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七章 【死基死基!】

   星空璀璨,篝火如炬。

  夏亚望着火叉上的光芒怔怔出神,一旁的索尔汉尼根也眯着眼睛,看着夏亚,眼神之中流露出几分期许来。

  良久良久,夏亚才放下了火叉,转身对着索尔汉尼根深深的看了一眼。

  “谢谢你。”

  “……谢我?”索尔汉尼根淡淡道:“何必谢我。”

  “无论如何,引我入境,总要谢的。”夏亚沉声道,他的表情异常认真:“虽然我心中一心想杀你……但无论如何,我能入境总是托你之助。这一谢,你当得!”

  索尔汉尼根怔怔望着夏亚,幽幽叹了口气:“我之前……真的错了。”

  “哦?”

  “我看错了你。”索尔低声道:“在圣城再见你,我以为你已是朽木不可雕,心中太多执念,满身枷锁,这辈子都别想再长进……那时我便想干脆一掌杀了你算了——可没想到,这区区不过月余的曰子,你居然能突破到如此。”

  夏亚轻轻一笑,看着索尔汉尼根的眼睛,答非所问般道:“所谓枷锁,未尝便不是前进的动力。所谓放下,未尝便是唯一的途径。”

  说着,他抬手指着这天空,大声道:“你说要看破一切,掀翻所有,不忌惮任何规则,那么你口口声声却说要放下一切——这本身岂不也是一种执念?不管是放下还是拿起,不管是抛弃还是守护,你心念一动,便有了念,有念自然有执守!这世界上,哪里来的真正的放下?索尔,其实……你错的不仅仅是看错了我。”

  奥丁神皇轻轻一笑:“错又如何,不错又如何,昔年我放下一切,借此而入境,如今我自然可以随意捡起……不过你说的不错,无论如何,其实我也落入了执念。”

  两人相视一笑,索尔汉尼根缓缓道:“这便要动手么?”

  “当然。我一心追求力量,便是为了挑战你,既然有所得,此时不打,更待何时!”

  夏亚朗声大笑,重新举起火叉来:“这是我最后一次尝试,若是还不行的话,那么我短期内都没机会再进一步了。所以……神皇陛下,请接受我的再一次尝试。”

  “你不过似乎初入了元境,还未能真正大成,现在的境界,做我的对手都嫌不够,要想战胜我,更是痴心了。”索尔汉尼根摇头,不过依然还是挺身而立,凝视着夏亚:“既然你不死心,我就不妨让你再失望一次吧。”

  夏亚淡淡一笑:“这一次,请原谅……我耍了一些小诡计。”

  说着,他深深吸了口气,然后仰天长啸!

  这啸声直冲云霄,在夜晚的星空之中,声浪仿佛传出千里!

  旷野之上远处,隐隐的不知道就有多少兽群被这啸声惊动!

  随着夏亚的这一声长啸,那遥远的旷野尽头的方向,终于传来了一声低吟一般的应和。

  那声音仿佛低沉,却亢奋有力,仿佛并不嘹亮,却显得一种说不出的古朴的味道。

  吟唱的声音百转千折,仿佛肉眼都能看见那一道声浪在空气之中传递而来!

  夏亚一听这远处的应和啸声,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而奥丁神皇,则神色之中颇有几分诧异,然后轻轻一笑:“原来你在这里还暗藏了这样的后手。哼……一条龙么?难道你找来一条龙作为战友来对付我?”

  索尔汉尼根似乎不以为然的样子,不过夏亚听了,却摇头。

  “是一条龙没错,只不过,却不是战友,而是……”

  他面露微笑,轻轻说出了后面的那两个字:“……坐骑!”

  头顶星空,忽然一道金色的光芒自远方天际尽头冲天而起,随即犹如闪电般划过天空,瞬间就来到了头顶的星空,轰然落下!

