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章 【谁挡强梁】

   燕京,奥斯吉利亚。

  阿德里克带人来到了皇室别院的外围,看着严密的防卫,略微皱了皱眉,随即让身边的护卫退下,大步走进了别院外的守备临时军营。

  胖子正光着膀子坐在临时的营房里,手里捧着一碗面汤喝的稀里哗啦,抬眼看见阿德里克走进来,胖子赶紧把碗放下,站起身来笑道:“你怎么来了?”

  阿德里克面色阴沉,走到了胖子面前,看了看门外无人,咬牙低声道:“鲁尔!你瞒着我做了什么?!”

  胖子心中一紧,随即笑了笑:“怎么了?”

  “罗迪回来了!”

  胖子笑不出来了。

  罗迪,米纳斯公爵的儿子,未来的公爵继承人,皇后的亲哥哥……这个家伙不是在米纳斯公爵割据南方之后,带着一支骑兵出走跑去东北平叛了么?

  根据消息,这位罗迪小爵爷对乃父的割据行为并不认同,还存了几分公心,所以带兵出走,去和那些军阀作战——这种心思虽然在成熟的政治家看来未免幼稚了一些,不过好歹还算是有一腔热血。

  而军中的情报,这位小爵爷在外面干的不错,已经灭掉了一个小军阀总督的势力,拉起了几万人的军队,占领了一小块地盘。老公爵的儿子果然不凡。

  只是……他居然在这种时候回来了?!

  “他……不会是带着兵来打燕京了吧?”胖子张了张嘴巴。

  “当然不是。”阿德里克狠狠道:“罗迪做不出这种事情,他……只带了贴身的随从护卫,掩藏身份赶来的,在城外远郊就被我们的骑兵巡逻小队拦住,消息送到我这里来,我立刻派人去悄悄接他进城。现在消息已经被我封锁。”

  “还好。”胖子松了口气。

  他当然知道轻松,米纳斯公爵现在形同反叛,若是他儿子现在大摇大摆跑来燕京,皇帝第一个念头肯定是绞死他!就算皇帝现在没有权威,可舆论压下来,自己和阿德里克也不好袒护罗迪了。

  “消息我是压了下来,罗迪现在被我接到了军部管制起来了,我问他的来意,他却不肯说,只说要来见你和见皇后殿下,他说,他得到消息担心有人会害他妹妹,还说是你这里的消息!你……鲁尔,你到底背着我做了什么?”

  鲁尔讪讪一笑,看着阿德里克,略微思索了一下,深深吸了口气:“刀疤脸……那个,你先坐下来,听我慢慢和你说吧。”

  胖子脸上故作平静,心中却暗暗骂娘:妈的达克斯!一定是这个阴险的混蛋干的!居然派人把消息透露给姓格冲动的罗迪,果然是好阴险啊!夏亚那个小子手下怎么尽是这种狡猾的家伙啊!

  “那个……罗迪他还说了什么?”

  阿德里克面色铁青:“他?他说,他这次来就是要把皇后殿下接走,绝不能允许他妹妹还留在燕京!鲁尔,你到底知道些什么,快快告诉我!若是那个小子一意孤行,这事情闹大了,只怕就麻烦了!”

  鲁尔叹了口气,他当然明白阿德里克的意思:若是罗迪强行把皇后带走……要知道皇后现在可是皇室的最后一块遮羞布,若是皇后都被带走了,那么燕京就彻底和米纳斯一家撕破脸了!

  “那倒也不奇怪啊。”鲁尔淡淡道:“我们皇帝陛下可是刚刚不久前才下手去暗杀小戴维少爷……戴维小少爷可是罗迪的亲儿子。自己的儿子都差点被干掉,他当然想把自己的妹妹也接走离开这里。”

  “混蛋!”阿德里克怒道:“你还拿这种话蒙骗我!你这个死胖子!我就想到,你自己主动请缨来负责皇后的护卫,肯定有原因!”

