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方向

   今天是周一,吴节将已经看完的《明史》还回了图书馆。他并不知道自己信手而写的那一笔瘦金体对古代的文化人究竟意味着什么,至少在那个时间段如此。

  说起书法,吴节倒是苦练过二十几年。父亲的一个同学是省里小有名气的书法家,吴节六岁时就被父亲送到那里去学写毛笔字,写了二十年,字还算练得不错。单位里的标语横幅什么的,基本都被他给包圆了。

  刚进图书馆,还没等饮水机的水烧开,同事柳大妈就跑过来:“小吴,有这么一个事儿该你负责,市志办的顾副主任要在我们这里呆几天,说是要查些资料。”

  “市志办的副主任,他们那里什么资料没有,还找到我们图书馆来了?”吴节有些不解。

  “也不是,市志办的资料虽然多,可却不全。你忘记了,特殊时期的时候,市志办移了不少档案过来,这一晃三十年过去,一直没有还回去。还有,金副主任这次是为私事而来的。”柳大妈一副消息灵通的模样,神秘地说:“金副主任可是我省有名的历史专家,出过几本专著的。这次来查资料,估计是要写一本新书。想看看以前的记录吧。”

  “哦,原来是这样啊,他要看,自己去看就是了,关我们什么事。”吴节不紧不慢地打开茶叶盒,一边等着水烧热,一边想着心事。

  他今天心情很好,漂亮地处理了唐家退婚一事,不但大大地驳了他们的面子,出了胸中一口恶气,还得了一大笔财物。

  如此一来,唐家不但不敢在退婚一事上闹下去,还闹了个灰头土脸,这个哑巴亏是吃定了。

  将来无论是退婚,还是迎娶唐家小姐,主动权都在他吴节手上,就看心情如何了。

  当时,蛾子就惊得呆住了,喊了她好几声,才醒过来。

  估计是我这个吴家大少爷的表现实在太出色把那小丫头给吓坏了吧。

  蛾子一个下午都不敢说话,到晚上的时候,她才小声问:“少爷,你怎么突然清醒过来,像是变了一个人,会写字不说,还能说出那么一番大道理,让人有些害怕。”

  吴节这才意识到以前的自己可是个傻子,这事还真要解释清楚才行。

  于是,吴节就笑了笑说,自己以前心思糊涂。可在床上躺了十几天,天天高烧,不知道怎么的,就把心窍给烧通了,很多事都能弄明白了。至于会写字,本少爷当年不是读过几年私塾吗,弟子摆在那里的,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如此,才算把蛾子给糊弄过去。

  反正她就是一个不懂事的小丫头片子,要想骗她还不容易?

  ……

  “总算有个好的开始了!”一起床,吴节只觉得浑身通泰,又打开电脑查了查明朝的物价。

  嘉靖年间,因为美洲的白银尚未大量输入中国,银价极贵,一两银子的购买力相当于现代社会的一千块人民币。

  唐家退聘退回来大约五十两银子,也就是说,他现在有五万块的身价。省着点花,对付个两三年不成问题。至于以后怎么办,我一个现代人,科班出身的211大学毕业生,还能比古人混得更差?

  恩,得好好想想如何在明朝干出一番事业来。

  也就是说,我吴节在那个时空里下一步该做什么?

  一个上午吴节都在琢磨这个问题,想得有些头疼。客观地说,自己虽然有超越古人的见识,可却是学文科的,加上人又宅,动手能力不强,很多事干不了,也不想干。

  那么,究竟什么才适合我?

  正烦恼间,领导陪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进来,看他一脸谄媚的样子,那个中年男人应该就是市志办的副主任了。

  见吴节在旁边发呆,领导脸色很不好看,忍不住就批评了小吴几句。

  那人就是金副主任,这次来图书管是来查本市清朝时的青楼资料,说是要写一本雅俗共赏的历史读物,看能不能弄本畅销书出来换点钱。

  这家伙很有点官员的架子,是个不好侍侯的主,而他要查的资料又比较生僻,吴节在接下来的两天被这鸟人指使着在图书馆的书架间跑来跑去,顺带帮他复印资料,累得小腿抽筋。

  偏偏这个金主任还不领情的样子,不住地埋怨:“你们图书馆的管理太混乱了,连个目录都没做好。看看别家的藏书,目录和资料都是录进电脑里,又装了个搜索引擎,需要查书的时候,输入关键字,也就是几秒钟的事情。”

  吴节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暗骂:还搜索引擎呢,你干麻不去百度?

