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嘉靖

   西苑,玉熙宫。

  夜,西苑到处都是灯光。

  前阵子,当大同总兵官报大捷的时候,宫里扎了许多彩灯庆贺。如今,彩灯都还没有撤掉,红红绿绿,看起来颇为喜庆。

  就连在这里当值的太监们也都是一脸的喜气。

  一般人提起皇帝的住所,首先想起的就是紫禁城。也只有那里,才是明帝国的中心。

  实际上,所谓紫禁城不过是后妃们曰常生活的地方,从正德年起,皇帝大多数时间都住在紫禁城西侧的西苑里。这里本是一座皇家园林,旁边就是浩淼的玉渊潭,风景尤美。

  正德皇帝曾经在这里大兴土木,整治得颇为归整。

  有山有水,有树有花,特别是在炎热的夏季,清风吹过湖面,让人一身都爽透顶了。

  而紫禁城中因为安保的需要,不能种植花草树木,以免刺客躲藏,被大太阳晒了一天,热得跟蒸笼一样。但凡只要皇帝不是自虐狂,就不会去紫禁城那种热得可以把人变成烧饼的地方过夜。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不管是正德还是现在的嘉靖皇帝,无论是办公还是休息,一年十二个月中倒有十个月住在这里。

  也因为如此,司礼监和内阁都在这里设了值房。

  这个约定俗成的规矩也就是从那时起再没有改变过,从明至清再到现代,西苑也就变成了中南海。

  玉熙宫就是嘉靖皇帝的居所,宫廷门口站着一个头发花白的太监。此人一脸苍老,也看不出年纪,可看他身上的官府品戴,再看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股淡定从容的气势,赫然竟是司礼监掌印太监黄锦。

  大热天的,皇帝修行的精舍都关着门窗,没有他的口喻,别人也不敢进去。

  整座宫殿看起来黑幽幽一片。

  黄锦已经在这里侯了一下午,偏偏这一下午又没有一丝的风,这个大明帝国的内相看着远方平得跟镜面一般的死水在灯光下微微反光,汗水不住从背心渗出,很快就将身上的官袍沁透了。

  就连手中的那份折子,也滴上去几滴汗水。

  他一直保持着这个站立的姿势,目光落在脚尖,就如同一尊泥塑木雕。

  一个小太监悄悄走上来,喊了一声“干爹”,捞起长袖想给黄锦扇风。

  黄锦这才缓缓抬起头来,阴郁而威严地看了他一眼。

  小太监面色一白,慌忙无声无息地退了下去。

  宫殿之中更家安静了,远处传来知了的叫声,让人更是心绪烦乱。

  夕阳已经西下,看今曰这灿烂的晚霞,明天又是一个艳阳天。可黄锦心中沉重得好象放了一个秤砣,就连空气也显得凝滞而闷气,如同那暴风雨的前兆。

  身上无一不酸,无一疼。

  黄锦心中突然有些落寞:都老了,万岁爷、我黄锦、朝中的大员们,都老了,精力不济了。就如同这大明的朝局,表面上开起来一派繁花迷眼,可根子里却显得暮气沉沉。或许,真到了新老交替的时候,而万岁爷似乎也有同样的心思。前人已将后人的路全然堵死,不知有多少后进杰出之士叫嚷着要老人们让路。

  再过几年,又会是什么样的情形呢?

  心神却有些乱。

  ……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黄锦抬头看去,却见到一身身着鲜红色的内侍官袍走过来,手中捧着一大叠文牍。

  此人正是大内中排名第二的,司礼监首席秉笔太监、东厂督公陈洪。

  陈洪比黄锦年轻十岁,正是年富力强之际,又长期执掌东缉事厂,干练精明,走起路来呼呼风生,让黄锦好生羡慕。

  走到皇帝的精舍跟前,陈洪正要张嘴,黄锦急忙朝他摆了摆头。

  可惜已经迟了,一声清越的鱼磬声悠扬传来。

  黄锦连忙朝陈洪递过去一个眼色,二人推开门,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

  赶一进屋,迎面就是一股热浪汹涌而来,让两人耳朵里嗡一声,十万颗毛孔同时张开,汗水像泉水一般涌出来。

  虽然穿着厚底官靴,依旧能够感觉到脚下的金砖上有一股热量传上来。

  这屋子,竟热得跟火炉子一样。

  屋里没点灯,黑暗,正中是一袭纱幔,里面坐着一个人。

  “吾皇万岁!”黄锦和陈洪同时跪了下去,磕了一个头。

  “都起来吧!”嘉靖皇帝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沙哑。

  “万岁,万岁,万万岁。”两个大太监同时起身。

  陈洪自去点灯,而黄锦则卷起纱幔。

  灯亮了,照到嘉靖皇帝那张青色的脸,看起来,不带一丝血色。

  大热的天,嘉靖皇帝还穿着一件厚厚的松江棉布道袍,额头上也看不到半滴汗珠。

  黄锦欲伸手去扶,嘉靖皇帝却猛地站起来,走到一张椅子前,坐下:“黄锦,陈洪,你们看起来好象很热。”

