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如此单挑

   “看什么看,没见过赛潘安啊?”小胖子呵斥一声,狠狠瞪了吴节一眼。

  “扑哧!”吴节乐得低笑出声,这死胖子……自我感觉不要太好。不过,他能有这种不切实际的自信,还是很让人佩服的。

  见吴节留意那个胖子,程管家在旁边介绍说这人就是陆家嫡孙二少爷陆畅,大少爷陆轩因为身子不好,已经好几天没来学堂,在院子里休养,估计还要过几曰才能过来。

  说着话,程管家就带吴节去后院领了一套文房四宝和十几本书,又叮嘱了几声,这才走了。

  因为没有熟人,也没人同他说话,吴节索姓大大方方地走进书屋,找了座位坐下,默默地看起书来。

  还有没有到上课的时候,陆续有学生走进书屋,各自找了位置,有人在说话,也有人在看书,渐渐地热闹起来。

  说起陆家的藏书,倒有些价值。吴节手头领的《四书注解》上除了官方刊订的朱熹的批注之外,还密密麻麻地写了许多小字,都是前人的注解,同原文对照样着看,却有许多新的收获。

  正看得入巷,“啪!”一声,一叠硬纸板扔到桌上。

  这些硬纸板大约两指长宽,上面标记着不少的符号,有筒子、条子和万子,看起来好象是一种牌戏,应该就是麻将的前身叶子牌吧?

  吴节惊讶地抬起头,却见陆畅恶狠狠地盯着自己:“喂,你叫吴节吧,刚才是你是在笑话我吗?”

  小胖子身边是一群没有秀才功名的学童,估计是陆家的子弟。

  这些孩子个个面带凶光,竭力作出一副我是恶人的模样。

  陆畅不过十五六岁年纪,旁边的那几个孩子也大多十一二岁,最小的那个才八九岁,脸上还拖着鼻涕。古人营养不良,身坯比起现代人小上一圈。

  “恶霸欺压善良书生,纨绔子弟欺男霸女,这桥段怎么如此眼熟?”吴节突然想笑,在后世他也是一个成年人,已经过了与人争强斗胜的年纪。

  若说起以前读中学的时候,因为是孤儿,家境贫寒,也曾经被高年纪的学生欺负过,狠狠地同他们打了几架。

  眼前这种情形落到吴节眼中,他不但毫无畏惧,反有一种奇怪的亲切感。

  看到吴节憋着笑,陆畅更怒:“吴节,是好汉咱们就出去聊聊,也别说我欺负你,一对对单挑。”

  一边说话,一边伸出右手拇指指了指自己的下巴,一副吃定吴节的模样。

  “对,出去聊聊。”几个小屁孩子跟着一阵叫嚣:“我叫畅少爷乃是京城第一条好汉,等下打架,一只手就能将你这个酸丁打死!”

  看到这一片混乱,学堂其他书生要么面色发白,慌忙将头埋进书本。要么冷笑地看过来,一脸的鄙夷。

  “单挑,好啊。”吴节一愣,大觉意外。他也没想到自己来学堂的第一天就遇到这种麻烦事。

  眼前这个陆家二少爷不过是娃娃,而吴节则是一个在社会上打滚多年的老油子。若连个小屁孩个搞不定,还混个屁?

  他笑笑了:“你真要同我比,不后悔?”

  这句话一说出口,小胖子好象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你废话好多,要打就快点出去,也就是三招两式的工夫。你不会是在磨蹭吧,等下先生来了,还搞个屁啊?走走走!”

  就要伸手来拉吴节。

  吴节慢吞吞地站起身来,一把将桌上的那叠纸牌收到手中,手法干净利落,快得让人看不清动作:“一钱银子一番,二缺二,再凑两个人吧。”

  几个小孩子都是一呆,陆畅眼睛都瞪圆了,竟然有些口吃:“你……你的意思是、是打叶子牌,你用叶子牌和我单挑…”

  “打架,多没品味,你揍我或者我揍你,又没有一文钱好处,费而不惠,君子不为。再说了,这么热的天,等下一打起来,浑身大汗,又粘有热,舒服吗?你又那么胖……”

  吴节右手在桌上一滑,那叠牌在桌上拉成长长一列。然后又如长龙一般猛地一收,落到手上:“现在,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只见,他右手手指飞快弹动,那一叠叶子牌就如同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牵引着,上下翻飞,闪电一般地交错分合。

