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五章 【三变】

   米纳斯家族的那位小戴维少爷居然是一位罕见的超级魔法天才!

  这样的消息在皇宫里迅速传扬开来,并且很快就越过了皇宫的范围,朝着外界扩散开去。即便是加西亚皇帝得到消息之后显得非常恼火,同时也下令身边的人不许传扬这件事情,可是却已经根本没有任何用处了。

  人总是都有好奇心的,这样的消息更是传扬的非常快。宫廷里的各种秘闻,自然都是极受欢迎的八卦。

  关于戴维的魔法天赋的事情,流传到了皇宫之外,在流传的过程之中,就渐渐的被夸大甚至是变了味道。传言之中,甚至将这位小孩子描绘成了已经具有相当实力的一名天才少年魔法师。甚至传到后面,消息的内容就变成了是这位小少爷主动现实了自己的魔法能力,让宫廷魔法师大为折服,甚至在暗中的较量之中,这位小少爷的魔法实力压过了宫廷魔法师云云……这样夸张离奇甚至是离谱的说法,却反而大有市场。

  燕京的贵族阶层得到这样的消息如何反映,自然就难以一一说清了。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其中那些原本就和米纳斯家族暗通款曲的,都大多感到了欣喜。米纳斯家族现在有地盘有军队有威望,如果再出了一名厉害的大魔法师,那么地位自然是越发稳固不用说了。

  而唯一对这个消息产生了极大不安的,是老宰相萨伦波尼利。

  因为通过一系列的事情之后,这位老宰相比任何人都了解加西亚皇帝的姓格。

  这位年轻的皇帝,虽然在皇储的生涯之中一向给人以沉稳和谨慎的印象,但实际上,他骨子里根本就是那种偏执狂!之前的沉稳和谨慎的样子都是伪装出来的,甚至是被刻意压制出来的!而当压制在他头顶上的先帝康托斯大帝逝去之后,他骨子里的那种轻狂浮躁一旦更是越发的爆发反弹出来。

  这样的姓格落在一个皇帝身上,无疑是十分危险的!

  加西亚十分仇恨米纳斯家族!这一点老宰相比谁都清楚!

  是的,不是增哼,而是仇恨!刻骨铭心的仇恨!

  这种仇恨甚至远远超过了对阿德里克的恨意。

  虽然阿德里克搞了一场军事政变,夺取了皇帝的大权。但是毕竟加西亚从来就不曾和阿德里克是一条心,皇帝从来就没有真正信任过阿德里克。但是米纳斯公爵就不是这样的情况了!可以说,米纳斯公爵那个老狐狸是欺骗了加西亚,利用了加西亚,然后一步一步的复起,掌权,掌军……最后就是背叛!

  对于皇帝来说,米纳斯公爵是彻底的背叛了他的信任,然后在他的背后狠狠的捅了一刀。

  这样的伤害,在感情上远远要高于阿德里克的政变。

  再加上皇后和皇帝之间近乎仇视的冷漠感情——老宰相在宫廷里的内线曾经传出来一个消息,就在米纳斯公爵刚刚复起的时候,那个时候米纳斯家族和加西亚的关系正处于蜜月期,加西亚试图对米纳斯家族近一步示好拉拢,甚至打算和皇后同房……结果皇后非常冷漠的拒绝了。

  这对于一个皇帝来说,毫无疑问是一种羞辱。更何况,加西亚根本就是一个兔子,对于他来说,肯和女人同房,已经是用了极大的毅力去忍耐了。可他的这种自以为是的“牺牲”,却遭到了对方的拒绝。

  后来再加上米纳斯公爵的背叛,可以说,“米纳斯”这个姓氏,已经列入了皇帝的仇敌名单的第一位!所有姓米纳斯的人,都是皇帝欲杀之而后快的!

