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章 【恶毒】

   “罢了!”

  看着面前这些叛逆者,看着他们或者苍老,或者年轻的一张张脸庞,圣罗兰加洛斯忽然感觉到自己全身的气力都被抽空。原本满腔的愤怒和杀意,也一丝一丝的离开了自己。

  圣罗兰加洛斯轻轻叹了口气。

  纵然自己还能将在场的这所有的叛逆者全部斩杀殆尽又如何?

  人心,早已经崩散失离!

  就连这些从小就被培养出来的最忠诚的圣城守护者们,都一个一个的背叛的了这座圣城。

  或许,不是圣城,真的只是一个大牢笼吧!

  圣罗兰加洛斯不说话了,上面的西门却是满脸兴奋的表情,大声道:“还等什么!大局已定,杀了他们,我们从此就自由了!你们还在等什么!!”

  那些白衣叛逆者却无人再上前了,倒是长老会控制的那些甲胄死士,却列阵缓缓的往上逼了过来。

  圣罗兰加洛斯回头看了看台上的西门一眼,冷冷一笑:“西门,纵然你真的毁了圣城,纵然我再也无法让这些人回头,但是你以为你就真的能杀了我?身为圣城守护者,我纵然无法再守护它,至少我也能和它一起灭亡!!”

  顿了顿,圣罗兰加洛斯眼睛里重新流露一丝杀气:“至少,我还可以杀了你这个罪首!”

  话音才落下,圣罗兰加洛斯忽然就飞身跃了出去,台阶上的百余柄短弩一起发射,漫天的弩箭之中,红色的人影却穿梭而过,就看见轰的一声,一团红光爆开,原本护卫在几个元老面前的十多名手持金色巨盾牌的武士纷纷被打飞,圣罗兰加洛斯已经一手扼住了西门长老的脖子,将他瘦小的身子提了起来。

  “都给我住手!再往前一步,我便捏断他的脖子!”

  西门被她一击得手捉住,虽然奋力挣扎,却哪里能挣扎的了?那些元老会的死士纷纷不敢往前,而其他几个元老,有的被打飞,有的连滚带爬从台阶上滚落了下来,一时间,就只剩下了圣罗兰加洛斯一个人举着西门长老站在了台阶之上。

  “韩必!带着大家快上来!”

  圣罗兰加洛斯一声断喝,下面还剩下的二十多个白衣武士纷纷互相搀扶着跑了上去,依然拿着武器,围绕在了圣罗兰加洛斯的身边。

  “你,你们……”西门奋力的叫嚷:“韩必,只要你们肯投降,就可以和我们一样获得自由!你们跟着她顽抗下去,也只是陪葬罢了!”

  韩必脸色铁青,却一个字也不说,身边的那二十多个白衣武士,也无人再动摇——这些人是依然抱着忠诚圣城信念的。

  圣罗兰加洛斯口角的鲜血又流淌了出来,她刚才强行动手,又牵动了内伤,此刻连连咳嗽,鲜血喷在了西门长老的脸上,这个老头子越发的不肯老实:“你们看到了!她已经快不行了!”

  “圣罗兰加洛斯,事到如今,你何必再执念让这么多人陪着一起死!只要你肯放手,你也不用再这里继续守护着什么人皇了,天下之大,以你这样的绝世强者,哪里不能去……”

  “闭,闭嘴!”圣罗兰加洛斯死死扼住了西门的喉咙,让他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周围的那些甲胄武士已经纷纷围了过来,刀剑如林,短弩也纷纷指着宫殿前的诸人。

  圣罗兰加洛斯心中飞快转着念头:纵然她自己可以一走了之,可是韩必等二十多人,只怕是自己一个人无法救下的了。

  她忽然冷笑一声,对着下面大声喝道:“混账小子!夏亚!你还打算在旁边看戏看到什么时候!难道你不想见你的内内了吗!”&……………………夏亚是何等的狡猾,早在西门下令动手之前,他就已经退到了人群的最后,当动乱一开始,白衣人之中的内乱厮杀,夏亚早第一个反应就是在趁乱之中假装被袭中剑到底——他有龙血护身,又是强者的实力,这些白衣人之中的叛逆者哪里能伤的了他?

