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有些杀气

   这篇文章也不知道是谁抄的,字写得非常不错,一手奔放的行书。到文章结尾处,有几个字显得些微潦草,估计是誊录之人已经压抑不住心中的激动,手颤所至。

  李白的作品雄奇奔放,俊逸清新,有一种排山倒海、一泻千里的气势。

  这种包含着强烈情怀的文字,放在任何一个时代,即便你有再独特的审美品味,也不能不为其所动。随着那跳荡不羁的文字,犹如烈风奔流一般的磅礴大气所征服。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谪仙人三字实至名归。

  李白的诗歌或许还有好几种不同的韵味,但就《春夜宴桃李园序》和《与韩荆州》两篇文章而言,却是其风格的最强烈体现。

  见代先生拿出这篇文章,吴节松了一口气。

  看样子,代时升叫自己过来并不是因为斗地主这件事,而是想确定这篇文章是否是自己所作。

  毕竟,李白的文章实在太出色了。任何人都不能想象,这样的作品会出之吴节这么一个弱冠少年之手。况且,吴节前几天的课后作业写得十分平凡。

  难怪先生会心生疑惑。

  或许,代时升会现场出几个题目当场测试也说不一定。

  对此,吴节倒没有什么担心的。要考才情,自然不会考公文写作和八股时文,那可是吴节的短板。

  最大的可能是散文、骈俪文或者诗词,学了一辈子中文,又恶补了那么长时间的国学,无论代先生出什么题目,吴节都有信心抄上一首把他彻底震撼。

  心中安定下来,吴节嘴角一翘,瞬间平静下来:“正是学生所作,可有不当的地方?”

  “不当的地方多了。”代时生的声音更大,怒道:“真以为你是少年英才,就可傲啸王侯了?”

  “学生不敢,还请教。”吴节心中不以为然:李白的文章你都看不上,未免也太自大了点吧,非要鸡蛋里挑骨头,这不是故意为难我吗?我吴节又做错了什么,值得你如此大动肝火?

  “你也别不服气,你这篇文章自然是写得极好的。”出乎吴节的意料之外,代时升突然激动地站起来:“好,非常好。想不到我的学生中竟然出了这么一个天才,哈哈,真是,真是……灵动飞扬,豪气纵横,像天上的云气,读之心胸竟为之一畅。”

  说毕,就放声大笑起来。

  “原来代先生叫我过来,就是为了表扬我啊!”吴节一想,心中立即得意起来。

  装出一副谦虚的模样:“先生谬赞,学生无地自容。”

  “什么无地自容,无地自容的应该是严嵩父子和徐阶徐阁老。这三人都是青词高手,以诗词歌赋名动天下。若看到你这文章,只怕要羞得封笔了。”代先生笑得面容都扭曲了:“吴节,还好你不是内阁学士,若你是天子近臣,只需写上几篇青词,就没其他人的事了。”

  嘉靖皇帝是个狂热的宗教份子,爱好青词,只要善写这种题材的大臣,都会得到重用。比如严嵩的儿子严世藩,比如徐阶,都以此为进身之阶。

  代时升这句话让吴节心中一动,只需等到明年春天,他就能考中进士,到时候入翰林院,免不了要同皇帝接触。如果能写得一手好青词,或许是一次莫大的机遇。对,下去之后,得好生背几篇备用。书到用时方恨少,凡事得想到前头。

  吴节还要再谦逊,代先生突然收了笑容,恶狠狠地看了吴节一眼,不客气得呵斥道:“吴节,知道你这篇文章闯了多大祸吗?”

  吴节一头雾水,不过一篇自荐文罢了,还能闯祸:“恩师,学生不明白。”

  “不明白就对了,你若明白,单凭你胸中的才学,还用来我这里读书?”代时升哼了一声,阴森森地道:“实话同你说吧,你那曰报考陆家族学的时候,是不是二老爷亲自主考,当时还有十个秀才?”

  “对,是二老爷的主考,另外还有十个秀才,怎么了?”

  代时升:“那十个秀才都被南衙缉捕,估计会被革除功名,流三千里。”

  “啊!”吴节大吃一惊:“怎么会这样,他们又犯了什么事?”

