝警惕。

  吴节心中一松,只要能留下就有机会,他也有信心在接下来的比试中压严嵩一头:“真君,吴节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秀才,如何敢在阁老面前献丑。”

  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对嘉靖这人,吴节也是琢磨了好几天了。这人姓格刚强偏激,帝王术玩得炉火纯青。最喜欢拉拢一派打击一派,挑起手下大臣相互衅,而自己则在其中玩平衡。

  就因为这一手,自他登基以来,如杨廷和、夏言这种一等一的人尖子都载到他手上。接下来在他手中倒霉的还有严嵩父子、陆炳、林林总总,莫不是这个时代的精英。

  其实,历史上所谓的名君雄主,大多喜欢制衡。大臣们相互敌视最好不过,怕就怕他们一团和气,合着伙来对付皇帝。

  就因为这一招玩得多了,嘉靖皇帝天然对大臣之间的争夺有一种特殊的兴趣,巴不得别人天天掐架。

  这种文人之间的比试,也算是一个小小的冲突,嘉靖皇帝自然不肯防过。

  这一点,吴节算是把握住了皇帝的心思,一试之下,果然如此。

  嘉靖手一摆:“文人雅集论的是才学高低,又不是看谁的官大。否则,大家凑一块,自报家门,你是秀才,他是进士,你七品,他是二品大员,也不用比了。严嵩,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干脆你和吴节各作一篇好了。”

  严嵩有些尴尬:“陛下所言极是,只不过,这祭天求雨,只需烧一篇青词就是,写得多了,只怕不妥。”

  “民间有句话,礼多人不怪,多烧一篇又有何妨。”嘉靖淡淡道:“多一个人祷告上苍不更好吗?”

  严嵩哑口无言。

  嘉靖:“黄锦。”

  黄锦连忙从门外跑进来:“万岁爷,老奴在。”

  嘉靖:“设祭坛吧,侍侯朕更衣。对了,让他们也换身衣裳。”皇帝指了指严嵩和吴节。

  “是。”黄锦不为人察觉地看了吴节一眼,脸上带着一丝笑容。

  ……很快,祭坛就设置完毕,香烟袅绕。

  吴节和严嵩都换上道袍,头上戴着香叶做成的道冠,挺直着身体站在坛前。

  而嘉靖皇帝也做道士打扮,头上却是一顶黄金朝天冠,在配合上他清瘦挺拔的身体,颇有出尘之意。

  至于严嵩,发须皆白,一派仙风道骨。

  嘉靖看了吴节一眼,却见这少年唇红齿白,身高体壮,偏偏身体比例极好。身上那件道袍绷得有些紧,显得精明能干。举手投足,从容不迫,不卑不亢,一派儒雅之气。

  嘉靖看得暗自点头:此子和张居正倒有些仿佛。

  青藤纸而后朱砂已经准备好了,一式两份,祭坛也已设置完毕。

  黄锦带着一群太监都穿上道袍,在旁边鼓捣了半天,这才道;“万岁爷,可以开始了。”

  嘉靖点点头:“严嵩,吴节,你们同时写吧。”

  严嵩也不推辞,抢先一步走上前去,提起笔就一气朝下写去,显是已将他儿子所写的那篇青词背得烂熟。

  吴节也不敢落后,同时上前,提笔用最快速度写了起来。

  须臾,一篇百余字的青词写毕,二人同时搁笔。

  看看点起的线香,不过燃了米粒长的一截。

  这下,连嘉靖都吃了一惊。即便是大才如徐阶、张居正者,写一篇青词,从构思到斟酌词句,再到落笔写就,也需花上一壶茶光景,这两人怎么快成这样。难道他们是在糊弄朕的……想来却也不敢。

  他却不知道,这两人早就提前做了准备。

  严嵩已经将严世藩所作倒背如流,而吴节也记了一肚子青词。两人也不用思考,提笔就有,下来全不费功夫。

  心中好奇,嘉靖先拿起严嵩的稿子,只看了一眼,就连声叫好。严阁老的东西一如往常般精致优美,读起来朗朗上口,倒有些口角噙香的意思。

  所谓青词,就是道家祭天时所写的祈祷文,格式不限,内容不限,关键是词句要美,否则却显不出这个仪式的郑重和严肃来。

  因此,一般人写青词,大多用骈文。

  当然,也有用诗的。比如清朝龚自珍那首“九州生气执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一首青词。

  严世藩号称明朝三大才子之后的半个才子,前面的三大才子是解缙、杨慎和徐文长。小阁老比他们虽然有所不如,可却比起同时代的文人,水准高出的不是一星半点。

  这篇青词依旧保持了以前的水准,嘉靖只看了一眼,心中就欢喜起来,连声叫,“好,好,好,不错,不错。”

  便大声朗诵起来。

  然后珍重地放在香炉里,烧祭上苍。

  听到皇帝的夸奖,严嵩大为得意,眉宇间有掩饰不住的喜色。

  看来,自己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又回来了。

  吴节却不急,侧耳听去,却不得不承认,严嵩的这篇文章写得真是不错,实在是太优美了。可惜,词句虽然优美,却没有内容,空洞无物,老生常谈。

  要想赢他也容易啊!

  这下,吴节心中安定下来,更是显得气定神闲。

  见吴节如此镇定,严嵩心中突然一紧,突然感觉到一些不安。

  要知道,能够贴身侍侯皇帝的文士,大多不是凡品。学问自然是要极好的,再加上嘉靖又是个喜欢华美辞章之人,这人的文笔也得上佳才能得他欢心。

  所以,在从前,能够在待在皇帝的文学之士大多是世上一流的大才,至少也得是个翰林院编修。

  看来,这个吴节也不简单。

  不知道他的青词写得如何,是否比得上我儿世藩?

  烧完严嵩的稿子,嘉靖已经非常满意了,就随手拿起吴节奉来来的青词,只看了片刻,眉宇就舒展开了,眼睛亮得怕人。

  沉默半天,然后徐徐吐出一口气:“还不错。”

  就顺手凑到红烛上点着了,轻轻放入香炉。

  此举不但让严嵩一呆,也让吴节有些理解不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