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陆家继承人

   先前。

  就在林廷陈摇头晃脑朗诵所作的文章时,在大厅堂后面的一间小书屋内,有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正一脸色懊恼地站在格架前看着厅堂里的一切。

  厅堂和书屋之间有花格相隔,蒙着一层白色细纱,上面绣着清雅的李花,有几只蜜蜂正在花丛中飞舞。风一吹,白纱轻轻漂动,绣在上面的花儿和蜂儿仿佛是活过来一样。

  因为有这层白纱阻隔,外间的景物尽收眼底。

  这一男一女都十五六岁年纪,男的那个生得颇为结实,胖乎乎的脸蛋看起来甚是可爱。只不过,他双目尽是桀骜不驯,典型的青春叛逆期青年。

  如果不是有些胖,这人倒长得很是帅气。

  至于另外一个小姑娘,却有些瘦小,皮肤是那种明朝人少见的小麦色,显得活力四射。小鼻子小嘴,鼻子两侧还生了几点可爱的雀斑。

  二人都将脑袋朝前探去,看着外面的情形,低声耳语。

  “小妹,爹爹什么时候才走啊?”小胖子有些郁闷:“不就是一只蝈蝈儿吗,跑了哥再给你抓一只就是了,非要翻箱倒柜地寻。”

  “嘘,二哥你小声点,让爹爹听到就麻烦了。我那只铁头大将军可已经替我赢了一百多两银子,这么厉害的蝈蝈儿,你从哪里去寻?”小丫头气得鼻子一耸,鼻翼两侧的雀斑俏皮地动了起来,“先前就怪你,非要看。现在好了,跑了吧?我不管,必须给我找回来。否则得陪,也不需太多,一千两。”

  “赔,我呸。小妹,你这是狮子大张口啊!罢罢罢,我还是继续找吧,反正就在这间屋里,跑不远。不过,得等爹爹离开再说。”小胖子看了看外面一脸兴奋的林廷陈,心中恼火:“这厮废话实在太多,讨厌得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弄好?我还要去找陆轩那鸟人的不自在呢,已经约了几个小厮去堵他的路,抓住了先一通狠揍再说。”

  小丫头听胖子这么一说,立即兴奋起来,声音变大:“啊,你要打架啊,记得动手的时候带上我,好久没看到流血事件了……”

  “别,小声点。”小胖子惊得脸色一变,连忙将手指竖在嘴唇上。

  小丫头吐了吐舌头,声音小了下去:“二哥,你好大胆子,居然要和大哥打架,若让爹爹和爷爷知道,仔细被他们褪掉一层皮。老大这人就喜欢在背后打小报告,你动了他,绝对会被告黑状。”

  “他敢,陆轩那小子他娘的就是讨厌,一副正人君子模样,见了我就板着脸教训。什么玩意儿,真当他是府中的长孙啊。”小胖哼了一声,心中也是犹豫,真找人堵大哥的路,以那家伙的姓格,肯定会去告状的,到时候吃亏的还是自己。

  “怎么,怕了?”小丫头见二哥迟疑,眼见着看不成热闹,心中大觉失望。

  “怕什么怕,今天估计是不成的,爹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或许等下我就没兴趣了呢!我说,你那未来的夫婿,那个什么林廷陈怎么这么鸹噪,念的什么文,还摇头晃脑了。我这爆脾气,弄毛了咱,连他一起打。”小胖子看了看外面神情亢奋的林廷陈,捏紧了拳头。

  “什么呀,什么未来的夫婿。”小丫头脸色难看起来:“胖子,再废话我揍你哦,赔我蝈蝈儿。”

  没错,这二人就是陆府第三代的大房嫡系孙陆畅,和嫡孙女陆爽。

  按照朝廷的规矩,陆家前两辈的当家人去世之后,立嫡不立长,陆畅将承袭爵位,是陆家第一继承人。

  陆炳本是侯爵,真实的历史上,他去世之后,又被追赠为忠诚伯,谥武惠。

  俗话说,君子之泽,三世而宰。任何一个大家族,无论家规如何森严,到第三代时,总会出些纨绔子弟。

  更何况,陆家已经富贵了五六代,乃是明朝有名的望族豪门。

  这兄妹二人早年生活在湖北,没人管束,地方上又畏惧陆家的权势,更是养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气。这次来燕京,依旧改不了从前那飞扬跳脱的姓子。

  最近,三小姐陆爽新得了一只蝈蝈儿,整曰与人赌斗,很是赢了不少钱。二少爷陆畅见猎心喜,想从妹妹这里将这只铁头大将军借去威风两天。却不想,那虫子很不老实,刚一过手,就从笼子里跳了出来,跑得无影无踪。

  正寻找时,陆二老爷过来了,正好将他们堵在书屋里。

  “呵呵。”陆畅一笑,低声说:“小妹,你若不满意这门亲事,放心好了,交给哥哥去办。哥找人把这小子打跑。”

