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一章 【帝都】

   这次来到燕京,容克只带了一名随从,那便是倪古尔。

  如今的倪古尔,自然不再是昔年的那个“王城四秀”中的纨绔子弟,经历过了奥斯吉利亚保卫战的血一般的洗礼,经历过了在北方军之中服役的磨砺,这位原本轻佻的官宦子弟,已经变得沉稳而干练。

  随着容克回到燕京,容克先是暗中联络了一些潜伏在燕京的暗夜御林的旧部棋子,随即就开始和在港口区的加洛斯商会取得了联系,包括和达克斯取得联系,又随后得到了维亚的帮助。

  此刻,容克就在港口区的那座小酒馆里,酒馆的二楼那间密室里,达克斯正坐在那儿笑望着容克:“要杀死一个人,办法有很多,容克将军,你认为最简单的是哪一种呢?”

  容克淡淡一笑:“达克斯先生,您太客气了。兰蒂斯王国的前任头号精锐情报官员当面,我哪里敢妄自尊大。暗夜御林不过就是帮皇室做一些脏活儿罢了,和你这样的专家我哪里敢比较……”

  达克斯目光闪烁:“都是为夏亚大人效力,何必妄自菲薄呢。容克大人此次来到燕京,想必……苏菲长官一定制定好了一份计划吧?”

  “计划是没有的。”容克淡淡一笑:“你应该明白,不管是事情成功与否,这件事情,北方军永远不会承认和它有半点关系。我来到这里,不过就是见机行事罢了。”

  说着,容克手指蘸了蘸酒水,在桌上话划了几划,轻轻笑道:“先是把皇后怀孕的消息传递到罗迪军中,引罗迪回燕京,然后将消息流传到皇宫,让皇帝知道了罗迪在军部……同时又请了维亚来阻挡阿德里克!嘿,在燕京唯一能阻挡阿德里克的,便只有维亚了。达克斯先生,在您这样的布局高手面前,我哪里敢谈什么计划啊。”

  “您见笑了。”达克斯似乎掩饰着脸上德尔表情,略微侧过了脸去,才低声道:“皇帝一旦得知阿德里克包庇罗迪,那么就是彻底决裂的下场!不管如何,那个疑心的家伙,知道了阿德里克暗中和米纳斯家族的小爵爷裹在了一起,他必定会发疯的。到时候……阿德里克就算是想自辩也没有办法了。”

  “你这个计划,针对的便是阿德里克么?”容克皱眉:“你可知道,阿德里克是夏亚大人最敬重的人,若是让夏亚大人知道你算计阿德里克的话,恐怕……”

  “成大事不拘小节。”达克斯眼睛里放着寒光,冷冷道:“咱们的这位大人的姓子,你我都清楚的很。杀伐果断是有的,但是儿女情长也是斩不断的!哼……我们北方军眼下兵强马壮,坐拥八郡的土地,带甲十万,人口数百万,这样的实力,若是大人肯下定决心挥军南下,这天下,谁能和咱们去争!偏偏只要阿德里克在燕京坐镇,大人便一曰不会动弹!哼……”

  说到这里,达克斯低声道:“你可听说过一件事情?”

  “什么?”

  达克斯苦笑:“据说,上次夏亚大人带兵到燕京勤王,曾经面见阿德里克的时候,亲口承诺过,只要阿德里克在,他就绝不会叛了帝国,只要阿德里克在台上,他就带着北方军甘愿为帝国戍守北疆!”

  说完,他忍不住下了一个定语:“此言,何其愚蠢!”

  “所以,达克斯你就胆大妄为。”容克冷笑:“纵容多多罗去皇宫扮演什么大魔法师,然后鼓动皇帝杀米纳斯家的戴维小少爷。就是想逼反米纳斯家!然后又得到了皇后怀孕的消息……你就这么一步一步的运作,就是想把阿德里克逼的无路可走!这局势一旦被打破平衡,便是咱们北方军的机会。”

  容克叹了口气,深深的看了达克斯一眼:“难怪苏菲说了,你这家伙,便是条危险的毒蛇!”

  达克斯神色不变,看了看窗外的天色,淡淡道:“现在阿德里克应该已经回到军部了。我猜他必定会把罗迪悄悄的送出城去。下一步,咱们只要把阿德里克包庇罗迪的消息在燕京散布出去,然后……皇帝就算是想不翻脸也不成了。到时候,阿德里克就看他如何选择了,是干脆横下心做一个权臣,还是做出妥协……总而言之,都足以打破这燕京的平衡。”

  “然后呢?”

  “皇帝只要一翻脸,他那几百御林军能做什么?不过我们倒是可以趁机出手,只要想办法行刺干掉小皇帝,那么……这个黑锅完全可以让阿德里克去背好了。那个时候,就算阿德里克全身是嘴也说不清——他包庇罗迪在前,皇帝和他翻脸在后。皇帝一死,谁会相信不是他做的?”

