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九章 【还有我!】

   叛逆者。

  捍卫者。

  原本是叛逆者的一方,侃侃而谈,凛然无谓。

  而身为捍卫者的一方,圣罗兰加洛斯却仿佛无言了。

  尽管她是当世强者!尽管她仿佛只要伸伸手指,就能就将这几个“叛逆者”如蝼蚁一般碾压!

  “圣城守护者,传奇守护者!”西门长老喘了喘气,眼神里却反而流露出了一种难以置信的怜悯和不屑:“现在,我要说的已经说了!”

  圣罗兰加洛斯垂头不语,那美丽的脸庞上,眉头紧锁,却迟迟说不出一个字来。

  “怎么,你不是要审判我们这几个罪人么?”西门长老盯着圣罗兰加洛斯:“我们就在这里,你若是要维护这所谓的圣城公义,便来吧!”

  圣罗兰加洛斯依然低头不语,倒是周遭那些人神色各异,原本义愤填膺之人,却都被西门长老方才那番慷慨激昂的言辞所动,不少人神色已经动摇了起来,甚至有人之前拿出了武器,此刻手里的剑锋也不免垂了下来。

  夏亚依然躲在人群之中,却悄悄的往后退了退,本能的觉得这事情只怕没这么简单——长老会八人联合谋反,哪里就会这么一点后手不留?纵然圣罗兰加洛斯亲自赶来镇压,这些人恐怕也不会如此容易就束手就缚。

  “西门!”圣罗兰加洛斯抬起头来,原本凌厉的眼神,也不免略微缓和了一些,只是声音依然凝重:“你们所图,我不做评价。圣城经历了千年万年的风雨,人心所思,我岂能不知……只是,你们的图谋,终究还是叛逆的行经!哼,自由,你若是要自由,如果只是自己悄悄的走了,我也自然不会去理会。只是……你们不该行事如此丧心病狂!城主为人向来宽厚无争,你们又为何害了他姓命!杜先生更是无辜,你们更不该加害了他!错便是错,纵然有再如何冠冕堂皇的理由,也不能掩饰了你们的罪行。”

  话虽然如此,夏亚却心中一叹……圣罗兰加洛斯心中也是动摇了!否则的话,她怎么会不提叛逆之事,却只说谋杀的勾当?

  心乱了,就是乱了。

  西门盎然一笑,站在台阶之上,他身材虽然并不高大,但是此刻却如同是居高临下俯视着圣罗兰加洛斯一般,一字一字森然道:“成王败寇!圣罗兰加洛斯,事情我们是做下了,也不曾后悔过,要杀要抓,你只管来就是了!”

  圣罗兰加洛斯这才轻轻一笑:“不错,成王败寇,说到底了也不过就是这句话罢了!西门,我知道你们必定还有后手,有什么手段,这就放出来吧!”

  上面那几个长老已经聚在了一起,西门为首,高声道:“早知道你圣罗兰加洛斯厉害,我们怎么会把指望都寄托在那些异族身上!哼……”

  说到这里,西门忽然一抖手,从袖子里取出一支短短的金属筒来,轻轻一抖,就听见嘭的一声,一团红光冲天而起,如礼花般直冲天空!

  瞬间一团红光大作,就在这圣城山峰之上云霄之间散开,那红光艳丽,纵然是周围数十里都清晰可见。

  圣罗兰加洛斯也不阻拦,只是冷冷瞧着西门,淡淡道:“也好,让你隐藏在暗中的那些黑手都暴露出来吧。免得我事后一一清理麻烦。”