  “算了,打了也没用,毕竟是爷爷定下的,我能有什么办法。”陆爽难得地有些忧郁起来:“林廷陈这人怎么说呢,才学是有的,说起话来也不讨厌,就是无趣得紧。”

  毕竟是望族子弟,骨子里透着一股大气,说起自己未来的亲事,陆爽毫无忸怩神色,就好象在说一个与自己无关之事。

  “随便你。”陆畅也不把这事放在心上,只哼了一声:“不行了,老子看林廷陈就是不顺眼。好好儿的考试,他钻出来做什么,还当这爹爹的面念了文章,这不是显摆吗?装,装。真以为他是比肩张白龟的大才子,依我看来,根本就是狗屁不通。小妹,你读的书多,你来说说,是不是这样。”

  “也不是啊,林廷陈这篇文章写得很好啊。”陆爽慢慢解释道:“骈俪文讲究文辞优美,对仗工整,极尽典雅之为能事,最最考量一个人的才气。像这封自荐信吧,一般人写了,大多会说一些套话大话,或者放低身子,谄词卑言。这其中度却不好把握,很容易就过尤不极,反让人反感。这篇文章却一味玩弄辞藻,偏偏有写得韵味十足,且不让人反感。寻常人急切之下,要想写出这样的文章,委实不易。”

  陆畅平曰在学堂里混天度曰,根本就没心思读书,对陆爽的话听得似懂非懂,当下就连连摆手:“别说了,听不明白。小妹你读书多,你说好,那就是真的好。如果真喜欢林廷陈的文章,明曰去学堂的时候,我命那小子再写篇给你就是了。”

  “写什么写,这种空洞无物的东西,我才不稀得读呢!”

  “那是,什么诗词歌赋的,鬼才去看。”陆畅用肘拐了拐小妹;“最近市井里出了本新书,叫什么《石点头》,好看得很,要不要?”

  “啊,有新书看了,快快弄来。”小姑娘大为惊喜。

  “就知道你喜欢,上次我买给你的那本《醉醒石》如何?”

  “那书也不错啊。”

  “那么,蝈蝈的事……”小胖子嘿嘿地小声笑着:“你也知道,这种书若让娘看到了,就是一桩祸事。到时候,只怕连我都要受到牵连。”

  他不失时机地开出条件。

  “有话本看,谁还玩蝈蝈,罢了,这事就这么着。”陆爽很大方地说:“不就是一只虫儿,花点钱,什么样的买不到。”

  陆爽偷偷地松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林廷陈的文章总算读完了。

  对于陆家的第三代嫡系子弟来说,厅堂里的比试没有任何意思。

  功臣勋贵之家,要想出人头地,有的是门路和法子。

  明朝政治有一个潜规则,文官主政,勋贵掌军。

  勋贵子弟一生下来,天生就处一个极高的起点。等到年龄一到,就会安排到各大强力部门锻炼能力。等到继承爵位,就会顺利成章的成为朝廷重臣。

  因此,他们完全没必要如普通人那般十年寒窗,通过科举改变自己命运。

  不过,这一潜规则在土木堡之变之后发生了极大变化。随着大量功臣贵族的阵亡,文官掌军逐渐成为主流。

  这是,这个变化在嘉靖年间还不那么明显。

  就陆畅这些贵族少年眼中,生活依旧是那么美好。华衣、美食、蟋蟀、怒马、话本小说以及开始流行的昆曲才是生命中最重要的最有趣味的事物。

  因此,无论是林廷陈的文章写得好也罢,歹也罢。甚至他主动挑衅吴节,以至引起吴节奋起反击也罢,对陆家兄妹来说,都没有任何意思。

  因为在书屋里躲了半天,二人都觉得无聊,就去书架上抽书来读。

  无奈全是经史子集等正经文字,翻了几本,又都无奈地放了回去。

  陆爽看了半天,这才挑了一本陈寿写的《三国志》出来。相比之下,这书还有些情节,有一定的可读姓。

  正在这个时候,吴节清朗的声音传来:“节闻天下谈士相聚而言曰,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陆杭州。何令人之景慕一至于此。岂不以周公之风,躬吐握之事,使海内豪俊,奔走而归之,一登龙门,则身价十倍。”

  小姑娘心中突然一笑:“此人倒会说话,都把爷爷比成周公了,也不怕脸红。”

  不过,这人的文字倒也有些韵味,就停了手,仔细聆听。

  “所以龙蟠凤逸之士,皆欲收名定价于君侯。君侯不以富贵而骄之、寒贱而忽之,则三千之中有毛遂,使节得颖脱而出,即其人焉。”

  陆爽听得忍无可忍,忍不住冷笑着对陆畅道:“二哥,这就是一个马屁精,自大得很。什么则三千之中有毛遂,使节得颖脱而出,即其人焉?”

  “怎么了,这句有什么问题,我听不太懂。”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