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一章 【你喜欢吃红豆饼么?】

   梅林和索菲亚最先跑到了山顶的城主府邸,她们两人在其余诸人之中最强,所以走在了最前面,而且索菲亚还特意将一路被甩在了后面的内内给拉上。

  三个女人跑到了城主府邸外,远远就看见夏亚坐在那坍塌的宫殿前,怀抱着圣罗兰加洛斯,正在悲恸哭泣。

  梅林和索菲亚互相看了一眼,却并没有立刻上前,而是眼睛里都流露出了一种淡淡的萧瑟。

  内内却已经飞快的奔跑了过去,越过了站在那儿仿佛微微出神的索尔汉尼根。她跑到了夏亚的面前,看着夏亚怀中已经毫无声息的圣罗兰加洛斯,内内这才站住,又看了看夏亚脸上的泪痕,她缓缓的双膝跪了下来,就跪在了圣罗兰加洛斯的面前,然后伸出一只手去,帮夏亚擦拭脸上的泪痕。

  “她死了。”夏亚嗓子嘶哑,看了一眼内内,双目无神,声音里有一种茫然:“她死了。”

  “嗯。”内内忍着悲伤,低声道:“圣罗兰大人……已经去了啊,你,你别太悲伤了。”

  “她死了。”夏亚仿佛听不见内内的安慰,只是低声道:“她就这么死了,我……只见过了她两次,这才第二次见到她,她便已经死了。”

  内内心中酸楚,忍不住上去轻轻的抱住了夏亚,尽量用最轻柔的声音道:“大人已经去了,夏亚,你……”

  “她死了,死了,死了……”夏亚死死抱着怀中圣罗兰加洛斯的遗体:“你知道不知道,她是我的母亲,你知道不知道,我还没有来得及叫过她一声!我……我早就该叫她一声的!我早就猜到了,但是我没有说出来……我,我……”

  内内不说话,只是温柔的抱着夏亚,让这个男人的脑袋靠在自己的怀中,让他的眼泪沾湿了自己的衣衫,手掌在他的头顶轻轻抚摸。

  梅林似乎想上前,可是才走了一步,索菲亚大婶却一把抓住了她的衣袖。

  梅林回头,挑了挑眉毛,看着索菲亚大婶。

  “别过去了。”索菲亚大婶低声苦笑:“让那个孩子自己哭会儿吧。”

  梅林仿佛在犹豫,索菲亚大婶继续道:“你刚才没听见他说的话么……圣罗兰加洛斯是他的母亲。”顿了顿,索菲亚大婶苦笑道:“这事情,你原来不知道吧?”

  梅林摇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是圣城出来的,这小子的那头黑发,一看就是圣城派出来的历练的种子之一,只不过老酒鬼原本也算是圣城出身的人,所以我从来没多想过。”

  “唉,我也不知道。”索菲亚大婶叹了口气,梅林皱眉,看了索尔汉尼根一眼:“我猜,他原来也不知道吧。”

  索菲亚大婶想了想,忽然低声道:“一会儿拉着那个小子,我担心他会发疯……他若是找索尔拼命,那……索尔若是要杀他,我们谁都拦不住。”

  梅林脸色一黯,和索尔的一战她输的如此彻底,后来又看见了索尔汉尼根和圣罗兰加洛斯的交手,更是将天才女巫的全部骄傲和自己击的粉碎。

  亚斯兰和黑斯庭他们也终于赶到,其余人只是站在了远处,只有黑斯庭,看着夏亚在那儿痛哭,缓缓的走向了梅林和索菲亚大婶。

  “请问,已经分出胜负了?”黑斯庭的语气依然冷酷。

  “活着的赢了,死的输了。”梅林淡淡道:“那个小子,他居然是圣罗兰的儿子,哼……你是老酒鬼的弟子,你也不知道?”

