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琴为心声

   弹琴的正是林廷陈,只见他嘴角带着微笑,双手轻轻抚仙,或揉或托或挑,双手稳健有力,一派从容潇洒。再听他演奏的乐曲,显然极擅此道。

  至于陆轩,则闭目盘膝坐在地上,似睡非睡,依旧是那副冷漠高傲的神情。

  林廷陈弹奏的正是古琴曲中,最有名的《高山流水》中《高山》那一段。

  此曲颇有些来历,传说先秦时证明的琴师俞伯牙在野外弹奏这首曲子的时候,前来砍柴的樵夫钟子期竟然能够听懂曲中的意味,发出“巍巍乎高山”“洋洋乎流水”的感叹,二人遂成好友。

  钟子期去世之后,伯牙摔碎琴弦,终身不在演奏,以示知音不再,弦断有谁听。

  老实说,林廷陈这曲弹得不错,一派突兀洪亮,如同有一座险峻高岭正迎面而来。似乎能够感觉到那掠过高岗上的大风。

  吴节在现代社会中正上一个古琴学习班,他拜的老师乃是国内有名的古琴圣人,据说是梅庵派的传承人。他在古琴上有些天分,可惜入门实在太迟,已经过了最佳的学习年龄。不过,基本的素养还是有的,眼光也高。

  自然听得出这曲子的妙处来,一般来说,像这种以琴传讯以琴会友的演奏形式。若来的人弹奏《高山》,听的人觉得合了自己心意,会照例回一曲《流水》。

  显然,林廷陈抱的就是这种心思,欲以琴音打动唐宓,寻一个红颜知己。

  一想到这里,吴节心中就是一阵阵怒气翻涌而起。

  这个时候,林廷陈的一曲《高山》终于结束,其余几个士子都低声称赞:“好一曲巍巍乎志在高山,林公子将这首曲子中山岳之伟岸已经表达到极至。可见公子胸怀宽广,吾等佩服。”

  “方才我三人各自弹奏了一曲,奈何技艺有限,入不得不二仙子的法眼,道观里却是毫无东经。林兄这曲如此高妙,若我是那不二仙子,定要说一声‘善哉,子之心与吾同’,此又是一段佳话了。”

  林廷陈有些得意,装着浑不在意的样子:“此曲林廷陈已经弹奏多年,可始终把握不住其中的意境。今夜却不知道是怎么的,心有所感,算是灵感闪现,竟如有神助,比往曰却要好上许多。不过,终归还是有不到之处,只怕未必中了不二仙子的意。”

  吴节再听不下去,抱着琴大步走了过去。

  听到脚步声,众人同时转头,却见吴节和陆畅、陆爽三人走了过来,都是一脸的惊讶。

  “好一个高山流水觅知音,林公子弹得一手好琴啊!”还没等吴节说话,身后的陆三小姐就笑着拍了拍手,“好听,再来一曲。”

  这女孩子也真是邪得紧,自己未婚夫正在别的姑娘窗下大唱小夜曲示爱,换其他女孩子,早就醋劲大发,一张脸不知道难看成什么样子。

  可她却是很兴奋的样子,又蹦又跳:“我就知道今天晚上有热闹看,这才跟了过来,果然这么多人,没白来一趟。”

  说着话,她笑嘻嘻地跑到林廷陈身边,“弹得不错,有时间教教我!”

  林廷陈被陆三小姐亲手捉住,一张脸羞得通红,尴尬得就要钻进地缝里去了,“三小姐,我,我,我……”

  “别我了,究竟愿意不愿意啊。对了,你弹得这么好,里面怎么没有回音呢,那个唐不二,还真是作得很啊,我很不喜欢。”

  “还没呢……”林廷陈已经等了半天,里面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他额头上有汗水纷纷落下,走又不是,留又不是。

  “哈哈,估计是人家瞧不上你的曲子,恩,可惜了,可惜了。感觉丢人了吧?”

  经她这么一打岔,看到林廷陈被捉弄得无地自容,吴节心中的怒气却突然平息了些。他算是明白过来,这个陆爽和他二哥一样就是个没心没肺的,典型的天然呆,遇到这种人,就算是林廷陈这种骄傲的人物也是被动挨整,毫无还手之力。

  “的确是看不上我的曲子。”林廷陈镇定了些,难得地露出一丝苦笑,然后用恼怒的目光看着吴节和陆畅:“你们来做什么,也想弹上一曲吗?”

  吴节会不会弹琴,技艺如何他不清楚,可陆胖子本就是草包一个。

  陆畅立即就不高兴了:“怎么,不许我来看美女啊?”

  “大煞风景。”

  “斯文扫地。”

  “如此风雅的场合,竟然钻出这么两个粗鄙之人,晦气,晦气!”

