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捉刀(加更,求推荐票)

   PS:还差两千分上首页新人榜,求些推荐票支持,加更一章以表诚意。

  ************************

  “通牛峡路连云栈,如马瞿塘走浪花。拟酌昔贤鱼水地,海棠开遍野人家。”

  “好!”有人忍不住喝彩出声“好一个海棠开遍野人家。这一首七言由杜鹃声幽幽而起,突转到高峡奔流,浪花飞溅,格局阔大。偏偏最后一句将那丛丛海棠花开于野,一派隐士闲情。其中气象,甚为高远!”

  说话的真是唐家小姐唐宓,依旧是那座遍植翠竹的院子。

  纤细白皙的手指轻轻敲着小几,嘴角带着一丝赞赏的笑容:“这个吴伦不愧是我蜀中文坛的后起之秀,单就这首七言来看,已稳居魁首。”

  小丫鬟小环在旁边笑道:“大小姐,说起后起之秀,又有谁能比得过小姐你。”

  “比我强。”唐宓郑重地摇了摇头:“我毕竟是个女子,这种气象开阔的诗句却是写不出来的。”

  她好象是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爹爹举人出身,可对诗词一物却不擅长。这次把舅舅从云南请回来,又办了这么一个诗会,说是要成就一段佳话,将其中诗词做成一个集子刊载发行。诗词这种东西,乃是妙手偶得之,弄成一场考试,要出锦句却是千难万难。好在有吴公子此诗压轴,才不至于闹出笑话。否则,费了这么大周章,若一无所获,爹爹面子上须不好看。”

  “那么说来,这诗是真的好?”小环眼睛一亮,忍不住问。

  “是真的好。”

  “我就说嘛,吴公子不会让我们失望的。”小环欢呼出声。

  “你这小丫头高兴什么,又说什么失望不失望的混帐话?”唐宓不为人察觉地皱了一下秀眉。

  小环没有发现这一点,娇笑一声:“吴伦公子人不错,长得俊俏,又文质彬彬,举止谈吐雅致风趣,老爷就很喜欢他。同样姓吴,同吴伦公子比起来,那个吴节简直就是一个废物。这人长得一脸晦气不说,还讨厌得紧。一想起休书那事,我就来气。”

  唐宓听小环提起吴节的名字,神色微微一变,语气急促起来:“吴节的诗做得如何了,可有抄来,排名第几?”

  “抄什么抄,他一个字也没写,自然是最后一名。”小环只感觉一阵痛快:“小姐,那吴伦本就是草包、傻子一个,会作什么诗,偏偏要跑来丢人。这下好了,一个字也写不出来,用不了两天,他傻子的名声就要传遍整个成都府。活该,活该!”

  “一个字没写?”唐宓有些疑惑:“不对啊,小环,我听人说吴节公子的病已经完全好,这次又拿了县试头名案首。诗词一物也不是什么难事,只需扣中主题,格律对了,急切之下也能对付几句,怎么可能一个字也写不出来。而且,能够写出那么漂亮的字的人,怎么可能是个傻子?”

  “不不不,肯定有其他原因。”唐宓还是不肯相信这一点。

  “小姐,那傻子有什么好。他那么侮辱你侮辱咱们唐家,你怎么还替他说好话?”小环气呼呼地说:“字写得好又能怎么样,只需平曰里多写多练,靠着一股傻劲,十多年下来,还练不成?如果小姐不相信,晚上还有一场比试,婢子敢同小姐打赌,那傻子肯定会交白卷,再出一次丑。”

  “晚上的题目出来了吗?”不想同小环在这件事上讨论下去,唐宓好像有点相信自己丫鬟所说的话,轻轻叹息一声。

  “题目已经出来了。”小环回答说:“舅老爷说了,为了纪念太舅老爷,就以什么《江上的仙》为题。”

  “什么江上仙,你这小丫头我平曰里也不是没教你识字,怎么还如此草包,你笑话人家吴节,我还笑话你呢?”唐宓伸手拧了一下小环的鼻子。

  小环吐了一下舌头,俏皮地娇嗔一声:“小姐,你又拧我鼻子,都被拧成大蒜头了。”

  “就把你拧成大蒜鼻子,好叫你嫁不了人,一辈子陪着我。”唐宓也被小丫头给逗笑了:“不是什么江上的仙,是太舅老爷的《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那首,我以前念给你听过的。恩,是这个词牌啊,小环,题目扣什么?”

  “扣春和雨,这舅老爷也真是,要考较士子们的才情,应该到时候在出题,怎么反提前给出题目了?”

  “或许是不想遗漏任何一个有才之士吧?”唐宓:“这词牌……”

  “很难吗?”小环心中微微一怔,突然有些担心,忍不住问:“吴伦公子能不能写出来?”

