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一章 【神皇驾临】

   夏亚将圣罗兰加洛斯扶了起来,把这位圣城守护者扶着坐到了墙角,让她能靠着墙壁。

  外面的鼓噪声再次响了起来,显然是找到了撞门的工具,轰轰的响之下,那大门没震的嗡嗡晃动。只是这祭坛既然是圣城的人皇后裔专门祭奠祖先的神圣所在,又是埋下了一条最后时刻的逃生通道,故而这里的建筑建造的极为坚固,就连那大门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弄的,外面的元老会的死士们撞了好一会儿,都没有能够破门而入。

  圣罗兰加洛斯面色忽青忽白,鼻息更是气若游丝,仿佛随时随地都会死去,夏亚心中焦躁,在她脸上用力拍了拍,心中也是发愁,自己修炼的是武道,可不会魔法,连一个简单的治疗术都不会。

  终于,圣罗兰加洛斯身上的颤抖渐渐停息了下来,这个女人才勉强将眸子睁开一线来,看了看凑近了的夏亚的脸庞,她的眼睛里居然流露出了一丝奇异的笑意来,随即低声道:“外,外面……”

  “他们还在砸门,暂时进不来,不过我看这门和墙也坚持不了多久。”夏亚摇头。

  “那也没什么。”圣罗兰加洛斯深深吸了口气,说话的声音连贯了一些,只是气息依旧虚弱:“你是强者,纵然撕破了脸,也能杀出去。眼下圣城里除了我之外,没人能拦的住你了。”

  夏亚看着这个女人,苦笑道:“若不是因为我,我早就自己杀出去了。”顿了顿,他忍不住追问道:“内内到底在哪里?你们这个圣城现在乱成这种模样,她,她不会也被卷进来吧?若是内内有什么损伤,我火起来,一把火烧了你们这座圣城。”

  圣罗兰加洛斯凝视着夏亚,略微摇摇头,低声道:“什么‘你们圣城’,别忘了你也是出身这里。”

  夏亚被说的张了张嘴,忍不住又反驳:“我可不想和这里扯上什么关系。”

  “……也罢。”圣罗兰加洛斯叹息,语气里满是一股子寂灭之意:“反正这圣城,也已经算是亡了,你也犯不上再和这里有什么关系啦。”

  看着当初那个高深莫测意气风发的女人,如今满脸都是枯槁绝望,夏亚心中也不免有些怜悯,忍不住低声道:“其实……你大可不必这么绝望,我倒是觉得,你只怕是把那个西门老家伙想的太过厉害了一些。”

  “他说的话,其实都是有道理的。”圣罗兰加洛斯摆了摆手,缓缓道:“尽管我不愿意承认,但是,事实就在眼前。他们反叛,却是为了追求自由。自古以来,禁锢自由,禁锢的越狠,将来自然会反弹的越厉害。圣城这么千万年下来如此,其实是违背了人姓,我……我明白的。”

  “切。”夏亚看着圣罗兰加洛斯,故意用不屑的语气大声道:“你明白个屁!哼。”

  “你说什么?”圣罗兰加洛斯抬起一眼皮来,冷冷看了夏亚一眼。

  “我说你明白个屁。”夏亚摇头:“看来你虽然是什么传奇守护者,可毕竟是坐在这圈圈里,坐井观天,心思还是太单纯了一些啊。那个西门老家伙的话,虽然说的正气凛然,可偏偏小孩子,或者偏偏你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圣城土豹子也就罢了。要是在外面的世界想用这种冠冕堂皇的话来唬人,早就叫人笑掉大牙了。”

  眼看圣罗兰加洛斯的眼神里果然流露出一丝好奇,夏亚才故意咳嗽了一下,大声道:“那个老头子口口声声说的好听,什么追求自由,什么不愿意再陪着圣城一起烂下去……若是之前,这种说法老子自然是会赞同他一个。可这个老家伙做事情,口号喊的漂亮,行事却是狠辣黑毒。他是那个什么元老会的长老,大权在握,若是想逃脱这个禁锢的小圈圈,掌权十年时间,要想偷偷溜走,哪怕是拖家带口,谁能阻拦他?只要出了圣城跑到拜占庭或者任何一个国家,找个角落一钻,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圣城里的人又上哪里找他去?你圣罗兰加洛斯又是轻易不会离开的。其他几个长老都适和他穿一条裤子的。他们若是真的只是追求什么自由,大不了集体叛逃跑路,离开这个鬼地方,岂不是再简单不过?”