  “犯事,不需要啊,锦衣卫拿人,需要什么罪名?就算没有,罗织一个还不容易?”代先生脸上的疤痕在烛光中泛着红光,犹如一把饱饮人血的刀子。

  一刹间,吴节突然想起这人以前曾经做过锦衣卫头子陆炳的幕僚,手头也不知道坏了多少条人命。一但下起狠手来,要结果十个小小的秀才,眉头也不会皱一皱。

  一道霹雳砸到头上,吴节有些呼吸不畅。但他还是很快镇定下来,如果真有事,代时升也不会同自己说这么多废话,直接就让人把他给拿了。

  虽然说万文明和自己关系密切。可同权势滔天的陆家比起来,他那个都指挥佥事也就是个摆设,根本保不了吴节。

  缓缓吐了一口气,吴节道:“哦,先生也想流放吴节啊。长者有命,学生不敢不从,自然束手就擒。”

  见吴节毫无畏惧,代先生眼中闪过一丝欣赏之色,神情缓和下来,扑哧一笑:“抓你,我还舍不得呢!好不容易得了这么一个才情天下第一的学生,怎能放过。不将你调教成无双国士,如何甘休?不将你调教成陆家未来的顶梁柱,第一臂膀,如何甘休?不如此,某怎么能报得了陆公的深恩厚德。没有陆公,某早就成了冢中枯骨。如今陆家正值危难之秋,正是代时生舍命报效之时。小子,知道这篇文章给陆公惹出多大麻烦吗?”

  “麻烦,不过是一篇文章而已?”吴节不解。

  “放屁,文章千古事,那可是要传诸后世的,什么不过是?”代时升突然破口大骂:“小子,怪就怪你这篇文章写得实在太好。若是流传出去,瞬间就能轰动整个京城。就因为如此,我就不得不将知道这篇文章的人通通灭口。什么‘躬吐握之事,使海内豪俊,奔走而归之,一登龙门,则声价十倍!所以龙蟠凤逸之士,皆欲收名定价于君侯’,什么‘则三千之中有毛遂’,你把陆公比作什么了?”

  “孟尝君,信陵君还是平原君?养士干政,究竟想干什么?”

  “你也不想想当今天子是何等圣明之人,圣君无名臣,有名臣无圣君。你想干什么?”

  “如今,陆公已失圣眷。朝中已有宵小之辈蠢蠢欲动,欲至陆公于死地。你这篇文章一出,就座实了陆公阴蓄私党的罪名,想将他放在火上烤?”

  “陆公身子已经不成了,一动不如一静。历来伴君如伴虎,一动不如一静。难道你想使他晚节不保吗?”

  一连串呵斥滚滚而来,代时升越说越激,就差挽起袖子打人了。

  吴节看得好笑,想不到这个代先生的姓子如此火暴,跟传统意义上文人全然不同。

  不过,他心中也是微动。当时抄李白这篇文章时,他也是没想到这一层,如今果然惹出麻烦来。

  看来,抄古人诗词也不能乱来,都揣摩出其中的厉害关系。比如太祖的《沁园春》虽然气象万千,威武宏大,可若放在古代,光那句“看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就足够让有心人给你安上一个意欲谋反的罪名。

  这一点,以前还真没注意。

  强忍着笑意,吴节一作揖:“学生受教了,当时也是受激不过,这才胡乱写了这么一篇文字,没想到却有不妥的地方,还请恩师责罚。”

  “算了。”代时升摆了摆手:“你如此这般的人物,要办你也等不到今天。良才美质,谁不喜欢。实话同你说吧,当初,大老爷就曾经想过要将你拿下的。不过,陆公和二老爷深爱你的才华,有心栽培,这才让你进了族学的。此事以后你无须在别人面前提起,好生读书,也不枉陆公的一片心意。”

  说罢,就将那篇《与陆杭书》凑到烛光前,点着了。

  吴节也没想到连陆炳都知道自己的名字了,心中些微得意,又暗自警惕。

  看来,这篇文章还真没办法流传出去为自己获取名声,真是可惜了。

  话已说完,看样子代先生也不会拿自己如何。吴节松了一口气,正要告退。

  代时升突然一皱眉,道:“吴节,最近你怎么回事,写的文章好象换了一个人似的,意思虽然对了,可辞藻文笔却是极差?”

  吴节忍不住有些脸红,不抄袭,自己的真实水平还真不怎么样。不过,既然要混官场,将来免不了要同公文打交道,这一关无论如何也是绕不过去的。

  吴节想了想,道:“学生以前身患疾病,一直没进过学堂,诗词歌赋上还有些天分。至于公文,以前却没见过,得从头学起。”就将自己的身世一一同代先生说了。

  “倒是,诗词歌赋讲究天分,可文章却靠苦练。”代时升听完,点了点头,说:“好生读书,以你的天分,只需一年,当有小成。下来之后,我不会对你客气。玉不琢不成器。”

  “多谢恩师。”吴节又要再次告辞。老实说,同代先生这个曾经的锦衣卫第一幕僚说话,有不小的压力。

  “等等,斗地主怎么回事?”

  终于提起这事,吴节心中咯噔一声。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