  也是金主任的运气,在图书馆忙乎了两天,总算将所有资料都搜集齐全。并得意地扔给吴节:“小吴啊,你看看我找的这些资料,牛大发了,如果写成书,你有没有兴趣看?”

  金主任最自己还没写的新书能否受到读者欢迎心中没底,这几曰见吴节也算是个不错的人,忍不住出言咨询。

  吴节笑笑:“金主任若真要把这些都写成书,肯定大卖。饮食男女,人之大欲,谁都喜欢看啊!”

  心中却颇为鄙夷,这厮找的资料尽奔下三路。什么咸丰年间的无头裸尸,什么康熙二年本市某瓢客专喜舔人小脚啊,某大户人家爬灰啊……这还是受党教育多年的国家干部吗?

  可人家是大人物,好话还是要说他几箩筐的。

  吴节本就是文科出身,说起话来也颇有水平,只几句话就搔到了金主任的痒处。不觉将吴节引为平生知己,又问:“小吴啊,听你说话,也是个很有素养的人,什么大学毕业的?”

  等到吴节将自己以前读的那所大学的名号一报,金主任突然一声大笑:“啊,原来是校友,我也是那所大学出来的。哈哈,我就说嘛,别的大学出来的也不可能有你这样的水平。”

  吴节本就不怎么待见这个家伙,可既然人家要认自己这个学弟,只得无奈地喊了一声:“学长。”

  “哈哈,事情已经办妥,又认识了你这个小老弟。没说的,今天我这个学长心中高兴,晚饭算我的,走走走,下班了,咱们去哈皮!”金主任虽然年纪坡大,却是满口新潮词汇,估计是不服老。

  “这个……怎么好意思让你破费?”

  “别这个那个的了,走走走,吃饭去,吃完饭再去KTV。反正是国家报销,又不要你我花钱,不吃白不吃。”

  既然是吃**,那就不用客气了。

  于是,吴节很干脆地随金主任一道杀到一家有名的大酒店,满满地点了一桌子菜。等到酒足饭饱,金主任提议到楼上的包房去唱歌,再点两个天上rén间。

  吴节连连摇头:“还是别,学长,你我一见如故,今天出来,就为找个地方好好聊聊。去KTV做什么,吵得很。”

  金主任点点头:“也是,老弟啊,咱们这两天合作得不错,可说是有很多共同语言。同你说话,乃是一大快事,去唱什么歌啊,干脆喝茶聊天好了。”

  说着就叫服务员将酒席撤了,把茶具摆上。

  二人喝了几杯茶,吴节同金主任混得熟了,说话也没以前那么多顾忌,忍不住道:“学长,你这曰子过得真是滋润啊,今天的消费,怎么这也好几千吧,竟然可以报销,做公务员就是好。”

  金主任摇了摇头:“不是做公务员好,是做官好!像我,也就是个市志办的副主任,清水衙门,两袖清风,可也比普通人好许多倍。若换成热门部委,那家伙,你做梦都想不到。我说老弟,你也是个有能耐的人,干脆去考个公务员好了。”

  吴节一笑:“考不上的,竞争太激烈,我试过,没戏,也绝了那个念头。再说,就算考上了又怎么样,还得从基层干起熬资历。可你就算是熬下去,也未必能熬出头。我就一个小市民,又没有关系,就算进入官场,也没任何前途。”

  “是啊,谁说不是呢,别人看公务员风光,其实普通工作人员惨得很,不挂职,你就是个屁。”金主任今天喝得有点多,颇多感慨:“我当年不也是志向高远,想干一番事业。可就是没关系,只能在单位里熬着,到今天才算挂了个副职。可这又能怎么样,我已经五十五岁,没几年就要退休。还是古代好,只要你考中进士,马上就是一县之长,正处级啊!依我看来,古代的科举虽然禁锢人的思想,却是这世上最最公平的。”

  “科举,科举!”吴节身体一凛,眼前顿时透亮起来:“我找到了,找到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