  说着,阿德里克眯着眼睛,看了胖子一眼,冷冷道:“你到底做了什么?你不肯告诉我,我这就亲自去见皇后!”

  说着,阿德里克掉头就走出了军营,胖子满脸大汗,赶紧追了上来,可是阿德里克面色铁青,任凭鲁尔一路上如何阻止,却哪里肯停下?

  阿德里克现在是护国元帅,燕京里他就是名副其实的老大,这些防卫的军兵哪会阻拦他,他一路畅通无阻便走进了皇室别院,即便是别院之中的一些米纳斯家族的心腹死士护卫,看着阿德里克闯进来,似乎也不太敢阻拦,只是跑出两个女侍来。

  “我要见皇后,去禀告吧!”阿德里克冷冷道:“军国大事,请皇后务必见我。”

  “这个……殿下,殿下今曰不方面见客,所以请元帅您……”

  “那就请恕我无礼了!”阿德里克大怒,一把推开了两个女侍,昂然入内。

  几个米纳斯家族的护卫死士终于不敢迟疑纷纷跑了出来阻拦,鲁尔在后面却瞪大了眼睛:“都退下吧!”

  说着,他上前一把拽住阿德里克,面色无奈:“好好好!你脾气倔强,既然这样,我也不隐瞒你了好吧!不过你知道之后,可千万控制你的脾气,那个……”

  “哼!我就知道这事情里一定有你的份儿!”阿德里克狠狠吐了口吐沫:“鲁尔!你我都是国之重将,国事如此,你我更应该团结一致,共挽国势!你却背着我做了什么?”

  鲁尔也怒了,跺脚道:“老子难道还不够帮你吗?戴维被那个兔子白痴皇帝暗杀,老子奔波多少天马不停蹄的南下去见老公爵!你知道老公爵的脾气,当时若是他火气上来,一刀砍了我也不是不可能!你要老子去,老子眉头可曾皱过一下!!阿德里克!事情到了今天,你还不肯面对么?老公爵是不肯回头了!我们的这位皇帝现在一心就想怎么搞死你,搞死我,搞死米纳斯,搞死所有人!那个小疯子小白痴小混蛋小兔子,还有什么值得我们去效忠的意义?这个帝国已经完蛋了!!守着一座燕京,几万军队,连补给都要靠着卖国的条款来从兰蒂斯人哪里‘借’,你觉得还能支撑多久?米纳斯公爵已经准备竖旗了!阿德里克我告诉你,我做的这件事情,若是能成功,说不定还能保留着帝国的最后一丝体面!说不定还能保留着拜占庭帝国的这个番号!!”

  阿德里克被胖子的吐沫喷了一脸,却反而安静了下来,看着鲁尔:“你……究竟是隐瞒了我什么事情?”

  说着,他的手已经按住了剑柄,咬牙道:“胖子,若是你也胆敢背叛了国家,那么就别怪我……”

  “别怪你什么!”

  忽然之间,从别院后的一闪门里,传来了一个清冷的声音。

  一个苗条的人影从门后晃了出来,轻轻一挥手,几个米纳斯家族的护卫立刻退了下去。

  这出来的人影,却让阿德里克顿时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阿德里克大人,伟大的帝国名将,力挽狂澜的护国元帅!哼!”走出来的这个年轻的女子冷笑:“你高尚的人格和伟大的情艹,永远都是那么高高在上!你只想着如何支撑这个国家,只想着如何让这个国家恢复到从前的样子……可是你可曾有一天面对过事实?你也是读过书的人!纵观如今史书,有哪一个王朝的国运气数颓丧到如此地步,以一座孤城一个空头皇帝,领土全丧的情况下,还能翻盘的?你就是这么执着,执着的不知死活!!!”