  圣罗兰加洛斯毕竟不是蠢人,只是被今曰连番打击的万念俱灰,这才生出了绝望的念头。此刻被夏亚一提醒,精神顿时就恢复了几分来。

  “可是他们没跑,非但没跑,再看看他们做的这些事情,花了十年时间埋下棋子,弄出一个假冒的城主继承人的混血杂种来,又勾结了所有的长老会成员,然后谋杀了城主全家满门,再谋杀了唯一一个不肯与他们同流合污的长老,又精心蓄养的那么多死士,最后还不知道花了多大的力气,将你们圣城的那个武士团中的半数人都策反了……花了这么多力气,这么多时间,这么多心血,难道就只是为了追求一个‘自由’,想要自由,一走了之是最简单不过的事情。他们下了如此大一盘棋,杀了这么多人,埋下这么多布局后手,所图谋的东西自然也是极大的,绝不是什么嘴巴里喊的漂亮的‘自由’。”

  “那,那是……”

  “很简单,图谋圣城的财富呗。”夏亚撇了撇嘴角:“外面的世界,小儿都知道圣城蕴藏了不知道多少的财富,圣城传承千年万年,积累下了不知道多少……他们这些长老可是在圣城掌权了多年的,圣城的家底他们最是知道的,一走了之倒是简单,可从宝山里出来两手空空的跑掉,谁能甘心?所以,他们想要自由,固然也是有的,但是更多的,则是为了谋反夺家产!杀了城主,再害了你,斩草除根!然后就简单了,反正圣城没有了你这样的传奇守护者,圣城也就不再安全了,他们大可以带着圣城人皇后裔一族积累的海量的财富,跑到世俗里去过他们的滋润曰子!”

  夏亚说的越发露骨:“那个死鬼老头子生前曾经和我说过一个道理,他说:一个人若是拼命,那么必定是有值得他拼命图谋的巨大好处。这些元老会的老东西们冒着掉脑袋的风险做出这么大的事情,难道他们真的那么伟大,只是为了拯救圣城所有人的自由?我草,我看那西门老小子贼眉鼠眼的样子,长的也不像是个圣人的模样啊。”

  听到这里,圣罗兰加洛斯忍不住噗嗤的笑了出来,可随机牵动了伤势,猛烈咳嗽几声,又是呕出了一小口鲜血来。她摆摆手,阻止了夏亚的搀扶,自己轻轻的擦了擦嘴角,低声道:“你这个小子虽然说话粗暴不堪,但是道理却看得明白。嗯……这么想来,是我太过悲观了。”

  她眼睛里忽然就流出了一股光彩来:“如此说来,圣城……还是有救的?”

  “没有救!”夏亚斩钉截铁摇头,立刻打消了圣罗兰加洛斯的期望:“当初你跑去我家里找我的时候,我就痛骂过这个见鬼的圣城。那些叛逆者倒是有一句话说对了,到底你们的祖先欠了那个人皇多少钱,居然一口气把自己的子子孙孙后代都卖给了人家当奴才?自己葬送一辈子给人家当奴才也就算了,可让子孙后代都这么干,还看不到一丁点儿希望,这根本就是反人姓的。”

  夏亚说到这里,哼了一声:

  “没有人愿意生来就给人当奴才,更没有人生来就愿意一辈子被囚禁在一个地方——哪怕那个奴隶主看上去再如何的和蔼可亲!哪怕是囚禁的这个地方看上去再如何的山清水秀!哪怕这个牢笼建造得再如何金碧辉煌!”

  这句话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圣罗兰加洛斯听了,却如中重锤,浑身一震,呆呆的看着夏亚,心中仔细品味这几句话,越想越是心惊。

  她是圣罗兰加洛斯,在圣城之中地位超然,人人崇拜,和城主平起平坐……她自然不是什么奴才,所以她从来都不曾想过,圣城之中的其他人是如何心思。她从小就崭露头角,天赋超然,就被确立为将来的接班人,一举一动,都受到了瞩目和崇拜,哪里会想到那些被踩在脚下的人的心思?

  更说的露骨一些,圣罗兰加洛斯,从某一些程度上来说,甚至可以算是圣城的受益者。

  她拥有超凡的实力,偶然也可以悄悄的做一些违规的事情。

  可那些一辈子禁锢在这里的人的想法,她又何曾能体会到?

  心结一旦打开,剩下的那诸多执念,也就豁然开朗了起来。

  圣罗兰加洛斯叹了口气,脸色上的精神居然又旺盛了几分,然后轻轻一笑:“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好啦!”夏亚听着外面鼓噪呐喊的声音越来越急促,忍不住催促道:“我费了这么多口舌,你也该告诉我,内内到底在什么地方吧?”

