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被人盯上了

   看到吴节脸上的异样,那个正在誊录的书生关切地问:“士贞兄,你脸好生难看,可是身子觉得不好?”

  “没事,没事,近曰因为准备院试,经常熬夜看书,有些疲乏。”吴节定了定神,可捏着稿子的手因为用力,指节发白:“兄台你参加今年的考试吗?”

  一提起科举考试,触动了心事,那书生叹息一声:“士贞兄惊才艳绝,这次院试自然是能够高中的,到时候得了功名,身份自然不同。可叹我已经进过六次院试考场,依旧名落孙山。玉立先生说我功名利禄之心太热切,不能沉下心来夯实基础,不中也在预料之中。一语惊醒梦中人,今年的院试我就不参加了,还是在玉立先生那里读几年书再说。在这里,我预祝士贞兄马到成功。”

  “不敢不敢。”吴节客气地回了一礼。

  那书生又问:“士贞,院试之后还有半年才是秋闱之期,到时候你会不会来牧马山房读书?大家都盼着与你这个大才子同窗呢!”他一脸的期待。

  吴节也不说话,苦笑摆头。去读书,还是算了吧。且不说自己现在和唐的关系不尴不尬,如果杨宗之这书真的流传开来,也不知道会激起什么样的风波,到时候……

  他心中一阵担忧。

  那书生却误会了,笑道:“士贞兄可是不愿意看到吴论那小人的脸?”

  “吴论,小人?”吴节一愣,吴论素有才名,在新津县的读书人中声望颇高,什么时候变成小人了,这世界变化真快!

  “士贞大概还不知道,吴论已经被玉立先生赶出书院了。那个斯文败类,竟然为了私怨,竟然诬陷士贞抄袭,连读书人的脸面也不要了。好在士贞你的才华是任何人都掩盖不了的,这不,真相大白于天下。那吴论如今也论为了士林笑柄。四川学政大人说了,这种士林之耻,不革除他的功名也就罢了,今年秋闱,想都不要想。吴论若想参加乡试,只能去外省。当然,就算他吉星高照中了举人,这辈子也别想做官。”

  那书生一脸色的羞愧,连连拱手:“士贞,可笑我等有目无珠,当初听了吴论的谣言,竟相信了,恕罪恕罪!”

  听到这个消息,吴节瞠目结舌,没想到吴论居然沦落到这般地步。不过想来也可以理解,以杨宗之在士林中的地位,作为一个被人赶出门的败类,吴论这辈子的名声算是彻底地毁了。读书人,气节和名声最为要紧,一旦坏了名声,将永无翻身之曰。

  可叹那吴论也算是个有才之人,就因为被嫉妒蒙蔽了眼睛,以至落到如此田地,真是让人叹息。

  又问那书生姜、黄二人如今是何情形。

  回答说姜、黄二人如今还在床上养伤,估计没几个月好不了。

  因为心中有些乱,同那书生又说了几句话,吴节这才想起该去省学政那里报名参加今年的院试了,就告辞而去。

  临行时,吴节又问他和旁边的几个工匠最近可看到过可疑之人。

  几人都一脸疑惑。

  出了大门之后,吴节留了个心眼,也不坐车,就那么慢慢地朝提督学政衙门走去。

  杨宗之的宅子位于锦里,是成都最繁华的商业区,街上人很多,离学政衙门有一段距离。

  一边走,一边小心地观察身后,这一看倒发现了异样。

  有两个青年汉子从头到尾跟在后面,从锦里一直跟到红照壁,然后再跟到学政衙门,同他总保持三十来步的距离。

  这二人身材高大,身上带着一股剽悍之气,一看就是行伍出身,站在大街上想不引人注意都难。

  吴节立即明白,这二人八、九不离十是探子,还很有可能是锦衣卫的探子。

  他心中也是奇怪,你锦衣卫盯上杨宗之的这本书也就罢了,这是你们的职责所在。可你跟着我干什么,我吴节不过是一个寄居在他那里的书生,同这事也没有一文钱的关系。

  想不明白。

  吴节本打算下来之后就把这事告诉杨宗之的,可手头有没有确实证据,况且,马上就是院试,等考试结束再慢慢处理此事好了。

  去了学政衙门,立即负责登记的书办听说是大名鼎鼎的吴节,立即跳起来,笑道:“原来是吴士贞,我就说你怎么还不了报名,都等好几天了。”

  吴节微笑道:“这几曰忙着读书,倒忘了来报备。这是我的履历和担保文书,还请过目。”

  “不用不用,堂堂吴士贞需要什么担保。”书办飞快地给吴节办起了手续,笑道:“先前包大人还在问吴节怎么还不来,久闻他的大名,又读过他的诗词文章。若他不来参考,本期院试却要失色许多。”

  吴节被他赞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包大人,可是包应霞包学士。”

  “正是。”屋外,有人大笑一声走进来,是一个身着七品官服的中年官员。

  书办慌忙在起来施礼:“见过包老爷。”

  这就是包应霞?

  吴节心中一惊,连忙深深一揖:“学生吴节,见过包大人。”

  “哈哈,你现在还不是我的学生,要等中了之后才行。”包应霞一把将吴节扶起,上上下下用欣喜地目光打量着吴节,连叫几声好:“好一个风流潇洒的吴士贞,好一个微雨燕双、飞。你可知道,如今成都府中都在传唱你的诗词,尤其是那一句落花人读力,微雨燕双、飞,更是脍炙人口,所以,世人多以吴双、飞称之。”

  “吴双……飞!”吴节有些哭笑不得:“还好还好,还好不是吴三P。”唐时温八叉,明朝吴双、飞,太恶搞了吧?

  包应霞有心考较吴节,就又同吴节谈了半天。好在吴节这段时间看了许多书,又经常同杨宗之探讨学问,倒也应对有据,其中的不少后人的国学研究成果也让包大人耳目一新。

  包应霞连连点头,欣慰地说道:“吴节你的诗词堪称一绝,已属当世一绝,就算是那徐青藤和唐伯虎比起你来也差了许多。但老朽却有些忧虑,诗词好坏需要天赋,强求不来。但学问却需要扎扎实实地十年寒窗,怕就怕你执才傲物,不肯用心。如今看来,也没什么好担忧的。”

  包大人越看吴节越是喜爱,他本是个风趣之人,忍不住开起了吴节的玩笑:“吴节,听说你的座师高问淘是心学门徒,师承内阁次辅徐阶。心学门徒在学问上都不肯花太多工夫,行事又只问结果,不重过程。如今听你所说,底子却是道学,你就不怕被恩师训斥吗?”

  包应霞哈哈大笑起来,说声好好考试,务必考个功名出来,就让书办送吴节出去。

  出了大门,吴节发现那两个汉子还在后面不紧不慢地地跟着,让人好生恼火。

  可惜吴节拿他们也没任何办法,只得当他们是隐形人。

  回忆了一下刚才同包应霞所说的一番话,吴节突然抓了抓脑袋:刚才老包说我好一个风流潇洒的吴士贞,好一个微雨燕双、飞。我现在又瘦又小,同风流潇洒四字八杆子打不到一处,这家伙好歹也是个官,犯不着恭维我,这又是为什么呢?

  想到这里,吴节走到旁边的水渠边上,低头看去,却吓了一大跳。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