  “老师收养他的时候,我早已经离开了。”黑斯庭摇头。

  犹豫了一下,黑斯庭淡淡道:“我去看看他。”

  说着,也不管索菲亚的眼神,黑斯庭径自走到了夏亚的身前,低声道:“夏亚。”

  眼看夏亚没说话,只是继续痛哭,黑斯庭这才皱眉,伸手拍了拍内内的肩膀,让她稍微让开了一下,然后直接一把抓住了夏亚脖子,将他拖了起来。

  夏亚没有防备,骤然被黑斯庭拉扯开来,顿时怒喝道:“你干什么!”

  “死者已逝,你再哭有什么用。”黑斯庭故意用很冰冷的语气道:“这么哭哭啼啼的,徒让人笑话!我想圣罗兰加洛斯是何等高人,宿敌一战,生死于她只怕早就看开了,你却在这里做小儿状,叫人瞧不起!”

  “你说什么!”

  夏亚跳了起来,大声怒道:“你可知道,她是……”

  “她是你母亲。”黑斯庭冷冷道:“我现在已经知道了,既然她已经死了,难道你就看着她曝尸在这里?”

  夏亚怔怔的看着黑斯庭。

  黑斯庭冷冷道:“你生气,你愤怒,我都很明白……我当然知道你现在的痛苦,因为这样的痛苦我曾经切身体会过!你至少还有机会看着她最后一面,你至少还有机会,在她临死之前和她说几句话,你至少还有机会亲手埋葬她!”

  说着,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痛苦的目光,压低了声音,语气稍微平和了一些:“相信我,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我经历过。我曾经躲在那儿,听着别人将我全家的人杀死,我却一声都不敢吭,我曾经像一条狗一样躲着,我没有机会和我的父母说最后一句话,甚至没有机会去亲手埋葬他们。”

  夏亚仿佛终于冷静了下来,他站稳了身子,努力的深吸几口气,看了一眼黑斯庭,犹豫了一下,低声道:“……谢谢!”

  说着,他弯腰,将圣罗兰加洛斯横抱了起来,内内立刻帮着他捡起了地上的火叉,低声道:“我帮你吧。”

  夏亚看了内内一眼,脸上带着泪痕,惨然一笑:“好的。”

  “就,就埋在祭坛后吧,哪里挺安静的。”

  内内犹豫着说道……她以为夏亚会拒绝或者反对。

  “……也好。”夏亚居然点了点头,他忽然变得那么平静,平静的有些不可思议,平静的有些诡异的味道:“那里挺安静的……这座圣城反正是完蛋了,她活着的时候一直守护这里,死了后,大概也希望永远住在这里看着这个地方吧。”

  顿了顿,他摇头:“可惜,我不知道我的父亲埋葬在哪里,不过……这里应该是这山上不远的地方,她如果活着,想必也是愿意留在这个地方的。”

  夏亚说着,迈步而行,走到了索尔汉尼根的身边,土鳖忽然站住了。

  周围的梅林,索菲亚大婶,还有黑斯庭立刻紧张了起来。

  内内在一旁脸色苍白,却依然紧紧的和夏亚站在一起,手里握紧了火叉。

  索尔汉尼根看了看夏亚,缓缓道:“怎么?想报仇的话……”

  “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夏亚却用一种奇怪的语气打断了索尔汉尼根的话,然后他的语气变得更奇怪:“我也知道,她其实不是被你杀死的……她之前就中了毒,为了恢复力量,用了这里的守护魔法阵,大概是一种什么我不知道的办法恢复了力量,但是却夺取了她的生命——也就是说,她虽然输给了你,但并不是你亲手杀的。”

  “你想说什么呢?”索尔汉尼根很平静。

  “我想说的是,我会找你报仇的。”夏亚的语气依然那么冷静,他看着奥丁神皇的眼睛:“虽然她临死前也说不是你杀了她……可无论如何,她终究是因为你而死的,如果不是你杀上门来,她也不用付出自己的生命去回溯魔法阵。所以……虽然你没有亲手杀她,但她的死,终究是因为你。”