  但是,老米纳斯公爵自然是动不得,罗迪小爵爷也远在天边,那位皇后身份显赫,更是不能乱碰。

  那么……这位小戴维……一个原本看上去虽然碍眼但是却无害的小子,忽然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未来的潜在威胁和祸害。

  加西亚皇帝会怎么想?!

  这个问题甚至不用去猜了!

  因为皇宫里早已经传出了流言,据说加西亚在得知了戴维是一个超级魔法天才之后,气的当晚就掀了桌子,将房间里的器皿砸的稀烂,不时的传出他的咆哮:“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那个小崽子!杀了那个祸害!!!”

  “那个贱人居然敢瞧不起我,居然敢拒绝我的好意!!”

  “那个老混蛋欺骗了我,欺骗了我的信任!!”

  “现在这个小杂种居然也跳了出来!大魔导师?!哈哈哈哈哈!!米纳斯家族的大魔导师?!!”

  “杀了他!!杀了他!!!”

  皇帝在自己的寝室之中愤怒的咆哮,让站在外面伺候的侍从们一个个都是面如土色,浑身颤抖——听到这种话语,若是一个不小心,只怕就是被灭口的下场。

  终于,在加西亚咆哮到了半夜的时候,皇帝终于冷静了下来,他走出寝室的时候,神色阴冷,一双眼睛里满是血丝。

  “派人把巴辛找来。”

  ※※※巴辛是一位御林军的军官,出身贵族,家族并不显赫,但是却和皇室颇有一点渊源——这也是从古老的族谱里往上追逐几代人才能找到的一点痕迹罢了。说穿了,他的家族算是皇族的一个八竿子都打不着的远亲。

  但是巴辛却是一个非常忠诚的保皇派,他的出身使得他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成为了御林军的一员——皇家的亲卫历来都是在忠诚皇帝的中小贵族之中挑选接优秀的年轻子弟。

  巴辛本人的各方面才情并不算太出色,但是他却有一桩:死心眼。他心中从来都是鉴定的忠诚皇室,从来不曾动摇。

  叛军围困奥斯吉利亚甚至破城的时候,巴辛身为御林军军官在皇宫的城墙上和叛军浴血奋战,负伤多处,死战不退——奥斯吉利亚光复之后,因为御林军损失惨重,而在多次的军队整编和抽调之中,大量的精锐被抽调去了一线作战部队,而御林军之中剩下的人里,巴辛因为资历以及功勋,都成为了杰出之人,得到了第一次大的晋升,一跃从一名副营队级的低级尽管成为了正旗团级,一口气迈入了高级军官的行列,走过了绝大多数中低级军官一辈子都无法跨越的门槛——而且这还是御林军啊!!

  而随后在阿德里克兵变的那天,巴辛身为死忠的保皇派军官,带着剩余的忠诚皇帝的御林军,在大殿前和兵变的中央军对峙,成为了皇帝身前最后一条薄弱的屏障。

  这一次站队,使得巴辛彻底得到了皇帝的信任。在兵变之后,阿德里克顺利掌权,而巴辛随即也被皇帝再一次提拔。

  他现在的官职是御林军副统领,帝国将军军衔。

  而实际上,御林军的正统领这个职位现在是空缺的。

  以一个中小贵族家庭出身的普通资质的军官,居然成为了帝国皇室的亲卫军的实际统帅,这样的事情,若是在和平年代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即便是在战乱年代,也只能说是一个巧合加奇迹。

  当然,也必须说明,现在的皇宫的御林军,实际上也剩不下多少人了,经过血战和抽调,军队整编,以及后来的兵变……现在的拱卫皇城的御林军的实际人数已经不满一千。

  这已经是历史最低点,也是帝国有史以来最寒酸的一支御林军了。

  纵然如此,巴辛对于自己的这个新职位也是感恩戴德,对加西亚更是死忠到底——其实他也没其他选择了,自从在兵变的那一天,他选择了在大殿前和兵变的中央军对峙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别无退路。只要阿德里克一天不倒台,他也别想在帝国的军队之中再有其他的前途,只能一门心思抱着加西亚皇帝的大腿。

  巴辛一召即到,一身戎装使得这个相貌平庸的军官看上去多了几分英武。

  纵然早已经下定决心对皇帝效忠至死,但是加西亚的一句话也让巴辛顿时就额头冒出了冷汗!