  三个士子同时摆头。

  “你们,你们……”胖子气得暴跳如雷,就要上前揪住那三人。

  正在这个时候“嗡!”一声,有人轻轻拨动了琴弦。

  这一声力度十足,却悠长缠绵,如同一声长长的叹息,立即将众人说话的声音压了下去。

  古琴曲讲究的是中正平和,其中还带着一丝淡淡的哀伤,如此才算得上典雅。可这种悲伤却不是越悲越好,得哀而不伤。如此才与儒家的中庸二字,和“读”暗合。

  偏偏这个音符极劲伤痛之为能事,好象恨不得要将听众的眼泪都勾出来一样,就意境而言已经落了下乘。

  众人同时觅着声音看去,却见吴节已经盘膝坐在地上,将那张来凤古琴放在大腿上,自顾自地弹了起来。

  正是《胡笳十八拍》,这首曲子乃是汉朝人蔡文姬所做,一共有十八章,每章一拍。叙述的是她从小遭遇战乱,被匈奴劫持,骨肉分离的哀痛。

  他前段曰子在现代社会时,每曰都会弹上一曲,可穿越回现代社会的次数越来越少,缺乏练习,手法未免生疏。

  刚弹不了两个旋律,手指就是一僵,竟然走了调。

  “扑哧!”旁边的陆三小姐就乐了。

  其他几个书生也同时轻笑起来:“就这种琴艺,三岁小儿也不过如此。”

  “琴艺技巧的且不说了,单就这曲子中所传递出来的这份声嘶力竭的伤痛,就已经大大地不雅,真真是脏了耳朵。”

  “呵呵,吴节兄,你这曲子弹得还真好啊,佩服佩服!”林廷陈嘿一声跟着笑了起来,刚才他被陆三小姐一番话挤兑得丢尽面子,以为是吴节特意将陆爽引来给自己难堪,心中自然是又气又恨。

  得了这个机会,自然要大大地挖苦一番。

  “你们,你们这些狗东西说够了没有,讨打吗?”陆胖子大怒,捏紧了拳头。

  吴节却不在意,别人说好也罢,说歹也好,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借这琴音告诉道观里的唐宓:我吴节来了。

  之所以选胡笳十八拍这首曲子,主要是因为唐小姐的身世和蔡文姬有几分相似。

  若唐宓真的有心,定然能听懂这曲子里的含义。

  无论其他人如何嘲笑,如何面脸鄙夷,吴节依旧一脸的恬淡,仿佛其他人都不复存在,都被这一篇撕心裂肺的伤痛所掩盖了覆灭了。

  看到吴节如此镇静,众人都是一呆,同时安静下来。

  那陆轩依旧闭着眼睛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很快,吴节就弹到第十拍。估计是手已经弹得热了,技巧渐渐圆熟起来,音乐声也有模有样地连成一串。

  一种莫名其妙的伤痛之意慢慢弥漫开来,让人的心也禁不住随着那音乐声一点一点绷紧。

  “这曲子,听得有些揪心啊!”这种音乐实在太哀伤了,就连活泼好动的陆三小姐也突然难过起来,忍不住小声嘀咕。

  可是,弹了这么久,道观里还是没有任何响动。

  难道,唐小姐真得就听不明白吗?

  是啊,她肯定不知道我吴节已经进了陆家族学,也不知道我就在她的身边。

  咫尺天涯,大概就是如许场景。

  吴节心中不禁有些浮躁,心神微乱,手上的动作也是一僵,音乐声又乱了起来。

  “不好不好,这声音听得人有些烦躁,你心已乱,这曲子也不用弹下去了。”陆三小姐忍不住伸手掩住耳朵。

  林廷陈也冷笑:“弹到这里,你这曲子已经变成噪音,还用试下去吗?别说不二仙子,就连我们也听不下去。不用再试了,回去吧。”

  “对,不要再弹了。”另外一个书生接嘴:“弹这么差,把节奏绷这么紧,我们听了除了揪心,除了紧张,却感觉不到任何好处。吴节,如此烟火气十足的曲子,也只有你才能弄得出来。想打动不二仙子,无疑是痴人说梦。”

  “哈哈!”几个书生也觉得吴节不自量力,都大声地笑起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道观里突然响起了古琴的声音,这声音洁净得更水一样,从人心底慢慢流过。

  让人的心都顺着这曲子渐渐变得透明,变成青天一碧,空阔万里。

  这一曲吴节却是识得,正是《普庵咒》,是南北朝时候的普庵禅师作的曲子。《普庵咒》描写的是古刹闻禅,庄严肃穆的法曲。也就是《笑傲江湖》小说中所说的《清心普善咒》

  佛家的乐曲讲究的的是天人交融,只小小一段曲子,立即让吴节躁动的心平静下来。

  他突然明白过来,自己刚才那一取《胡笳十八拍》虽然弹得让人心中烦躁,可其中的悲伤之意却正好击中了唐小姐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她这是在用琴音来让她自己平静下来啊!

  看来,选择这首曲子是正确的。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