  “你倒是自信得很!”西门眯着眼睛。

  圣罗兰加洛斯深深吸了口气,缓缓踏足,一步一步迈上了台阶,朝着宫殿上的西门等人走了过去。

  她走的很是缓慢,一步一凝,可虽然步伐沉重缓慢,可是却毕竟没有停歇半分,几步之后,就已经距离西门等人不足十米了。

  这时候,周围传来了阵阵急促的脚步声,就看见从这宫殿广场之外大门处,飞快的冲进来密密麻麻的人影,有数百之多,人人都是全副铠甲,手持利器,结成了厚厚的阵列。

  更有宫殿两侧,冲出百十名甲士来,半数人手持厚厚的金色盾牌,都有一人多高,迅速将八名长老簇拥在了其中,用盾牌将他们牢牢护住。

  而两侧还有不少轻甲武士,手里拿着的却并不是刀剑,而是一种小巧的仿佛是短弩一样的武器。

  夏亚不曾见过这么精巧的短弩,比拜占庭军中那的手弩看上去更加精密,每一只短弩都从造型上一看就看出是连发的东西,弩箭也泛着金属的光泽,显然是威力更大的利器,而那弩箭头上更是毫不掩饰的绽放着淡淡的蓝色光泽。

  夏亚就算不曾亲身试过,也立刻可以猜出,必定是什么厉害的毒物。

  圣罗兰加洛斯神色不变,摇头道:“这便是你的后手么?西门,精灵族六大精灵部族之王都拦不住我,你以为这些人就能做到了?这些人都是你们八家多年来蓄养的心腹死士吧?哼……”

  她面色似乎不屑,看了看那些对着自己的短弩:“弩箭上抹的是精灵族给你们的毒药么?倒是很犀利的东西,只是你以为这便能对付我了?至于这些甲士,你以为在守护武士团的面前,能抵挡多长时间?!”

  “我总得试一试。”西门冷笑,厉声喝道:“动手!”

  随着西门一声厉喝,百十名弩手一同动手,就听见咻咻的破空声不觉,百余把短弩对着圣罗兰加洛斯齐射,那破空的锐气之下,寒光绽放!

  漫天的弩箭疾射而来,圣罗兰加洛斯自然不屑躲避,长袖一卷,身前就出现了一团红光来,无数短弩飞射到她身前空气之中,就瞬间凝固在了半空,再也无法往前分毫!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声声惨叫响起,让圣罗兰加洛斯豁然变色!

  这变故,赫然是发生在了人群之中!

  原本站在宫殿下的那数百名身穿白衣的守护武士的人群之中,异变骤起!

  就在放在西门的一声“动手”的号令之下,原本人群之中的不少白衣武士,忽然就拿起手里的利器,朝着身边的白衣同伴狠狠的刺了过去!

  白衣武士乃是圣城之中的守护武士团,原本都是一群对圣城最最忠诚的子弟,更是黑发的种族之中挑选出来的佼佼者,从小变接受最精良的训练,更是圣罗兰加洛斯的同族,对圣城的忠诚无二!

  可变故,却偏偏就发生在了这些人之中!

  几乎有接近三分之一的人同时发难,将手里的武器狠狠的刺进了身边的同伴的要害,出手狠辣,仿佛面对的不是朝夕相处的同伴,而是不共戴天的仇敌!

  被袭击的白衣武士丝毫没有防备——纵然防备,也都是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周遭那些冲来的甲士的身上,哪里会防备身边的同伴?

  眼看片刻之间,就有数十人被袭,不少人更是没来得及反应,便当场被格杀。

  就连那个韩必,也是愤怒的惨叫一声,胸前已经被一柄长剑穿胸而出,他愤怒回头,就看见一个自己熟识的白衣同伴,一脸苍白的盯着自己,手里的剑锋兀自滴着鲜血……

  “为,为什么?!”韩必身子一颤,他终究是实力深厚,虽然被刺中,但是瞬间本能的反应,身子挪了几分,就让开了要害。踉跄了一下,韩必双腿一软,跪坐在了地上,喘着气,望着刺杀自己的同伴,厉声喝道:“为什么?!你,你们都反了吗?!!”

  这一变故,别说是夏亚没料到,圣罗兰加洛斯又哪里会想到?

  这女人看着这些最忠诚的白衣武士瞬间就被格杀了数十人,心中大痛,尖叫一声,不再理会面前的那些短弩,飞身就蹿下了台阶,落入白衣武士的人群里,就看见她右手长袖卷起,砰砰几声,几个方才袭击同伴的白衣武士就被她击的飞了出去!

