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岂有逃避之理

   出了考场,外面好多人,许多考生并没有急着离去,而是呼朋唤友,交流考试心得。更有人相约一同去那烟街柳巷放松心情。

  经过这一场考试,彼此都已经成了不是同年的同年,见吴节出来,便有不少士子上前邀约。

  吴节一一客气地回绝了,只说自己急着回家,他曰有空,再与各位同仁游宴。

  他一边回着话,一边朝前看去,不出意料,锦衣卫的探子况贵和牛立春都穿着便服,站在另一头的巷口等在那里。

  人实在太多,又都是心气高傲的读书种,那两人也不敢造次,只将目光牢牢地锁定在吴节身上,凶光毕露。

  吴节自然不惧,不但如此,反朝那二人微微一笑,将考篮小心地放在地上,镇定地走了过去。

  况贵和牛立春二人见吴节如此好整以暇,俱是一呆。锦衣卫恶名赫赫,别的人犯遇到这种情形,要不吓得瘫软在地,要不就扭头夺路狂奔,像吴节这样的还是第一次见到。

  两人心中对吴节倒有些佩服,朝他点了点头,就闪身进了旁边的小巷。

  这条小巷甚是偏僻,是个死胡同,平时也见不到进个人。二人在里面等了不一会儿,就看见吴节逍逍遥遥地走进来,一脸的平静:“二位,久等了吧,咱们这就去见万千户吧。”

  一看到吴节这般模样,牛立春心中就来气,骂道:“来得正好,真以为你是读书相公?我呸,连个功名都没有,竟然在爷爷面前拿大,让我等了三曰。等下进了咱们锦衣卫衙门,得让你好好尝尝我们弟兄的手段。”

  手一抖,抽出一把铁尺,就要上前给吴节一个厉害瞧瞧。

  况贵一把拉住牛立春,笑道:“吴节吴公子,万大人可不是人随便能够见到的。”

  “哦,见不着啊,那我自己送帖子拜见吧,就不劳烦二位了。”吴节微微一笑,背着手,转身慢慢朝巷子外走去。

  “他妈的,你牛比个屁!”牛立春暴怒,冲上前去,一铁迟就朝吴节的脑后抽去。以他的武艺,这一尺定能将这个自大成狂的酸丁昏迷过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条人影一闪而至。

  “噗嗤!”一声,铁尺抽到一只手掌上面,软软地,却着不了力。。

  接着,一只拳影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挥来,正中牛立春的下巴。

  牛立春只觉得周遭的景物都在飞快地后退,扑通一声,软软地倒在地上,再也没立即爬起来。

  然后就是一通“蓬蓬”“喝喝”的低喝,又有一条人影摔到身边,定睛看去,却是况贵。

  前后不过几个呼吸,两个锦衣卫好人就被人打得起不了身,敌人的武艺当真是可惊可怖。

  牛立春吃惊地抬头看去,却见到连胜连老三揉了揉拳头站在前面。

  原来,在紧急关头,连老三突然钻了出来,只几招就将两个锦衣卫打倒在地。

  牛立春大骇,厉声叫道:“连老三你这个杂种,想造反吗。等爷爷回去之后,定叫你不得好死,连带着你那痨病鬼女儿也要千到万剐。”

  听到牛立春说到自己女儿,连老三眼睛里闪过一丝愤怒,然后是一缕刀子般的精光。整个人就如铁塔一般威风凛凛,再不复当初那种猥琐懦弱模样。

  况贵心叫一声不妙,狠狠地看了牛立春一眼:“住口!”

  有抬头用客气地声音道:“连兄弟,咱们好歹也是老朋友了,至于下这种狠手吗?吴节乃是钦犯,你难道想做他同伙吗?就算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得想想你女儿吧!”

  连老三不理睬况贵和牛立春,身子一缩,朝吴节一施礼:“吴公子有大恩于我,若不是他的药,我女儿早就挺不过去了。公子,此地甚是偏僻,只须你说一声。连老三立即做了这两个狗腿子,护你逃出成都,找个地方隐居下来。到时候,天大地大,锦衣卫又不是神仙,又岂奈你何?”

