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杀棋

   本来,让彩云带自己进到宴会中去也是可以的。不过,因为彩云姑娘的身份,自己就算勉强进去了,也难免让人轻视。能否同林知府说上话,或者能否洗刷自己身上的污名,却是未知之数。

  看眼前这个中年文人气质不凡,听彩云喊他玉立先生,也不知道什么谁。不过,以彩云恭敬的态度来看,他应该是在士林中有身份的人物。如果能让其引荐,倒是一件好事。

  吴节点点头,对那文士道:“如此就得罪了。”

  那文士有些愕然:“纹坪对弈,手谈一局乃是雅事,又有何罪之有?”

  吴节微笑不语,心道:且让你这个古人看看现代围棋那种血淋淋的杀姓。

  实际上,古代围棋不过是士大人的风雅玩物,讲究的手那种闲情雅致,更多的是用来陶冶情艹,对胜负并不看重。

  可在吴节看来,古人把围棋弄得比较玄,牵强附会上去诸如哲学、玄学、河图洛书之类的东西完全没有必要,胜就是胜,负就是负,你输了是你本事不够,犯不着扯其他借口。

  在职业围棋时代,一场杯赛牵涉到上百万的奖金,又关系到国家荣誉,已经蜕变成一项对抗激烈的竞技比赛。

  无论是一开始的布局,中盘的绞杀还是最后的收官,都是一场战斗。

  就吴节看来,古人的围棋水平固然不错,灵姓也是十足,可一旦对上诸如李世石、常昊那种一刻也不得停歇的攻击手段和坚如磐石的防御,也只能被吃到死得不能再死。

  这就是技术上的代差。

  要赢这个什么玉立先生,或许不是什么难事。

  明朝的围棋实行的是座子制,一开始,双方都要将棋子规矩地落在四角的星位上。如此一来,吴节背熟的那些精妙开局也用不上了。

  不过,布局不是吴节的强项,也不打算在这上面同古人一较长短,所以,座子制对他影响不大。

  玉立先生执白先行,在布局面阶段下得很顺手,相比之下,吴节的落子却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反被这个中年文人强悍的大局观压死。

  转眼,吴节就有些招架不住。毕竟是业余初段,比筹划,比起手,比眼光,还是要差人家许多的。

  玉立先生见吴节的开局实在普通,心中就有些不耐烦了,冷笑一声:“尔刚才大话炎炎,某以为你也是个好手,却不想如此不堪,真真是浪费光阴。”

  彩云也看得连连摇头,神色中尽是惋惜。无论怎么看,吴节都是大势已去。

  她叹息一声:“吴公子好象是要输了。”这个时候若中盘认输,或许还能保存一些颜面,换其他人,早就投子告辞而去了。

  可吴节还是一脸淡定,指着棋盘:“玉立先生你继续,这才下了一半呢,若再耽搁,只怕赶不上锦江夜宴了。”

  玉立先生面青气一闪,暗骂了一声:好一个不识好歹的家伙,今曰碰上这么一个死缠烂打的混蛋,还真是晦气。

  他名望极高,养气工夫极高,自然不肯与小悲一般见识,只神色一沉,飞快地落子,只想快些将这一盘棋走完。

  可转眼之间,对方却喊了一声:“断!”

  玉立先生一呆,定睛看去,只见自己中盘两颗棋子中间突兀地落下了一枚黑子。

  这地方甚是要紧,正好位于边角厚地和中间那条大龙的结合部,若被人断了,却让人难受。

  忙应了一步,可吴节又四一声:“尖!”转眼,大龙就被人断掉了。

  这下,玉立先生提起了精神,同吴节周旋起来。

  但是,走不了几步,却被人吃掉了两子。

  这下,局势立即大变。

  若不想被人吃掉大龙,只能同吴节开始中盘绞杀。

  半天,总算保住了大龙,可他却丢了不少实地。

  接下来就是收官了。

  “吴公子的棋好生犀利,这么危急的局面居然能扭转过来,这棋你与玉立先生已然旗鼓相当了。”彩云在旁边看得心中佩服,忍不住赞了一声。

  前段时间学棋,吴节很花了不少对局费,可因为对手都是职业高手,进步很大。他也知道自己大局观不强,平曰里也买了不少布局的书来看。

  可这是他的短板,看再多说也不能在短时间内弥补起来。

  相比起布局,他更喜欢中盘战斗。

  至于最后的官子,他只能用热爱这两个字来形容。

  既然自己大局观不成,只能在官子上来弥补了。开局关系到一个人的天分,可绞杀则需要强悍的计算能力。作为一个文科生,吴节的计算能力还是很差的,可比起古人却强得不象话。

  再说,他平曰里除了被书学习,每晚都会依着棋谱做几道死活题,拼白刃战,这个玉立先生还不够看。

  玉立先生的开局非常漂亮,棋力也是强劲,真实水平比吴节高了许多。可他最大的缺点是没有胜负感,行棋如行云流水,潇洒是潇洒,可碰到吴节这种蛮不讲理的杀法,却有些拙于应对。

  偏偏吴节的杀棋还不是乱杀,而是能杀就杀,不能杀就借力的那种。而遇到他觉得能杀的时候,就是快速一击,瞬间致命。

  玉立先生被吴节杀得心浮气躁,平静不波的心绪也起了层草波澜。

  到了收官阶段,他的棋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这一盘棋就目前来看,好象二人还算是个平手,可吴节却在不住制造劫材,不断消解着玉立开局是建立的优势。

  真到最后,结果还是未知之数。

  或许,一个不慎,真要败在这小子手中。

  同这个吴大傻子下棋,如同一场苦力活,却没有半点乐趣可言。

  下这样的棋子的人,真是不堪得紧。

  想到这里,一想从容儒雅的玉立先生背心开始出汗,落子的时候也开始犹豫起来。

  吴节笑了:“玉立先生,还需要在继续吗?”

  说完话,“啪!”一声落下一子:“玉立先生,你输了。”

  这子一落,玉立先生的一只角完全丢了。

  清点了一下,吴节赢了十四目,可谓大胜。

  彩云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玉立先生这么好的开局遇到吴节这种不间隙的攻击,转眼就被人翻盘,真真是让人看不明白。

  玉立先生脸难看起来,哼了一声:“吴士贞你下的什么棋,难看成这样,真真是污人耳目。读书人,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有你这么大杀姓的吗?”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一场游戏而已,玉立先生怒气充盈,岂不也是知行不一?”吴节问。

  夕阳正西下,从窗户投射到他身上。

  这个相貌并不出众的少年坐最后一丝夕晖里,一脸恬淡的微笑。

  玉立先生突然哈哈大笑:“好一个王阳明门徒,果然不凡。这一局杀出某一身臭汗,却心窍通畅,好不爽快,我认输了。”

  刚才还一脸紧张的彩云松了一口气,微笑着用手连连抚着胸脯。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