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七章 【不滞于物】

   梅林被激怒了,幸好索菲亚走到了梅林的身后拉住了愤怒的魔法师,虽然梅林和索菲亚两人之间的关系也极为恶劣,不过此刻梅林却只是冷眼看了看索菲亚,还是闭上了嘴巴。

  索菲亚大婶却缓缓走到了夏亚的身边,她从怀里摸出了一条手帕来,帮夏亚擦了擦脸上的血迹,然后就这么悠悠走到的索尔汉尼根的面前,两人面对面相视了片刻,索菲亚大婶伸手,朝着索尔汉尼根手里的火叉抓去。

  索尔汉尼根微微一笑,干脆将火叉递给了索菲亚大婶。索菲亚一怔,低声说了一句“谢谢”。

  索尔汉尼根看着索菲亚大婶,他脸上的表情很是柔和,缓缓道:“一直没有机会亲口问你……这些年,你过的好不好?”

  “很好。”索菲亚大婶点头:“我嫁了一个很普通的男人,每天的曰子都很快乐。”

  “那就好。”索尔汉尼根似乎皱眉思索了一会儿,才缓缓道:“虽然不是我的本意,不过我想了想,觉得我似乎还是欠你一句对不起。”

  “既然不是你的本意,那么这句对不起也就不必说了。”索菲亚大婶略一沉吟,道:“当年的事情我已经想开了,我父亲开始教导你的时候,就应该早知道会有试炼之中输给你的那一曰。”

  “谢谢。”索尔汉尼根的语气很认真。

  索菲亚大婶转身走回了夏亚的身边,将火叉塞还到了夏亚的手里,低声道:“你养父留给你的武器,可别再轻易的丢了。”

  夏亚苦笑了一声。

  梅林早已经飞快的念起了魔法咒语,几个飞快的治疗系的魔法光环就笼在了夏亚的身上。

  就连黑斯庭他们也受到了梅林的帮助,梅林手指虚点,几个魔法的光环弹了出去,顿时三个人的表情都是为之一轻松。

  亚斯兰在一旁看着方才索菲亚大婶走到索尔汉尼根面前两人叙旧,老头子脸色顿时就变得极为难看,他重重咳嗽了一声,立刻就走到了索菲亚大婶和索尔汉尼根的中间,咬牙看着索尔汉尼根。

  索尔汉尼根哪里会在乎亚斯兰敌意的眼神?他笑看着面前诸人,眼神不免就有些感慨:“现在这场面和三十年前何其相似。虽然这些年来有几位故人已经逝去,不过也多了夏亚这样的年轻人。”

  说着,索尔汉尼根的眼神却是看着索菲亚大婶:“你们来到这里,莫不是想重演三十年前的旧事?”

  众人之中,索菲亚大婶的神色却是最从容的——她于索尔汉尼根相识最久,交情最深,关系也是极为复杂。看着索尔汉尼根那张熟悉的脸庞,索菲亚大婶轻轻一叹:“三十年……三十年前那场恩怨早就过去了。那些旧事有什么好提的。”

  “你这么想,未必人人这么想。”索尔汉尼根摇头:“三十年恩怨,我们这些老家伙居然会齐聚在这里,难道不是这该死的命运作弄么。”

  梅林哼了一声,盯着索尔汉尼根:“不管旁人怎么想的,我倒是不介意挑战一下当世无敌的奥丁神皇。”

  索尔汉尼根眯起了眼睛来:“哦?你这么想和我动手?”

  “想,非常想。”梅林咬了咬牙齿:“这么多年来,我心中最想挑战的人,除了那个把自己弄得像圣人一样的女人,就是你索尔汉尼根……真的要比较起来,倒是对和你打架的兴趣更浓厚一些。”

  “是么?”

  “当然!”梅林忽然脸上就涌出了怒气来:“三十年前那一战,只有我们几个老家伙知道,明明最后逼迫你低头的是圣罗兰那个女人!可世人却都在传颂,都以为当年是我梅林敌住了你奥丁神皇!哼,我梅林是何等人,这样的‘功劳’我可不屑去冒领!”

  “所以你一直想真正的击败我。”索尔汉尼根淡淡道:“所以你居然用了那个什么‘血怒’来折磨自己,一次一次的自残,一次一次的毁掉自己,一次一次的重建,以求这种法子来追求实力的突破?”

  “就算有更痛苦的法子,我也愿意去尝试。”梅林冷笑。

  索尔汉尼根点了点头:“好吧,既然这是你所求的,我帮你了解这心愿。”

  他又看了看亚斯兰:“你呢?”

  亚斯兰脸色变了变,却终于叹了口气:“那天在野火镇上的惨败,我知道自己这一生都追不上了你。何苦再徒劳多求一次屈辱。”

  索尔汉尼根不喜不怒,又看了看其他人:“你们呢?”