  “啊,连兄,不可!”

  “连老三,你敢!”

  两个锦衣卫同时惊恐大叫。

  “不用,吴节行事,从来没有逃避的道理。”吴节摆了摆手。其实,先前出考场的时候,他已经看到了连老三,也不知道那家伙去新津送信的结果如何。可惜这个连老三做惯了军汉,见到这么多读书人,顿时就怕了,却不敢挤过来。

  不过,上前天进考场之前听况贵和牛立春所说,上头已经下了命令,想来唐家和杨宗之已经落到锦衣卫手中了。

  方才,牛立春竟然骤下毒手,若不是连老三在,还真要载在锦衣卫手里。

  更能想到一样懦弱胆小的连胜敢于在关键时候出手。这人虽然憨厚老实,却是一个非常讲义气的人,倒值得结交。

  听吴节不肯逃跑,连老三急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憋了半天,将一张脸都憋红了:“公子,锦衣卫里有好人吗,你不逃,只怕还被他们害了,还是快走吧!”

  “不,连老三,你的情谊,吴节心领了。还是那句话,吴节遇事,从来都不会逃避。我这就去见万千户。”吴节走到况贵面前,伸手将他从地上拉起来。

  说了一声抱歉,又缓缓道:“况贵,能不能劳烦你带下路,我有要事拜见万千户。”

  牛立春还在再骂,旁边,连老三喝道:“前面带路。”

  况贵顺势从地上站起来,苦笑:“那是自然,吴公子请。”

  吴节笑了笑,再不说话,就那么从容淡定地朝前走去,其余三人急忙跟在后面,倒像是他的侍卫一样。

  锦衣卫驻扎在四川的卫所位于城北五块石,这一带很是荒僻,只卫所的衙门很是气派,也非常醒目。

  刚走到门口,吴节正要上前报上自己来历。身后的牛立春突然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大喊:“来人了,救命了,有犯人拘捕!”

  锦衣卫衙门最近几曰正好在办杨宗之这桩案子,所有人马都集中在成都,听到牛立春的大喊,顿时就冲出了十几兵士“铿锵”声中,绣春刀齐齐抽出,将吴节和连胜团团围住。

  连老三面色大变,低声道:“吴公子,你我手无寸铁,今天只怕是要死在这里了。”

  吴节却转头淡淡道:“老胜,可是后悔随我过来了?”

  连胜摇头:“连胜没读过书,却知道知恩图报的道理,今天这条命就交给公子了。”

  “好,吴节果然没看错你。”吴节点点头,大声朝衙门里喊道:“新津县贡生吴节,拜见万千户万大人。”声音又清又亮,远远地传了出去。

  牛立春得意洋洋地从一个卫兵手中抢过一把刀子,怒骂道:“什么贡生,你就是个小小的童子,装什么大头蒜。暴力拘捕,杀无赦,来人了,把这两个贼人乱刀砍了!”

  吴节依旧大声喊:“听闻万大人独子罹患沉疴,生机断绝。吴节不才,略通歧黄之术,愿一试。”

  牛立春:“杀了他!”

  “住手!”这个时候,衙门里传来一声沉喝:“贡生,吴节你好象才参加完院试吧,什么时候成贡生了?你一个读书人,懂得医术吗?”

  “山、医、相、命、卜,玄学五术,传自黄帝,载于《易经》。诗、书、礼、易、春秋,儒家五圣书。吴节不才,倒有涉猎。至于贡生,既然进了考场,自然就能蟾宫折桂,只需在等上几曰,就有消息传来。依照《大明律》,有功名的士子就算犯法,也需有本府学政在场才能审问。见官不跪,不能用刑。”

  “吴士贞最近名气不小啊,想不到如此自信。”一个身材偏瘦的官员从衙门里走了出来,他一身锦绣,朝众人一挥袖子:“都退下,既然吴节已经投案自首,就不要为难他了。”

  “是,万大人。”众人一恭身,收起了刀子。

  此人正是锦衣卫驻四川的锦衣千户万文明。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