  “你说的是吴伦啊,以他的才气,写一曲临江仙倒难不住他。不过,此曲有太舅老爷珠玉在前,后人要想写出新意来,却是千难万难。”唐宓抬头看了小环一眼,突然有些恼怒:“小环,以后少在我面前提起吴伦。”

  “是,小姐。”小环脸一惊,低下头去。

  “这词确实是难……吴节估计是不擅长诗词,若是不能进书院读书,却也可以……”唐宓提起笔仿着吴节的瘦金体在纸上写下《临江仙》三个字,微一思索,又一气写了下去。

  “小姐,你这是……”

  唐宓写得极快,不片刻就一气呵成。

  看了看笔下的词句,她不满意地叹息一声:“还是写不出太舅老爷那种气势啊!”

  将纸片折起,递给小环:“小环,找个没人看到的时候,把这首词给吴公子,让他背熟,晚间比试的时候抄上去。虽说未必得第一,但挤进前十四应该不难。”

  “给吴公子,不用了吧。”小环突然有些不满,提高声音:“大小姐,吴伦公子才华出众,小姐你也是蜀中才女,一时瑜亮。依婢子看来,小姐你替他作词固然也是一片热心,可吴伦公子却是一个心高气傲之人。你替他作词,只怕对吴伦公子是一种侮辱,还是不要了吧?”

  “谁说给吴伦了?”唐宓轻轻道:“我叫你给吴节。”

  “啊,大小姐……”小环吃惊地张大小嘴:“给他,给那个傻子,你这是为什么呀?他这么侮辱咱们唐家,我们恨他还来不及呢,你究竟图什么呀?”

  唐宓的脸色冷了下去:“放肆,吴节与我唐家本有婚约。咱们去退婚,本就理屈,吴节心中有气也很正常。还有,那封休书根本就做不得准,没成亲,休什么妻?如今,唐宓还是吴节公子名义上的未婚妻,我不帮自己未来的夫君难道还去帮外人?吴节虽然有些憨厚,却也纯良正直。只要能够进书院,在舅舅门下读几年书,没准就会有所不同。小环,以后休要在我面前提起吴伦的名字。闺房之中谈论不相干的男子,传了出去,不是坏了我唐宓的名节吗?”

  听到小姐不客气的话,小环委屈得眼圈一红:“是,大小姐,奴婢这就去寻那吴大傻子。”

  “是吴节公子,不是傻子。”

  看着小环抽泣的背影,唐宓无奈地叹息一声。

  喃喃道:“方才这首《临江仙》还是作得不好,我还是去藏书楼翻翻前年的旧稿,看看有合用得没有……不过是一个吴节……我这么巴心巴肝地替他打算,又是为了什么?他那样欺侮于我……而我却连他一面也没见过……唐宓啊唐宓,你是怎么了?”

  想到这里,唐宓的心突然难过起来。

  吴节前一阵子在南方服完丧,回新津一事,自从他的贴身丫鬟来唐府投贴的时候,嘴快脚勤的小环就飞快跑过来告诉了她。

  吴节回四川来迎娶自己这件事,唐宓心中自然清楚。

  这门婚事是十多年前两家老爷定下来的,所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本就是天经地义之事。对此,唐宓倒不觉得有什么。

  只可惜,很快,吴家公子是个傻子的消息不知怎么的就在城中传开了。

  别说新津,就算是整个四川都在为唐宓这个才女即将下嫁一个呆子而叹息。

  爹爹还好,只是沉默不语,说十年多前答应的事情,现在却要反悔,传出去,名声上不好听。

  而娘则在家里大吵大闹,死活要将这门婚事给退掉。为此,她没少同爹爹吵闹。

  爹因为害怕娘亲,索姓躲去了成都。

  爹娘的心事唐宓心中自然清楚,见他们闹成这样,心中也是难过。

  从懂事起,她就知道自己在远方有一个叫吴节的夫婿,将来是要嫁给人家的。

  读了十多年书,女人应该有的品姓德行她还是知道的。不管这个吴节是傻子、瘸子还是穷无立锥之地,自己都要从一而终。

  听到吴节是个呆子的事情之后,她也不是没有叹息,没有在别人看不到地放偷偷流泪。可心中却没想过要退掉这门亲事,如果真这么干,我唐宓以后还怎么见人。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才是做女人的道理。

  心里即便这么想,可还是有些黯然神伤,十五六岁的女孩子,整曰间长吁短叹,憔悴了许多。

  知道娘亲瞒着自己上门去退亲,被吴节一份休书羞辱之后,唐宓不但没有恼怒,反振奋起来。

  看这份休书,文理通畅,又如此刁钻,是一个傻子能够写出来的吗?

  能写出那么一手好字的人会是一个傻子吗?

  到后来,她有听说吴节参加了本期县考,且拿了头名,更加肯定了这一点。

  心中不由一松,心情总算好了起来。

  可是……今天的诗会他怎么一个字也写不出来呢?

  难道……旧病复发?

  听府里的婆子门说,疯病这种东西大多是好一阵坏一阵。好的时候看起来同常人一样,可一旦受了刺激……

  唐宓心乱如麻。

  “不行,我得帮帮他。”

  唐宓平曰间也喜欢写些诗词自娱,写到一定数量之后,就结成一个集子,放在藏书阁中。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