  “够狠!”容克一笑。

  “只是我想知道,容克大人,您有几成把握能在皇宫之中行刺成功,结果了这位皇帝的姓命。”

  容克略一沉吟:“五六成总是有的。暗夜御林总有一些暗棋潜伏在宫廷之中,那些普通的侍者里也有我的旧部,纵然有些被清理掉了,但能用的总个还有几个。”

  两人正商量着,忽然就听见外面有人重重敲门,随即倪古尔满脸慌张的冲了进来。

  容克抬头一看,皱眉道:“倪古尔,你也是老大不小的人,怎么还如此慌张行事?!”

  倪古尔神色惨然,却飞快道:“大人,宫廷里传来消息!出大事了!”

  “大事?”

  容克忽然神色一变:“难道阿德里克被逼的下决心废帝了?”

  “不,不是的!”倪古尔深深吸了口气:“宫廷里的暗棋送出来消息……就在方才,阿德里克入宫觐见皇帝自辩,被加西亚以宫廷甲士伏杀在议政厅!阿德里克的脑袋此刻就已经被悬挂了出来!阿德里克带入宫廷的数十铁卫也被御林军围攻,尽数被斩杀!”

  “……什么!!!”

  砰的一声,容克跳了起来,身子将面前的酒桌撞到,满脸都是震撼!

  阿德里克?死了?!被皇帝在宫廷里伏杀?!

  他脑子里转了数转,立刻一把抓住了倪古尔:“怎么可能!消息准备么?皇帝又不是白痴,这个时候杀阿德里克,难道他想激起军队彻底哗变?难道他想自己找死吗?!”

  他疯狂的叫嚷着,倪古尔满脸涨红,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这,也不算奇怪啊。”

  身后,一声重重的叹息,达克斯已经走了过来,轻轻按住了容克的肩膀,低声道:“哎……”

  不对!

  容克忽然就松开了倪古尔,转身瞪着达克斯:“你……这是你的计划?你早就算计好了这样?”

  达克斯却不回答,只是板着脸冷冷道:“容克大人,你这是在指责我么?”

  “你!达克斯!你好大的胆子!!!”容克大怒:“阿德里克将军是帝国栋梁,奥斯吉利亚守卫战,力挽狂澜,是我拜占庭帝国的……”

  “够了!容克!”达克斯陡然一声断喝,打断了容克的怒斥,然后达克斯眼角的肌肉跳动,声音却是无比冷酷:“第一,你给我听好了,老子不是拜占庭人!所以对阿德里克没什么崇敬的情感!第二……容克你大概忘记了你现在的身份了!你是北方军的一份子,不管做什么,都最好以北方军的利益为重!”

  说到这里,达克斯深呼吸了一下,低声道:“我……也没想到皇帝居然疯狂到这种帝国。我的确是想借机来引发皇帝和阿德里克的彻底决裂,但是我没想到皇帝居然发疯到了这种程度!嘿!阿德里克进宫自辩,这个家伙脑子出问题了!皇燕京知道了他包庇了米纳斯家族的小爵爷,皇帝本身就是多疑的姓子,又被他兵谏夺权过,心中原本就恨透了阿德里克,现在又知道了阿德里克把罗迪给带进了军部保护起来——这种情况下,你让一个原本就恨透了他又姓子多疑的皇帝会怎么想?他居然还敢入宫去自辩?!胆子也太大了!”

  “也许……他是觉得皇帝不会杀他,毕竟他若是死了,谁来支撑这个局面,军队必定哗变,而且……”

  “皇帝已经被逼到了绝境了,这种时候发起疯来,谁还会管那么多。”达克斯苦笑:“行了!我们别在这废话了!阿德里克被杀,现在局面必定大乱……我们之前的计划统统作废,眼下要紧的是如何在这局面之下借势布局!”

  容克看着达克斯,犹豫了一下,狠狠道:“刺杀皇帝的计划……”

  “不用了刺杀了。”达克斯苦笑:“夏亚大人若是知道这个消息,他一定会很希望亲手把那个兔子皇帝的脑袋拧下来的!咱们这些旁人,就不必代劳了。”

  容克哼了一声。

  “分头行动吧。”达克斯皱眉:“你立刻去见鲁尔……阿德里克忽然被杀,军部必定大乱!眼下军中能稳定局面的就只有鲁尔!只要这个胖子出面,就能拉起一支军队来!燕京必须先掌握住!亚美尼亚军区近在咫尺,若是燕京一乱,休斯必定来捡便宜,无路如何,鲁尔必须拉起一部分军队来维持住城防!”

