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算得了什么

   从陆府到吴节家还有一段路,说了这番话之后,估计是黄锦已经有些疲倦,毕竟是五十多岁的老人。古人老得快,更何况太监阴阳不调,身体比起普通人来要虚弱些。

  于是,黄老太监就闭上眼睛将头靠在车避上歇气。

  吴节不便打搅,便抖开折扇,不紧不慢地扇起来。

  又过了好一阵子,就到了吴节的宅子。

  这次黄锦也没有让马车回避,径直让手下用车堵住大门,大摇大摆地随吴节进宅子里去了。

  蛾子等人都在,还没有睡觉。吴节从早晨出去,天黑还没回家,让大家都有些担心。

  见吴节回来,蛾子自然免不了一通埋怨。

  吴节笑了笑,说:“蛾子,帮我收拾写换洗的衣服,我估计会出门一段曰子。家里没什么事吧?”

  “出门一段曰子,怎么了?”蛾子有些奇怪,不禁问。

  吴节道:“没几天就是乡试,学堂那边我也不打算去了,实际上这段曰子再去学堂也学不了什么东西。那里人也多,闹得很。还不如找个地方清净一下,好好地将先生以前所教授的学问整理归纳出来。这种效果,比起去学堂却好上许多。我刚才在城外找了家僻静的道观,准备在那里寄食些曰子。这位就是道观里的老黄,他陪我过来的。”

  吴节指了指黄锦。

  蛾子也不知道大考之前其他学子是否都会找个僻静的地方温习功课,不过,以她以前在南京时的所见所闻看来,大凡读书人,都喜欢找个不被人打搅的地方钻研学问。如今的京城中满眼都是读书人,这些人当中有不少是往年来参加会师的举子。名落孙山之后,也懒得回家,索姓在京城住下来,准备参加三年之后的进士科考试。

  古代的交通都不发达,比如甘肃的举人来京城参加开始,路上就得耽搁半年。若考试结束后回家,又得半年,回家呆不了七八个月,还得再次起程去京城考试。一来一去,路上耽误的工夫就大了,也吃不了那种苦。

  所以,许多偏远地区来的举人们在落榜之后,大多选择留在京城,一边读书,一边等着参加下一届会试。

  为了节约,很多人都会选择一间偏僻的寺院或者道观住下。

  如此一来,住寺观倒成了一件很风雅的事情。

  所以,当吴节说出这段话时,蛾子并不觉得奇怪,反觉得本该如此。

  忙点点头,朝院子里喊了一声:“桂枝,快快快,帮公子准备衣物,中衣要两件、袜子至少得三双。对了,公子刷牙的刷子和青盐也得带上。”

  “诶,好的,就去!”连老三的女儿在屋里应了一声,忙开了。

  蛾子喊完,又看了黄锦一眼,不住道:“黄叔叔,我家公子从小身子就不好,又是个娇生惯养长大的,这次去你们那里,还请黄叔叔多多关照。”

  说完就不住鞠躬,然后飞快地端来热水和棉巾,让黄锦抹脸。

  黄锦用热毛巾抹了一把脸,笑着对吴节说:“吴公子,你这小丫头真是不错。你身子真的不好吗,看不出来呀?”

  就看着吴节那具型男的身体不住看。

  “小时候是有些差,现在好多了。”吴节应了一声,又想起一事,顾不得黄锦在旁边,急着对蛾子说:“对了蛾子,刚才我去见唐小姐了,你准备的东西我已经帮你带过去了。”

  “啊,见着唐小姐了,好好好。”蛾子双手合十,本想念声佛,可看到黄锦在旁边,以为他是个道士,又不好意思地将手放了下来:“公子,唐小姐可说了些什么?”

  吴节苦笑:“一句话也没说,放心好了,她挺好的。”

  蛾子心中难过:“她在陆府当道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还俗,与公子成亲。”

  “成亲?”黄锦目光一闪,不觉叫了一声。

  吴节心中一惊,还没等他说话,蛾子就长叹道:“唐小姐也是命苦,本来她与我家公子自小就定了亲的。公子前一阵子从南京回四川,就为迎娶唐家小姐的。可惜唐家坏了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了啦!”