  这个土鳖一直躺在地上装死尸装了有半天了,却是竖着耳朵一路偷听到现在。此刻圣罗兰加洛斯忽然开口喝问,夏亚才终于苦笑。

  妈的,以为自己藏的好,原来这个女人早就认出自己了。

  他一跃就从地上的死尸之中跳了出来,终于纷纷惊呼大喝,夏亚已经凌空一个飞跃落在了圣罗兰加洛斯的身边,圣罗兰加洛斯身边那些白衣武士有人大惊,就本能的举剑要刺,圣罗兰加洛斯已经立刻就开口阻止:“别动,是自己人。”

  夏亚满脸讪讪的笑容,身边的白衣武士纷纷让开,夏亚站在圣罗兰加洛斯的面前,苦笑道:“你早就看到我了?”

  “哼。”圣罗兰加洛斯冷冷道:“我一进来便看见了你鬼鬼祟祟的藏在人群中。你倒是沉得住气。”

  夏亚摊开手:“你们圣城内乱,和我又没有关系,我是来找内内的。况且,你圣罗兰加洛斯是什么身份,小小内乱,你一个人抬抬手就平了,也不用我插手吧。再说了……”土鳖嘿嘿笑着:“我和你又不是朋友,为什么要帮你?如果不是你,内内怎么会被抓回来。”

  “如果不是我,内内早就死了。”圣罗兰加洛斯瞪了夏亚一眼:“小子,想再见到内内,就出手帮忙吧,我知道你的实力,别想偷懒。”

  夏亚吹了吹口哨:“你太看得起我了吧?这么多人,我可没本事一个人杀光他们。”

  “哼。”圣罗兰加洛斯看了夏亚一眼:“帮我护着受伤的人,我们先杀出重围再说。”

  此刻下面的几个长老已经不再耐烦等待,虽然西门长老在圣罗兰加洛斯的手里,但是其他几个长老却根本顾不上管这些了,在他们的催促之下,一群甲胄武士已经杀了上来。数十名举着巨盾的武士冲上来,夏亚顾不上掩藏了,直接从怀里将火叉抓了出来,直接就是一劈。绯红杀气红光大作,冲在最前面的十多个武士手里的巨盾顿时四分五裂,气浪将众人直接扔了出去。人群之中就露出了个缺口来。夏亚正要带头往下冲,圣罗兰加洛斯却一口叫住了他:“谁让你往外了!我们往里跑!”

  夏亚“啊?”了一声,也来不及问什么,眼看圣罗兰加洛斯已经一手提着西门,直接就朝着宫殿的一侧走廊后冲去,那走廊上的一群甲胄武士哪里能挡得住她?人群被她冲了进去,犹如虎入羊群,顿时人仰马翻。那剩下的二十余名白衣武士互相搀扶着,还有能战斗的人也是挺着长剑且战且退。

  夏亚落在最后,就担任了断后的重任,他这种猛男一旦放手,那些凡是胆敢追上来的甲士,没人能是他一合之敌,对方冲了几次,被夏亚劈手几火叉就直接砍死了十多个,顿时就脚下为之一缓。

  圣罗兰加洛斯当头领着重任就朝着这一片宫殿之中飞奔而去,因为有那二十余名白衣武士,其中还有不少重伤之人,自然就走不快,身后的追兵也不肯放弃,虽然不敢逼迫太紧,但是毕竟还是追了上来,呐喊声不绝。

  圣罗兰加洛斯当头丝毫不犹豫,她自然对这宫殿里继位熟悉,什么地方转弯什么地方行走,都是烂熟于心,期间虽然遇到不少绕道前面来阻截的敌人,圣罗兰加洛斯也是直接冲杀过去。

  这圣城的城主宫殿里,沿途不知道留下了多少尸体。

  这么冲杀了大约一顿饭的功夫,这宫殿里也是借着山势建造,众人一路往里,自然是越走越高,沿着台阶而上,最高之处,已经是一个看上去并不大的殿堂,圆形的建筑。这不大的殿堂之后,就是山顶的山峰,再也没有路了。

  “大人,这里是祭坛,已经没有路了!”

  跟在圣罗兰加洛斯身边的白衣武士大声道,就连韩必也是面如死灰。

  圣罗兰加洛斯面色也是苍白如纸,这么一路冲杀过来,她的伤势越发的压制不住了,喘了口气,才低声道:“放心,我自有主意。”

  一行人冲进了这圆形的大殿之中,夏亚反手将大门关上了,然后从旁边的墙壁上将两把装饰用的有手臂粗细的金属火柱台取了下来横在了门臼里。

  大殿之中很是昏暗,只有周围墙壁上镶嵌了数十枚夜明珠,散发着幽幽的光芒。

  大殿正中央,却是一个不大的方形池,大约也就不过五米见方,里面浅浅的池水,隐隐的有一种碧绿的光芒在幽幽绽放。

  “这是什么地方?”夏亚看着周围,叫道:“没有出路,分明是一个死地嘛!”