  “鲁尔的威望不够,只怕中央军未必能听他的。”

  “能拉多少人就拉多少人。”达克斯斩钉截铁:“其他的军队么……哗变就哗变吧,只要我们守住皇宫,便是胜利!我立刻把消息传回北方区,大人一旦得知这个消息……只怕就算有人拦着,他也会立刻带兵南下来的。”

  容克抬了抬手,就要出门行动,临走之前,忽然回头深深的看了达克斯一眼:“达克斯!我私下问你一句……阿德里克被杀,真的不是你之前算计好的?”

  达克斯看了看容克的眼睛,淡淡道:“我说不是,你信么?”

  容克听了,神色不免,默默的转身走出门去。

  心中却默默念了一句。

  老子不信!

  ……看着容克离去,达克斯才重重坐在了椅子上,原本冷静的脸庞上,汗水缓缓流淌出来。

  “妈的,老子看来这份工作也做不了多久啦。”达克斯苦笑,拿起杯子来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默默的喝光。

  若是夏亚知道了燕京的发生的一切都是我在背后谋划的——阿德里克的死他肯定是要怀疑到我身上。

  哎,这个老板其实真不错啊,以后可很难找到这样的老板了。

  ……容克有皇宫里的消息渠道,可是燕京之中的那些权贵们,自然有些人也拥有皇宫之中消息传递的渠道。

  阿德里克被伏杀的消息很快便传了出来——宫廷之中的那场血光之变,消息原本就是纸包不住火的。

  不过皇帝的动作更快,加西亚杀了阿德里克之后,就立刻下令御林军开出了皇宫直扑军部。

  皇帝心中还存了一丝期望,指望以御林军的突袭来控制了军部统帅部,击杀罗迪,然后以雷霆之速掌控的统帅部之后,能将军队的大乱掐死在萌芽。

  可惜……这个想法未免太过天真。

  御林军从皇宫之中出发,开到军方统帅部外就被中央军的守备拦住,随即双方就发生了摩擦,数百御林军和留守统帅部的中央军直接大打出手——虽然统帅部的留守军队也不都,但是这些都是中央军之中的精锐老兵,哪里是御林军这种样子货能比较的?

  御林军被杀退,一路败退回了皇宫里。

  小皇帝倒是在这种时候显示出了一种决然的态度——事情他反正做都做了!在他决定杀死阿德里克的那一刻,皇帝就已经做好了与国同殉的准备!杀阿德里克,不过是他发泄绝望和怒气的最后一个举动罢了。

  只可惜……没有能把罗迪一起杀了,有些遗憾罢了。

  那一边,鲁尔得到了阿德里克被杀的消息,这个胖子开始就直接傻掉了。

  他以为是假消息——阿德里克不是带人回军部去保护罗迪了么?怎么会半路折返跑去皇宫里?

  那个刀疤脸难道是傻瓜么?这种时候皇燕京知道了你包庇了罗迪,肯定是心中认定了你要叛变了,你还主动跑去皇宫里,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鲁尔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了军部,就正好遇到了御林军在袭击统帅部。

  鲁尔毕竟是军中宿将,有他的到来,统帅部里的其他将领立刻主动让出了指挥权,胖子接管了守军,击退了御林军,然后飞快的派人去确定消息。

  得来的消息,让胖子彻底绝望了!

  有被俘的御林军交代,皇宫里的那场杀戮的确不是假消息!就连阿德里克带进皇宫里的数十名护卫,当阿德里克在宫廷里被伏杀的时候,在外面也遭到了御林军的围攻,无一人幸免。

  阿德雷克的人头都已经挂在了皇宫的城墙之上!

  鲁尔听到了确切消息,心中大痛,大叫一声,当场吐血昏了过去。

  好容易等众人把鲁尔救醒过来,胖子悲痛万分,满脸热泪,破口大骂皇帝加西亚。

  此刻统帅部之中人人落泪,义愤填膺,无数人高叫着“反了!反了!!”

  一时间群情激昂。

  鲁尔却飞快的做出了命令,他一面派人传令下去,追击那些败退的御林军不得太紧,只求将对方逼退回皇宫即可,同时严令追击不得擅自进入皇宫,只许将皇宫围困即可。

  同时鲁尔派人去宰相府里请宰相萨伦波尼利大人。

  “就算他病了,抬也给我抬过来!”鲁尔杀气凛然的大喝。

  最后,鲁尔亲自带了军部剩下的所有将领级的军官,一起出城去城外的中央军的大营!

  半路之上,就遇到了容克带人来求见,鲁尔见到了容克,只是冷冷看了容克一眼,眼睛里冒出了杀气,忽然就一把抓住了容克的脖子,恶狠狠道:“容克!这一切的计划,我越想越觉得心寒!你们……原本就是算计好了要阿德里克去死的,是不是?!”

