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五章 【最后的底牌】(下)

   奥丁神皇的气势越来越狂暴,漫天的云层仿佛都被他一人托在头顶。聚集而来的云层,渐渐的开始旋转起来,最终一个巨大的云流漩涡出现在天空!

  索尔汉尼根就站在那漩涡之中,一手遥指圣城,头顶的云流似乎也随着他的呼吸节奏一般越来越快,最后形成了一道飓风,席卷而下的威势,将圣城彻底笼罩在了其中。

  六芒星魔法阵的光束依然死死的守护者圣城,只是在那漩涡的挤压之下,白塔发出了一阵急过一阵的破裂声,一道一道巨大的裂纹飞快的在白塔上出现,然后龟裂又飞快的蔓延开来。

  谁都知道,这魔法阵只怕再也坚持不了多久。

  索尔汉尼根满身的狂暴之气,让整个天地在隐隐的颤抖。

  眼看那魔法阵的光束就渐渐的有黯淡下去的趋势。圣城之中在主持阵法的长老团以及诸多叛逆者,有的已经彻底惊呆吓傻,有的干脆就掉头四散奔逃。

  这宛如末曰降临般的一幕,圣城之中再也没有一丝的稳定,每一个城区每一条街道上都充斥着尖叫惊呼和绝望的呐喊。

  城中那些大大小小的花圃园林之中,无数价值连城的奇珍异草在这种力量的碰撞之下,仿佛失去了重力一般连根拔起,渐渐的朝着天空悬浮起来。破碎坍塌的仿佛,沙石俱下,遮天蔽曰的蔓延开来。所有在街道上慌乱奔走的人,都是灰头土脸。

  圣城之中自然有长老会下属的法师勉强的还聚集在一处。努力的吟唱着咒语,试图给这濒临破碎的魔法阵添加一丝力量。

  然而,在索尔汉尼根的又一击重拳之下,光芒直接击破了魔法阵的光束。多名魔法师当场便口喷鲜血。

  没有人知道魔法阵还能抵挡几次重击,也许下一击,这魔法阵就会灰飞烟灭!

  ……

  索尔汉尼根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情绪的波动,那双眸子似乎是完全冰冷的,甚至没有一丝愤怒,或者雪耻的畅快。

  圣城传承千年的魔法阵在他的手下颤抖悲鸣……

  就在此时,索尔汉尼根原本寂静无波的眼睛里终于闪过了一丝光芒来。

  圣城之上,一条人影飞跃而出。落在半空上,迎着漫天席卷而下的漩涡而上,手里一柄利器直指天空,先是一点红光迸发。随即那一天红光飞速蔓延开来,洒成一片。

  红光之中,天空上压下的黑色漩涡云流顿时消融。

  那个人影直接穿过了魔法阵的光束和漩涡云层,流星般朝着索尔汉尼根掠去。

  索尔汉尼根双眸子里终于绽放出一丝精芒来,他轻轻哼了一声。指尖轻轻一点,迎着那激荡而来的红光。

  波的一声,天空之上一道气浪卷开,飞射过来的红光顿时就被戳开了一个裂口。

  那人手里的利器仿佛颤了颤。被这气浪卷的倒飞回去,踉踉跄跄。这才勉强稳住身影,只是红光却越发的耀眼起来。

  “是你。”奥丁神皇的声音低沉:“她怎么不出来?”

  夏亚连连深呼吸。强行压制下喉咙里的甜腥,只是耳鼻里却有丝丝的鲜血沁了出来。

  他只是用力在脸上一抹,喘了喘气,才故意大声笑道:“怎么就不能是我?”

  索尔汉尼根的脸色依然冷漠:“你是来阻拦我的么?”

  “不敢。”夏亚苦笑道:“我这点本事自己清楚,哪里能阻拦得住您。只是想请您稍微忍耐会儿,圣罗兰加洛斯自然会出来见您,你们强者之间的决斗,莫要把这满城的无辜之人牵扯进来,如何?”

  索尔汉尼根凝视着夏亚,那眼神笼罩之下,犹如实体的杀气,让夏亚胸口一闷,险些就喘不上气来,不由自主的就催发出了绯红杀气来勉力抵抗。

  “昔年她破我王城,今天我灭她圣城。”索尔汉尼根的语气冷淡;“我想要做的事情,你也配阻拦么?”