  圣罗兰加洛斯放下了西门长老,一脚将他踢晕了过去,才看了一眼夏亚:“这是我们圣城的祭坛,是城主主持祭祖仪式的地方。”

  说到这里,圣罗兰加洛斯脸上流露出一股忧伤的表情来,苦笑道:“我原来以为我一辈子都不可能会有机会动用到这里的那个机密,嘿!”她看了看夏亚,又看了看身边的众人,低声道:“这是圣城的最大的秘密之一……每一任圣罗兰加洛斯口口相传的秘密,当年我的老师,上一任圣罗兰加洛斯告诉我这个秘密,我根本没想到我居然真的有需要动用这个秘密的一天。”

  说着,她走到了那池水旁,沿着池水走了一圈,然后又泛着走了一圈,她一边走,脚下却一边不停的在特定的几个地板上重重的踩下去。

  随即,地下传来了一阵咔咔的机轮转动的声音,那池水的后面,地面上的数块地板缓缓的反转了开来,露出了一条幽幽往下的台阶通道来!

  这通道之下黑黢黢一片,继位狭窄,台阶也非常陡峭。

  “这是最后的避难通道。”圣罗兰加洛斯低声道:“圣城之中代代流传的绝密。当年人皇后裔在这个最后的人皇之土建造祭坛的时候,就留下了这个后手,万一后世发生变乱,威胁到了圣城的安危,到了绝境的时候,逃到了这个地方,还可以保护着人皇的后代从这里逃出圣城,这条密道,可以一直通到圣城的山下六芒星魔法阵之外……至于具体的地点,我也不知道了。”

  说着,圣罗兰加洛斯让开了通道,对那些白衣武士道:“你们从这里立刻出城吧。”

  那个韩必失声道:“大人?我们……就这么走了吗?圣城……”

  圣罗兰加洛斯此刻仿佛却是想开了一般,淡淡道:“还说什么圣城,痴儿!圣城已经亡了!”

  “不会!”韩必咬牙喝道:“有您在,您领着我们杀回去,诛杀叛首!我们……”

  “没有这种可能了。”圣罗兰加洛斯低声道:“长老会全部都叛了,守护武士团也完了……韩必,你还不明白么?人心已经不在我们这里了……”

  说到此处,圣罗兰加洛斯的语气仿佛有些荒唐可笑一般:“在这场叛乱之中……原来我们,才是反派啊!是我们的存在阻挠了他们追求自由,他们是命运的抗争者,而我们……才是可笑的守旧者。”

  韩必还要说什么,圣罗兰加洛斯已经衣袖一挥,将他弄晕了过去,随即看了看旁人:“你们带着他走吧。”

  “那您……”

  “我自然有我的打算。”圣罗兰加洛斯看着旁边还要分辨的白衣武士,微笑道:“放心,我没打算在这里就殉葬,我留下来,是想做我该做的事情。纵然这场抗争我无法阻止了,但是其中的几个罪首,我总要将他们诛杀的!他们要追求自由,可是不管如何,杀害同僚,谋害了杜先生的罪,我总不会放过他们。”

  说到这里,圣罗兰加洛斯厉声喝道:“还等什么!别浪费我的时间了!快走!”

  这些白衣武士人人都是落泪,终于有几个人跪下行了一礼,带头扛着韩必走进了地道之中,其余的人也都是热泪满面,一个一个走过圣罗兰加洛斯的身边,行礼之后,才终于离去。

  夏亚原本站在一旁不说话,可是圣罗兰加洛斯却投来了一束复杂的眼神,夏亚这才心中一动,福至心灵,猛然了明白了这个女人的意思,咳嗽了一声,从怀里摸了会儿,摸出了一枚徽章来,塞到了其中一个白衣武士的手里,低声道:“你们出去之后,若是有机会去拜占庭帝国,拿着这枚徽章去帝国的北方军里,自然有人会收留照顾你们。”

  “去吧。”圣罗兰加洛斯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感激,对夏亚点了点头,才对其他人道:“你们可以去……也许,将来还有见面的机会。”

  就在这时候,大门轰的一声巨响,显然是外面的追兵已经开始砸门了。

  随即外面的人发现了大门被堵死,一阵呐喊鼓噪之后,显然是不知道去什么地方寻找撞门的工具了。

  圣罗兰加洛斯厉声喝道:“还等什么!”