  圣罗兰加洛斯低声道:“你放心,她应该是和其他的城主候选继承人在一起……安全是无碍的,元老会试图扶持那个冒牌货上位,上位之前,为了不引起众人的口舌,是不会打开杀戮伤害的其他候选人。此刻内内应该就和其他的城主继承人一起被软禁在元老会里,一会儿你自然就能找到她。”

  说着,圣洛加洛斯将元老会在圣城之中的位置告诉了夏亚,夏亚听了,心中默默记住,这才终于放心,笑道:“好了,既然没事了,我们这就杀出去!外面那些烂鱼虾,还真以为老子被他们堵死陷入绝境了不成?哼!”

  “夏亚。”圣罗兰加洛斯犹豫了一下,还是凝神道:“我知道现在圣城之中没有人是你的对手,但是……外面那些人,纵然是叛逆,但是大多数人并不是元老会的合谋,他们只是被鼓动了起来,只想追求自由而已,像西门那种主谋才是该死,你……虽然你不肯承认,但是你身上流淌的血,毕竟是出自圣城的,所以,如果可以的话,还是不要多生杀孽吧。”

  夏亚心中嘀咕:女人终究是心软!若是换做老子被人害成这种模样,若是还有机会复仇,直接出去杀个干净。

  不过圣罗兰加洛斯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夏亚看着对方眼神之中的殷切,不由得心中一软,叹了口气:“好吧,反正他们也没害我,你既然肯放过他们,我又何必当恶人。”

  说着,他将圣罗兰加洛斯扶了起来,道:“你身上的毒……”

  “暂时要不了命。”圣罗兰加洛斯语气里露出几分骄傲来:“你那个师兄黑斯庭也是中了这种毒,他都死不了,我怎么会死。只是这种毒专门吞噬强者的力量,我暂时没法和人动手了。”

  夏亚也是不知道怎么回答——对于一个强者来说,失去力量,简直比死了都还要难以接受吧。

  圣罗兰加洛斯倒是似乎并没有再做过多的悲伤,主动将胳膊架在了夏亚的肩膀上,低声道:“我们出去吧。拖延了这么久,地道里的人应该走的远了。”

  夏亚点了点头,将自己的白色长袍的下摆撕下几条布来,然后把圣罗兰加洛斯负在背上,用布条系紧了,将她背着往前走了几步,笑道:“那我们这就走吧。”

  “……夏亚。”圣罗兰加洛斯忽然叫了一声,然后她的语气似乎变得很诡异:“这里就是城主的府邸……历来圣城所有的资料文献都存在这里。其中就包括了所有的回归者的信息。你当初就是被圣城丢出去历练的一个种子,如今既然在这里,难道你不想去找出你的资料看看?资料上必然是记载了你的生父母是谁……你,难道就不想去看看?”

  夏亚的脚步豁然凝固住了,身躯也陷入了僵硬!

  他站在那儿迟疑了好一会儿,他的呼吸先是变得急促,随后才缓缓的深吸了口气,然后长长吐气,声音不大,却异常坚定的吐出了一句话。

  “不用了!”

  “……”沉默了会儿,身后的圣罗兰加洛斯用凝重的声音低声道:“……真的不用?你,就不想知道……”

  “不用!”夏亚立刻打断了圣罗兰加洛斯的话,土鳖的声音似乎有些涩然,但是语气却是毫不犹豫的坚决:

  “知道又怎么样?不知道又怎么样!反正我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夏亚的声音仿佛有些飘忽,但是最后却依然坚决的摇头:“徒然心乱罢了!”

  一时间,圣罗兰加洛斯也是不再说话,两人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沉默之中,只有那门外砸门的轰鸣声不停的响起。

  ………………“快!!再多派人去找写重锤来!去从库房里找棱锤来!”

  就在祭坛大殿之外,里外层层围住了近千的甲士,其中颇有不少身穿白衣的守护武士的反叛者。

  几个长老就站在最外面,焦急的催促下令。

  祭坛的大门虽然宽阔,但是拥挤上十几个人也就占满了,巨大的棱锤砸在大门上,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努力,那大门终于承受不住,发出了咔嚓一声的破裂的声音。

  “别着急冲进去!弓弩手准备!”

  一个长老立刻就跳了起来,急促的下令,又补充道:“派人去弄些引火的东西来!先生火,用烟把他们熏出来!”

  甲士们纷纷听令而动,外面更是层层列队,厚厚的盾墙也竖了好几道。

  只等里面的人一出来,就是一场激烈的杀戮!

  大门的裂缝又被砸开了一些,眼看似乎胜利就在眼前,众人纷纷发出了一声欢呼。

  对所有的反叛者来说,这就是最后的时刻了!只要杀光了守在里面的最后的圣城的力量,这圣城就算是彻底灭亡!从此就获得了自由!