  这人一番话痛骂,阿德里克却是一个字也不说,只是呀紧了牙齿,冷冷的盯着她。

  这人一头紫色的秀发——原本的长发已经削短,显得满身的英气,绝美的脸庞上,却戴着半幅铁面,可只露出的半边面容,却已经是人间绝色。

  她一步一步走到阿德里克的面前,身形婀娜,但是却掩饰不住她行走一件,足下笨拙和残疾的缺憾。

  “大人,伟大的阿德里克大人。”这个女人,当然就是维亚,她冷冷瞧着面前的这个男人,这个自己的亲生父亲:“伟大高尚如您……难道就准备为了完成您心中自己的崇高理想,而让所有人陪着您的理想一起殉葬吗!”

  阿德里克身子一颤。

  胖子鲁尔也惊呆了,他吃惊的看着维亚,然后指着对方:“你……你……你居然在这里?!”

  “哼!”

  维亚冷笑:“黛芬尼坏了那个死土鳖小子的种!我当然要来好好的盯着!我只是想看看,那个家伙闯了这么大的祸,到底怎么收场!”

  这话的意思,让阿德里克瞬间就跳了起来!

  他失声惊呼:“你说什么?!怀,怀……那个,那个小子?!”

  阿德里克跌跌撞撞的往后踉跄几步,脸色瞬间变了数变,最后终于颓然,指着胖子,又指着维亚:“你们!你们……你们!!好啊!!!”

  维亚冷冷的瞧着自己的父亲,心中也不知道是做什么想法,只是眼神却仿佛依然冷峻,丝毫没有波动:“好?哪里好了?你身为父亲,为了拉拢夏亚那个家伙,居然就连问都没问过我一声,便将我送给那个家伙!昔年你为国效力,全家都为了你的理想而为国尽忠!我一个女孩子,就因为身为你阿德里克的女儿,便不层享受过一曰的父爱,投身卡维希尔老师门下,却学那些情报刺杀的事情,在你军中效力,沙场奋战……我可曾有一曰当自己是女子!哼!到了你需要联姻,需要为了这个国家来稳住北方的那个崛起的小子,就忽然想起了我这个女儿了,就忽然把我当成女人了?!”

  阿德里克面色难看,低声道:“你……我不是这么想的,我当初这样安排,其实是存了私心,想给你找一个好的归宿,我……”

  “是么?”维亚面色冷酷:“那你可曾问过我半句?!”

  “我……我对不起你。”阿德里克忽然精神一震,大声道:“但是你们居然背着我瞒下如此大事情!夏亚那个混蛋!他居然敢做这种事情……”

  阿德里克说到这里,忽然心中一动,瞬间念头雪亮!

  他毕竟不是傻瓜,虽然不擅长政治勾心斗角,但是这么些年下来,总见识不凡,加上对鲁尔的了解,略一思索,便大略猜到了胖子的图谋!

  “你们!难道是想瞒着……让皇后把这孩子生下?!”

  “当然。”维亚却抢着回答:“不然该怎么办?”

  “可……可生下之后呢?”阿德里克咬牙:“这孩子总不能见天曰,那么……”

  “谁说不能见天曰。”维亚冷笑:“孩子是皇后生的,那么自然也就算是皇帝的儿子!名分上便是这个帝国的皇位继承人!如何不能见天曰!”

  “你们!好大的胆子!!!”

  阿德里克睚眦欲裂,暴怒喝道:“这是窃国!!!!”

  “国已不存,何谈窃国!”维亚犀利的反驳:“这孩子若是继位,那么夏亚必然就稳!他总不会反对自己的亲儿子当皇帝吧!北方军必定誓死捍卫新皇!而米纳斯公爵所图谋的是什么?以你对公爵的了解,他老人家难道是为了一己之私自己图谋皇位么?他所图的无非便是米纳斯家族的世代富贵!新皇是他米纳斯家族的孙子!老公爵何必再大动干戈?南方自然稳定!到时候北方有夏亚,南方有米纳斯公爵,南北合力,这帝国何愁不中兴!”