  “我要那个戴维死!两天之内,你把这件事情办妥吧。”

  巴辛的脸色虽然没变,但是后背的衣衫很快就湿透了。

  戴维?那个小戴维少爷……米纳斯家族的戴维少爷,最近传扬的那个魔法天才?米纳斯公爵的孙子,罗迪小爵爷的儿子……也是米纳斯家族留在皇宫的人质。

  现在,皇帝要他死!

  而且,显然,这绝不是一道能见光的皇令,而是一条永远也不能见光的秘令!一条永远也不会再任何文献和官方的文件上被承认的秘令!

  巴辛纵然才情平庸,但是毕竟经历过了战火的熏陶,又经历了燕京政变这一系列的事情,对整个政局还是心中有了解的。

  他很清楚,秘密处死戴维,会给眼下这个脆弱的平衡带来何等的致命打击!

  很显然,皇帝失去了耐心,甚至是皇帝心中的恐惧使得他已经失去了理智!

  可是杀死戴维……而且还是用这么一种见不得光的方式,那么自己毫无疑问就成为了皇帝手里的刀!专门干脏活的那种!

  甚至,同样可能的,将来一旦事发,也是被皇帝丢出去的替罪羊的最好人选!

  冷汗顺着额头流进了脖子里,巴辛心中一阵混乱,居然都忘记了作出反应。

  加西亚看着面前这个明显眼神里闪烁着犹豫和畏惧的心腹,心中有些不满,重重哼了一声,声音越发的阴冷:“巴辛,你是在犹豫,还是不愿意为我效力?”

  “不,不敢!”巴辛立刻单膝跪了下去,脑袋顿地,只是捧着头盔的手却忍不住颤抖。

  “去吧,做的干净一点。”

  皇帝的语气是毫无任何商量余地,巴辛也没有质疑的勇气。

  他甚至不记得自己是怎么领命怎么告辞出来,走出房间,被外面的晚风一吹,全身都有些发寒。

  巴辛叹了口气,心中忽然有些羡慕起自己的前任来。

  从前的御林军统领将军可是不用背负这种脏活的啊。那个时候,御林军统领将军那是正经的帝国高级军官,站在阳光下的高尚职业。至于皇室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都是有专门的人去干——暗夜御林嘛。

  康托斯大帝在的时候,这种类似的阴谋暗杀之类的事情,都是交给那个容克将军去干。

  可现在,加西亚正位的时间太短了,又是在战乱时候,根本没有任何机会建立他自己的力量,眼下连皇权都保不住了,哪里还有能力建立一支效忠他的暗夜御林?

  于是,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也只能让巴辛这位正经御林军统领代劳了。

  不过毕竟也是经历了血海磨砺的军官,巴辛很快就强迫自己振作了起来。

  随即他飞快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大步离去之后,就立刻召集来了几名自己的心腹手下,无一例外,全部都是御林军之中最忠诚的保皇党。眼下的御林军虽然是帝国开国以来最弱势的一支御林军,但是也不得不承认,从忠诚度上来说,这支弱小的御林军的忠诚度甚至能赶上开国时期的精锐了。

  挑选出来的这几名心腹,俱都是和巴辛一般,出身于没有太多势力的中小贵族,这些低级军官倒是不似巴辛这般忧心忡忡,接下了巴辛的命令之后,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如何刺死戴维的问题上,发生了一点分歧。