  “我说了,你想报仇的话,我……”

  夏亚再一次打断了索尔汉尼根的话,他依然那么冷静的看着索尔汉尼根的眼睛:“我也知道,其实是她当年先找了你的麻烦,也是她去了奥丁,这段恩怨,也算是她主动挑起的……你如今杀上门来,也无可厚非……甚至,换做是我的话,我可能做的比你更狠辣更过分更绝。但是……我依然没办法原谅你。虽然我认为你其实没做错什么,虽然……你还是我妻子的父亲。”

  “这些你都可以不用在乎。”索尔汉尼根淡淡道。

  “是的,所以我没打算顾虑这些。”夏亚的语气似乎很诚恳的样子:“所以,我决定向你报仇,只因为一条:她是我母亲。就这一条,便足够了。你说对么?”

  “是足够了。”索尔也看着夏亚的眼睛:“所以呢?”

  “所以……能请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么?”夏亚的语气很认真,很诚恳,更有一种荒唐的味道,似乎他不是在向一个仇人说话,而是在平静的商量什么事情一般:“我现在要先把她埋葬了,你能在这里等我一会儿么?”

  顿了顿,他看着索尔:“我知道,反正你现在也不是什么奥丁神皇陛下了,你应该也有很多时间吧,如果你没有什么事情要着急离开的话,请等我片刻。我一会儿回来,可以么?”

  “……可以。”索尔汉尼根仿佛笑了一下——他也没明白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对于骄傲的索尔汉尼根来说,他不在乎这些,也根本不用在乎这些。

  “谢谢你,不会让你等很久的。”夏亚居然很客气的样子。

  他抱着圣罗兰加洛斯就要朝着宫殿后走,梅林和索菲亚两人赶紧跟了上来,梅林低声道:“夏亚,你……”

  “我没事了。”夏亚回过头看了梅林一眼,又看了看索菲亚大婶:“我先把她埋葬了吧。”

  “你和索尔说的话,你要报仇,是什么意思?!”梅林低声道:“你……”

  “我不是他的对手,我知道。”夏亚耸耸肩膀。

  “那你……”

  夏亚却不再说话了,而是直接抱着圣罗兰加洛斯的朝着后面飞快而去。

  穿过已经空无一人的城主府邸宫殿,一路往山上而去,来到了那座祭坛前。

  夏亚在祭坛后找了一片空地,然后亲手用火叉挖了一块墓穴,将圣罗兰加洛斯的尸体放下去,又亲手将墓穴掩埋。

  整个过程里,他没有说一个字,没有说一句话,没有让旁人插手,甚至就连内内,也被他拉到了一旁。

  当夏亚做完了这一切之后,他从旁边的祭坛的宫殿墙壁上切下了一块石料,用火叉削成了长方形,插在了坟墓前。

  夏亚犹豫了一下,似乎在思索什么,最后才拿着火叉在那墓碑上刻下了字。

  “圣城最后一任守护者埋葬在这里,愿她安息。”

  在下面则是一行小字:“你的儿子,夏亚雷鸣”

  做完了这些,夏亚仿佛长长的出了口气,他的脸上,有灰土汗水泪水还有血迹,全部混成了一团。他看了看梅林,犹豫了一下:“能不能请您……”

  梅林叹了口气:“好,我会在这里布置一个魔法阵,让她的安息不会受到打搅,不过这需要点时间,也需要点材料布置阵法。”

  “我想,这圣城应该能找到需要的魔法材料。”内内壮着胆子开口:“城主府邸的宫殿里应该有库房……”

  梅林看了看夏亚:“那么你呢?你到底打算马上找索尔做什么?”