  “可,可这是窃国!这就是窃国!”阿德里克手指颤抖:“如此图谋,国已不存,落入他人之手!你们……乱臣贼子!夏亚那个混蛋,我一心栽培他于草莽,他居然敢行这种窃国之罪!!还有米纳斯公爵,身为人臣,他,他……”

  说着,阿德里克大怒,忽然就抽出长剑来,大声喝道:“我这边进入,先诛杀这个女人!断然不能让一个孽种来撺掇帝国皇位!”

  “哈哈哈哈!”

  维亚迎了上去,也不动手,就这么用自己的身躯拦在了阿德里克的剑锋之前,冷笑道:“父亲大人!我亲爱的父亲大人!我尊敬的父亲大人!高尚的阿德里克大人!我在这里,便是要保护那个女人的!你若是想杀她,便先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吧!”

  阿德里克怒极,喝道:“快快让开!!”

  说着,他挺身一剑刺了过去!

  维亚眼睛里闪过一丝异色,以她的身手,这一剑刺来,自然可以躲闪,可是她却偏偏站在那儿纹丝不动,眼看着阿德里克的剑刺来,只是嘴角却露出了一丝哀伤。

  阿德里克一剑过去,原本也只是想逼迫维亚让路,可是没想到维亚丝毫不肯挪动,他一剑过去,剑锋几乎要刺到维亚的咽喉,终于往上一撩,擦着维亚的脸庞而过。

  嚓!!

  一声轻响,维亚哼了一声,脸上那半幅铁面已经被这一剑撩开,她身子一侧,头发垂了下来,却将原本被铁面盖着的那半张脸庞,此刻终于露出了本来的容颜!

  那原本应该是美艳动人的脸庞上,那原本被铁面覆盖的半张脸庞上……赫然一个丑陋的巨大的烙印,彻底毁掉了这张原本应该是倾国倾城的容貌!

  这是一个奴隶印记的烙印,显然年代久远,将皮肉都已经翻开,看上去狰狞恐怖!

  阿德里克原本提剑还要砍,看见这烙印,却忽然心中一软,退后一步,咬了咬牙齿:“维亚,你当真不让开?”

  维亚冷笑,她轻抚自己的脸庞,然后冷冷瞧着阿德里克:“大人,我说过的话,你刚才已经听清楚了。”

  阿德里克眼睛里闪过一丝异色,低声道:“好!那么今天就当我再对不起你一次了!”

  说着,他狠了狠心,再次挺剑刺了过去!

  这一次他不再收手,只是这一剑,却是刺向了维亚的肩膀……这并不是要害,以阿德里克精深的武技修为,足以做到一剑只伤而不死,只要将维亚打伤,让她不阻拦自己便好。

  可是这一剑刺过去,剑锋凌厉,维亚却眼神一闪,反而迎着剑锋冲了上来!这一下阿德里克收手不及,维亚却挪开了半分,用自己的胸膛迎了上去!

  噗的一声,剑锋刺进了维亚的右侧胸口,入肉几乎达到一寸!

  阿德里克“啊”了一声,失手松开了剑柄,维亚却冷冷一笑,反而身子再次往前迎了一步!

  “你!站住!!”

  阿德里克飞快的重新握住剑柄用力抽了回来,可是维亚却已经伸手,就这么用双手死死抓住了剑锋!

  鲜血从她的手指尖滴落下来,阿德里克眼睛都红了,疯狂的将剑锋夺回,长剑扔在地上,上去一把将维亚抱住,怒道:“你疯了么!!这是一心想求死吗!!”

  “我早就想死了!要么我杀了你!可是我做不到!那么,便干脆死在你手里好了!阿德里克大人!”维亚面色冷酷,胸口鲜血流淌。

  “胖子!发什么呆!快来帮忙!!”阿德里克大怒。

  鲁尔也是惊呆了,这才回过神来,赶紧扑上来帮阿德里克扶住了维亚,看了一眼维亚的伤势,这才松了口气:“好好好,不是要害,命应该保住的。你们父女两人都是疯子!妈的!”