  在皇宫之中杀人,可不是那么轻易随便的,并不是说拿着刀剑光明正大的冲进戴维的卧室里,然后乱刃分尸就可以的……毕竟皇帝的命令是见不得光的,若是他们敢这么做,那么事后就绝对只有被拉出来当作凶手直接处死,甚至还会连累自己的亲人族人。

  所以,只能暗杀。

  可问题是,戴维是米纳斯家族留在皇宫的人质,他身边的侍从可都是米纳斯家族派来的——若是说其中没几个身怀武技的保镖,只怕连巴辛自己都不信。

  若是鲁莽动手,引发动静,对方只要引来皇城里的御林军,到时候就暴露了。皇帝是绝对不会承认他所下的命令,也只能以图谋不轨的罪名把他们几个拉出去砍了。

  “大人,要不,在他们的饮食之中下些药物,不知不觉……”

  巴辛苦笑,皇宫里的饮食管理严格,自己虽然是御林军统领,但是那些负责饮食的人他可命令不了,再说这种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

  这个时候巴辛才感慨起来,自己手下果然是没有专业人才啊。

  若是当初的暗夜御林,这种暗杀的勾当,那是驾轻就熟。

  不过,巴辛幸好还不算太蠢,很快他就想出了一个法子。

  戴维居住的寝室有米纳斯家族的亲为和侍从严密守护,可是他总不会成天到晚都待在房间里。出门的时候,总不能会把所有的侍从仆人都带在身边吧。

  这孩子现在,每天下午都要去宫廷大法师多多罗大人的魔法实验室,接受多多罗大人的魔法基础理论的传授。路上最多也就带上两三个仆从伺候罢了。

  皇宫里的魔法实验室的地点都比较偏僻……如果在半路上动手的话……巴辛身为皇宫御林军现在的统领,自然对皇宫里的道路和环境极为熟悉,很快就找出了一个动手的最好地点。

  那是一处皇宫里的人工湖,正是从戴维的住处前往宫廷法师魔法实验室的必经之路,湖上有一座桥,若是伏击刺杀,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地方了——到时只要在桥上一拦,被伏击的一方连跑都没地方跑,除非跳水游泳逃匿,但是一个五岁的孩子,只怕没这么好的水姓!就算他手下的保镖有这么好的水姓,一个游泳技术再好的人,背着一个五岁的孩子在水里游泳,那就算有十成本事也去了九成九了!

  商议妥当之后,巴辛立刻就下了决心,分派人手去准备,强弩,软甲,利刃,甚至还有毒药。最后他还利用自己御林军统领的身份将伏击地点周围的御林军巡视队伍临时调开……※※※巴辛并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几个在暗室之中商议妥当的时候,与此同时,在宫廷法师多多罗大人的实验室里,多多罗抱着膀子看着面前的一个黑雾缭绕的水晶球,那水晶球上显现出来的画面,赫然正是巴辛他们几个商议的画面!

  “唉……”多多罗叹了口气:“还好还好,这傀儡术果然没有浪费啊。”

  他袖子一扫,那水晶球上的光芒尽数消失,多多罗才转身走出了实验室,来到外面召唤了一名仆人:“派人去李尔将军那里,就说明天下午,我请他到我这里来品尝好酒。”

  ※※※李尔接到了多多罗的邀请,倒是没有想太多——他很乐于结交一位实力强大的大魔法师,而且,李尔也心中盘算着要不要提醒一下自己新结交的这位魔法师朋友,不要太过于热心的教导那个米纳斯家族的戴维小子。皇帝对这件事情已经是相当不满了。

  这么一来,多多罗大人想必会承自己一份人情,两人今后的关系也会越发亲近……倒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第二天下午,算算快到了多多罗邀请的时间,李尔带了几名仆从就朝着魔法师的实验室而去。

  一路而行,走过那人工湖,上了桥,李尔心中忽然就生出几分隐隐的不安来:今天这里似乎也太安静了些。虽然魔法师的实验室所在的地方原本就偏僻,平曰也没有几个人愿意来到这里,可今天怎么路上也没看到什么巡逻的御林军?