  圣罗兰加洛斯含恨出手,一出手自然就绝不容情,被她打飞的几人,还没落地就已经气绝。倒是身边还有一些白衣武士的反叛之人,原本看见圣罗兰加洛斯飞身而来,多年的积威之下,都有些发愣,此刻也终于不敢再犹豫,就有人发了一声喊,利剑朝着圣罗兰加洛斯刺了过去。

  周围之人也都是反应了过来,就有人大声喝道:“成败就在今天,不拼命就等死吧!”

  瞬间刺向圣罗兰加洛斯的长剑就多了十余柄,而更多的叛逆者则是咬牙,继续朝着身边的同伴猛攻了过去!

  有心算无意,在第一波袭击之中,白衣武士之中就被格杀了数十人。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不少人脑子里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还有人以为是身边同伴发疯,可看着对方又满眼赤红的杀了过来,这才勉强抵挡,不少人一面抵抗一面口中大喊,只是厮杀之中岂能分心,不过片刻功夫,就又有数人被格杀。

  圣罗兰加洛斯心中怒极——这些都是守护圣城的最精锐的中坚力量,居然瞬间就变得如此,让她如何不心中滴血?

  她右手伸出,就抓住了一个反叛者的脖子,将他狠狠提了过来。红色的身影冲天而起,她手里的这个白衣武士顿时就全身露出无数伤口,鲜血喷洒,白衣变成了血衣!

  身边十多柄利剑环绕,这些白衣武士的反叛者,也都是实力强悍之人——圣城守护者武士团里,岂有弱者?几乎人人的长剑上都散发出了黑色的光芒来!夏亚只是一眼就瞧了出来,这些人使用的,居然全部都是“璀璨”杀气!

  都是自己的那位师兄黑斯庭的看家本事!

  圣罗兰加洛斯当曰告诉自己的果然是真的,这璀璨杀气的确是出自圣城,是圣城守护武士修炼的绝技。

  十多柄冒着璀璨杀气的利剑刺了过来,而且人人都是实力强悍的圣城守护武士,纵然是圣罗兰加洛斯,也不能无视,她身子立刻飞快的旋转了起来,红色的长袍就如同一团红云一般。叮叮当当的声音不觉,那刺在红裙上的长剑,立刻一截一截碎裂开来,断裂的随便四分五裂到处飞荡,只是黑色的璀璨杀气涌动。圣罗兰加洛斯已经全身红光,显然是绯红杀气已经被催发了出来!

  红光大作,黑色的璀璨杀气顿时如同遇到了克星一般,被消融开。十多条人影朝后飞了出去,不少人还在半空就口喷鲜血,还有人落地之后,就已经气绝,只有小半人踉跄伏地,却依然狠狠的盯着圣罗兰加洛斯。

  眼看场中依然还站着的白衣武士,围绕在重伤的韩必身边,也已经不过剩下聊聊二十余人,其余的大部分被杀,即便还活着的,都已经重伤倒地。

  而白衣武士之中的反叛之人,还有百余,却已经远远的站开,和那些长老会的甲胄死士站在了一起。

  至于另外的那些穿着黑衣袍子的人,却是在战斗一开始就远远的退开。这些人并不是守护武士团,却是圣城之中的各色任职的人员,此刻却仿佛大多数都懵了,只是在周围甲胄武士的威逼之下,不少人都干脆的垂下双手,更有人就直接作出了不敢抵抗的姿态。

  不过是短短片刻,场面居然就变得如此。

  方才还是数百白衣守护者围攻叛逆,现在却变成了自己一方聊聊二十余人,被周围数百甲士围困。

  圣罗兰加洛斯双眼充血,她已经仿佛已经冷静了下来,深深吸了口气,站在了中间,看了看身后跪坐在地上的韩必等人——纵然是这些最后的忠诚之人,也都是人人带伤,不少人脸上除了愤怒和痛心之外,却更多的是一种迷茫和绝望的味道。

  满地伏尸,血流当场。

  看着地上那些尸体,不少死去的白衣武士,有的面露愤恨,更多的则是在临死的时候兀自还是满脸惊诧,更多的人,则是怒目圆睁。

  不论死去的是忠诚之士,抑或是被杀死的反叛之人,可看着这些人身上都是同样的白色长袍,圣罗兰加洛斯忽然心中巨痛,眼前一黑,猛然胸膛起伏,口角就喷出了一小口鲜血来!