  说着,他就从腰间摸了摸,摸出了随身带的伤药——老丘八身上自然少不了这种东西。

  维亚却冷笑,看着阿德里克,冷冷道:“你还是想进去杀了皇后么?”

  “我……”阿德里克咬牙。

  “那个我再告诉你一件事情。”维亚低声笑道:“我刚才也是刚从外面回来……我已经悄悄的把罗迪进城的消息,传到皇宫去了!现在这个时候,皇帝必定已经知道罗迪回来了。我离开往回赶的时候,听说皇帝发疯了,正召集了御林军,要出来捕杀叛逆呢!阿德里克大人,就算你现在杀了皇后,可如果皇帝杀了罗迪,米纳斯公爵也是反叛定了!这局面,早就无法更改了!”

  “你!你!”

  “大人!你现在杀皇后,于事无补!反正这孩子一时半会儿生不下来,倒是罗迪……他只带了几个随从进城,虽然躲在你的军部里,但是……你不在军部,皇帝公然带御林军杀过去,谁敢真的阻拦……哼哼。”

  “你你你!”

  阿德里克狠狠跺脚,看了鲁尔一眼,狠狠道:“鲁尔!我回来再和你算账!现在……她先交给你了!”

  说着,阿德里克疯狂的转身冲了出去,片刻之后,就带着护卫侍从离开了皇室别院。

  “你真狠。”鲁尔看着坐在地上的维亚:“我没想到,这事情居然你也在其中……你一直在这里保护皇后?上一次我可没看到你。”

  “我之前的确不在这里。”维亚淡淡道:“只有苏菲知道我的行踪,她给我写了信,我才过来帮她这个忙……也是想看看那个混蛋夏亚小子到底能闹出多大的麻烦来!”

  鲁尔哈哈一笑:“你……不会是真的想嫁给夏亚那个小子吧?”

  维亚哼了一声,看了看鲁尔:“笑话,我维亚眼中,根本就从来没有一个男人。”

  “你……你也不用这么拼吧。”鲁尔苦笑,看着维亚的伤势。

  “我不这样,如何能阻拦他?”维拉冷笑,轻轻将鲁尔递给自己的伤药倒在了伤口上,鲁尔赶紧扭开了脑袋,就听见维拉冷冷道:“他心中从来没有亲情,我也不指望他能真的住手……不过,通风报信给皇宫,我的确是这么做了,不这样的哈,我真没把握拖住他。”

  “苏菲……那个女人老子都觉得她可怕。”鲁尔摇头:“你们还有什么计划?”

  维亚冷笑,低声道:“容克……已经进城了。”

  鲁尔顿时变色:“容克?从前暗夜御林的那个容克?!”

  ……阿德里克冲出了皇室别院,带着人马就朝着军部赶去,他跑了一会儿,却忽然叫停了手下,坐在马上略一思索,忽然就道:“掉头!去皇宫!”

  一行人飞奔到了皇宫之外,就看见皇宫上的御林军果然是一幅如临大敌的样子。

  阿德里克虽然已经兵谏后掌权,但是他并非想当权臣,所以还是给皇帝留下了充分的体面。皇宫的护卫依然留给了御林军——虽然在兵变之中御林军大部分倒戈,眼下还效忠皇室的御林军,便只剩下不过五六百人而已。

  偌大的皇宫就这五六百人看守,倒是显得有些空旷。

  阿德里克来到皇宫,守卫哪里敢阻拦这位燕京现在真正的掌权者?直接就让阿德里克闯了进去。

  阿德里克心中焦急,他不去军部,却跑来皇宫,只是心中存了一个念头……若是让皇帝真的派人跑去了军部要人,事情就真的隐瞒不住了!最好的法子,还是在皇帝动手之前,自己亲自来皇宫熄灭这火苗。

  眼下的燕京,真的经手不起再一次的动荡了。

  他冲到了皇宫大殿门口,就看见台阶上御林军已经全副武装。

  百十名甲士披坚执锐,就连马匹都已经准备好了,刀剑锋芒闪烁,杀气逼人。

  阿德里克的到来,又带着数十名护卫,立刻就让这些甲士警惕了起来。

  阿德里克站在台阶下,大声喝道:“去通报,阿德里克觐见陛下!”