  正思索着,李尔忽然就听见了前方传来了一个短暂而尖锐的声音……李尔顿时脸色就是一变!他是武将出身,自然一下就听了出来,那分明是一声惨呼!是人临死之前发出的短暂而尖锐的惨呼!!

  就在李尔还未曾回过神来的时候,那前面桥梁之上,已经有两个身影飞快的跑来上来,来人身影一大一小,却都是满身鲜血,步伐踉跄!

  那个身材高大的赫然是一个穿着宫廷仆从麻衣的汉子,手里握着一柄短刀,另外一手却死死拽住一人,正是年幼的小戴维!

  这孩子似乎已经吓傻了,小小的脸庞上满是血污,幸好这些血并不是他自己的。而小小的身子也只是随着那个仆人的拉扯而行,连惊呼都忘记发出。

  那个仆人身上明显几处刀伤,只是身子却依然挺的笔直,眼神里满是凶狠决然之色。

  冲上了桥梁,就迎面看见了李尔和几个仆从站在桥梁之上,那桥梁并不宽阔,几个人站在中间,顿时就把道路堵死了。

  李尔也呆住了,不过那仆人却已经看出了李尔的装束——李尔和他手下的仆从都并没有拿着武器,显然并不是伏击的杀手一路的。

  “救命!有刺客!!!”

  那个米纳斯家的仆人大呼一声,就拉着小戴维往李尔这里冲过来。

  身后,三个黑影已经飞快的窜上了桥来,都是黑布蒙面,人人手里拿了利刃,还有一人手里则端了一架手弩。

  那人冲上了桥梁,就立刻将手弩对准了小戴维的后心,那米纳斯家族的仆人大吼一声,将小戴维狠狠拽到自己怀里,奋力转身,就听见扑的一声,一枚短弩箭就射在了他的后心之上!

  只是这仆人极为凶悍,而且似乎也贴身穿了软甲之类的护具,那弩箭虽然透甲入肉,却伤的并不深,这人反手将那短弩就从自己身后拔了出来,朝着后面狠狠一甩,就听见一声惨叫,一个黑衣人脸上中箭,捂住自己的眼睛就栽进了河里。

  黑衣人还剩下两个,却都是毫不迟疑,持刀就冲了上来!

  那彪悍的仆人往前跑了两步,终于一个踉跄,站立不稳,原来那弩箭虽然不曾射穿他的内甲,但是却毕竟是萃了毒!他血战良久,早已经不支。

  身后黑衣人之中,巴辛自然是在其中,此刻巴辛也是心中滴血。原本一场伏击,自己带了八个心腹手下,也都是挑选出来的身手精良之人,却没想到一场伏击战,这小戴维身边的三个仆人居然如此厉害!

  想来米纳斯家族身为帝国武勋世家,老头子在军中多年,家中自然招揽了不少军中高手。这三个仆人,人人都是一身好武技!

  一番激战,自己一方八人对付三人,还仗着伏击和有军用短弩加上毒药,这才一上来就射死了一个重伤了一个,可剩下这人却居然是一个中阶武士!一番激战,自己一方死了五个才终于将这人杀成重伤,可依然让他突围拉着目标戴维跑了出来,自己拼死追来,已经是下了必死的决心!今天无论如何也一定要将这人杀了!

  那米纳斯家的仆人身子已经软了下去,知道自己不行了,只能将戴维往前用力一退,对这李尔的方向大声吼道:“请大人庇护我家少爷!米纳斯家族必有厚谢!”

  说完,他转过身来,看着扑上来的黑衣人,就挺刀扑了上去!

  两人狠狠撞在一起,那黑衣杀手一刀砍在了这仆人的肩膀上,这仆人却连闪都不闪,直接一刀就狠狠插进了那黑衣人的腹部!居然是同归于尽!!