  金光散去之后,一条体态雄壮庞大的巨龙,就屹立在旷野之上,周身的金鳞散发着高贵的光芒,那雄壮而优雅的身姿,隐隐的充满了一种顶级生灵的威压。

  “黄金龙?”索尔汉尼根微微有些诧异,忍不住多看了夏亚两眼,才叹了口气:“你这个小子果然古怪啊,居然还藏了这么一个稀罕的东西。”

  顿了顿,他忽然心中一动:“你刚才说的是……坐骑?啊,那倒是有点意思了啊,龙骑士么?而且还是黄金龙骑士?咦,你这个小子却是怎么知道和龙族如何签订坐骑契约?你又是怎么知道龙骑士的事情的?”

  夏亚淡淡一笑,一摆手里的火叉,飞身跃了过去,就正好跨坐在了黄金龙的后脊上。

  随即他深深吸了口气,一人一龙,两条人影在金色的爆裂光焰之中仿佛就渐渐的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气场。

  夏亚手里的火叉陡然自动变长起来,原本不过如普通刀剑一般长短的火叉,就呼的一下变做了如同骑枪一般,夏亚一手握住了,遥指索尔汉尼根大声道:“奥丁神皇陛下,可敢与我天空一战!”

  索尔汉尼根看着夏亚这“龙骑士”,心中也陡然勃发出了几分兴趣,傲然一笑:“有何不敢!”

  夏亚点点头,一拍胯下的黄金龙身,那黄金龙顿时张开硕大的双翼,腾身直冲云霄!

  夏亚坐在龙背上,一团巨大的金色光焰笼罩住龙骑士和坐骑周身,夏亚手里的火叉边做了红色的骑枪,气焰如炬!

  “夏亚,你果然好大的胆子,这家伙就是奥丁神皇么?”

  龙骑士通过契约自然可以和坐骑心念相同。夏亚才飞到半空,心中就传来了达尔文的苦笑。

  夏亚哼了一声:“奥丁神皇又怎么样,陪我一战吧!希望你能尽力才好!”

  达尔文仿佛在叹息:“有灵魂契约在,我怎么敢不尽力……只是,你挑的这个对手未免太强了些吧。”

  两人才交流了两句,索尔汉尼根的身躯已经冲天飞了起来,瞬间就跃过了龙骑士的头顶!

  他仿佛在星空之下,就立在那圆圆的月轮之下,头顶那明月,仿佛也化作了他的头上光环。

  “来吧,夏亚!”

  一声轻笑。

  ……夏亚凝神,然后出手。

  上古龙骑士的绝技,“龙毁”从夏亚手里的火叉骑枪下刺出。

  元境之上,夏亚一出手,仿佛天地之间一切的力量都化作了无穷无尽的浪潮,向着他奔流而来!

  仿佛每一个呼吸之间,那天地之间的最最本源的力量都在随着自己的气息而欢快的波动着,呼应着。

  夏亚从来没有感觉如此好过!

  仿佛一切的一切,这世界,这天地,这星空,这宇宙,都可以在自己的心意之间,为自己所用!

  一切的力量……仿佛都是自己的!

  他挺身,黄金龙咆哮,然后飞舞,长长的双翼划破天空,龙毁骤然刺出!!

  空气之中一条淡淡的波纹隐隐出现,仿佛这力量并没有任何的气焰,只是那空气之中似乎波纹移动的如此缓慢,如鲜花绽放,如秋实落下!

  波纹渐渐形成了一个漩涡,却刚好将索尔汉尼根的身形笼罩。

  就在这瞬间,天地之间仿佛形成了一个牢笼,将索尔汉尼根死死的锁定在其中!仿佛这天地之中隐隐有所感应,所有的一切,都仿佛在排挤着他,充满了敌意!

  索尔汉尼根脸色微微一动,看了夏亚一眼,轻轻笑道:“咦,你居然能到了这一步!这上古龙骑士果然有秘法提升实力啊,龙骑士加上坐骑,力量居然有提升了。”

  说着,他双手轻轻抚过,仿佛指尖幻化出无数手势,或弹或指或抚或划!

  一时间,分明他动作是那么的缓慢,可是偏偏他每一个动作,都似乎在空间之中隔了一层,叫人如雾里看花,怎么也看不真切!