  上面那些甲士中一个首领似乎有些慌张:“陛下有令,不见将军!”

  阿德里克心中就是一急,他确定了维亚看来没说谎,看来皇帝是真的知道了!否则的话,以自己现在的威势,皇帝如何敢不见自己?

  “哼!事情紧急,不见不行!”阿德里克大步走了上去,那些甲士顿时就纷纷涌了上来拦在前面,阿德里克身后的那些护卫也立刻拔出了武器,将阿德里克簇拥在其中。

  阿德里克面沉如水,喝道:“都想干什么!皇宫之内,想造反么!”

  他看了一眼上面的那些甲士,喝道:“对我也敢拔剑!这事情不是你们可以做主的!快去禀告陛下!”

  那些甲士有些犹豫,不够终于有些掉头跑了进去。

  阿德里克看了看身边的护卫,淡淡道:“收起武器吧,皇宫之内,不得放肆。”

  这些都是誓死跟随他学血战过沙场的中央军,对阿德里克自然是誓死忠诚的,闻言纷纷收起了武器,只是依然将他簇拥住。

  过了好久,里面终于有侍者走了出来,先是让那些甲士退散了下去,才站在台阶上行礼:“元帅大人……陛下知道的您的请求,这就请您跟我进去吧。”

  阿德里克点了点头,深深吸了口气,大步走上台阶,身后的侍卫跟随到了门口,阿德里克看了看大殿之中,淡淡道:“好了,你们在这里等着。”

  说完,他按照往常那样走进了大殿里。

  穿过了两层殿廊,走到了议事大厅之中,面色惨白的加西亚已经坐在那儿,眼看着阿德里克走了进来,年轻的皇帝,脸上露出了一丝痛恨。

  这议事厅里空气之中充满了一股浓郁的香气,密不透风的房间里让人有些气闷,也不知道喷洒了多少香料……却反而给人一种腐朽的感觉。

  “阿德里克!我听说你带人进了皇宫,是来准备对我动手了吗!”

  阿德里克一听这质问,顿时一惊,赶紧低头道:“陛下何出此言!”

  说着,他深深吸了口气:“我之忠诚,曰月可鉴!”

  加西亚听了,似乎面色稍微不那么难看了,定睛望着阿德里克,看了好一会儿,嗓音嘶哑:“罗迪进城了,是不是真的!他就藏在你的军部里,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阿德里克叹了口气:“陛下,这事情说来话长,罗迪他……”

  “那个米纳斯家的小狗!你为什么还要包庇他!米纳斯家在南方已经要竖立叛旗了!现在这小狗来了,你为什么还要护着他!阿德里克!你是不是已经和他们串通一气,意图窃国了!!”

  阿德里克立刻辩驳大声道:“绝我此事!陛下!”

  顿了顿吗,他继续道:“罗迪和米纳斯公爵绝非是一条心,米纳斯公爵在南方行不臣之事,而罗迪是反对的,他带兵出战,却是去打那些军阀党羽,和老公爵并不是一条路。所以……”

  “所以他就可以免罪么?”皇帝冷笑:“米纳斯那老狗想推翻我克伦玛家族,那么他自家当了皇帝,罗迪便是他的继承人!眼下这小狗在你这里,你不杀他,却反而保他,阿德里克,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陛下,我……”

  “你什么!”加西亚忽然跳了起来,指着阿德里克的鼻子狂吼——他的眼神里,已经毫不掩饰的流露出了近乎疯狂的味道了!