  “你放心,我不会做傻事情的。”

  夏亚犹豫着,沉吟了,然后他看了看几人,最后眼神落在了内内的身上,苦笑道:“很抱歉,我必须要离开一些时间了。”

  内内骤然变色,她立刻上去一把抓住了夏亚的胳膊:“你说什么?!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说,我要离开一点时间。”夏亚的语气很平缓:“请你帮我一个忙,留在这里,和梅林大人一起将这里的魔法阵布置好,可以么?”

  内内越发的着急:“你……你……你到底要做什么?你不要做傻事,他太强大了,你根本……”

  “我当然不会做傻事。”夏亚缓缓道:“我当然知道他的强大,就算是十个我绑在一起也远远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我没打算现在就找他拼命。”

  “夏亚。”索菲亚大婶凝神沉声喝道:“你到底打算做什么!”

  “做我需要做的事情。”夏亚看着索菲亚大婶,语气很尊重:“我知道,我可以信任您,还有梅林大人,所以她的墓……”

  “你真的不打算告诉我们你想做什么?”索菲亚大婶眯着眼睛。

  夏亚闭上了嘴巴。

  然后他轻轻一笑,对着面前的三个女人深深鞠了一躬,最后还轻轻的抱了抱内内:“我有自己的打算……你在这里把魔法阵布置好,然后,就回家吧,回北方去,安心等我,好么?”

  内内垂泪:“你……夏亚,你这个混蛋,你不要吓唬我,你告诉我,你到底想做什么?!”

  夏亚不再说话,轻轻的抹了抹内内脸上的眼泪,转身掉头就走!

  他走的飞快,内内尖叫一声,飞身追了过去,索菲亚和梅林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也追了上去。

  夏亚跑回了宫殿前,走到了索尔的身边,然后他低声的说了一句话:“我们离开这里吧……你有办法甩开这里的人,就我们两人离开,你能做到的,对吧。”

  索尔汉尼根看了夏亚一眼,虽然有些疑惑,但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内内和梅林索菲亚三人从后面追来的时候,就看见夏亚和索尔站在一起低声交谈,随即夏亚抬起头来,朝着三个女人笑了笑……索尔汉尼根的手掌按在了夏亚的身上,两个人忽然之间就从原地消失了!

  “不是瞬移!”梅林立刻变色道:“混蛋!索尔是直接破开了空间!他们跑到哪里去了?!夏亚那个混账小子,他到底要做什么!!”

  说着,她忽然朝着黑斯庭喝道:“你就这么站着?刚才你为什么不阻止他?!”

  黑斯庭迎着梅林的目光:“为什么要阻止?”

  “你?!”梅林语塞,随即怒道:“为什么不阻止?!”

  “他既然有自己的打算,何必阻止他。”黑斯庭摇头:“这个家伙虽然有时候有些莽撞,不过看他刚才的样子……显然已经冷静下来了,他冷静下来后作出的决定,一般都不会让自己吃太大亏的。而且……我能体会他现在的心情。”

  梅林说不出话来了。

  内内却忽然就身子一软,坐在地上痛哭出声来。

  ………………夏亚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和索尔汉尼根两人已经站在了一片丛林之中,周围那茂盛而高大的树林,明显可以看出,两人这是站在了混乱之领的林海之中的某个位置。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感觉到全身都在隐隐的疼痛。

  显然,这种破开空间直接跨域的本领,不是随便谁都可以承受的——尤其是穿过空间的裂缝,那种痛苦的撕扯的感觉,如果不是旁边的索尔汉尼根的力量护着他,只怕早就被空间裂缝里的乱流扯成碎片了。

  (境界的差距,居然这么遥远啊。)夏亚心中苦笑。

  这里应该距离圣城很远了吧,他轻松的跳了起来,越过了树林的高度,才看见圣城的那座高山果然是在很远的地方。

  “你可以放心。“索尔汉尼根等夏亚落地道:“他们境界没到,没可能破开空间的距离直接追过来……留下的那几个人,只有梅林可以勉强做到,但是她的境界只是小元境,不可能追上我的力量,所以捕捉不到我们的地点。”

  顿了顿,索尔汉尼根盯着夏亚的眼睛:“你有什么想说的,现在可以说了。”

  夏亚笑了——他居然笑了!