  夏亚的一刺龙毁,就在索尔汉尼根这一系列轻柔的动作之中,那波纹漩涡,消散无形!

  “嘿!”

  半空的夏亚一声轻喝,举起长长的火叉骑枪,此刻他的气势冲天,火叉尖仿佛欲将天空都戳个窟窿一般!!

  当那火叉终于落下的时候……仿佛,整片星空,都随着他的火叉而崩塌而下!!

  “空间崩塌?”索尔汉尼根的身影仿佛在这漫天星空的破碎之下,显得岌岌可危。他渺小的身影却依然挺立,长笑一声:“好!好好!你果然让我惊喜!上古龙骑士,让我看看你究竟还能做到哪一步吧!”

  他忽然一手指天,单掌托起!

  这个姿势仿佛显得有些可笑,但是随着他这么一动,那漫天仿佛就要崩塌落下的星空,陡然之间就仿佛归了回去,星空仿佛重新聚集完整起来!

  夏亚手里的火叉虽然落下,但是却感觉到手里的武器有千万斤的分量,他大吼一声,双臂之上的毛孔都绽放出了无数血点来,可是火叉却依然一点一点的,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着,朝着天空举了起来!!

  胯下的黄金龙一声悲鸣!

  黄金龙骑士,当战斗的时候,坐骑和骑士就浑然为了一体,无论是力量还有生命,都是互相共享的。

  此刻夏亚施展出了全部的能力,拼命的吸收周围天地之间的本源力量,可是却被奥丁神皇以无上的神级的力量强行将夏亚的力量一一击碎,将这力量一一的反退了回去——夏亚奋力的抵抗,但是胯下的黄金龙终究是没有达到大元境界,尤其是夏亚被力量反噬,这反噬就有部分通过生命共享而转移到了黄金龙的身上!

  “咔咔咔咔……”

  达尔文张口一声咆哮,龙吼之中满是威压,但是也无法掩饰痛苦之意,它努力扑腾的双翼,仿佛也越来越缓慢艰涩,而空气似乎再也承受不住它,龙骑士的身影一点点的从空中降了下来!

  达尔文还在痛苦的吼叫,它身上的夏亚已经满是鲜血,而黄金龙的双翼,忽然在翼根上,被无形的力量撕扯出了几条深入骨骼的创口!

  黄金龙无奈的吼叫声中,终于缓缓的坠了下去,夏亚双臂再也无力支撑,嗡的一声,火叉骑枪从他手里滑落,落在地上,扑的一声扎进了大地!

  夏亚落在之后,看着黄金龙已经无力在飞腾,达尔文气息虚弱——放在虽然只是短短两记攻势,但是生命和力量共享的原则,却几乎将黄金龙的全部力量抽空!

  夏亚无奈的抬头看着天空上的那个影子。

  “最后的一个机会……看来真的不行啊。”

  他低头苦笑:“我以为进了元境之后,再加上黄金龙,运用上古龙骑士的契约,可以让我的实力再进一个台阶,说不定就有了和他一拼的机会……原来,还是不行,果然不行!”

  “呸!”

  夏亚狠狠的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然后他抬头,深深的朝着东北的方向遥望了一眼。

  “对不起啊……虽然我真的很想亲手为你报仇,亲手杀了他……可是,看来我真的没本事做到这一点。所以……我是不能亲手完成这件事情了!还请你原谅……”

  说着,夏亚深深的吸了口,一双眼睛眯了起来。

  索尔汉尼根缓缓的落了下来,他的脸上已经渐渐的有些严肃了。等他终于站在了地面,看着夏亚,沉默了会儿,他低声道:“你刚才最后那一下……已经引发了空间崩塌……这是龙骑士的契约带来的力量提升么?”

