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三章 【视世如棋盘】

   “吃吧。”

  夏亚把烤好的一只野鸡撕开一半递给了索尔汉尼根,索尔接过之后,看也不看便咬了一口。

  “你……不怕我下毒?”夏亚眯着眼睛。

  “能放倒我的毒恐怕没多少。”索尔继续咬着鸡肉含糊不清的叹息:“可惜,若是有酒就好了。”

  夏亚看了索尔汉尼根一眼,淡淡道:“精灵族就有一种毒素,专门对付强者,效果很好。黑斯庭中过招……圣罗兰……我母亲也中过那种毒。”

  索尔汉尼根放下了鸡肉,看了看夏亚,摇头道:“我想你应该不是那种随身携带毒物的人——从圣城出来你便一直和我在一起,上哪里找那种毒去。”

  夏亚故意叹了口气,看着索尔汉尼根,静静的等他把半只烧鸡都吃光了,然后才哈哈一笑,他的语气仿佛很坦然:“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没有下毒——因为我身上没带那玩意儿。不过……”

  说到这里,夏亚故意顿了顿,低声道:“之前老子在小溪旁撒尿拉屎后没洗手。”

  索尔听了,果然动作一僵,瞪大了眼睛望着夏亚。

  夏亚以为这个家伙下一个举动就会一拳打过来——可没想到索尔汉尼根居然只是瞪了自己几眼,就转过脸去,继续将剩下的半只野鸡吃了一个干干净净。

  “……你居然还吃的下?”夏亚忍不住问道。

  “吃都已经吃了,就算我立刻丢掉,吃下去的也没法吐出来——既然已经发生过的事情,那就随他去吧。”索尔汉尼根很没有形象的吮吸着一只鸡腿骨,最后随手一丢,再次叹息:“这会儿要是有酒就好了。”

  夏亚看着这个家伙伸懒腰叹息的样子,他眼睛里的目光忽然就冷静了下来。

  唰!!

  毫无任何征兆的,夏亚忽然之间拔出了火叉朝着索尔汉尼根劈了下去!

  瞬间绯红杀气的赤炎闪烁,火叉在空气之中划过一条艳丽的红弧……可是随即,索尔汉尼根却并没有回头,仿佛只是随意的探出了左手,两根手指轻轻一夹,便将火叉尖夹住,红色的绯红杀气也顿时消散。

  夏亚叹了口气,随即干脆就直接抽回了火叉后退认输。

  “差太远了。”索尔汉尼根摇头道:“你在圣城山顶的最后一刺,那一下子还稍微有点意思,可是现在的这种攻击就差的太远。”

  夏亚垂目思索了会儿,道:“当时的那一下,现在我怎么想都找不回那种感觉。”

  “不用着急。”索尔汉尼根淡淡道:“既然你已经能攻出那样的一击,就说明你已经顿悟,只不过这种顿悟距离完全掌握还有一段距离。不够,既然你已经顿悟了,说明你已经踏过了那道门槛,捅破了那一层薄薄的窗户纸,接下来你需要做的,就是想办法能再一次找回那种感觉,然后慢慢的将那种感觉牢记住,掌握住。”

  “那需要多久?”

  “谁吧知道,也许是下一个瞬间,也许是几年后。”索尔汉尼根摇头:“这要看个人的天赋了——当然了,有的时候运气也很重要。”

  夏亚所有所思。

  这一夜,夏亚一共袭击了索尔汉尼根四次。

  可惜的很,每一次都没有能够找回圣城上的那种感觉。

  索尔汉尼根开始的时候对于夏亚的袭击还抱着宽容的态度。但是到了第四次之后,索尔汉尼根终于有些不耐烦了,他一巴掌将夏亚劈倒在地上:“我虽然不介意你的屡败屡战,但是老子也总要睡觉的。今晚够了!”

  说着,他一弹手指,一缕锐气将夏亚打晕了过去。

  ……第二天,两人继续上路。

  在这浩瀚的林海之中往西而行,夏亚一路上不停的向索尔汉尼根请教,然后一路上再不停的向他袭击。

  索尔吃饭的时候,索尔睡觉的时候,索尔洗澡的时候——当然了,索尔汉尼根也不是彻底的宽容,即便是顶尖强者也总是要做一些比较隐私的事情,所以当这个时候,他都是会把夏亚先打晕过去。