  然而就当众人的欢呼声才起,声浪还不曾稍退的时候……轰!!!

  头顶的天空,陡然就传来了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

  分明是大白天,可是一道耀眼的霹雳,在天空之中划过,几乎让人睁不开眼皮!

  这圣城之山原本就极高,山顶周围都是缭绕着云雾。可就在这一道雷霆霹雳之后,那漫天的云雾仿佛顿时就被劈开,四面八方的消散而去!

  这白昼之中的猛然一个诡异的炸雷,顿时将所有人都惊住了。

  而还不等众人回过神来,更大的变故发生了…………圣城之下。

  那坐落在圣城周围的六座高耸的六芒星白塔,仿佛是在同一时刻,陡然之间,六座塔身同时就爆发出了耀眼的白色光芒来,犹如六团银色的火焰,坐落在圣城的周围,牢牢的占据了六芒星的六个阵眼!

  六座塔尖上同时迸发出一束银色的光芒来,那光芒直冲云霄,狠狠的插入了天空之上!瞬间就高过了山顶!

  大地之上,六座白塔的塔基的位置,地面上飞快的出现了一条一条壮观的银色光芒,就这么印在大地之上,随即不过瞬间的功夫,光芒就已经将整座圣城之山笼罩,大地之上由白塔为点数道光带连接在了一起,组成了一个巨大无匹的六芒星的图案来!

  整座圣城都被惊动了。虽然山顶的城主府邸已经发生了一场杀戮叛逆,但是整座圣城的大部分地方并没有被惊动,可是此刻,城中的无数建筑之中跑出了无数的人影来,纷纷朝着天空,朝着远处眺望,看着那已经发动了光芒的六芒星魔法塔阵,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各色各样的表情,有惊奇,有恐惧,有震动,也有茫然。

  堵在山顶祭坛外的叛逆者们也都呆住了。

  那几个站在后面的元老仿佛这才反应了过来,其中一个跳了起来,尖叫道:“六芒星法阵启动!有强敌入侵!!”

  “快派人去看看!!”

  话音才落,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轰隆隆一声,天边似乎有一团火一样的光芒,仿佛一道划破天空的彗星,狠狠的砸向了圣城,而六芒星塔的六道冲天的光束,将整座山城笼罩在了其中。

  那火红的彗星冲天而下,顿时就被一道光束拦在了外面,光芒的撞击之下,声浪顿时清晰无比的落入了从山脚到山顶的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不少人在第一时间,就被震的当场倒地晕了过去,更有人耳朵里流出了鲜血,痛苦的叫嚷。

  山顶的那些甲士更有不少直接就被这声音震的东倒西歪,方才那跳起来发令的一个元老,直接就晕了过去。

  “城,城防!法阵也需要人去主持!”一个长老下意识的叫了一声。

  这下再没有人犹豫了,还醒着的几个长老,甚至来不及再说什么话,互相看了一眼,就同时掉头朝着外面狂奔而出,身后的那些甲士们也随即醒悟了过来,一起涌着跑了出去,一时间,围困在祭坛外的人,俱都跑的干干净净!

  ………………就在圣城山下的正南方的白色高塔之外距离大约不过百米的样子,两个人影站在那儿,其中一人,是个相貌普通的灰袍中年人,双手负在身后,长长的袖子笼住了双手。而另外一人,年纪也不过三四十的样子,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庞,满头短发如钢针一般竖立,腰间则是一柄军队之中武者常用样式的军刀。

  两人此刻都站在距离白塔百米的地方,都是紧紧闭着嘴巴,望着远处白光笼罩的高塔,眼睛里都是凝重之色。

  过了好久,那个中年人才开口:“好强的力量,夜林,若是你,你能在这魔法的力量之下支撑几次撞击?”

  那个浑身煞气的人,自然就是夜林,听了这话,冷冷一笑:“你自己被打击的没了信心,却来问我做什么。”

  说着,他指着头顶的天空:“我看那人,还没使出真力气呢!”

  天空之上,那白色耀眼的光束之外,就有一个看似渺小的人影,漂浮在当空,一身脏兮兮的皮袄,明显是奥丁人的魁梧身材和脸部轮廓,右手悠闲的负在身后,左手握成拳,看着远处那六座白塔簇拥在其中的圣城,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来。

  轻轻吸了口气,左拳再一次挥出,随着拳风,又是一团火焰一般的光芒,如彗星一样狠狠的朝着白塔光束上撞了过去。

  随之的,是一个嘹亮浑厚的声音,哪怕是漫天的雷霆一般的轰鸣,都掩不住的声音,笼罩住了整座圣城!

  “圣罗兰加洛斯,我来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