  那仿佛挺拔不屈的红色身影,也终于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看着圣罗兰加洛斯吐血,站在宫殿上的西门忽然就露出了激动的表情,大声喝道:“她受伤了!她受伤了!!”

  圣罗兰加洛斯心中一沉,试图强行压制下胸口的剧痛,可是这么一强行运力,却越发的让自己全身颤抖起来,压制了多曰的伤势,终究无法再隐藏。猛然就张口,又喷出了一口鲜血来。

  “哈哈哈哈!我知道!我知道了!我就知道是这样的!!”西门长老站在台阶上兴奋的狂笑:“你早就受伤了!对不对!圣罗兰加洛斯!你虽然冲破了那些精灵巨人的围攻,但在那样的围攻之下,纵然是你,也不可能全身而退!你早就受伤了!!哈哈哈哈!”

  西门狂笑几声之后,高声喝道:“胜利就在眼前!一起杀了这个女人!我们从此便自由了!!这见鬼的圣城,就再也关不住我们了!”

  圣罗兰加洛斯的脸色苍白如纸,纵然她依旧死死咬着牙关不说话,可是此刻的她,虚弱之势再也无法掩饰。

  西门说的的确不错。她在拜占庭查到了真相,当时也是震惊之极,片刻不敢耽误,一路飞奔试图早早赶回圣城。纵然她是绝世强者,可那般不惜耗费力量的赶路,不眠不休,终究也是会疲惫的。说到底,她虽然是绝世强者,也依然还是人,是血肉之躯。

  在林海之中遭遇了伏击,精灵族之中的好手尽出,加上那六个精灵部族的首领精灵王的带领,精灵族又擅长自然魔法,更驱使了数只火烈鸟神兽围攻——要知道,当初那个桃先生不过就驾驭了一只火烈鸟就把夏亚和黑斯庭杀的几乎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更加上精灵族一上来就用了剧毒,正是当初桃先生用来暗害黑斯庭的那种东西——这种毒素专门用来对付强者,实力越强,发作的就越发猛烈,虽然当时要不了命,却足以将她的实力削弱大半,还得时时刻刻的分出力量压制身体里的毒素。

  精灵族之中的首领岂有弱的?六个精灵王各有绝技,有的擅长自然魔法,有的擅长武技,更有巨人族的强者助阵,矮人族的强者帮手。一场鏖战,纵然圣罗兰加洛斯大展神威,将诸多强敌都格杀,更是重创了围攻自己的敌人,得以冲突升天,可是毕竟也已经受了极重的伤,最重要的是,身上所中的毒,时时刻刻都在侵蚀她的力量。

  圣罗兰加洛斯回到圣城,第一时间去找杜先生,却不想到自己最为依仗的杜先生已经被杀,城中集会,元老会的叛逆在即,圣罗兰加洛斯没有半分犹豫,当即就赶来,试图以一己之力镇压一群宵小——她也是太过自信,只觉得自己身为圣城传奇守护,积威多年,只要自己登高一呼,自然一呼百应,纵然是自己实力损伤,可有圣城守护武士团的存在,要是处置这些元老还是不在话下的。

  可哪里想到,就连一向最为忠诚的圣城守护武士之中,都出现了如此多的叛逆!

  (这圣城,难道就真的要亡了么?)

  这一刻,圣罗兰加洛斯仿佛心中茫然,那西门的疯狂笑声,她似乎一个字也听不见,只是望着那地上的尸体……

  不管是那些叛逆者还是被杀的忠诚者,这些……都曾经是圣城的守护者,都是原本辛苦多年培育出来的圣城的力量种子!

  “杀了她!杀了她!!”

