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既见君子

   陆炳最近做的几件事让皇帝很是失望,又因为他身份特殊,也叫嘉靖大为警惕。

  因此,陆府也或明或暗地受到了一定的监视。

  杨慎外孙女进陆家做了道姑一事,司礼监也是知道的。

  做为司礼监掌印太监,黄锦当然对四川杨宗之一案了若指掌,知道嘉靖皇帝对杨慎一家痛恨到何等程度。从嘉靖一年到嘉靖三十九年,接近四十年时间,心中的恨意并为被时间冲淡些许。

  可见,杨慎父子当年让初登大宝的嘉靖何等的狼狈,如果一回想起来,依旧愤意难平,以至连他的后代也不肯放过。

  吴节如此才华,未来一片光明,可同杨慎家扯上关系,却大大地不妥。

  黄锦不知怎么的,对吴节很有好感,心中不觉有些担心起来。

  吴节也不回答,将古琴解下,盘膝坐在地上,伸手弹了几记音符,正是《沧海一声笑》的开头。

  须臾,绿竹观中就传来一声回应。

  就有一个小道姑推门出来,一施礼:“原来是吴节公子,我家观主说有贵客临门,让我出来迎接,公子请。”

  胖子看了吴节一眼,心中一震:吴节什么时候成贵客了,这个不二仙子曰常对人都是冷冰冰的,一点颜色都不给。也只有见了爷爷和代先生才勉强应酬几句,怎么偏偏对节哥青眼有加,此事倒是奇怪。

  吴节点点头,站起身来,收了古琴,“劳烦小仙姑前面带路。”他也知道不可能抛开黄锦一个人进去,既如此,何不大大方方地邀他做了一道。

  又看了看黄锦和陆畅一眼:“黄公和畅哥儿,咱们且进去吧。”

  “好,就进去看看大名鼎鼎的不二仙子。”黄锦倒也随意,一振衣袂,大步随吴节走了进去。说不出的自在从容,其中还带着一股威严,好象这天下虽大,却哪里都去得。

  那小道姑有些为难,仙子说了,只让吴节一人进去,可这老头身上的气场实在惊人。欲阻拦,心中却突然畏惧了。

  陆畅:“等等我。”

  小道姑“哎!”一声还没叫完,陆胖子和黄锦就已经随吴节走了进去,想再去挡,已经来不及了。

  绿竹观很是清雅,里面载满了湘妃竹。

  今天的月光甚好,风一吹,满院都是沙沙声。而那银白色的月光也被竹影切割成无数白亮碎点,在地上一闪一烁,别有韵味。

  道观不大,也就两间院子。

  小道姑请吴节三人去一间精致的静室坐下,又摆出一大堆茶具,在红泥小火炉上煮起了热水,叫声:“稍待,我这就去请不二仙师过来。”

  等一壶水烧热,冲了三杯茶,正清香袅绕之际,唐宓就抱着一口古琴来了。

  进门就微微一福:“不二见过三位。”

  一下子进来三人,换别的人,至少应该微微一楞,可她却是一脸的淡然。

  吴节手一颤,有几滴茶水从杯子里荡出来,却感觉不到疼痛。

  目光也无论如何也舍不得离开唐小姐那张略显清瘦的脸。

  相比起四川之时,唐小姐皮肤更白,虽然瘦了些,可身材显得越发的高挑。

  她身上穿着一件用各色布料拼接而成的百纳水田道衣,色彩斑斓,如同一只飞翔在云端的神鸟孔雀,别有一种出尘的风韵。

  再加上她找不到任何缺点的五官,让旁边的黄锦忍不住喝彩一声:“好一个标致的女子,不错,不错!”

  随口而发,语调中充满了赞叹,却不带一丝亵渎。

  实际上,黄老太监看女人,也只从美不美三字着手。他是何等身份的人物,我口说我心,想什么就说什么,全然没有顾忌。

  唐小姐微微一笑:“多谢老丈夸奖。”

  黄锦暗自点头:果然是杨慎的外孙女,落落大方,有大家之气。

  而那陆胖子则是另外一种模样,他只随意看了唐小姐一眼,就继续埋头喝茶:“好茶,好喝。”

  胖子怕热,大热天的,走了这么长路,早渴得不行。

  陆畅对于美貌女子没什么感觉,一来年纪不大,二来胖子成熟得都迟,倒不觉得不二仙子这里有什么意思。相比起美女而言,一杯绿茶对他来得更有吸引力。

  吴节装出同唐宓关系一般的模样,也是一恭身:“见过不二仙师。”心中却是苦涩,有个声音在喊:宓儿呀宓儿,我吴节终于走到你跟前了。

  突然有一种酸酸的感觉。

  唐小姐心中也是疼到极处,表面上却淡淡道:“几天前,听了公子的曲子,正是我蜀派的手法,可惜不到之处实在太多,若你有心学琴,得从头学起。”

  “那是,还请仙子指点一二。”

  唐小姐点点头,径直走到上座,摆开了古琴,弹了几个音符,竟一板一眼地传授起来。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子,吴节纵有千言万语,却如何说得出口。

  当下只能收摄起心神,胡乱地学了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唐小姐突然眉头一皱:“吴公子,你心神乱了。弹琴最讲究中正平和,若心不静有如何把握中其中意韵?”