  这一手单手洗牌术是扑克牌魔术中的基本功,对现代人来说并不陌生。从九十年代香港电影《赌神》起,就已经到了家喻户晓的地步。

  到如今,随着刘谦大红,吴节也曾经想过学几手魔术打发时间。

  当年为了学这手扑克牌魔术,他在电脑里下不少视频资料反反复复地看了很多遍,又买了一副扑克练了很长一段时间。但因为天分有限,也没学到什么真本事,倒是洗得一手好牌。

  当然,这个手法落到真正的高手眼睛里当然是笨拙呆板,不值一提,但用来吓唬陆畅他们足够了。

  唯一让吴节觉得麻烦的时候,叶子牌又细又长,不是很顺手。

  还有,这套魔术已经很长时间没练,有些生疏,至于其他复杂的技巧还是玩不了。

  随着吴节这一阵令人眼花缭乱的手法,刚才还一脸恶像的陆畅眼睛越瞪越圆,嘴巴也张大成O型。

  至于其他孩子,也都如石话一般。

  洗完牌,吴节右手拇指一弹,一张张牌如穿花蝴蝶一样飞出去,落到桌上,分成整齐的四份:“陆畅,究竟来不来啊,抓紧时间,再找两个人。”

  “丝!”陆畅这才回过神来,抽了一口冷气,惊叫:“厉害,厉害啊,他娘的,你这手真是漂亮,人的手怎么可能灵巧成这样?快说说,快说说。”

  毕竟是个孩子,注意力不能长时间地集中在一件事上。被吴节这一打岔,就忘记先前来找吴节的目的。

  兴奋地抓住吴节的手:“吴节,快说说,这东西该怎么练?”

  几个孩子也兴奋地围了过来。

  “也没什么,关键是手熟。”吴节知道这一关已经过了,抓起牌说:“这牌还是小了窄了些,换成我们老家的那种扑克牌,我还能玩得更好。”

  “什么叫扑克牌?”

  “额,同叶子牌也差不多。不过不是筒、条、万,而是四种花色。”

  刚把扑克牌解释清楚,吴节就看到林廷陈从外面走了径直走到吴节身前,冷冷道:“吴节,这是我的座位,还请让让。”

  陆畅大怒:“林廷陈,你来扫什么兴,没看到我正同吴节说话吗?”

  林廷陈并不害怕陆畅,只道:“先生过来了。”

  “先生来了呀,玩不成了,没意思,没意思。”陆畅嘟了几声,见吴节还站在那里,就拉了拉他的袖子,指了指最后一排角落中的一个座位:“那地方没人,坐那里去吧。”

  吴节含笑着点了点头,收拾起书本。

  刚离开,就听到背后的林廷陈一声冷笑:“斯文败类,玩物丧志。”

  吴节也不同他一般见识,自是懒得理睬。

  显然,陆家族学的先生在学童们心目中很有威望,刚才还围在吴节身边的小孩子们顿时作鸟兽散,各自寻位置坐下。

  吴节看得明白,陆家这群顽童的方位大多在后面几排或者光线不好的角落。而新招的秀才们大多在前排。

  看来,优等生坐好位置,是有传统的。

  唯一例外的是吴节,吴节的位置位于最后一排靠窗的角落,前面是陆畅和几个一脸懒的陆家少年。他好歹也有功名,如今却被几个顽童包围。

  好在吴节觉得坐那里都是无所谓。

  既来之,则安之。

  很快,学生们都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等着开课。

  在第一排中间,正对着先生的讲桌的地方还空了一个位置。

  陆畅将头转过来:“喂,我说吴节,等下再说说你那什么扑克牌有什么得趣的玩法。”

  “玩法多了,桥牌、双抠、斗地主、七鬼九二三,有时间我跟你说说。”吴节笑着摆了摆头,将书本摆好,慢慢地磨起墨来。

  一边磨一边说:“这其中最有意思的是斗地主,只需三个人就能玩,不像叶子牌,非得凑足四人。”

  “三个人就能打,太好了,以前玩叶子牌,老找不到足够的人数,烦得很。”小胖子高兴得下巴上那一圈肥肉都在抖动:“如果你这斗地主真的好玩,我和小妹随时都有空,她也是个闲不住的,到时候叫上你。”

  “好啊,到时候再说。”吴节随便应了一声,也不放在心上。

  陆畅着家伙,表面上看起来很烦人,其实心地并不坏。主要是家庭条件实在太好,养成了纨绔姓子。说起来,还真有点像我高中时的那个同桌,好象姓廖吧,高三的时候做高考移民去了疆省,后来也没有联系。

  一晃,就是很多年没见到了。

  估计以后也在没机会见面。

  那家伙也是同样的胖子,同样的直线条,没心计。

  记得有个人说过:任何一个故事中都会有一个胖子。

  世界因为有了胖子,而变得有趣。

  一阵笃笃的木杖声传来,刚才还同吴节说话的陆畅立即直起了身体,低声道:“先生来了,你小心点,他的脾气很不好。”

  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子的神色中难得地带着一丝畏惧。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