  西门疯狂的叫嚣。

  可尽管他催促甚急,但是圣罗兰加洛斯只要一刻不曾真正倒下,历年的积威之下,也没有人敢贸然上前动手。

  只是周围那些白衣反叛者,终于还是一步一步的逼了上来。

  “呵呵……呵呵……”

  忽然,垂头的圣罗兰加洛斯发出了几声轻轻的笑声来。

  这笑声开始是很轻微,可随即越来越大声,最后却变成了满含嘲弄愤慨的冷笑。

  “哈哈哈哈!!”圣罗兰加洛斯抬头,她看着站在上方的西门,终于开口:“我真的开始佩服你了,西门!你居然有这等本事!不但拉拢了长老会集体反叛,就连守护武士团之中,居然也有如此多的人倒向了你!”

  西门哼了一声,并不说话。

  圣罗兰加洛斯不再理会他,扭头重新看着面前这些一步一步逼过来的白衣叛逆者,她忽然往前迈了一步,只是这一步,就立刻惊的那些反叛者同时后退。

  “你们!”圣罗兰加洛斯嘴角流淌着鲜血,只是眼神却满是死气:“你们都曾经是圣城最忠诚的守护武士,从小变立下过毒誓的!圣城花费了无数心血和代价培育你们,视你们为圣城的未来,视你们为守护圣城的力量种子!我真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也居然会勾结了西门!”

  说着,她随手一点,指着其中一个白衣叛逆者:“你的名字是叫李逸风,对吧?我记得你今年三十二岁,二十年前我亲自给你启蒙,亲手主持的宣誓加入守护武士团的仪式,就连你的第一把剑也是我亲手颁给你的。我记得你曾在修炼璀璨杀气第四层的时候遇到了瓶颈,两年时间毫无寸进,我记得那是一个下午,你一个人躲在武士团后的练武场里偷偷的痛哭……我刚好看见,我指点过你,然后让你曰傍晚去演武场后悄悄见我,我指点了你十天,你的璀璨斗气终于大进。我记得你当初跪在我面前,痛哭流涕,说是永远感激我的恩德,我只告诉你,我不用你的感激,只要你将来能为圣城效力尽力便好……”

  被她指中的这个叫李逸风的人,满脸羞愧,忽然就将手里的剑狠狠的扔在了地上,放声大哭,口中大声道:“大人,我对不起你,我恩将仇报!”

  “到底是为什么你会做出这种事情?”圣罗兰加洛斯的语气仿佛很轻:“难懂是西门收买了?或者是他用什么要挟了你?”

  这个叫李逸风的人全身颤抖,却终于抬起头来看着圣罗兰加洛斯,大声道:“都不是的,大人!我……我没有被他收买,也没有被要挟!我是自愿做这种事情的!大人!”

  “我不信!”圣罗兰加洛斯忽然厉声喝道:“你曾经发誓过!而且……”

  “没有什么而且,大人。”李逸风泪流满面:“大人,我真的曾经诚心实意的发誓,我也曾经把成为一名守护武士视作自己最大的目标,我甚至想象您这样成为传奇守护者,为圣城风险我的一生!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我十年前终于爱上了一个姑娘,我和她结婚,然后生下了孩子。”

  这个李逸风脸上的眼泪依然流淌,可是语气却渐渐平稳了下来:“大人,我可以为圣城奉献我的一生,可是我的孩子,他从小便喜欢绘画,那些外来商人带来的画卷,我都用高价买了回来,可孩子一天一天的长大,他并不喜欢我传授他武技,外面买回来的画卷,再也无法满足他的兴趣,他常常会问我,那些画卷之上的世界在什么地方。他常常问我,为什么我们不能去那些画卷上的地方看看……大人,那一刻,我才忽然明白了。大人,我可以在这里待上一辈子,但是我的儿子,甚至我将来的子子孙孙。我希望他们能够有离开这里的自由!”

  说着,李逸风居然站了起来:“西门大人刚才说的,那大雨过后的天空,还有那飘雪万里的奇景,我是看不到了,但是我希望我的孩子将来有机会看到,我希望我的孙子将来有机会可以过那样的人生!”

  说完,他忽然重新拿起了长剑,大声道:“我手里已经满是同伴的鲜血,我做出了不赦的罪恶,我甚至将我罪恶的长剑刺向了曾经给了我莫大恩惠的您!我对不起您!”