  她抓住了最后几个白衣武士直接丢进了地道里去,然后也不知道她在什方启动了机关,那地道的入口石板自动的关闭了起来。

  看着圣罗兰加洛斯眼中的泪水,夏亚苦笑了一声,然后才低声道:“那个……我们现在怎么办?重新杀出去么?”

  “哼。”圣罗兰加洛斯深深吸了口气:“杀是自然要杀的,只是我现在受了伤,还中了毒,若是不能驱除那精灵族下的毒,只怕也没力量对付他们。”

  夏亚眼睛一亮,他可是没忘记自己的那个倒霉师兄黑斯庭,也是饱受精灵族的那个毒的苦楚。

  “怎么办?”夏亚问道。

  圣罗兰加洛斯叹了口气,眼睛却盯着身边的这个方形池,看着那碧绿的池水,低声道:“就靠它了。”

  说着,她摇头低声苦笑:“这是城主世代相传的秘密,所有人都只知道这里是祭坛,是祭奠祖先的所在。这池水便是圣水,只是祭奠的时候用来赐福所用的东西,平曰里在这里没有人会对这池水产生兴趣。”

  说到这里,她已经抬步走上了池沿,然后一脚踏足在了池水之中。

  “这池水乃是远古人皇的不传之秘,后来也只是让圣罗兰加洛斯知晓。传说这是神灵赐予人皇的恩露,沐浴其中,可以延年益寿……能长寿这种事情这自然是假的,但这确实是人皇皇族的不传之秘,乃是远古的人皇之族用来救急的东西。”

  “救急?”

  “不错。”圣罗兰加洛斯已经走到了池水中央,然后缓缓的坐了下去,池水淹没到了她的脖子,黑色的长发就漂浮在碧绿的池水之上,她深深的吸了口气,眼睛里一点点的冒出一团红色的妖异光芒来。

  “这人皇之族的圣水,能治疗世间的一切伤势,不论是内伤外伤,只要在这里浸泡之后,便能痊愈。”

  “妈的,这么神奇?”夏亚瞪大了眼睛,看着泡在池子里的圣罗兰加洛斯,一脸跃跃欲试的表情,似乎是很想自己也跳进去泡一泡:“若是这么好的东西,那么没事就用一用,岂不是……”

  “不是这么简单的,这种东西,自然是不能随便使用的,你看……”圣罗兰加洛斯苦笑一声,她身上的红光越发的耀眼起来,清晰可见的,她原本苍白的脸庞,就已经渐渐的红润起来,已经颇为虚弱的气息,也顿时旺盛了,就连夏亚也能感觉到对方的力量波动陡然就重新强烈起来。

  而与此同时伴随的,则是这一池碧绿的池水,却在飞快的干涸!

  原本半满的池水,仿佛在一种神奇的魔力之下,池水飞快的消失,渐渐的就已经可以看见了池底了!

  夏亚终于明白了圣罗兰加洛斯的意思。

  这神奇的池水……用了便会消失,这么一池水,用光了便没有了。

  而此刻,这池水几乎就已经干涸殆尽了!

  圣罗兰加洛斯容光焕发了起来,原本颓废疲惫的摸样仿佛也是一扫而空,只是看着这干涸的池水,幽幽叹了口气:“这种能救命的珍贵东西,哪里能有许多,这次用光了,以后就再也没有啦。”

  夏亚心中不免有些遗憾,可是看着重新站立起来的圣罗兰加洛斯,她一身红袍早已经被红光笼罩之下吹干,秀发飘扬,神色之中又恢复了几分那圣城传奇守护的威严!

  圣罗兰加洛斯已经一脚踏出了池子,深深的吸了口气,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来:“很好……果然没有辜负我的期望!既然我已经痊愈了,那么这些宵小,总要一一伏法才是!”

  说着,在门外轰轰的撞门声之下,圣罗兰加洛斯满脸自信的踏步往前。

  可是她才往前走了不过两步,忽然就全身一震!

  挺拔的身躯,陡然之间就原地猛的颤抖了几下,原本笼罩在她身上的红光,陡然之间就消失无踪!

  圣罗兰加洛斯惊呼一声,身子已经软软倒了下去,夏亚赶紧跑上去一把扶住她:“你怎么了?”