  夏亚奋力抵抗对方的气势,只觉得满头大汗,竭尽全力的催发绯红杀气,才使得自己还能强行挺直脊梁:“我……如果我想试试呢?”

  “那就死。”索尔汉尼根忽然嘴角略微一扯,语气里流露出一丝嘲弄:“你不会认为,你娶了我的女儿,我便真的会容忍你吧。”

  “不敢。”夏亚老老实实回答:“您连奥丁神皇的皇位都可以说不要就不要,所谓世俗儿女私情,又哪里会放在您的眼中。”

  “不要废话,若要阻拦,这就出手。”索尔汉尼根摇头:“不想死就躲开。”

  夏亚心中叹息,咬牙道:“我当然不想死,只是……”

  说着,他把火叉横了起来,绯红杀气已经全力施展开,红色的光芒在他周身笼罩,就如同一团火云,染的附近的天空似乎都烧成的红霞。

  索尔汉尼根不再说话了,看着夏亚的眼神已经冷了下去。

  夏亚立刻提起十足精神来,猜测着接下来索尔汉尼根的一击将会是何等的惊天动地。

  就在夏亚深呼吸的瞬间,前方的索尔汉尼根身影陡然晃动了一下,下一个瞬间就出现在了夏亚的面前。夏亚全身汗毛顿时就炸开,他当然清楚这绝不是什么瞬间移动之类的大陆货技能,而是这位强者直接碎裂的时空的规则!这等手段,居然在眨眼之中就轻易完成,夏亚本能的飞速的朝后退去。

  可是索尔汉尼根已经握起拳来,仿佛轻飘飘的一击……

  夏亚身子在往后退,手里的火叉横在胸口,索尔汉尼根的拳头似乎在火叉上只是触碰了一下随即就收了回去,可是就看见夏亚周身的红色绯红杀气却仿佛瞬间就被打的粉碎。魁梧的身子顿时砰的一下,鲜血迸发,周身的衣衫都撕扯成了碎片来,全身上下也不知道有多少肌肤绽裂开来。鲜血喷洒,顿时就变成了一个血人。

  夏亚一个骨碌就飞了出去,身子重重的撞向了一座白塔,眼看只要砸中了,只怕不是塔毁就是人亡,那白塔上的一团白色魔法光芒,将夏亚的身躯兜住,夏亚顿时身子一晃被轻轻荡开。消去了那往后激射的力量。

  可怜土鳖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周身的伤口虽然看似恐怖,却其实只是皮肉伤,但是握着火叉的手掌虎口却已经直接撕裂。口鼻里的鲜血喷洒,连连猛烈咳嗽。

  索尔汉尼根冷眼看着夏亚,嘴唇轻启,一句冷冷的话语就落入夏亚的耳中:“退开吧,这不是你该参与的事情!”

  “我呸。”夏亚狠狠吐去口中的血沫。又咳嗽几声,将喉咙里的浴血咳清,喘息苦笑道:“若是有选择,我也不想搀和啊。”

  索尔汉尼根刚要说话。忽然整个圣城的魔法阵陡然之间就闪了一下,那六座白塔上冲天的魔法光芒骤然之间就消失了。

  原本这魔法阵发动之下。漫天都是强悍的魔力波动,那六道冲天的魔法光束将这一片天地仿佛都和整个世界完全阻隔开来。天地之间弥漫着充沛而强烈的魔法力量的波动。

  此刻忽然一个变化之下,原本从六座白塔之上喷薄散发出来的漫天的魔力波动,仿佛忽然之间时光倒流一般,飞快的被席卷而回,空气里充沛的几乎要爆炸的魔力,似乎飞快的朝着六座白塔倒流而回!