  “那又如何。”夏亚摇头:“还是无法对付你。”

  “贪得无厌。”索尔汉尼根正色道:“你若是单独一人,不过是小元境界。可若果加上这黄金龙坐骑,用上古龙骑士的共享法则,就可以施展出大元境的力量来了!无数强者梦寐以求,不知道多少人修炼几百年都修不来的力量!你区区不够二十余岁便做到——虽然有些投机取巧,可还有什么不满足!哼!”

  “所谓境界,所谓力量,与我何干!”夏亚昂然一笑:“我心中所求,无非便是取你之命罢了!或许你把力量看的比天高,在我心中,力量不过就是帮我取你姓命的工具而已。”

  索尔汉尼根听了,不由得呆了一呆,随即冷冷看着夏亚,淡淡道:“那么现在你又尝试了一次失败……再打算如何修炼么?”

  “不了,我放弃了。”夏亚很干脆的一笑,看着索尔汉尼根:“我已经明白了……你距离我的境界太过遥远,我拼尽一切也不可能杀了你……就算是我再怎么进步,短期内也没法追上你。所以……我已经尝试了很多次了,亲手杀你,已经不太可能。”

  “哦?你这就放弃了?”索尔汉尼根似乎也有些惊奇。

  “我放弃的是‘亲手’杀了你。”夏亚冷笑:“既然我知道我无法做到这点,那么……杀你这件事情,我就不妨假于他人之手了。只是很可惜罢了。”

  索尔汉尼根不由得脸上一奇,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可笑!这世间,除我之外,谁能是我对手?谁能杀得了我?你这小子……你已然领悟到了元境之中,若是好好修炼,或许捡来有机会突破你母亲一生都无法突破的境界,或许终究能成我的对手。”

  “虽然我很愿意也很想这么做,但是……还是算了。”夏亚摇头,笑的很坦然,也很释然:“我说了,我追求的从来不是力量……我只是想杀你报仇,既然我尝试过了努力过了,那么我放弃亲手做这件事情……报仇么,只要你死就好了,其他的,我可以不择手段。”

  “哦?你的手段是什么?”奥丁神皇似乎依然不信。

  “我的手段,已经来了。”

  夏亚笑了笑,他浑身是血,此刻看上去极为凄惨的样子。

  他站在那儿,明明身子已经摇摇欲坠,却强行挺着最后一丝力气,就是不肯倒下。

  索尔汉尼根仿佛还在冷笑,可是忽然之间,他脸上的冷笑和不屑等等表情,都是骤然不见!

  奥丁神皇猛然回头,一双眼睛瞪大了,紧紧的盯着那黑暗的旷野之中的深处某个位置!

  他的呼吸,也从原来的轻松平缓,而变得陡然深沉起来!

  就仿佛是冥冥之中的感应,就仿佛是天敌之中的感应,索尔汉尼根清晰的感觉到,这旷野之中,的的确确的,有一个足以威胁到自己的力量,正在接近!

  越来越近!!

  那力量仿佛超然于这世界的一切规则之外,跳跃而又生动无比,异常勃发——就如,就如,就如……就如自己一样!!

  不在这世界之中!!

  ……一条绿色而矮小的声音,飞快从夜晚的旷野之中飞奔而来,终于出现在了视线之内。

  一个相貌普通的地精,从远处一路小跑而来——它奔跑的动作仿佛是那么的笨拙,那么的缓慢,那么的丑陋……但是落在索尔汉尼根的眼中,只觉得这地精的姿态,每一步跑动的时候,都仿佛是将这世界的一切规则都践踏脚底!

  这世界,没有什么能束缚它的!

  终于,这矮小的地精跑到了这里,看见了全身是血的夏亚,这地精陡然之间尖叫了一声,一溜烟跑到了夏亚的身边来,看着夏亚,那嗓音尖锐而刺耳,却仿佛带着一丝愤怒。

  “你……夏亚……死基……谁干的!”

  夏亚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来,看着面前的地精,低声道:“欧克,好久不见。”

  然后,他的笑容之中越发的流露出了一丝邪恶来。

  他抬起手来,手指,就指着站在不远处的奥丁神皇。

  土鳖开口说话了。

  “欧克欧克……那个家伙……死基死基!”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