  吴节叹息一声:“时世如烟,人在其中,又如何做得到心若止水,吴节自不行也不能。”

  唐小姐身体微微一颤,手停了下来,良久,才幽幽道:“要不,我先弹一首曲子替公子调匀气息。这一曲《松风艹》最能让人心绪平静,清风入我怀,什么愁啊苦啊,都想不起来了。”

  “还请仙子演奏一曲。”

  唐小姐点了点头,慢慢地弹了起来,曲中竟带着一丝丝松树的清香,吴节的心情也随着这音乐慢慢地平静下来。

  这个时候,胖子已经喝了两杯茶,身体通泰了,可汗水却出了一身,站起身来,叫声:“好热,我去院子里吹吹风。”就大步走了出去。

  吴节和唐小姐互相看了一眼,这家伙毕竟是个大毛孩,让他在这里静坐,比杀他头还难受。

  随着那阵让人不由自主安静下来的乐曲慢慢渗透进人的心肺之中,屋中再没有半点其他声息,只那口红泥小火炉上的陶壶在袅袅地喷着白气。

  唐小姐的琴音中有一种不可名状的魔力,这首普通的曲子落到她手中,弹得平和典雅。

  吴节虽然对古琴不太精通,可听了半天,突然发现,这曲风却在听众不知不觉中有些变化。那掠过山岗的松风却逐渐变成暖洋洋的春风,吹过绿草,抚过红花,让人懒洋洋地提不起劲来。

  再回头看去,那黄老太监已经将手支在下巴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

  吴节本听得身体有些发软,这事却猛然惊醒,嘴唇微微动了动,想要说话。

  唐小姐却摆了摆头,眼眶却有些湿了。曲子又是一变,变得古风盎然。

  吴节仔细一听,却是《草虫》。

  喓喓草虫,趯趯阜螽;未见君子,忧心忡忡。

  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降。

  ……听那蝈蝈蠷蠷叫,看那蚱蜢蹦蹦跳。

  没有见到那君子,忧思不断真焦躁。

  ……这曲子选自《诗经?秦风》,写的是一个妇人思念远在战场上的丈夫。典型的秦地民曲,赳赳老秦,即便是这种述说心中思念之情的乐曲,依旧热烈大胆而直接。

  ……陟彼南山,言采其蕨;未见君子,忧心惙惙。

  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说。

  吴节将眼睛闭上了,泪水却在里面不住打转,却如何敢流泻而出。只觉得鼻子也酸了,喉咙也堵了。

  唐小姐弹完这两段,就进入了结尾部分。

  陟彼南山,言采其薇;未见君子,我心伤悲。

  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夷。

  ……如果我已见着他,如果我已偎着他,我的心中平静了。

  是啊,只要能见上一面,心中就平静了。她这是对我充满了信心啊!

  吴节默默站起身来,将唐夫人写的字条放在茶具下面,站起身来,一作揖,深吸一口气:“多谢不二仙师指教,吴节受益良多。我有一件最最要紧的事去做,这也是一个男儿必须做的。就此告别。”

  “好,今天就到这里,吴公子在琴艺上悟姓不错,以后若有闲不妨再过来学习。”

  “最近不会再来,马上就是乡试,吴节誓在必得。”

  唐小姐脸上露出欣慰之色,也起身一福,再不说话。

  “要回去了?”这个时候,一直在旁边睡觉的黄锦突然睁开了眼睛。

  吴节这才发现这老太监眼睛里全是精光,哪里还有半点睡眼朦胧的样子。看起来,这黄锦刚才一直在装睡。

  吴节心中一凛:这就是个人精。

  “终于可以回去了,这个时候还赶得及谭纶那边的文会吗?”陆畅还是有些不死心。可看了看天色,他就知道自己多此一问。

  已经快到半夜了,现在大约是后世燕京世界晚上九点左右。

  古人都有早睡早起的习惯,尤其是官场中人每天凌晨四点就会起床,好去衙门点卯。因此,晚上九到十点就要上床睡觉,这叫人定。

  陆家乃是豪门,也有同样的规矩。

  至于王府,也是如此。

  刚才在绿竹观耽搁了这么长时间,这个时候,那边的文会应该已经散了。

  陆胖子也是没有办法,就从吴节和黄锦出了陆府。

  黄锦的手下也是乖觉,早早地叫马车停到另外一头一条僻静的小巷里。

  出了陆府,陆畅正要工吴节和黄锦拱手做别,却见一乘马车嚣张地冲过来,“吁!”一声停到陆府门口,撒下一片酒气。

  就看到陆轩和林廷陈兴致极高地从车上下来。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