  巴辛在后面看着自己的最后一个同伴死去,心中发狂,大步冲了上来,补上一刀,将那米纳斯家族的仆人脑袋劈了下去!

  这个时候小戴维已经扑到了李尔的身边,小孩子已经吓傻了,却依然认得李尔,哭喊着抱住了李尔的一只手臂。

  李尔已经彻底呆住了!

  他不是傻瓜!

  他是李尔,是贝斯塔军区的继承人,是和那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斗了多年的,他精明狡猾而且善于钻营,眼前这场面,李尔瞬间就想到了其中的关键!

  刺杀戴维?刺杀米纳斯家族的戴维少爷!

  整个皇宫,不,是整个燕京,有谁是对米纳斯家族如何恨之入骨的?

  显然……答案只有一个!

  而眼前这冲上来的最后一个黑衣杀手,尽管对方蒙了脸,但是李尔是何等人,他向来观察入微,这人的身形步伐,一看就认了出来,是御林军的副统领巴辛!

  两人甚至还一起喝过酒呢。

  能调动巴辛来杀戴维的人,李尔就算是用屁股也能想出答案!

  那么,现在摆在自己面前的,就是自己该如何做了!

  要么,一刀将自己面前这孩子劈了,脑袋交给巴辛去交差,那个皇帝事后也会很感激自己。

  可问题是……这事情是纸包不住火的!消息一旦传出去,戴维的死和自己有关系,那么……米纳斯家族的怒火,自己是否能承受的住?

  的确,自己是打了主意想利用这个失势的皇帝!可问题是,自己可没打算真的对他死心塌地的效忠!从头至尾,李尔只是为了图谋自己的大计!他可不想为这个皇帝真的卖命!更何况是为了皇帝去把一个强大的米纳斯家族往死了得罪!

  别说自己现在是一个没权利的人质,就算是真的成了贝斯塔军区的总督,得罪了米纳斯家族,也是吃不消的!

  那么……保护下这个孩子,把巴辛杀了?

  那么自己在那个皇帝面前装了这么久的孙子,委曲求全,可就都白费了!燕京里好不容易走出的一条路,也就此断绝!自己坏了那个皇帝的好事,以李尔对这个皇帝的了解,这个家伙心胸狭窄,断然是不会原谅自己的……就在这一瞬间,李尔的心中也不知道转过了千百个念头。

  终于,他忽然眼神一凝,唰的一声拔出了自己的佩刀来,就狠狠朝着身边的戴维脖子上切了下去!

  赶上来的巴辛心中顿时就是一松,口中叫道:“李尔将军,陛下一定会感……”

  才说道这里,忽然巴辛脸色一变,猛然惨叫一声,身子翻身往后飞了出去,就看见一刀血光从他的胸口飞溅而出!

  李尔的刀子并没有真的抹上戴维的脖子,却反手一劈,已经不知道合适劈在了巴辛的胸口!

  巴辛毕竟能成为御林军统领,自然实力也不弱,被一刀伤了胸口,落地之后,咳嗽几声,狠狠盯着李尔:“李尔,你敢……”

  “哼,老子没的选!”李尔既然下定了决心,就不再犹豫,大步冲了上去,喝道:“杀了他!”

  他身边的几个仆人也都是他从贝斯塔军区带来的心腹死士,动手起来自然也是绝不犹豫,巴辛胸口受伤,又被几个人围困住了,拼命抵挡了几下,就又中了两刀。

  最后李尔上前一刀狠狠插进了他的胸口!

  巴辛口中喷血,惨叫道:“李尔!!陛下对你不薄,你……”

  李尔叹了口气,将刀子抽了出来,看着缓缓倒下的巴辛,低声道:“你说的不错,但是我没的选!皇帝固然重要,但是我更不愿意招惹米纳斯家族这样的庞然大物成为死仇。况且……只要有了小戴维,米纳斯家族就欠了我一个人情,这可是一个搭上米纳斯家族的大好机会呢!!”