  长剑一横!血光之后,他的身子缓缓的倒了下去。

  圣罗兰加洛斯面色苍白,看着这个倒下,手指却在微微颤抖。

  “圣罗兰加洛斯大人。”

  又一个白衣叛逆者走了出来,这人的年纪已经不轻了,两鬓已经见了霜发。他看着圣罗兰加洛斯,轻轻的叹了口气:“大人,我想,您应该是认识我的。”

  “我当然认识你,司徒。”圣罗兰加洛斯的语气忽然流露出几分缅怀来:“我记得,我们曾经一起练习武技,一起接受训练……”

  “是啊,好多年之前的事情了。”这个年迈的白衣叛逆者脸上露出一丝悲怆的笑容来:“好多好多年了,当年我曾经有幸和大人一起宣誓加入了武士团,只可惜,我天资不足,而大人您却很快就显露出了不凡卓绝的天赋被上一代圣罗兰加洛斯大人收为了弟子亲自培养。虽然我们只是在武士团里短短数年做过同窗,可是我依然很骄傲,平曰里,我也时常会以那段经历为荣。”

  “那么你又是为了什么呢?”圣罗兰加洛斯虽然是在问,可是眼睛却在看着倒在地上已经死去的那个李逸风。

  司徒轻轻吐了口气,垂头想了会儿,却忽然抬起头来,看着圣罗兰加洛斯微笑道:“大人,不知道,您是否曾经有过梦想?”

  “……梦想?”圣罗兰加洛斯皱眉,似乎仔细的品味着这个词语。

  “其实,我也不知道梦想是什么。”司徒缓缓道:“或许,我曾经有过梦想,只是现在自己早已经记不清了。我唯一记得的,便是我记事开始,就有人告诉我,我们这些黑发的人,一生都注定了要贡献给这座圣城,我到了年纪,自然就有人交给我一把剑,教我去练习武技,当我显露出了不错的天赋之后,自然就有人把我带进了武士团里接受训练。每一天,我都被告知要忠诚,要忠诚于圣城,要忠诚于城主,要忠诚于人皇后裔。”

  说到这里,司徒忽然路出一丝满是嘲弄的苦笑:“是的,从我记事开始,我就被告知这一切……被告知我要做什么,我该做什么,我将来做什么,我这一辈子做什么……可是,却从来不曾有人问过我,我到底是不是喜欢这些,我到底是不是愿意做这些,也从来不曾有人问过我,我自己的梦想是什么!从来不曾有人问过我,因为没有人在乎!这座圣城根本不在乎!人皇也根本不会在乎!”

  “有的时候,我忍不住会好笑的想一个问题:到底我们的祖先欠了那个所谓的人皇多少钱,居然把自己的子孙后代都一股脑儿卖给了他们做奴隶?一代人不够,这么多代人还是不够。纵然是当奴隶,还有一个卖身契,卖身契契约满了,还可以恢复自由。我听说在拜占庭或者其他国家,纵然是当兵,打了一辈子仗,也总有退伍可以回归家园的时候。纵然是囚犯坐牢,也总有赎清罪过重获自由的那一天。”司徒说到这里,看着地上的那些尸体,眼睛里满是悲伤:“他们死了……可并不是我们杀的,也不是您杀的……而是,这个该死的圣城杀的!”

  “还有我,大人。”又一个白衣叛逆者站了出来,他先是向圣罗兰加洛斯躬身行了一个礼,缓缓道:“我是十一岁的时候,被一个接引使者带回圣城的,可是我从来就不愿意!我喜欢外面的世界,我喜欢小时候在外面的时候,曾经住在我隔壁家的那个小姑娘,我喜欢每年春天的时候,和一群朋友去村子口的小河里玩水……可是我十一岁的时候就被带了回来,没有人问我是否愿意。我从此就没有再能踏足出这个鬼地方,每天看到的就是这座城,看到的是外面的那片树林!”

  “还有我!”

  “我也是!”

  “还有我!”

  “大人……我也是!”

  “我!”

  “我!”……

  ……

  一个又一个的白衣叛逆者走了出来,每一个人脸上都带着决绝的表情,毫不畏惧的看着圣罗兰加洛斯。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