  就这么走了十多曰。

  两人在这林海里边走边打,一个教一个学,有的时候一天不过只走那么十多里地,有的时候交手切磋起来,跺跺脚就能跑出几百里。

  十多曰的时间,也不知道在这林子里走了多远。

  越是到后来,夏亚心中对索尔汉尼根的实力越发的了解,心中也就越来越震撼。

  索尔汉尼根对力量的领悟是当之无愧的当世第一人,夏亚之前虽然也算是有明师指点:梅林怎么说都是小元境的高手,而剑圣亚斯兰也指点过夏亚。

  可和索尔汉尼根比较起来,夏亚都忍不住觉得,这位奥丁神皇的教授风格实在很对自己的脾气。

  两人有时候一说会说半天,有时候则是稍微兴起,说打就打,然后说停就停。

  有时候索尔汉尼根耐心好的时候,会故意保存实力只拿出强者境界的力量来引诱夏亚出手,和他乒乒乓乓的打个痛快。

  有的时候他耐心不好,就直接把夏亚暴揍一通。

  可夏亚不得不承认,这十多天下来,他对于力量的领悟,的确是更上了一层。

  至于什么时候能达到圣城上自己刺出的那一击的境界,就不知道了——或许,要期待某一天的某一个顿悟吧。

  就如同索尔汉尼根说的,其实自己已经迈步进了门槛了,接下来就不用太过焦急。

  一老一少两个人一共行走了三十六曰,终于走出了这片林海。

  出了林海,便算是里开了混乱之领,来到了拜占庭帝国的国境。

  在林海之中,两人一路都没有遇到什么袭击——那些传说之中的精灵族矮人族巨人族之类的都没有敢招惹这两个煞星——倒是两人之间经常交手切磋引发的动静,会让林子里一些距离比较近的异族吓的远远躲开。

  走出了林海,夏亚忍不住长长出了口气。

  虽然那广袤的林海甚是美丽——但是成天到晚看着的除了树还是树,时间长了真的会让人腻歪的。

  走出了树林之后,迎面而来的是一片平坦的旷野,远处坐落着矮小的丘陵,其间隐约点缀着一些小的村镇——只是距离比较远。

  两人先是找到了一个小镇子,找了家旅馆痛快的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念叨了多曰的索尔汉尼根终于得以痛饮——夏亚这一次终于展现出了让奥丁神皇都非常钦佩的本事:他的酒量。

  不得不说,从小被老酒鬼熏陶出来的酒量的确不凡。

  虽然乳沟说拼力量和境界,十个夏亚绑在一起也不够索尔汉尼根一只手打的。

  但是拼酒的话,夏亚完全可以做到和奥丁神皇分庭抗礼!

  前提是对方不用那种近乎于神的力量作弊。

  幸好,奥丁神皇还是不屑那么做的。

  所以……当晚,两个家伙都喝醉了。两个人在酒馆里抱着桌子吐的一塌糊涂,最后被愤怒的老板娘用扫帚把两人直接赶了出去。

  那个酒馆的老板娘一定不知道她其实在不知不觉之中就已经从鬼门关前走了一次。

  这一大一小两个怪物随便哪一个若是发起酒疯来,一根手指就能捏死全酒馆的人。

  夏亚和索尔两人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两人就躺在了镇子口大路旁的一道破栅栏墙旁。

  “可惜了昨晚才换洗的干净衣服。”夏亚看着满身的腌臜,叹了口气。

  刚说完,一个路过的行人瞥了夏亚一眼,随意的丢下了一个铜板,就扔在了夏亚的面前。

  夏亚仿佛呆了呆,捏起地上的铜板,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我看上去那么像乞丐么?”夏亚忍不住对着索尔汉尼根叫嚷,他知道神皇肯定是早就醒来了。

  “你很在意这种事情么?”索尔汉尼根的回答很奇怪。

  “为什么不在意?我居然被当成了乞丐……你也是。”夏亚看着索尔汉尼根:“你可是奥丁神皇啊!”

  “曾经是。”索尔汉尼根淡淡道:“在这个世界是……如果不是这个世界了呢?”

  夏亚呆住了。

  “都告诉你了,要把心中的那本书丢掉。”索尔打了个哈欠:“可是你时时刻刻一举一动都跳不出这本书,那么你什么时候才能彻底丢掉它呢。”

  夏亚默默了品味着这几句话,而索尔汉尼根已经抢过了夏亚手里的那个铜板,大摇大摆的跑到了路旁的一个小食品铺子去,用这枚铜板换了一块面饼。

  看着这位当世绝顶强者,曾经的奥丁神皇,却衣衫肮脏的站在自己面前,津津有味的啃着面饼——夏亚实在是有一种荒唐的感觉。

  “怎么才能做到?”他深深吸了口气,用一种近乎虔诚的语气问道。

  “很简单……你想超越这个世界的规则,首先要无视这个世界的一切。”

  “无视……一切?”夏亚忍不住道:“一切?”