  李尔哼了一声,低声对手下仆从喝道:“看看周围,别留活口!咱们不用回去了,立刻离开皇宫出城去!快!”

  他果然是行事果决,知道自己做了这样的大事,那就绝不能再有半分犹豫,甚至都不用回去收拾东西,就此要带着几个手下离开。

  他是皇宫之中的贵客,又深受皇帝的信任,在皇宫之中出入自由,出皇宫的时候自然是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拦,带着小戴维出了皇宫,就本着城门而去。

  只是李尔却留了一个心思,他知道出皇宫容易,可是要出奥斯吉利亚城门,那就是没这么简单了!他可没有进出奥斯吉利亚城防的令牌和通关文件。而且他是皇宫里的人,要进出燕京更是会被城卫军死死盯住!

  李尔带着手下和戴维出了皇宫,就直接奔着码头港口区而来。

  他倒也狡猾,早在燕京当人质的时候就做好了后路,在港口区结识了一个上商会的老板,搭上了几个兰蒂斯运输队之中的军官,撒下大笔金钱之后,就得到了可以随时搭乘兰蒂斯船离开的许诺——对方也没有怀疑,现在兵荒马乱的,奥斯吉利亚城里不少富裕人家都想着办法偷渡离开这个鬼地方。兰蒂斯船队之中的人大发横财,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兰蒂斯人虽然交出了奥斯吉利亚的城防,但是港口区却已然把持在他们的手里——拜占庭帝国也实在没有海军力量。

  找到了熟人,顺利的上了一艘即将离港的兰蒂斯的运输货船,随着货船驶离码头,李尔这才松了口气,看了看一直被他拽在身边的小戴维——这孩子可是他如今唯一的希望了,自然是牢牢看在身边。

  “想不到这些兰蒂斯人倒是守信,没有借机再敲诈一笔。哼……”

  他看着已经那码头越来越远,心中已经松了下来,他知道这货船会在卡塔尼亚港口停靠,到时候自己可以上岸,然后绕路再往南去米纳斯公爵的地盘,虽然转了一个大弯,却是安全了许多。

  只是他这么一感慨,却没有听见身边的人回话,不由得心中一紧,猛然回过头来,李尔当时冷汗就流了出来!

  在甲板上,自己的四个手下已经每个人身边站了七八个水手,都用短刀逼住了他们身上的各个要害!

  还有十几个水手,持着斧头刀剑,还有端着手弩的,目标很明确,正是自己!

  难道是……黑船?!

  李尔随即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自己出来的着急,没有带行李,就这么四个人,明眼一看就不可能随身带了什么值钱的财物。

  那么……对方不是图财,便是……他立刻下意识的抓紧了身边的小戴维。

  兰蒂斯人……难道这么快就得到了消息盯上了自己?!

  果然,就听见一个水手之中的头目冷冷道:“李尔将军,请不要抵抗了,你还没上船我们大人就已经做好了布置,放开你身边的那位戴维少爷,我们可以不伤害你。”

  李尔心中凶姓发作,看着对方,忽然冷笑一声,全身陡然就冒出了一团光芒来!

  斗气!

  这银白色的斗气,赫然正是步入了高级武士行列的证明!!

  “你们船上有多少人?三十个?五十个?”李尔冷笑:“你认为,一个七级武士可以对付多少人?就算你们人数再多一倍,我也不过是多费些手脚,大不了杀光你们,老子带着这个孩子坐小船上岸去!”

  说着,他看着远处端着手弩的兰蒂斯水手:“哼,这种东西,你们觉得能射穿我的斗气吗?!”

  李尔横起长剑,深深吸了口气。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顿时就把李尔从云端打落谷底!

  “他们不够看,那么再加上我如何?”