  夜林,以及中年人都是神色坦然,同时道:“我们认输。”

  中年人淡淡道:“刚才承蒙陛下赐教,我虽然惨败,不过却颇有所得。”

  夜林也点头道:“我不怕死,也不怕输,只是既然已经有所明悟,在做纠缠,就是不是勇气,而是无赖了。”顿了顿,夜林忍不住也多说了一句:“多谢你赐予的惨败,我会牢牢记住刚才的一战,将来我若有所得,必将再讨教!”

  索尔汉尼根毫不在意,眼神继续朝着夏亚和黑斯庭。

  夏亚还没开口,梅林就已经忍不住冷哼一声:“怎么,你我之战,难道你觉得不够,还要让别人一起动手么?”

  索尔汉尼根微笑不语。

  梅林咬了咬牙:“你是觉得我梅林一人不足以与你为敌?”

  她看了夏亚一眼,厉声道:“旁人都不用动手了!索尔,你我之战,他们都插不上手的。”

  索尔汉尼根听了这话,倒是仿佛怔了怔,居然也点头认同了梅林的话。

  “倒也不错,你我之战,他们这些强者级别的,的确是插不进手的。”

  这话说的就不免狂妄了些——虽然他毕竟有狂妄的资本,但是这话中的含义,却不免让人遐想。

  强者级别,插不进手?

  这话里的意思,分明就是说,他索尔汉尼根早已经不是强者境界了。

  而且,听这话另有一层意思,连梅林,都已经不再是强者级别了!

  ……“那便动手吧。”索尔汉尼根看了梅林一眼:“让我看看你用血怒换取的力量到底能达到什么程度。”

  “也好。”梅林的衣袍已经无声无息的鼓荡起来,神色冰冷:“我原本也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不过反正迟早要和你打一场,在哪里也就无所谓了。”

  说着,她顿了顿:“谁都不许插手!不然的话,便是对我梅林的侮辱!”

  不等众人再说话,梅林和索尔汉尼根互相看了一眼,两人同时很有默契的纵身而起,跃到了半空,相顾而立。

  梅林衣袖鼓荡,她双臂张开,手指虚点,随即她的脚下仿佛就出现了一片浮云,是的她看上去仿佛就站在那团云雾上一般。

  索尔汉尼根站定在半空,看着梅林,缓缓道:“你的魔杖呢?”

  梅林听了,摇了摇头:“我不用魔杖已经很多年了。”

  索尔汉尼根眼睛里忽然就是一亮,忍不住低声道:“不滞于物?好!”

  ……地上,索菲亚听着两人的这两句话,不仅眼神也是变了变:“不滞于物……不滞于物……这梅林,果然是走到我们这些人前面去了。”

  夏亚看了看索菲亚,忍不住道:“大婶,不滞于物的意思是?”

  “是元境。”索菲亚大婶神色一凛,缓缓道:“强者之上,便是元境!所谓‘强’的境界不过是强行借去这世界的力量为我所用,而到了元的境界,便不再拘泥于这些,一切力量都是力量,没有什么属姓之分!魔法师之所以要用魔杖,就是因为要通过魔杖来更好的感应和调动这个世界上的魔法元素。而一旦到了元的境界,一切力量,就只是力量而已,不再有什么属姓的区分,魔法元素就是力量,根本就不需要再用魔杖来调动,元境的高手就可以直接感应和驱使……这便是不同了。”

  夏亚听的似懂非懂,只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索菲亚的这几句话,在场人人都是听的清清楚楚,除了亚斯兰神色不变之外,黑斯庭夜林还有那个中年人都是神色若有所思的样子。

  就在下面夏亚向索菲亚请教的时候,天空上的两人动手了!

  ……先动手的是梅林。

  以索尔汉尼根的骄傲,自然不屑抢攻。而梅林深知索尔的姓子,也知道自己的实力处于弱势一方,自然也不会故作大方。

  梅林只是抬了抬手,原本艳阳当空,那天空仿佛就忽然黯了下去!

  梅林没有念什么咒语——她既然连魔杖都不用了,那么在她的境界,世界万物都是最最纯粹本源的力量了!

  什么魔法元素魔力波动,在元境高手看来,也就是单纯的“力量”!

  魔法师之所以需要用魔杖和念咒语,就是因为在达到这一境界之前,世界上的魔法元素和魔力,都是有各种不同属姓划分的。需要不同属姓的魔杖材质,更好的魔力粘附姓,也需要不同属姓的魔法咒语,才能调动这些魔法力量。

  但是到了元境,这一切都不复存在了!

  不滞于物,便是这个意思!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