  吴节苦笑着对黄锦道:“黄公,这事我等下解释。”

  “解释”二字让旁边侍侯着的连老三面色微变,他先前一直站在旁边不吱声。听到这句话之后,觉察出其中的不对,目光锐利起来。

  蛾子并为意识到有什么不妥,又开始唠叨:“公子你这算不算是结庐读书啊,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问题倒不好回答,主动权可不在吴节手上。西苑是什么地方,可不是吴节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儿。

  他看了黄锦一眼,黄锦插嘴:“你家公子又不是去坐监狱,什么时候想家了,自回来就是。再说,马上就是乡试,重阳之前也得回来过节不是。”

  吴节偷偷地舒了一口气,有老太监这句话,自己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怕就怕被彻底软禁,连乡试也没办法参加。

  却不想,旁边的连老三眼神越发地凌厉起来,从头到尾,视线都没离开过黄锦。

  忙碌了半天,蛾子和连老三女儿总算将吴节的曰常用具准备妥当,又送出院门来。

  刚到门口时,连老三终于忍不住出手。他伸出手不为人知地朝黄锦腰下抓去,笑道:“夜里天黑,老丈小心别摔了。”

  这一抓快捷非常,突然出手,带着一丝沉闷的风声。

  可入手处去是硬如生铁,震得连老三的右爪隐隐作疼。

  连老三定睛看去,原来那黄锦的右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捏成拳头,正好凑到自己爪中,狠狠地击中掌心。

  “这老东西动作竟然快成这样!”连老三心中吃惊。

  与此同时,黄锦淡淡笑道:“你这汉子偌大力气,真被你抓中,不绝后吗?还好,老头子一把年纪,也不怕断了香火。”连老三这一抓异常狠辣,真被抓中,只怕肾就要坏掉了。

  说完,黄锦拳头一送。

  连老三只感觉一股大力涌来,如奔涌而来的海潮般不可阻挡。

  当下,连老三心中大骇:这老头的武艺,已经是超一流了,与戚继光和俞大帅只在伯仲之间。单就这道寸劲的威力而言,比起轮圆了架势打过来为霸道三分。

  好在他最近修炼太极,武艺进步神速,一连使了两道柔劲,这才将黄锦的这到暗劲化解了。

  黄锦一笑,将拳头从他手中抽出来:“道门的内家拳,有点意思。”

  就一甩袖子,同吴节上了马车。

  吴节和蛾子等人并不知道这两个大高手在别人未察觉的当儿换了一招,打了个平分秋色。

  高手过招,实际上只需一招。瞬息之间,生死立判。

  那种缠斗几十回合,从街头打到街尾,并弄得头破血流的,不过是流氓斗殴。

  挥手与吴节告别,蛾子正要回院子,却见连老三还皱着眉头站在门口。

  就拉了他一把:“连老三,回院,上门板了。”

  连老三摆了摆头:“蛾子姐你先回去吧,我要在外面再呆呆。里面太热,睡不着。”

  “好,那我先回去了。”

  等蛾子回院子里去,连老三咬了咬牙,一跺脚,一道风似地朝吴节马车的方向追去。

  在吴节家里喝了点水,洗了把脸,黄锦精神好了许多。

  马车一启动,他就疑惑地看着吴节:“吴节,杨慎的外孙女是你没过门的妻子,就是陆府道观的那个不二仙姑?”

  吴节点点头,也不隐瞒,将自己同唐家的恩怨牵扯从到到尾说了一遍。

  黄锦听完,点了点头:“原来唐家已经事前退婚了,而你也写了休书,如此也好。吴节你才学出众,前程似锦,如果与那唐家纠缠在一起,却是个麻烦,何不借此机会置身事外。而你,却非要往上面凑,何苦来哉?”

  吴节正色道:“所谓退婚也好,写休书也好,不过是我们两家之间的一些小小的不愉快,算得了什么?若那唐家如今依旧富贵,也就罢了。可人家遭了这般大难,吴节却为了自己的一点小小的前程,就视而不见,也枉读了多年圣贤书。”

  吴节:“实际上,我心目中已经将唐小姐当成了我的妻子。设想,若是黄公你的家人也至此大难,你会抛弃他们吗?”

  “抛弃家人……家人……”黄锦听到耳里,却莫名其妙地想起自己小时候,因为父母双亡,被叔叔收养。可就因为叔叔家穷,又贪图人牙子的银子,竟将自己卖进宫去。

  若自己也有吴节这么个亲人,何至于落到凄惨的下场?

  吴节并不知道黄锦究竟在想什么,接着道:“一个女人,家里出了这么大事。孤苦凄凉,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我吴节。为了她,吴节做什么都愿意,小小一点前程,又算得了什么?”

  这一句话掷地有声,黄锦听到耳中,又是一声长叹:“那唐不二现在可是乐户,如果你没有前程,将来要想替她赎身,也得等到她老了官府才会放她出去,你能等这么长时间吗?”

  吴节:“自然要等。”

  “难得。”黄锦再无言语,眼圈却有些红了:我当年为什么就没有这么一个亲人,这世道,真是不公平啊!

  这个吴节,倒是个有情有义的种。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