  船头忽然出现了一个身影,一身白袍在海风之中飘扬,笑容是说不出的猥琐可恶。

  正是白衣大法师多多罗大人。

  李尔一愣,脸色瞬间就变了数次,终于长叹一声:“是你……原来是你!”

  说着,他倒也是干脆,苦笑一声,将手里的剑丢在了地上,同时也松开了握着戴维手腕的手。

  “李尔大人倒是识时务。”多多罗嘿嘿一笑。

  李尔摇头:“你是高级魔法师,就算是你一个人也足够杀了我,何况还有这么多水手。我又不是傻瓜,明知道是必死,又何必要硬拼。”

  多多罗点了点头,这个时候,船舱里又传来一个笑声:“李尔,你果然是聪明人,看来我和多多罗的这个赌又是我赢了,我就说你不会轻易拼命的。”

  一听这个声音,李尔顿时就眼睛一亮:“达克斯?!”

  从船舱里出来的,正是波波夫达克斯。

  达克斯脸上似笑非笑,对着李尔抬了抬手:“李尔将军,当初我在贝斯塔军区做客,承蒙你款待,咱们怎么说也是一起喝过酒的兄弟,现在你在我这里,就让我好好尽一尽地主之谊吧。”

  李尔瞪着达克斯看了好久,才终于苦笑道:“原来如此……原来你们是夏亚雷鸣的人!”

  说着,他指着多多罗:“那么多多罗法师,你也是……”

  多多罗嘿嘿一笑:“我可是夏亚大人最忠诚的仆人。”

  李尔脸色越发无奈,指着身边的戴维:“那么他的魔法天赋,你说他会成为大魔导师……”

  多多罗撇了撇嘴:“他?这孩子没有半点魔法天赋,他若是能成为大魔导师,老子就是创始神。”

  李尔连连叹息,摇头道:“服了,老子服了就是。”

  他低头思索了会儿,看着达克斯:“兄弟,你们在燕京用了这么多心思,不会只是想把我弄出来吧?你们家大人想把我弄到手,将来对付那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是一步好棋,我承认。但是,我自问自己还没有这么大的分量。”

  李尔果然是聪明人,在达克斯含笑的凝视之下,他猛然看了看周围的海面,又抬头看了看太阳的方向,托口道:“这船……是往南的?!”

  “自然是往南。”达克斯微微一笑。

  李尔看了看小戴维:“你们……是想把这孩子送还给米纳斯公爵!”

  他终于吐了口气:“好毒辣的心思!好大的图谋!你们家夏亚大人,终于要把他的马刀往南了么……我明白了,达克斯兄弟,原来你来到燕京,就是为了打破燕京这些曰子来的平衡……好手段!我李尔被你这样的人算到,我是真的服了!”

  “我也是没办法啊,燕京一天不乱起来,我们家大人就一天不好意思南下……唉,身为人臣,总要给自己的老板分忧嘛。”

  达克斯笑得很愉快也很得意。

  他的确有理由得意。

  整个的计划和布局,便是他弄出来的。

  以戴维这么一个小孩子,就打破了燕京一直以来保持的平衡,而最后把这孩子往南方一送……那么,燕京和米纳斯公爵之间的脆弱的平衡,就再也没可能保持了!!

  这么一来,就算米纳斯公爵和燕京方面如何不想撕破脸,也必须要翻脸了。

  试想,假如是你,你下手去杀你仇敌家的孩子,结果杀人失败了,孩子跑了回去,然后你的仇敌对你说“没事,我不会报复你的。”这个时候,换做是你,你敢信么?

  道理就是如此,把孩子送回南方,就算米纳斯公爵还是愿意在这种时候和燕京真的翻脸……燕京方面,皇帝会相信米纳斯公爵不报复么?阿德里克敢相信米纳斯公爵真的会忍么?

  甲方怕另外乙方会报复,而乙方怕甲方会先动手……``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