  六座白塔上冲天的光束随即彻底消失,到底地面上的六芒星图案越发的明亮来,肉眼可以看见的一条一条光芒,似乎从地下流淌,却朝着圣城回溯而去……

  夏亚心中一动。

  他知道,这是关键时刻到了。

  抬起头来苦笑看着索尔汉尼根,夏亚心中开始默默的计算着时间。

  “一……二……三……四……”

  ……

  “我只需要大约百息的时间。”圣罗兰加洛斯叮嘱的话语响在夏亚的心头:“我会启动六芒星魔法阵,将魔法阵的力量逆流回溯,这上古的魔法阵,便是我圣城守护者的最后一张底牌!上古的六芒星魔法阵,有着一个艹控力量逆流的法门,一旦逆流,魔法阵的魔力回溯,我在城中的一个秘密的阵眼主持,借助着魔法阵的力量,无论是多重的伤势都可以压制下,我一旦恢复了力量,自然便有信心迎战索尔。只是……魔法阵的启动回溯,却是需要一点时间,百息之内,绝不能让索尔汉尼根打进来。”

  其实夏亚本心想的是,他才懒得去管索尔汉尼根打进来会杀死多少圣城的人呢……这些和他夏亚大爷有什么关系?只是圣罗兰加洛斯随后的几句话却把土鳖的心思给钉死了:“这魔法阵的神奇之处就在于,魔法阵和整座圣城都是融为一体的,利用魔法阵魔力的回溯,我站在城中的魔法阵眼,那个时候,我和魔法阵还有圣城,都是一体,若是我没有得到所有的魔法阵回溯力量之前,就让索尔破坏了魔法阵,那就真的是死路一条了。”

  夏亚当时看着圣罗兰加洛斯的眼睛,很希望这个女人是在骗自己,不过他只在这个女人的眼睛看到了决然的味道,心中就只能叹息了。

  他对于圣城的其他人的生死才不关心,但是这个圣罗兰加洛斯,夏亚却是绝不能看着她死的。

  “所以,你需要大约百息的时间,从魔法阵回溯的时候开始计算,对吧?”

  “是的。”

  ……

  索尔的眼睛眯了起来,他看着圣城上的魔法阵的变化,又仔细瞧了瞧夏亚,皱眉道:“这就是你刚才阻止我而等待的?”

  夏亚知道自己如果硬扛的话,只怕一个照面就被人给秒了,心中早就打定了主意靠着言语来拖延对方,干脆就大声道:“陛下,我也不妨和你直说,圣罗兰加洛斯此刻不便和你交手……你是绝世强者,既然千山万水的跑来这里,总不是只为了轻易的杀了圣罗兰加洛斯单纯的一血当年之仇吧。只要你耐心等会儿。圣罗兰加洛斯自然会出来和你决战,以陛下您的胸怀,一个强大的对手总比一个轻易可以杀死的弱小对手要更有趣吧。”

  索尔汉尼根看着夏亚,终于点了点头:“听你的话。圣罗兰,她是出了什么意外了。”

  夏亚故意长叹了口气,心中却继续的默数:“八……九……十……”

  从来不曾觉得这时间过的如此缓慢。

  “笑话。”索尔摇头:“我是何等人!我虽欲杀了那个女人,却不屑于杀一个弱者。”

  说着,他的身子就继续朝着圣城掠去。

  夏亚张开双臂,身影一晃,再次拦在了索尔的面前。

  “嗯?”索尔汉尼根的眼睛里爆发出了一丝杀气来:“你还要阻拦我?”

  “不敢。”夏亚苦笑道:“陛下不是答应等待一会儿么?”

  “杀她可以等会儿,我先拆了她这座圣城。”索尔摇头。

  “那个……”夏亚急的满头汗水:“反正是等。不妨……”

  索尔汉尼根却忽然笑了,他看着夏亚的眼睛,语气很是认真:“我杀那个女人是一件事,我拆了她这座圣城却是另外一件事。我答应你等那个女人准备好了再和她决斗。但是这圣城我却是现在就要先拆了……你还打算阻拦我么?”

  “这魔法阵现下正在帮圣罗兰加洛斯恢复力量。”夏亚索姓干脆一股脑儿倒了出来:“你现在拆了圣城,破坏了魔法阵,圣罗兰加洛斯力量就无法恢复,陛下难道希望自己的对手是一个虚弱不堪的圣城守护者?”

  夏亚原本想用这句话来逼住心高气傲的索尔,哪里知道这个问题对于索尔这种不能以常人揣测的强人而言。不过是一笑了之。

  他只是看了夏亚一眼:“我说了,杀她和屠灭这座城,是两件事情。我既然可以先放下第一件事情,那么第二件事情自然是必须要做。至于你说的……那个女人现在靠着这个魔法阵在聚集力量么?很好。我拆了这座城之后,大可以继续等下去。等她准备好了!就算没有这魔法阵的帮助,我索尔出手帮她恢复力量好了!”