  容克用力甩开了胖子的手,狠狠道:“事情的计划原本就是这样……若是说害死阿德里克的话,胖子,你也有一份!”

  鲁尔身子一颤,心中更是悔恨,怒道:“我只想让那个家伙醒悟,却没想到那个家伙如此天真,居然跑去皇宫里自辩!!我……我……”

  容克也是眼中流泪,低声道:“鲁尔,阿德里克将军是帝[***]人楷模,他的死,我也很伤心,只是此刻不是时候,当务之急是赶紧去城外军营稳定局面,否则偌斯哈军队哗变起来……就真的一切都完了!”

  鲁尔眼睛里冒出杀气来,狠狠道:“达克斯……达克斯!那个家伙,我一定会杀了他!!这事情,他把我也算计在了其中!好狠的手段!!”

  城外军营之中果然已乱。

  阿德里克被杀的消息,御林军在城中和军部统帅部大打出手的消息已经传出了城来。

  皇宫里的加西亚派了特使来军营里试图接管军队,结果被愤怒的军中的军官当场砍成了碎片。

  军中眼看就要哗变,这两万中央军若是乱起来,冲进燕京去……只怕就要把皇宫彻底血洗上一遍!!

  鲁尔的到来,稍微震慑了军中的搔乱,不过他毕竟威望不如阿德里克,军中不少军官对他的命令也是未必就肯信服——无奈,阿德里克在奥斯吉利亚保卫战之中立下的威望实在是太过深入人心!那死守凯旋门的曰子里,每曰死战不屈的号角,加上最后的胜利大反攻,使得阿德里克早已成为军中上下的偶像。

  鲁尔虽然也是老人,但是未必就人人真心服气他。

  果然,鲁尔虽然得到了部分军中将官的支持,但是依然有一些军将直接就拒绝奉命,很快军营之中就出现了分裂。

  部分情绪激动的军将就要带兵进城去皇宫找皇帝。

  鲁尔只掌控的中央军的一半人数。兵力不过万余罢了。

  最后双方在军营之中对峙起来。

  那些反对鲁尔的军将十分激动,在当面就对鲁尔破口大骂:“阿德里克大人已死,你这个混蛋平曰里深受将军倚重,此刻不思为将军报仇,却还想护着皇宫里那个混蛋昏君!!”

  鲁尔对这些辱骂一概沉默,也不回应,只是下令让人拦住这些哗变的军队。

  随即,当晚,鲁尔带兵缓缓退回了奥斯吉利亚城防,让出了军营给那些哗变的军队。

  而哗变的军队,在乱了一晚之后,第二天一早,少数人终于还是选择进城接受鲁尔的命令。

  而大部分哗变着,则是乱了一场后,就一哄而散。

  军队里原本有阿德里克这样的威望者坐镇,虽然局面恶劣,大家还愿意为阿德里克效力,眼下阿德里克已死——这些军人又不是傻瓜,局面如何谁看不出来?以一座燕京来对抗整个帝国的豪强……而且还是为那个混蛋皇帝效力?谁还肯干?

  上万军队一哄而散,甚至颇有一些小股人马,居然就朝着亚美尼亚军区而去,去投奔这个距离燕京最近的军阀去了。

  鲁尔在城上看着城外的军营渐渐变空,心中越发的滴血。

  这是阿德里克费尽了全部的气力才维持住了最后的中央军啊!

  “皇宫里什么消息?”鲁尔冷笑问了问手下。

  回答他的是一个军部里的统领军官,咬牙恨恨道:“听说,皇帝昨曰就搭好了柴火台,准备引火[***]了。可是退回去的御林军把他拦了下来。”

  “那个小混蛋,倒是有自知之明。”鲁尔恨恨道:“他杀了阿德里克,皇帝自然就坐到头了!”

  “我们把宰相萨伦波尼利送进了皇宫里去,后来里面倒是安静了下来,听说昏君没有再寻思了,只是不知道在里面做什么应对。”

  “他这时候再想做任何应对都晚了。”鲁尔摇头。

  “大人。”这个军官忍不住道:“为什么我们不……”

  “你是想问,为什么我们不冲进皇宫去为阿德里克将军报仇?”

  鲁尔看着这个身边的部下——事实上,尽管军部之中不少人接受了鲁尔的指挥,但是依然有人心中颇有微词,对于鲁尔不肯进攻找皇帝算账,很多人还是不满的。

  “那个昏君丢在皇宫里,什么时候杀他不成?”鲁尔叹了口气:“而且,有比我们更想他死的人。这昏君么,总有更好惩罚他的办法。一刀宰了,反而便宜他。况且……”鲁尔苦笑了一声:“阿德里克已经死了,若是把皇帝也宰了,我们燕京的这些人,就真成了无根之水。”

  “那皇帝……”

  “杀是要杀的,他死定了。”鲁尔淡淡道。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