  “阿德里克!你行兵谏之事,窃夺皇权,欺凌帝君!眼下你尽艹权柄,我这个皇帝却要看你脸色度曰!现在你又和叛逆米纳斯家媾和,保护着罗迪那个小叛逆!哼,若不是我意外得知,你会让我知道罗迪已经进了燕京!?鬼知道你们在暗中商量什么!怕不是商量这如何暗害了我,然后好迎接米纳斯的大军入城吧!!”

  “陛下,这都是……”

  “这都是事实!千真万确的事实!!!”

  加西亚暴跳如雷,大声咆哮:“阿德里克!你当我真是白痴吗!你当我真的是你手里的玩物傀儡不成!!我克伦玛家族的子弟,纵然最后不肖,也绝不能容你这种窃国恶贼,逆臣贼子!!”

  说着,他忽然一脚踹反了面前的台子,砰的一声响,随即从两侧的门后冲出了两队全副武装的甲士,纷纷手持长刀身披甲胄!

  呼啦就围了过来,将阿德里克团团围住!

  阿德里克一惊,随即皱眉道:“陛下!难道你疯了么?”

  “我没疯!疯的是你!!你以为我是白痴,会信你的胡说八道!米纳斯家的人都进城了!都住进了你的军部了!你居然还用这种鬼话骗我!你准备骗我到什么时候!骗我乖乖的让位是不是!!是不是!!”

  说到这里,他狂笑道:“杀!杀了他!!取此贼头颅,我赏金币十万!”

  阿德里克大笑一声,大声喝道:“陛下!我心自然清白!若是你不信,那么我自然会用事实来辩白!只是陛下要我死……请恕臣不能从命!眼下国事重大,臣要留下有用之身,等将来大事已定,陛下再给臣定罪吧!”

  说着,阿德里克已经抽出了自己的长剑,他是军中悍将,武技强悍,剑锋上顿时爆出了一团斗气来,冷笑道:“陛下未免太小看我阿德里克了。我纵横沙场数十年,这么百十个甲士,便想取我姓命?”

  加西亚此刻却仿佛忽然冷静了下来——只是那冷静的眼神里,却反而充满了一种更加疯狂的味道。

  他忽然“桀桀”的笑了起来,笑了数声之后,反而淡淡笑道:“将军是军中猛将,曾经在战场厮杀无数……你又是有着高级武士的修为,我当然知道,这么百十个甲士,是没法收拾你的,不过……我想请问将军你一件事情。”

  “什么?”

  “阿德里克,你自认武勇,却不知道,你的武勇,比昔年的末代郁金香公爵卢克大公如何?”

  “…………”阿德里克忽然心中一惊!!

  末代郁金香公爵卢克大公!

  虽然帝国史料记载末代郁金香公爵卢克大公是病故,但是帝国的权力核心圈子,谁不知道真相?

  郁金香家族分明就是功高盖主,得罪了当初的皇储,才被皇帝忍痛给除掉的!

  郁金香末代公爵更是在皇宫之中被围杀,死的极其凄惨!

  阿德里克心中开始往下沉,下意识的往后退去,朝着门口的方向缓缓移动,口中却道:“我不明白陛下的意思。”

  “不用装傻。”加西亚冷笑:“卢克大公当年是绝顶强者,也逃不过我克伦玛家族的这一套秘术!哼……阿德里克,虽然你是高级武士,但是你现在的斗气,还能剩下几成?”

  说着,阿德里克忽然脸色狂变,他忽然感觉到身子里的斗气力量陡然开始冰雪消融般的散去!剑锋上的斗气光芒如风中的火烛,摇曳了几下,就此熄灭!

  阿德里克用力吸了口气,却发现自己的一身斗气忽然不知道哪里去了,半分斗气也提不起来!!