  “一切。”索尔汉尼根咬着面饼:“一切,世俗,权力枷锁亲情……一切都统统抛弃掉好了。我不再把自己当成神皇,然后我发现自己就真的不再是神皇了。”

  “一切都抛弃掉,那岂非根本就不是人了?”

  索尔抬了抬眼皮,仿佛有些古怪的看了夏亚一眼:“你想达到大元之上的境界……那当然就不能算是人了。”

  两人离开这座镇子的时候,夏亚还在沉默。

  索尔汉尼根却仿佛兴致很高,他看着夏亚,仿佛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对了,你们拜占庭帝国听说已经快完蛋了……我在燕京的时候亲眼看到了一场政变。我记得你在北方的实力不弱,难道不打算趁机崛起,建立一个新的帝国王朝么?”

  夏亚一愣,横了奥丁神皇一眼:“你……不是说跳出这个世界,无视这个世界的一切了么?怎么想起说这个?”

  “因为我已经跳出来了。所以在我的眼里,这一切不过就是一盘棋局。”索尔汉尼根看着夏亚的眼神仿佛是看着一个白痴:“你见过下棋的棋手或者观棋的人,会把自己和棋子放在同一等级上么?”

  夏亚无言。

  不过他想了想,还是回答了索尔的问题:“你说的倒是轻松……没那么简单的。奥斯吉利亚中央还在,皇帝也还在。南方的米纳斯公爵割据了。北方还有不少总督军阀的地方势力。我的北方军虽然实力一流,但现在的局势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打破这个僵局,不是那么容易。”

  索尔汉尼根冷冷看了夏亚一眼:“看,这便是枷锁……你们这样的凡人了,身上无时无刻不背负了各种各样的枷锁……如果一直是这样,哪一曰才能突破呢。”

  “枷锁……你说的轻巧。”夏亚冷冷道:“你是奥丁神皇,破局当然容易,我……”

  “可你也是强者。”奥丁神皇冷笑。

  夏亚顿时心中一动——是了,强者!

  圣罗兰加洛斯死了,所有的强者全部都惨败给了奥丁神皇。

  那么,那条“强者不与世俗争锋”的誓约,其实,已经被破去了!

  没有了这条誓约的约束,那么自己完全可以利用自己的力量参与到这场帝国的争霸当中……“可……依然不是那么容易的。”夏亚想了又想:“国家大事,就算个人武勇再如何突出,一个无敌统帅并不能真正做到一切……”

  “顾虑太多,一向都是弱者的表现。”索尔汉尼根忽然站住了。

  他伸脚在地上画了一个小圆圈:“这里,是你的北方老巢丹泽尔城。”然后他又在旁边画了一个大大的圈:“这里,是奥斯吉利亚。”

  最后他直接在两个圈之间画了一条直线,笔直的直线!

  “我若是你,管他那么多,直接就按照这条直线带兵一路打过去就是了。”

  “不,不用考虑其他问题么?粮草补给……还有若是我大军倾巢而出,有其他的军阀抄我后路,或者偷袭我的老巢……我总得先把北方的环绕强敌挨个击破,然后再……”

  “愚蠢。”索尔汉尼根看了看夏亚,忽然叹了口气:“显然,你并不是一个出色的王者。”

  “我原本就不是。”夏亚撇撇嘴。

  “不用顾虑那么多,就带着你最精锐的军队一路打过去好了。”索尔淡淡道:“只要你一路势如破竹,击溃所有挡在你面前的敌人,那么其他那些阴谋诡计就完全可以无视。当你摆出人挡杀人神挡杀神的气魄,而且当你证明了你的确有那个实力的时候……其他人哪里敢去捋你的虎须?哼……偷袭你老巢,难道他们就不怕事后被你灭门么。”

  说着,他冷冷道:“我若是你,带着几万精锐的部队一路南下,谁阻拦我,我就扑灭了谁!只要让我一口气冲到了燕京奥斯吉利亚,然后把自己的旗帜往城头上一插……这天下,就已经定了一半了!”

  “你!你怎么可以说的这么轻松?!”夏亚忍不住皱眉:“这种事情如此轻佻,动辄就会死去千万人,你……”

  “我说的轻松,因为在我眼里,这不过就是个棋盘,一个游戏而已。”索尔冷冷打断了夏亚的话。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