  圣罗兰加洛斯方才满脸红光的样子早已经不见了,脸色已经变得比之前受伤的时候更为惨白!死死咬着牙关,瑟瑟颤抖,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让夏亚震惊的是,不过几个呼吸之间,圣罗兰加洛斯的脸上就已经一口气变换了好几种颜色,从惨白忽然变得赤红,虽然脸色开始又发青,最后眉宇之间更是笼罩上了一层死一般的灰色!

  “毒……毒……好厉害的毒……”圣罗兰加洛斯牙关格格颤抖,嘴巴里面前迸出了这么几个字来。

  夏亚手忙脚乱,却听见旁边传来了一阵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

  那个被踢晕了过去的西门长老,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夏亚抱着圣罗兰加洛斯,笑的前仰后合,声音里充满了一股得逞之后的疯狂。

  “哈哈哈哈哈哈!!我果然没有猜错!我果然是对的!!我果然猜对了!!”

  老头子笑的几乎站立不稳,眼睛里更是一股疯狂的眼神。

  “你?!”夏亚放开了圣罗兰加洛斯,几步冲了过去,一把将这个家伙抓了过来提在手里,喝道:“你刚才下的毒?!”

  “蠢货!”西门长老不屑的看了看夏亚:“我方才哪里有机会动手?!哼……”

  “到底怎么回事?”夏亚咬了咬牙。

  “很简单,我猜对了!”西门长老哼了一声,丝毫不在乎夏亚杀人的目光,狂笑道:“我早就知道这些狗屁人皇,必定是有很多秘密!这怕死的一家人,肯定是给自己留下了好多活命的后路!哈哈!这个什么祭坛的赐福的圣水,虽然从来没有人注意过这个东西,但是我就偏偏注意到了!虽然我依然不知道这个圣水到底是什么用途,可是既然人皇后裔连祭奠祖先这么重要的仪式都要用到它,那么这个圣水就肯定是很重要的!所以……我既然猜不到它到底有什么秘密,到底有什么真实的用途,那么我也就根本不用去猜了!直接毁了它就是了!”

  “你干了什么?”夏亚盯着西门长老。

  “很简单。”西门长老微微一笑:“精灵族最厉害的那种毒,我下了一些在这个池水里。”

  老头子很是得意:“下毒的时候,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才能用到这一招,甚至我自己都不知道这种举动是不是做了无用之功。但是仿佛冥冥之中就是有天意存在,我只是抱着毁了这神秘的圣水的念头,却居然没想到最后却靠着这么一步闲棋,算到了伟大的圣罗兰加洛斯!!哈哈哈哈!!看来就连上天都是站在我这一边的!”

  此刻圣罗兰加洛斯已经在地上缩成了一团,夏亚看了一眼,心中也是骇然。

  之前圣罗兰加洛斯不过是中了一些精灵族的毒,就已经不支,可现在确实彻底的把整整一池子的毒水给吸收进了身体里!!

  其中的差别,夏亚简直连想都不敢想了。

  “你既然下的毒,那么你肯定有解除的法子……你有解药么?”夏亚将西门举了起来。

  “别威胁我,小子。”西门冷冷看着夏亚:“你看看我身上,哪里能藏下解药?哼,这种东西,我又怎么会随身带着?”

  “没用?那么我只好杀了你了。”夏亚眯起了眼睛。

  “等,等等!”西门脸上闪过一丝慌乱,然后道:“现在圣城大势已去,你这样陪着她一起死,殊为不智!既然你也是圣城子弟,为什么不跟着我们一起干?从此自由自在,海阔天空!我保证既往不咎,我甚至现在就可以发下毒誓!圣城之中千万年积累下的财富,我们大家一起带着它们,永远离开这个鬼地方,岂不是美妙?”

  他拼命的诱惑夏亚,夏亚听完了他的话,舔了舔嘴角,然后露出一丝笑容来。

  “你说的很诱人,我也很动心。”夏亚笑眯眯的看着西门:“我也的确被你说动的……老实说,其实就我本人来说,还是蛮欣赏你的。”

  西门顿时脸上露出了几分指望来。

  夏亚叹了口气,缓缓道:“你这样胆大心黑,能做出大事情的人,总是叫人佩服。不过很可惜啊,西门长老,你忘记弄清楚一件事情了。”

  顿了顿,他指着自己的鼻子:“老子根本就不是你们圣城的人。你说的自由什么的,老子早就有了,不需要你的赐予。”

  说完,他手掌一用力,咔嚓一声,就扭断了对方的脖子。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