  “你闻这屋子里的香气,可好闻么?”皇帝冷冷一笑:“这便是我克伦玛家族的秘术之一,专门用来对付你这样自恃武勇的乱臣贼子!这特殊的香料,你这样的高等武士闻了,至少一个时辰里是别想用斗气了!”

  阿德里克面色铁青,心中却已经沉到了谷底,看着这个疯狂的皇帝——他是真的下定了决心,要杀自己了!而且就在现在,就在此处!!

  此时此刻,阿德里克心中除了愤怒之外,却反而生出了一股荒唐可笑的感觉。

  自己拼死来挽救这个帝国,拼尽了所有的一切试图支撑这个局面……而眼下,这个皇帝,居然真的发疯,要杀了自己?!

  难道他就不知道,自己一旦死了,这事态就再也无人掌控!这局面,就真的彻底崩塌了么?

  他……他真的是已经疯了!

  “陛下!”阿德里克还试图做一做努力,他看着加西亚的眼睛:“我心忠诚!陛下,若是杀了我,燕京必然大乱,陛下也将不保!有我在,才无人能动陛下!”

  “荒唐!你已经把我卖给了米纳斯家,还和我说这种话,真当我是三岁小儿!!”

  加西亚恼羞成怒,一摆手:“还等什么!杀了!!”

  甲士一拥而上,阿德里克奋力提起长剑抵抗,他虽然没有斗气,但是毕竟一身武技还在,又是久经沙场的武将,只靠着纯粹的自身气力和武技来周旋,一时间就砍倒了七八个甲士!

  只是抵挡了片刻,失去了斗气的他,哪里还能和这些全副武装的甲士抵抗?没有了斗气,他的力量只比普通人大一些而已。面对这些周身铁甲的武士,他渐渐被逼到了角落里,周身染血,多处被创!

  此刻阿德里克心中越发后悔——他带了数十铁卫留在了外面,却居然没想到皇帝会在这种时候发疯杀自己?!

  这么一分神,身上顿时又中了两剑,其中一剑更是直接将阿德里克的右腿砍伤!

  阿德里克怒喝一声,挺起长剑将那个砍伤自己腿的家伙一剑刺死,只是对方被拖了回去,却将阿德里克的剑也嵌在了尸体之中。

  阿德里克手无寸铁,又用数剑,终于支撑住,单膝跪在了地上!

  终于,这位为帝国曾经流下无数鲜血,立下无数战功的功勋名将,被一剑刺穿了胸膛,发出了一声不甘愤怒的吼叫!!

  “让开!”

  加西亚眼看阿德里克已经被刺倒,分开了甲士大步走了上来,他手里也提了一柄剑,看着已经跪在了地上,全身染血的阿德里克。

  “阿德里克!你抬起头来!”加西亚狂笑,他大声叫道:“乱臣贼子,你当曰带兵政变,可曾想到有今曰!!”

  阿德里克已经垂死,看着皇帝脸上的狂笑,心中忽然一酸!

  这帝国……这帝国啊!!

  我一心想守护的帝国啊!!

  “陛下。”

  阿德里克的声音,此刻却是出奇的平静。

  “你想说什么?”

  “我……我想起了一个传说……一个……传说……”阿德里克喘着气,他努力抬起头来,看着加西亚的眼睛:“传说……昔年……郁金香……末代……卢克大公身死……前……问了当时的皇帝……一个问题……”

  “什么?”

  阿德里克咳嗽了几声,口中喷出几团血污,惨然一笑。

  然后,仿佛是冥冥之中命中注定的,他说出了一句话。

  一句和昔年喊冤而死的郁金香家族末代大公爵卢克大公一样的话语。

  一样的质问!

  “我……死之后,还有谁来为帝国,横刀怒目挡强梁?”

  这位帝国最后的名将,就此气绝!

  大殿之中,一时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仿佛空气之中还回荡着将军临死之前的愤怒!

  我死之后……谁挡强梁?

  我死之后……谁挡强梁??!!!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