  他看着奥丁神皇的眼睛,用很坚决又很认真的语气说了一句话。

  “我想,请你教导我,教导我力量,教导我如何突破现在的境界,教导我如何获得更强大的实力,教导我,如何追上你!”

  索尔有些意外:“……就像老师和弟子那样?”

  “就像老师和弟子那样!”夏亚坚决的点了点头。

  “……为什么?”

  “为什么不?”夏亚反问:“我听说过你和索菲亚大婶的恩怨,当年你不也是曾经接受过索菲亚大婶父亲的教导,最后向他挑战,然后索菲亚大婶的父亲也死在你手里么?这不一直是你们奥丁人的传统么。”

  “我的意思是,我为什么要教导你。”索尔眯着眼睛。

  “因为,你不是想追求更高的境界么?你不是一直都想找到让你满意的对手么?”夏亚似乎在笑:“圣罗兰加洛斯的实力和你最接近,但是她现在已经死了。剩下的人里,只有梅林超越了强者境界,但是你自己都说过,她太偏激,没有潜力达到你的境界。”

  说着,他指着自己的鼻子:“但是我不同,我年轻,我现在也才二十多岁,年轻就代表着潜力,而且……因为对你的仇恨,我会拼命的努力锻炼自己,我会逼着自己不停的前进,最后超越你,战胜你,杀死你!”顿了顿,他挑衅一般的看着索尔汉尼根的眼睛:“试问,你上哪里再去找第二个像我这样有潜力的对手?”

  甚至,他说的更露骨:“你尅有把你所有的关于力量的真谛,奥义都告诉我,让我在学习和提升的同时,最大程度的了解你!了解你的一切,你的擅长,你的弱点,你的力量,你的习惯……等等等等,一切的一切!最后,我一定会变成一个让你非常非常头疼的对手!一个成长起来拥有相当实力的对手,同时知道你所有的优点缺点的对手——难度越高,对你这样的人来说,岂不是越有挑战姓么?”

  索尔汉尼根笑了笑——他一直盯着夏亚的眼睛,然后确定了这个小子不是在发疯也不是在说疯话。

  他是认真的!

  “不拒绝么?”夏亚叹了口气:“那么我就当做是你同意了。”

  索尔依然在笑。

  “其实……你不用笑的这么早。”夏亚淡淡道:“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我全部的用意就是为了杀死你……而且是不择手段的杀死你!所以……我会极力的提高我的实力,但是……我也会寻找一切可能的机会!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吃饭睡觉都要小心,也许我会时时刻刻的寻找机会,也许你喝下的一口酒里就有着专门对付强者的剧毒……我可不是什么有高人风范的家伙,我就是一个卑鄙的小人而已。”

  索尔汉尼根冷笑。

  “很有挑战姓吧。”夏亚深深吸了口气:“那么我们现在就离开这里吧……我现在就可是向你请教了么?”

  两个人转身朝着树林往西的方向走去,索尔终于开口:“你想问什么?”

  “到底什么样程度的力量才能杀死你?”

  索尔汉尼根看了夏亚一眼:“你的境界还体会不到。”

  “是神的境界么?”夏亚追问:“大元之上是神的境界,神的境界力量就可以杀死你么?”

  “……也许吧。”

  夏亚仿佛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打了一整天了,你肚子不饿么?我们弄点吃的如何?”

  索尔似乎对夏亚的这种态度非常的诧异:“你真是我见过的最奇怪的家伙。”

  “就算你再厉害也总要吃饭拉屎的吧。”夏亚撇撇嘴巴:“你喜不喜欢吃红豆饼?”

  他的语气意味深长:“我认识一个家伙就特别喜欢吃红豆饼。”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