  说着。索尔汉尼根忽然凑近了脸庞,鼻尖几乎就要触碰到了夏亚的鼻子,冷笑道;“你这个小子真是愚蠢,你还不明白么?我要屠了这座城,就是要让她圣罗兰心痛!要她绝望!要她愤怒!!”

  话音落下,索尔身子已经绕过夏亚,朝着圣城缓缓而去。

  夏亚转身看着索尔汉尼根的背影,眼睛里闪过一丝犹豫,终于还是狠狠一咬牙,挺起火叉,大喝一声,朝着索尔汉尼根的背影刺了下去!

  红光迸发,瞬间周遭的时空扭曲了一下,似乎一切变得寂静无声。

  火叉之上,一道红色的光影如漩涡一般飞出……

  这一击夏亚用上了自己的最强绝招,绯红杀气加上龙族的绝技龙毁!

  索尔汉尼根似乎根本就不曾转身,他的身影缓缓朝着圣城而却,夏亚攻出的这一击,还没到他身后,这位绝世强者却只是仿佛哼了一声,也没见他的身子如何动作,夏亚就感觉到自己全力这一击的力量,如同撞上了一道铜墙铁壁!

  嗡的一声,土鳖只觉得双耳之中耳鸣不止,眼前一花,仿佛奥丁神皇的身影都模糊了。

  他的身子踉踉跄跄从天空跌落下来,落地的时候虽然还能勉强站立,只是随即脚下一软,终于还是单膝跪了下去。

  汉尼根冰冷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里:“最后一次,你若再出手,我就杀了你。”

  ……

  索尔汉尼根也落在了地面上,他脚踏着圣城山下的道路,看着面前那已经在之前无数次剧烈的震荡下破碎不堪的上山道路,索尔汉尼根长衣飘荡,迈步就走上了第一个台阶。

  随即,他再次站住了,抬起头来,看着阻拦在身前,站在十多个台阶上的身影。

  然后,索尔汉尼根笑了。

  “今天是什么曰子,居然在这里遇到这么多的故人。”

  黑斯庭深深吸了口气,缓缓单膝跪下行了一个大礼:“陛下!”

  索尔汉尼根摇头:“我已经不是神皇,你也不是奥丁的将军,不用这般行礼。”

  黑斯庭站了起来,手里紧握着三棱战枪,紧紧盯着索尔汉尼根的眼睛:“陛下……”

  “不用废话了,既然你站在这里,想来也是要阻拦我的。”索尔汉尼根轻描淡写的语气:“反正都是要动手,何必浪费口舌,出手吧。”

  黑斯庭也闭上了嘴巴,深吸了口气,双手紧握手里的三棱战枪,大喝一声,整个人飞跃而起,三棱战枪发出一声清脆的嗡鸣,朝着台阶下的索尔汉尼根横扫而去!

  ……

  夏亚重新站了起来,身子晃了晃,就看见了前方的通往上山的道路上,黑斯庭满身黑色的气焰,正是那再熟悉不过的“璀璨斗气”。

  三棱战枪在黑斯庭的手里,似乎化身为了一条咆哮的长龙,席卷将索尔汉尼根笼罩在了其中。黑色的气焰疯狂的撞上了索尔汉尼根的身躯,一时间似乎以横扫之势将索尔汉尼根吞没在了其中。

  可下一个瞬间,索尔汉尼根忽然仿佛就抬起了右手来,拳头只是那么缓缓一挥,周围那密不透风的黑色气焰,陡然就仿佛四分五裂来。

  黑斯庭的三棱战枪发出了一声悲鸣,嗡的一声,战枪冲天而起,黑斯庭人也朝后退了出去,索尔的一根手指已经遥指黑斯庭,波的一声,黑斯庭胸口和背后同时爆出一团血光来!

  夏亚看的心惊,飞身跳了过去,火叉在他手里重新冒出红光来,眼看索尔汉尼根的手指再次就要点出去,夏亚顾不得许多,大声喝道:“陛下住手!”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