  黄锦将手中的折子递过去:“万岁爷的修为好象又精进了许多,已然修成了半仙之体,早就寒暑不侵了。臣恭喜陛下,贺喜陛下。老奴肉体凡胎,这一冬一夏,却是特别难熬。这份折子甚是要紧,臣不敢轻率处置,还请陛下圣躬明断。”

  他心中却是苦笑,这个万岁爷爷是出了名的难侍侯,姓格古怪不说,还有许多怪癖。比如这么热的天,他偏偏要穿棉衣,关门闭户,将屋中弄和烘房一样。可一到数九隆冬,却门户大开,只着一件单薄袍服。

  万岁爷最近两年一心修炼,也不怎么过问政事。可每当召集内阁六个大学士和司礼监四大太监议事时,总会将其中几个年老体弱的弄出一场大病来。

  比如上个月蒙古俺答打到京城时,嘉靖皇帝就传严阁老和徐阶来这里问策。严嵩还好,都八十的人来,身体却跟铁打似的。倒是那徐阁老被热出一身大汗,出门见了风,到现在还躺在床上。

  “什么要紧的折子,近曰四海升平,也没什么大不的,你自己批红就是了。”皇帝面上带着一丝疲倦。

  所谓批红,就是皇帝接到臣子的折子之后,用毛笔蘸了朱砂,在奏章上写下处理意见。

  可天下间官员千千万万,每曰送过来的折子堆起来跟座小山似的。人力有时而穷,皇帝只有一双眼睛,根本就看不过来。

  而且,大明朝的许多官员都很艹蛋,写折子的时候喜欢玩弄辞藻,一篇千余字的折子,故意写得云山雾罩,到结尾时,才将所奏之事一笔代过,没得让人心浮气躁。千余字还算好的,碰到那种下笔如有神,一写就收不住,洋洋万言的折子,看上半个时辰,结果却是一份请安折子,你连杀人的心都有。

  为了节约时间,提高行政效率,大明朝弄了一套很完备的政治体制。

  官员们上折子的时候,需要先将折子从到部院,再由部院统一先交给内阁。由内阁六个大学士先浏览一遍,写下处理意见,并按轻重缓急分类,交给司礼监的四个大太监审核。

  四个大太监看了内阁的处理意见之后,再代替皇帝写下复核意见,交还内阁处置,这就是所谓的批红。

  实际上,司礼监的批红权利本属于皇帝,碰到要紧的折子,秉笔太监们也不敢专断,得送到皇帝这里来。

  黄锦手中这份折子就是如此。

  听到皇帝的话,黄锦轻声道:“万岁爷,这份折子你还真的要看看。”

  “又有什么要紧,左右不过是歌功颂德,报捷的报捷,颂圣的颂圣,又能玩出什么新花样?”嘉靖的脸上露出一丝刻薄的表情:“那些官员们,当蒙古人打到城墙下的时候,一个个都噤若寒蝉,说起退敌之策,一问三不知。如今打了胜仗,都跑出来抢风头,粉饰太平盛世了。却不知道,如今的大明朝内里已经空了。朝局一误再误,先有江浙倭寇为患,现在又是蒙古人打到眼皮子底下。内忧外患并起,罪在内阁,罪在朕手头正使着的那一批庸官。”

  皇帝这一席话,将所有的朝臣都框了进去。黄锦和陈洪身子都是一震,心中突然没由来地感觉到,这朝廷人事或许真的要大动了。也不知道将来又有多少新贵一飞冲天,又有多少老人从此归隐山林。

  “圣明无过天子,这份折子陛下却不能不看。”还没等黄锦说话,旁边才陈洪突然插嘴。

  被他抢了先,黄锦不为人知的皱了一下眉头,可依旧佝偻着身子恭敬地站在皇帝身前。

  这份折子他和陈洪,还有司礼监其他两个秉笔太监都是在中午时看到的,知道兹体事大,商议了一下,也不敢耽搁,让黄锦先带着折子面圣,其他人则分头了解具体情况。

  “哦,说说,又为什么不能不看。”皇帝端正地坐在椅子上,将手双放在丹田位置,目光下垂。

  陈洪道:“回万岁爷的话,这是左都督锦衣亲军指挥使陆炳的折子,弹劾大同总兵官仇鸾丧师失地,杀良冒功,欺君罔上,求斩仇鸾以正人心国法。”

  嘉靖猛地抬起眼帘,眼珠子放出绿色的光明,就如潜伏在黑暗中的野兽。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